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9月26日 上午 11:3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左派对历史的战争实则是对《圣经》中上帝的战争!

萧笙客 2022-09-26

作者:Josh Hawley /《联邦党人》 编译:Yanglin

这是保守派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在对美国的历史和现状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以后写出的一篇力作。文章的中心思想与本刊的观点不谋而合 - “左派对历史的战争实际上是对圣经中上帝的战争”。

美国如今上演的对基督教的战争,并不是开始于这近几年。从六十年代开始,高院开始了一系列对基督教进行打压的裁决,比如1962年高院裁决公立学校要求学生祷告违宪。嬉皮士、性开放等运动也是对美国基督教传统的反叛。本文作者乔什·霍利也指出,60年代学生激进主义和对美国社会的虚无主义态度的积极倡导者马尔库塞就是“觉醒”(woke)者。

1980年高院把十诫从公立学校移除。九十年代开始了系统地深挖基督教机构内部的“丑闻”,同性恋逐渐成为被同情的人群,并开始对各种古文化的追捧。就像乔什·霍利在文中所述,某些左派人士长期喜爱这样的神话,即古代世界是一个自由、世俗的地方,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信仰,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我们只要稍微了解一点历史,就知道这是何等的荒诞不经。比如,在玛雅习俗里,只有优秀的人才配献祭。当然,这种逆淘汰的方式导致玛雅文明的毁灭。印度在一个世纪前,妻子还必须给死去的丈夫陪葬。

美国大张旗鼓的文革开始于奥巴马当选总统之后。这位在美国非本土出生,青少年时期浸淫于伊斯兰教,后来又拜仇恨美国的 “牧师” 耶利米·赖特(Jeremiah Wright)作为其精神导师的左派小混混,以 “改变”(change)为口号当选总统之后,对美国从教育、婚姻家庭、工作场所、军队等各方面进行去基督化的改造。

近年来,我开始对民主制度产生深刻的怀疑。事实上,美国的立国先贤对民主也是非常警惕的。因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是极少数,尤其是没有了基督教的根基之后,人们更是容易被漂亮的口号与一点蝇头小利所迷惑。在极左社会或穆斯利国家,人们把篡改历史的独裁者奉为神明,甘当韭菜与炮灰而为之献上一切。而在美国,尊重历史,反思过去却成为左派攻击基督教的突破口,……。

大多数的人都是是斯德哥尔摩症患者,有免疫力的极少。”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 - 我们神的。“(申命记29:29) 人,往往无法面对真相。


我们所知的美国是《圣经》革命的产物。但现在,这种圣经的遗产受到了围攻

以下是2022年9月12日在全国保守派大会(National Conservative Conference)上的讲话。

很高兴再次与大家见面。

在第一届全国保守派大会上,我谈到了左派解构美国文化和社区的目标。去年,我谈到了他们解构男人的目标。

今年,我想谈一谈他们解构历史的努力。具体来说,就是我们国家的历史和我们的建国史 - 以及两者所赖以为基础的革命。

我把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在1961年就职演说中的话作为我的出发点,当时他提醒他那一代人:“我们不敢忘记,我们是第一场革命的继承人”,这是一个著名的论断。当然,他指的是1776年的革命,他将其描述为基于 “这样的信念 - 人的权利不是来自国家的慷慨,而是来自上帝的手”。

现在,这是一个有趣的论点,而且肯尼迪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说的人。但它是从哪里来的?人的权利来自于上帝,而不是国家的慷慨,这种想法从何而来?

