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英文在美大肆鼓吹台独,何时开战?大陆武统进入倒计时

去了一趟西藏,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工会和老板联手开黑,工人能翻盘吗?! | 投稿

德赛先生 微工荟


核心提示
原来,在国外也是有农民工的,不过似乎比咱们过得舒服多了!


编者按:又一篇70年代德国工友的故事,作者以一个职校学生和学徒工的视角,来看当时的工人和工会的关系,技术工人和农民工的关系,貌似和现在的我们有共通之处……

 

 

技术工人的孩子

        

我是技术工人的孩子。我的亲戚,要么是做手工,要么是技工,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加入了工会组织。

 

 

在我这里,工人就是像我的亲戚他们勤奋,有自己的小房子,希望得到体面的工作;他们和管理者对立,并且有明确的想法;他们懂得工厂怎么运转,要是让他们管理企业或许会好得多

 

技术工人们对孩子的期待是:拿到初中以上的文凭,然后上高中(职校)

 

念了四年初中。那时,我14岁音乐(滚石乐队)对我来说很重要,我留了长头发,经常和父母吵架

 

买了红宝书这在学校有卖),这是我跟学校当局的第一个大冲突,当然也是跟父母。

 

 

尽管如此,我仍然如父母所愿,完成了学业。然后,我进入职校学习,同时进入工厂当学徒学习电工知识

 

 

做学徒 工会竟为老板说话!

        

和期待的一样大企业的工人们都参加了工会随大流,我也参加了工会,但只是出于传统,所以并不活跃。后来,一次冲突却导致我退出了工会。

 

我们厂里的大部分流水线工人都是来自周围村庄,由于他们种地已经难以为继,便成了兼职农民和倒班工人。秋天收土豆时,流水线运作就成了问题。他们为了收土豆,就装病不工作

 

我们学徒就必须替它们工作,但按照学徒工合同我们只需要在流水线上干六个星期。于是,我们拒绝工作。

 

结果,工会代表竟然试图说服我们返工,并说这关系到公司利益。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工会站错队竟站在老板的立场,强迫我们去干活。

 

我们拒绝了工会的要求。当时氛围给了大家很大的鼓舞,大家态度很一致,最后都坚持了下来。重要的是,我们还有《学徒校报》,它让我们团结起来。

 

这件事发生后的秋天,被询问“是否愿意不经合同程序停止工作”,并让考虑是不是适合这份工作等等。我立刻就答应了。

 


 

找工作 技术工人的工会

        

三年的职校很快就结束了。可毕业后,我却很迷茫,不知道该咋办。

 

当时有家生产屋顶板的公司要招人,我便去了。那里有1400个工人,我做助理电工,不过也是被分配到生产线上

 

去那家公司是因为我想赚钱。我的世界就闲暇时光外出,认识第一个女朋友……

 

有意思的是,在这家企业,技术工人们有一个组织程度非常高的工会,他们不仅给工会缴会费,而且非常积极。此外,他们在共同决策辩论上非常热心,并使用公司制度中对他们有利的条款。

 

 

在点心时间和中午休息时,大家便在一起聊天,可钳工和电工们总是恶毒污蔑生产工人、流水线工人:“愚蠢的农民,除此之外屁也不会,记者来的时候,把记者伺候的挺好,对公司发展没有兴趣……”

 

对于这些话,我也没太往深处想,直到我进入生产领域认识这些人。

 

 

技术工和农民工

        

我的第一个班是夜班。我想我必须工作,因为时间过的太快了。可同事们的第一句话却是:

 

放松别紧张,年轻人。钳工已经睡着了,电工我们认识咱们慢慢干吊车司机我们也认识是咱们一起的。我们休息会吃点东西

 

 

然后,我们22:30开始工作。随后,我也注意到,为了多休一会儿,人们故意降低生产效率。有一配电盘上的一根线不见了电工竟花了个小时才找到。

 

然后,我又认识了另外一批人,跟之前认识的兼职农民和工人一样。他们在工厂只为挣钱,这里是个小村庄,有了钱才能生活下去。“存上五六年,我就有足够的钱了”——他们的梦想永远只在厂外

 

不实行倒班了,他们非常高兴。公司的长远发展,对他们来说就是屁。生产的工具设备好不好也是狗屁

 

技工和他们也矛盾重重,因为技工们必须修理被他们损坏的工具设备。


  

 

在工人中找到了力量!

        

那时,我和另外四个19岁左右的技工定期碰头讨论事情,我在政治上懂的也多了起来。

 

后来,我接触到慕尼黑的一个小组“工人事务”(1971年左右成立的),并且看了他们的理论文章。

 

他们谈到工人阶级的构成大部分的流水线工人处于最底层工会组织并不适合他们。因为他们有一套完全不同的观念,他们的注意力不在厂内,而在工厂之外的农村。

 

在文章里,第一次注意到,年轻的技术工人也并不愿意留在工厂。他们讨论政治,庆祝节日,他们一起外出,这才是重要的他们讨论的政治也不过是皮毛而已

 

我同情流水线上的工人,因为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来对抗生产,但我又站在技术工人和流水线工人之间:这边是一帮小市民,那边是一帮农民。

 

大家都是工人,可我该怎么办呢?

 

这就是我在文章中明白的人们,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只想用最小的努力和时间,来赚钱。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他们小花园,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是,我对这个却无所谓,让他有他的小花园吧。只要他们能够在工厂的抵抗中发挥作用就好!

 

这是我学习到的有用的内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这却并不完全阻碍工人团结起来。

 

 

他们是有能力去干点什么的,首先是反抗沉重的工作压力甚至从中推动更多的事情

 

我发现自己似乎寻找到了一个革命性的开端

 

之后,西德的第一次B(罢)G(工)开始了,我慕尼黑人那听说,意大利的宝马厂1972年也发生了BG。

 

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真正的大BG在工厂是怎么发生的,以及工人到底可以多么有战斗性。


 

广而告之

赶快加入读者qq群:452594920
或添加微信好友:workermedia
以防失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