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的第二天

2017-09-08 张超群 抢占外媒高地

点击上方文字“抢占外媒高地” 一起戳戳戳戳戳外媒痛点


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的第二天,是我儿子一岁生日。


Oscar Garschagen先生和荷兰NRC报业称我为不称职的记者并将政治脏水泼向我。更多人怀疑我的动机。


我很对不起儿子。我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而现在这份工作就这么被我丢了。


我曾经很懦弱的想就这么算了,不就是给人打工嘛。我过去的工作经历比较坎坷,这份工作的收入是我做过的工作中最高的。所以我格外珍惜这份体面的工作,不想让家人再为我担心。


正如Garschagen先生从来不把他的新闻作品给我看一样,我也几乎没有把他的稿子给真诚帮助我的采访对象们看过。他瞒着我,我瞒着采访对象。


一直到我无法承受的这一天。对采访对象的愧疚几乎要把我压垮了。


这两天,我与一些在Garschagen先生报道中声称采访过的人士取得了联系,与他们核实采访内容,以及是否接受过采访。我感谢各位对我提供的帮助。我也已经将上述证据发送到NRC,希望能很快得到他们真诚的回应。我也会继续联系相关的采访对象求证。


大数据和社会信用系统

https://www.nrc.nl/nieuws/2017/03/13/big-brother-meets-big-data-7073575-a1550087  (原文链接)


在这篇关于大数据和社会信用系统的报道中,Garschagen先生直接引用清华大学政治学系的孟天广教授。当时写报道的时候,我曾向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办公室申请采访孟教授,对方拒绝了采访。今天我联系了同一个办公室,对方给我的答复是孟教授从没有接受过荷兰外媒的采访。


(Garschagen先生原文)他的一位北京同事孟天广是一名政治学家,同时也是清华大学的大数据专家,他对这个项目的可行性却持着怀疑的态度。“到2020年之前,所有的技术和官僚主义问题是否能解决目前还很不能肯定。”

孟正在帮助政府改善经济领域的不可靠信息流。他认为到2020年之前这个工作将不可能完成,因为不同政府的电脑系统不一致。

不过对他来说,在未来的几年里“老大哥”和“大数据”的相互依存关系将会越来越紧密,而且这也不是一大难事了。孟笑着说道:“当毛泽东问他的第一任老丈人该如何进行革命时,他得到的回答是:‘只管先开始,问题出现了再解决。’这也同样如此。”



大数据和社会信用系统 2.0


同一篇报道里,Garschagen先生采访了中国电子科技大学的周涛教授,声称其谈到:


(Garschagen先生原文)“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获取大量互联网用户的信息并加以分析。”周涛这样说道。他是中国电子科技大学信息科学的一名教授,该大学是亚洲最重要的技术大学之一。他对四川省18000名学生进行了试验,构成中国一个新的电子数据网络。

他和他的团队共同搜集一些数据,这些数据包括电子化后学生出入大学校园、图书馆、互联网俱乐部,甚至卫生间和公寓的各种信息。

同时,学生们的互联网使用习惯也被密切地检测着。如果有学生很少去图书馆,经常很晚回到学校并且常常待在成都的网吧里,那么这些学生很有可能有一些问题。“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发现其中有三十名学生十分孤独,不过他们立即受到了导师的帮助。”周这样说道。

一项面对广东省147所大学的200万学生的类似实验也即将展开。他们同样也会被秘密地监测。“这是为了防止数据受到污染。”

他对这一举措将侵犯隐私权的说法反驳道:“我们已经习惯了受到政府的控制,并且生活正常的人也不必担心会被检查出什么问题。在中文里,我们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词来翻译‘隐私’这个词。”

”该项目实施的目的是为了扫清社会中的不诚信,及时发现问题人群并帮助他们走向正道,周这样表示道。另外,他还补充说:“这也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能够让他们清晰地分辨出供应商的诚信与否以及餐馆的清洁程度。”


周涛教授接受了Garschagen先生的英文采访。但是在今天回复我说上述情形多数都是其编造的:接受试验的学生都是匿名的,他没有进行对广东学生的试验,而广东的学生数量他也并不确定。


高尔夫球场整顿

https://www.nrc.nl/nieuws/2017/01/26/chinese-goudmijnen-sluiten-massaal-6410604-a1543151


Garchagen先生在关于高尔夫球场整顿的报道中使用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教授的直接引语声称:


(Garschagen先生原文)“高尔夫运动本身并没有错,而是它所连带的一些副效应,比如腐败、环境污染和非法贩卖土地等,这些都严重造成了社会的紧张局势。”林业大学的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Han Lie这样表示。

Han Lie否认了中国政府要禁止高尔夫球运动。“不,高尔夫运动肯定会在中国前程似锦,中国的PGA巡回赛还将继续。”他这样认为。

Han Lie提到,在中国中产阶级中这项运动越来越受到欢迎,加入高尔夫俱乐部的会费也趋向平民化,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女子高尔夫球手冯珊珊成功摘得铜牌。虽然在国内,冯珊珊所从事的运动一直被中国政府所诟病,但是她和她的队友们依旧可以凭借政府拨款来进行训练。毕竟在国际赛事上摘得奖牌的含金量更高。不过,对于那些不受媒体关注的顶级高尔夫球运动员来说,这个现象是否会维持下去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今天韩教授否认了接受过任何荷兰媒体的采访。


此前,我发给Garchagen先生的邮件里转帖了来自新华社新媒体的一段采访,并翻译错了韩教授的名字。(韩老师在第一封邮件里打错了名字拼写,自己后来更正了)Garchagen先生的报道疑似直接使用了我给错的名字,并臆造了事实。


“在北京,160元一吨的高水价对高尔夫球场来说是很大的一笔负担,现在大部分高尔夫球场都改用再生水,还有的更换了耐干旱的草坪,进一步节水。”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告诉记者,在整改过程中,有的高尔夫球场占了耕地,就退出了,现在已经种上粮食。" (新华原文

In Beijing, 160RMB/ton water price is a heavy burden to golf courses. Now most golf courses have changed to use reused water, and replaced ordinary lawn with arid-resistance lawn to further save water," said Han Lie, director of Golf Education and Research Center in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told Xinhua. In the rectification process, some golf courses which occupied arable land and now have exited, these lands are now planted with crops again.(我提供的资料


我已将上述证据发送到NRC新闻监察专员Sjoerd de Jong的邮箱s.dejong@nrc.nl和NRC的邮箱nrc@nrc.nl,希望能够很快得到他们真诚的回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