答案是明确的,尽管在我们这个时代经常被故意忽略:这个想法来自《圣经》。这使我想到了我今天向你们提出的论点:我们是一个革命的国家,正是因为我们是《圣经》革命的继承者。

菲利普-梅德赫斯特(Phillip Medhurst)图片 妥拉3-创造 -《创世纪》第1章第10节

这是一场始于以色列在西奈半岛建立国家的革命;与拿撒勒人耶稣在古罗马时代的教诲步调一致。这是一场思想和文化的革命,社会、政府和信仰的革命 - 用《圣经》的话说,这确实是一场颠覆世界的革命。

让我说得更具体些。对于一个由氏族和部落组成的世界,《圣经》提出了个人的概念。对于一个重视富人和出身好的人的世界来说,《圣经》教导了普通人的尊严。对于一个崇尚秩序和控制的世界,《圣经》谈到了自由。

没有《圣经》,就没有现代性。没有《圣经》,就没有美国。而现在,我们的《圣经》遗产再次成为我们政治的中心。这是一个时代的问题。

控制着今天的民主党的 “觉醒主义”(woke)左派正在进行一场重塑这个国家的运动。他们想让我们相信这个国家是无可救药的种族主义和压迫者。他们告诉我们,我们真正的建国是随着这片大陆上奴隶贸易的出现而出现的。

他们拒绝我们的历史和传统。他们说性只是一种社会结构。男人可以怀孕。女人可以成为男人。核心家庭是一个压抑的机构。

他们这一切行为的真正目标是对《圣经》的继承。他们特别不喜欢美国的地方是我们对圣经教导和圣经传统的依赖。他们特别不喜欢我们的文化的地方是《圣经》对它的影响。而现在他们想永远打破这种影响。

我的论点很简单:他们错了。

无论你自己的信仰如何,无论你的背景如何,圣经的革命都值得捍卫。它值得保存。它是人的权利和我们所珍视的自由的真正来源。它教会了我们对尊严和平等的认识。

圣经成就了我们的现在,而且它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

上帝旨意的个人代理人

让我从可能是我们美国人最珍视的理想,即个人的理想开始。

有一个长期以来深受被某些左派人士喜爱的神话,即古代世界是一个自由、世俗的地方,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信仰,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我们从历史学家那里知道,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远离事实了。在古代世界,个人本身几乎不存在。根本不存在个人主义这种东西。

古代世界是一个有等级森严的地方。每件东西、每个人,都有一个位置,固定不变,被宇宙的秩序束缚在那里。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统治,大多数人生来就是为了追随,许多人生来就是奴隶 - 这就是人们的信念。

每个家庭都有其祖先的神,只有户主有权以神的名义统治家庭。每个城市都有它的守护神,每个公民都必须崇拜它。事实上,作为一个公民就是一个特定城市的成员和一个或多个特定神灵的崇拜者。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良心自由,没有所谓的个人决定。正如19世纪的历史学家福斯特尔·德·库朗斯(Fustel de Coulanges)所说:“在神圣和被称为国家或民族的近乎神圣的权威面前,人的价值微乎其微。”

至于历史 - 嗯,历史是由那些 “自然秩序” 指定的少数人统治的。总是有社会地位的人。通常是富人、自然界的精英。

《圣经》对这一切提出了挑战,而且从一开始就这样。在《创世纪》第12章中,上帝呼唤亚伯拉罕,一个无名小卒 - 没有社会地位,没有权力或统治权 - 上帝呼唤这个人离开他父亲的家和他父亲的神,离开古代世界的意义和身份的标记,而去侍奉他 - 《圣经》中所说的唯一真神。

神呼唤亚伯拉罕作为一个个体站在他面前。上帝的目光停留在他个人身上。

或者正如拉比约瑟夫·索洛维契克(Joseph Soloveitchik)所写的那样,亚伯拉罕 “无法在上帝的默默陪伴中找到慰藉,而上帝的形象则反映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只有当他见到作为父亲、兄弟和朋友的上帝时,他才感到被救赎了”。

上帝告诉亚伯拉罕,作为一个人,他 - 他个人 - 将成为上帝为全世界带来祝福和复兴的代理人。我们看到同样的模式在《新约》中重复出现。耶稣说,所有愿意来找他的人都可以得到救赎,那些跟随他的人将被称为 “上帝的儿子”。

