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中国突然出兵伊朗,不为开战,只为维护世界和平!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矿长都看不下去了:煤矿农民轮换工的悲惨命运 | 投稿

2017-11-02 何事秋风悲画扇 微工荟 微工荟


核心提示

改革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农民工的血泪史!


凌晨四点多钟,北方的冬天还是黑洞洞的,没有一丝放亮的迹象,矿区被浓浓的白雾所笼罩,空气中混杂着燃煤的气味,高处的高压供电线在寒风中发出尖利的哨音,楼下昏黄的大罩子路灯无力的照射着路面。



有上早班好事的工人一声喊叫:起床了!随即一个楼层的灯便陆续亮了起来,于是哈欠声,穿衣服的窸窣声,钥匙的碰撞声,哼小调的,被吵醒的埋怨声、咒骂声,叮叮当当脸盆声,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这会的洗溂间和厕所是断然不够用的,哄哄嚷嚷、骂骂咧咧,此起彼伏;有的就干脆直接搓把脸,然后拿上碗筷飞奔向食堂。片刻间,楼层便恢复了平静。

五点四十,釆煤队值班室开会的电铃按时响起,班前会的时间到了。


工人们早已整齐的坐在那里。值班队长讲话内容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布置本班将要进行的工作任务;二是围绕本班工作重点注意的安全事项。随后是本班的班长讲话,他主要讲现场实际,并对工人的表现进行点评,一激动还会骂上两句,旁边的队长还时不时附和两句:狗日的,不骂就不长记性!



在将近二十分钟暴风骤雨般的班前会结束后,大家会一拥而散,飞奔跑向更衣室换衣服,因为工人们都明白:包工活的重点就是抢时间,多干多得,少干少得,不干一分钱也沒有,这样的“出力才能挣钱”的规矩对于他们来讲,似乎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可说的。

釆煤队的工人下井一般都是全矿最早的,都是头几罐笼下去。迟到工作面的,安排的活会差一点,钱还少;有时还会被班长骂。

待整班的人员都下去后,这时的天还沒放亮。

这就是奋战在煤矿第一线的农民轮换工。



所谓农民轮换工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出现的一种佣工制度,以前是没有这个词的,属于改开后的产物。

作家刘庆邦老师曾对农民轮换工有过解答:“原来以前煤矿招的都是国家正式工,一招到矿上,户口就转到矿上去了,后来矿上包袱越背越重,好多矿工子女不愿意下井了,因为井下劳动比较繁重,环境较差,也不能长期工作,于是在80年代中期有了一个新的佣工制度,这种佣工制度还从农村招工,招的叫农民轮换工,一定是五年的合同,也就是在矿上干了五年,干了五年回去再招一批。

用的就是青年农民人生中年华最好的时候,最能干的时候,比如20多岁干5年,干到将近30岁。如果他干得好还可以再续五年,可以干满10年,一般干满10年后便不再让干了”。



其实,由于八九十年代国内煤矿的机械化水平发展还处在较低阶段,采掘一线工作相当艰苦且危险,很多正式工干了很多年都不愿意呆在一线,纷纷活动找个辅助单位,虽然工资低了,但求个安稳;这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一线人员短缺,为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农民轮换工应运而生。

为了稳定住干的好、工作出色的矿工,是可以突破五年或十年的界限的,有的矿上还给了农民轮换工一个优惠政策:那就是转正,成为国家正式工。这是初期很多农民工梦寐以求的,但转正指标不多,他们当中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转正,还大多是班组长以上的人员。

众多的农民轮换工在奉献了人生最美好的那段青春时光后,大都选择黯然离开。


那时井下的工作环境还是很差的,自然灾害较多,安全管理与今天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工伤和工亡事故比较频繁,能安安稳稳干个十几年全身而退,已经是很不错的结局了。

既使是这样,由于长期在工作在采煤(掘进)工作面,煤尘如浓雾一般的环境中,致使他们中的很多人也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煤肺病,严重点的回到农村家里,基本上也干不了什么体力劳动了,一干活就喘不过气来。由于不是正式职工,返回头再去找矿上,也是很扯皮的事,往往是不了了之。



九十年代,很多煤矿死亡人员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都是农民轮换工。那时燃烧的煤,每一块都是浸透着鲜血的。农民轮换工是当时煤矿的主力军,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但是他们的死亡也不会被评为烈士什么的,往往还会被贴上“违章”这种岐视性的标签,含恨屈辱而去。

那时期的矿难在社会上也根本掀不起什么波澜。

农民轮换工的悲惨命运一直也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如今的煤矿还有很多类似于这样遭遇的农民轮换工,他们仍然奋战在危险的一线。他们每天工作时间长达9——12个小时,特殊时候时间更长。井下潮湿有水,加上重体力劳动,个个挥汗如雨,衣服从来都没有干过;上井之后,只能看到牙齿和眼睛是白的,其他都是黑的;如抱着小孩看到他们,小孩会被吓哭的。



他们不能休息,休息是没工资的;

他们不能生病,生了病没法工作;

他们更不能倒下,因为他们个个都是家庭的顶梁柱,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的窘境;

他们是没有基本保障的一个群体。

他们长年累月的重复着同一天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讲白天与黑夜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今天和明天没有什么区别,现在和将来也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是看不到美好未来的一个群体。

如今很多煤矿为了摆脱对劳动力的依赖,降低成本、减少开资;纷纷加大投入、购置新机器、新设备、加快了机械化了进程,可以说现在的煤矿装备已经武装到了牙齿上了。但无论官企还是私企决不会把投入改善到对农民工的待遇上。



这事实上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面是劳动力过剩,个个赋闲在家,一面喊叫着劳动力短缺,招不到工人;就如同房地产,一面是房子卖不出去,形成鬼城,另一面是大量穷人没钱买房,没地方住;一面大量商品食品积压、分批销毁,另一面是人们望商品无力购买而兴叹。



                                           2017.10.21




推荐阅读:

换刀工的告工人书【诗歌投稿】

工人诗歌:流水线 | 投稿

电视剧《秋收起义》你看了吗?这些干货可不能错过!

建军大业看爽了 历史彩蛋都懂了吗?

秋瑾转世 敬告中国六万万女同胞


栏目合集(进入公众号回复关键字阅读)

工人医生  工人宝典  妇女周报  养老  工会  农村


加好友,防失联!

微信(workermedia)


QQ(1438395704)


扫描二维码,赞赏微工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