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突发!国内突然宣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严打“恶意不买房”的时代来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比Delta快?症状都很轻?切忌坑人式乐观。Omicron的已知与推测

Y博的科普园 一个生物狗的科普小园 2021-12-08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若喜欢,勿忘订阅:

前言:
最近中文社交媒体平台上对Omicron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乐观,经常出现所谓的Omicron症状轻微,是圣诞礼物等奇谈怪论。如今新冠死亡率、重症率在很多地方还不错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接种疫苗后重症风险大幅降低,二是单克隆抗体推广后降低了早期感染者住院风险。但无论是疫苗还是单克隆抗体,有效性都非常有可能被Omicron严重冲击。如果Omicron表现出如Delta的传播速度,成为欧美主导突变株可能只需三四个月时间。这种情况下,仅仅依据人口结构非常年轻的非洲国家的一些早期数据(住院死亡的数据相对感染有滞后),过度乐观是非常荒唐的。

音频:
Omicron被发现的时间还很短,各个国家尚在一个收集数据的情况,所以相关的信息可能在几周之内都会有很大的变化。从传播速度,疫苗有效性等等,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根据不断更新的信息,加上不同的假设,做一定的推测。

下面我们就从传播速度、检测方法、疾病严重程度、治疗药物有效性等几个方面来分析Omicron。疫苗有效性分析比较复杂,会另成一篇发文。要注意的是,现在全球范围内影响最大的还是Delta,不要因为Omicron而忽视了Delta的威胁。

第一,传播速度。Omicron的传播速度个人认为现在明确能说的是,它传播不慢。但还没有足够的定量数据说它可以传播多快,也不能说和Delta比,它更快还是更慢。

一个突变株的实际传播速度要跟踪一段时间后,看病例增长的趋势,以及与其它突变株的动态关系才能判断。已有的数据是什么?就是它在南非好像成了主流突变株。南非的日均新增从11月中旬前的七日平均几百例陡然增加到了现在的几千例,加上那里的阳性检出率很高,很可能存在检测不足的情况,可以说Omicron在南非传播得并不慢。

但这毕竟是短时间的跟踪,要准确判断Omicron的速度,还要更多研究。特别要说明的一点,南非之前Delta的疫情接近尾声了,Omicron在那里的崛起,看上去好像是取代Delta,所以有人据此推断它要比Delta还快多少倍,这是不准确的。不能排除Delta已经末路,Omicron填补空白的情况。现在在Delta还占主导的欧美都检测到Omicron,这些地方两个病毒株的动态变化对于判断Omicron的实际传播速度会更准确。

第二,检测方法。需要强调一点,最常用也是确诊新冠的金标准是PCR检测,WHO已经确认不会漏掉Omicron

PCR检测一般都是测新冠的三段基因序列。一段在ORF1a,一段在N蛋白基因,还有一段在S蛋白,也就是刺突蛋白的基因。南非的研究人员发现,Omicron在S蛋白上的突变导致PCR检测的三段里面S基因会测不出来,也就是S gene drop out。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PCR检测的时候两个片段是阳性,一个测不出来。要注意这个结果还是阳性,不是说检测没用了。反倒可以用这个方法快速检测有多少病例是Omicron

南非的Omicron病例主要也是通过S gene drop out来推断的。这也是为什么说Omicron传播速度还需要研究的原因之一。因为还要进一步研究确认S drop out这个方法到底靠不靠谱。万一其它发生这个现象的不全是Omicron,那么相应的估计会不同。

其它的检测,比如抗原快速检测,不同的试剂需要独立鉴定,但是一般这种是检测N蛋白的,也不太会受到Omicron S蛋白上突变数量多的影响。

第三,疾病严重程度。这个可以明确的说现在无法下任何结论。网上有传一个南非的医生说Omicron感染症状较轻。要注意这只是她个人看到的案例。Omicron的病例还处在初步的收集阶段,这种少数案例的情况没法用来推断普遍规律,重症数据本身比感染滞后。包括南非在内整个非洲人口结构都相对年轻。看到的Omicron病例也都是年轻人为主,这些人的情况不能简单推广到其它人群,也不能推到很多老年人人口比例较高的国家

关于疾病严重程度方面,我觉得特别要警惕之前所有的VOC在有足够的病例统计后,都指向更高的住院风险,所以不要看到一个新突变就盲目假设突变对应的是传播力增加而致病力下降。

第四,治疗药物。现在在使用以及一些可能近期会上市的新冠药物包括以下几类,一是用在感染早期降低重症死亡风险的单克隆抗体,二是同样用在早期降低重症风险的口服抗病毒药,三是瑞德西韦,它也是抗病毒药,但用在住院治疗的早期,最后是用于重症治疗的免疫调节药物如白细胞介素6单抗与激素。

在几类药物里,治疗重症的免疫调节药物不是直接针对病毒的,所以不受病毒突变影响。抗病毒药,无论是口服药还是瑞德西韦,作用的靶点不在突变严重的刺突蛋白,问题也不大。瑞德西韦和默克口服药的作用靶点在病毒的RNA复制酶,辉瑞口服药靶点是3C样蛋白水解酶,Omicron在这两个地方各有一个突变,但应该不影响药物作用。

但是为什么现在新冠死亡率看上去低了很多,在治疗上起最大作用的是单克隆抗体,而这会是受Omicron这样大量刺突蛋白突变威胁最大的

单克隆抗体可以理解为纯化的某个中和抗体,对于任何一个单克隆抗体药就是结合在刺突蛋白上的某个位点来阻止病毒进入细胞。Omicron在刺突蛋白上那么多个突变,我们很可能会失去多个单克隆抗体药物。

一个好消息是GSK与Vir的抗体根据实验室里的测试,应该对Omicron还有效,阿斯利康的抗体药根据结合位点预测可能还有效。可再生元与礼来的抗体应该会至少失去很大一部分有效性。虽然大家很期待口服抗病毒药,但必须要注意单克隆抗体是现在治疗的主力,其中再生元与礼来又是单克隆抗体里产量最大应用最多的。失去这两个单抗药对治疗会是一大打击



过往相关文章:

B.1.1.529(omicron),比Delta更可怕的狼真来了?
直升VOC,Omicron与Delta同级是小题大做吗?


如若勿忘订阅: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