意思是:历史的塑造者。改变世界的人。上帝自己将通过他们来行动的人。

由此,个人的概念诞生了。一个人不需要是这个或那个家庭的成员才能显得重要。一个人不需要拥有财富或社会地位,我们只需要听从上帝的召唤。

用历史学家拉里·西登托普(Larry Siedentop)的话说,“基督揭示了一位可能存在于每个信徒中的上帝,……。通过对基督的信靠,人类机构可以成为上帝之爱的媒介”。或者换一种说法,每个人作为一个个体都可以成为上帝旨意的代理人。

这让命运和控制命运的旧观念何去何从?消失了。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是固定的、不能被改变的观念如今何在?被废除了。

现在,个人成为变化的代理人。现在他或她成为历史的创造者。

《圣经》创造了这种个人。《圣经》还揭示了普通人的尊严。

通读《圣经》,你会发现它的每一页都对普通人、平凡人、被忽视的人有明显的偏爱,而不是对精英、富人和社会强人。上帝从不知何处选择了亚伯拉罕;众所周知,他以优先考虑(亚伯拉罕的)第二个儿子雅各;大卫王,在成为国王之前,是他兄弟中最小的,也是最不可能统治的。

这一主题在《新约》中也有同样尖锐的表述。使徒彼得在他的第一次证道中讲道:上帝的灵 - 他的存在 - 现在可以供所有人使用,正如古代先知所预言的那样 - 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小孩。

然后是使徒保罗,他说:“神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林前1:27)

对于一个以财富和地位为特权的社会,一个蔑视工人、母亲、儿童和普通人的社会,圣经说:每个人都有尊严。生活中的普通事物:母亲、家庭、劳动,都有尊严。

希腊和罗马的世界对用双手工作的普通劳动者的蔑视怎么说都不为过。在《圣经》中则不然。族长们饲养牲畜。耶稣是个木匠,他的门徒是渔夫,保罗制作帐篷。

《圣经》一再强调献给上帝的劳动的力量。圣经说,为上帝工作,上帝将利用这些工作来促进他在世界的美好目的。他将使工作变得重要。他将使它持久,无论多么普通或平凡。

古代世界尊崇权贵。用加拿大理论家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的话来说,《圣经》肯定了普通生活的重要意义。

我家里有两个小男孩,我喜欢给他们读书。他们最喜欢的是托尔金(Tolkien),他在《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中完美地诠释了这个主题:“这往往是推动世界车轮的行为过程:小手做这些事,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而大人物的眼睛却在别的地方。”

在美国人的生活中,没有什么理想比普通人的尊严更重要了。而这是《圣经》赋予我们的一个理想。《圣经》的传统也给了我们一个新的自由概念。

有趣的是,在古代近东的美索不达米亚,创世故事往往涉及神明建立原始城市,然后当人类出现时,指定人类国王代表神明统治城市。

圣经中没有。哦,上帝确实指定了某个人来行使祂的权力,并实现祂的旨意。《创世纪》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但那不是一个国王,而是亚当和夏娃,代表全人类。从一开始,《圣经》就把个人描绘成有自治能力的人。

对于早期基督教哲学家特土良(Tertullian)来说,耶稣的格言 “凯撒的物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归给上帝” 有明确的政治含义:特土良说,把你的钱交给凯撒,但把 “你自己交给上帝”。

问题是,个人作为上帝的形象载体,属于上帝,而且只属于祂,而不是属于皇帝或某个遥远的国王。只有上帝有权利要求个人的服从,而不是其他任何人:不是政府、不是国王。

个人应该有自由来回应上帝对他或她生命的呼召。就在《出埃及记》中,上帝通过把人民从压迫中解放出来,召唤他们跟随祂。就在使徒保罗那里,他写道,我们是为了自由才被释放的。

这是一个古代世界几乎不知道的自由概念。希腊人不时地谈到自由,但对他们和他们的哲学家来说,自由主要意味着按照自然的秩序生活。这意味着等级制度。

例如,柏拉图(Plato)和亚里士多德(Aristotle)都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自由” 意味着服从他们的道德和社会上层。罗马人以重视自治而闻名,至少在他们的部分历史中是如此。但他们也认为自治的权利只限于一小部分天生适合做公民的人。其他人都是附属品。

罗马人和希腊人都没有认识到应该对政府权力有重大限制。

但是,如果上帝的灵可以浇灌在所有人身上,如果上帝呼召每个人成为他的代表并行使他的权力,这肯定会产生政治影响。当然,这意味着公民身份不能局限于精英阶层。当然,它意味着即使是普通人也有自我管理的权利。当然,它说即使是普通人也有自由的权利。

正如我曾经听到已故拉比乔纳森·萨克斯勋爵(Lord Jonathan Sacks)所说,上帝对个人的呼召无疑为国家设定了一个限制。它为政府权力的行使划定了一个界限,并说:“到此为止。“ 这就是我们拥有的个人主义,普通人的尊严,自由。这是我们的圣经遗产。

我可以继续说下去。《圣经》也给了我们一个由人而不是由神统治的国家的想法。它给了我们教会和国家之间的区别。它给了我们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平等。还有更多,更多。但你会明白这个道理。

这些革命性的观念颠覆了古代世界,它们在美国找到了最纯粹的政治表达。

圣经的革命就在《独立宣言》中,它宣布 “人人受造平等”,我们被造物主赋予了 “不可剥夺的” 权利。这些忏悔在这个国家需要几个世纪才能实现,但我们从一开始就承认它们是真实的。

圣经的革命存在于我们的宪法中,它将各办公室和部门的权力分开,以确保普通人可以统治,而不是小集团或精英。

它存在于《权利法案》中,该法案保证了崇拜、言论、集会和行使个人信仰而的自由,不受政府干涉。

《圣经》的传统在边疆的大帐篷复兴活动中得到了回应,在那里,名不见经传的苦力们从流动的传教士那里听到了他们也被上帝召唤。他们也可以成为上帝的仆人。你不需要接受花哨的教育或拥有土地财产就能成为上帝的孩子。这些复兴活动帮助催生了一场民粹主义的政治运动,至今仍在产生影响。

我们所了解的美国,我们所爱的美国,都是圣经革命的产物。但现在,圣经的遗产正受到围攻。

一场文化革命

今天 “觉醒主义” 的左派正在疯狂地进行一场政治虚无主义的运动。这就是他们计划的总和和实质。他们想铲除美国社会的机构 - 家庭、学校、基督教堂和犹太教堂、我们的司法系统。他们说,这个国家在结构上是扭曲的,必须从上到下进行重建。但他们所拒绝的,从根本上说,是我们的圣经遗产。

我在去年的演讲中提到了本世纪中期的思想家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马尔库塞是60年代学生激进主义和对美国社会的虚无主义态度的大力倡导者,这种态度在今天的左派中占主导地位。一句话,他是 ”觉醒主义“ 的。

他也很诚实。马尔库塞是一个无神论者和马克思主义者,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思考为什么马克思期待已久的历史终结从未到来。他认为一个主要原因是基督教。

与马克思一样,马尔库塞认为圣经信仰是一种鸦片,一种虚假的意识。而且他担心,它在美国社会中已经饱和。因此,在与马克思的经济决定论的决裂中,马尔库塞决定文化为王。而美国的基督教文化正在阻止世界需要的马克思主义革命。

更糟糕的是,工人阶级,无产阶级,比任何人都更拥护这种文化。

出于这个原因,马尔库塞得出结论,革命不会来自劳动人民。基督教的控制力太强了。相反,他把他的信仰放在了别的地方 - 这很关键,他把他的信仰放在受过教育的精英身上。

美国需要一场文化革命来摆脱圣经的污点。而精英们正是提供这种革命的人。听起来很熟悉吧?这就是今天的政治,一言以蔽之。

今天的 ”觉醒主义“ 左派正在进行一场马尔库斯式的文化大革命。他们越来越坚持认为,个人并不重要。他们说,社会并不是由站在主权上帝面前的平等的个人组成的,而是由争夺权力的种族和经济团体组成的。

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的 ”觉醒主义“ 理论家们告诉我们:“个人主义” 本身就是种族主义,只不过是 “白人文化” 的一个伪装。在过去的几年里,两个独立的 ”觉醒主义“ 理论家在《国家报》(The Nation)和《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上争论说,美国人的投票应该以种族为基础进行加权处理。民主的名义下,“一人一票” 已经淘汰了。

”觉醒主义“ 左派不喜欢普通人的概念。他们拒绝《圣经》中关于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同样有价值、同样值得参与政治生活的想法,他们称劳动人民为 “可悲的人”,他们认为劳动文化是粗野和落后的 —— 正如有人曾经说过的,其特征是那种执著于 “枪支和宗教” 的人。

不,”觉醒主义者“ 认为受过教育的精英们最了解情况。他们指的自然是他们自己,而且他们并不害怕使用权力。

如果大科技公司的寡头们认为对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报道对他们的利益太过危险,他们就会把这个故事从公共视野中抹去。如果他们决定质疑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对他们的优先事项威胁太大,他们就通过自己的法令来阻止。

这仅仅是个开始。

如果执政的政治阶层认为一位前总统给他们的计划带来了太多的麻烦,他们就会下令搜查他的房子并威胁要把他关进监狱。如果他们认为有太多的美国人在网上抱怨,他们就建立一个虚假信息委员会来关闭他们。任何不同意见都被称为 “暴力”,任何不同意见都被称为 “叛乱”。

马尔库塞开创了 “压制性容忍” 的概念 - 也就是说,言论自由只属于我,而不属于你。他一定会为今天的自由派感到骄傲。

最后,左派拒绝圣经中的良心理念和随之而来的自由。现在,对宗教自由和知识探索的攻击已经司空见惯。”觉醒“者坚持把从事慈悲工作的公民作为目标,比如穷人小姐妹,因为他们敢于无视精英的喜好,为超越国家的上帝服务。

”觉醒“者坚持认为,没有人,尤其是父母,可以询问孩子们在学校里被教育的内容。否则就是“国内恐怖分子”。

对他们来说,自由意味着与他们规定的规范保持一致。这意味着遵守他们制定的社会规则。

他们将决定哪些言论是可以接受的。

他们将决定哪些宗教信仰可以被执行,以及如何执行。

他们将决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虚假信息”。

他们将管理这个国家。

左派说他们想带领我们进入一个新时代。但他们要带我们去的地方不是启蒙的时代。它根本就不是什么新的地方。它是倒退,回到一个黑暗、等级制度和压迫的旧时代。

这就使我们看到了我们面前的任务。

真相是他们的绊脚石

”觉醒“的左派现在控制着美国文化的制高点:媒体、娱乐业、企业、学术界和政府。他们试图调集他们的综合文化力量来对付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

他们寻求羞辱我们,孤立我们,让我们沉默,如果他们可以的话。他们寻求保护自己的权力。他们可以成功,但前提是我们允许他们这样做。

事实上,他们的愿景是暗淡的,他们的意识形态是脆弱的。他们不理解美国人民的深层力量,因为他们不理解美国人民性格中的深层善良。他们只看到必须接受再教育的可悲者。

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历史和理想,因为他们不欣赏这个国家所依据的真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些真理使我们善良,使我们强大。而真理就是他们的问题。”觉醒“的意识形态,这种温故知新的文化马克思主义,并不是真的。

种族和阶级并不能定义我们的一切。社会不是一场无休止的权力和统治的斗争。美国在结构上也没有缺陷。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好和最自由的国家。而它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圣经中的革命使我们成为了现在的样子。

而现在我们又需要这种继承。在这个充满恐惧和绝望的时代,我们需要再次听到我们的生命是重要的,我们被上帝所爱,我们被上帝召唤去实现伟大的目标,永恒在向我们招手。我们现在所做的可以持久。我们在这里所做的可以是重要的。

我们需要再次听到普通生活的尊严,工作、炉灶和家庭,婚姻和家庭的乐趣,以及这些东西塑造未来的力量。

在这方面,我之前说上帝把亚伯拉罕作为个人来呼召时,稍微说错了话。这一点是对的,但神说他要用亚伯拉罕的家庭来改变世界。当亚伯拉罕成为丈夫和父亲时,他就成了人类的祝福。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对今天来说也是如此。

归根结底,”觉醒“的意识形态与古代世界的共同点多于与美国的共同点。而且它最终不会获胜。

它是否在我们的时代取得胜利取决于我们。这将取决于我们的勇气。

为真理而战

我以这个作为结束。

公元390年,一群基督徒聚集在亚历山大城内一座被称为塞拉皮姆的异教神庙。那是一个供奉塞拉皮斯神的神殿。

几年前,极度反基督教的皇帝朱利安曾试图扼杀基督教并清除罗马的基督教影响。在其他措施中,他夺取了教育系统的控制权,禁止基督徒从事教学工作。他要求所有学生以他认可的方式学习。他命令人们崇拜罗马诸神。

这些神之一是塞拉皮斯。而现在,在390年的这一天,在国家最近的迫害的阴影下,一群基督徒聚集在神庙里,表明立场。

在神庙的中央有一尊神的雕像,手中紧握着一条三头蛇。传说中,“如果任何不虔诚的手敢于侵犯神的威严,天地就会立刻恢复到原来的混乱状态”。

一个士兵站了出来,拿着一把斧头。他的名字已经湮没在历史中。我们所知道的是历史学家鲁菲努(Rufinus)告诉我们的,他“被信仰保护得比他的武器更好”。

在那里,在那一刻,这个人做出了选择。他做出了一个选择,要从他那个时代的权力和主宰中自由地生活。选择拒绝皇帝的命令。选择为真理而战。

这个孤独的士兵爬上梯子,来到雕像的顶端,举起他的战斧。然后,他使出浑身解数,把斧子打回原形。

旁观者报告说,当这一击落下时,神的下巴断裂了。而随着它的断裂,成千上万的老鼠从它腐烂的内部涌出。

”觉醒“的左派似乎很强大。他们确实如此。

反对他们可能会让我们付出很多代价。但是真相是值得任何代价的。归根结底,这才是勇气。它是为真理付出代价,无论多高。

记住圣经的教导,从头到尾的教导:虽然宇宙的上帝可以完全靠自己完成他的目的,但他选择召唤我们。他邀请我们做他的工作,跟随他。

因此,让我们计算成本,并采取我们的立场。因为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将扭转局势。

原文链接:https://thefederalist.com/2022/09/15/the-lefts-war-on-history-is-really-a-war-on-the-god-of-the-bible/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布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笙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推特兰博、真相SSK2024

往期文章:


短短两年,我们目睹了美国法西斯主义前所未有的罪恶横行

我感到Socialists正在接管美国的一切!

《川普的美德》全文(含视频)

我现在承认:以前对川普的看法是错误的!

美国的根基和今日的危机

独立战争是众多走出教堂换上战袍的牧师与基督徒浴血奋战的胜利!

复杂的暴政:不能用一句话来写的一项法律就没资格限制自由

谁来废除捆绑教会的《约翰逊修正案》?

我们开始等待最高法院推翻2015年《同性婚姻法》的裁决!

今天是一个新的里程碑: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

你与孩子拼命爬藤的哈佛大学仅4%倾向保守派

以独特的视角,解密深奥,唯美动漫

哈耶克是孤独的斗士,让现代文明从奴役之路折返

他们是谁的孩子Whose Children Are They

牧者公开为同性恋辩护为哪般?

救女儿逃离变性!

《真相工程》疫苗爆料视频系列(1-5)中文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