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一个生物狗的科普小园

现在的疫情模型都很好地预测了过去的疫情

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最近有两篇出自上海的研究人员的文章在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一篇是在《柳叶刀》上的通讯,讲述了上海防疫的努力与“救命”效果【1】,另一篇是《自然|医学》上的疫情建模,模拟了采取或不采取各种防疫措施下,奥米克戎疫情在中国对医疗系统的冲击,以及病死人数【2】。这两篇文章都引起了不小的影响,《自然|医学》上那篇疫情建模更是有很多人讨论。能看到中国的一线防疫工作者与研究人员把在国内防疫的第一手经验与思考送到国际期刊上讨论,这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我相信不同人对于国内的防疫措施很可能有非常不同的思考与判断——研究人员也不会例外,所以希望以后这样的国际交流可以更广泛、更多样。挺有意思的是两篇文章都认为现在强有力的防疫措施非常必要。《柳叶刀》一文在标题里就说上海在做拯救生命的努力,《自然|医学》上的建模得出结论则是现有疫苗覆盖率如果不采取大量防疫措施,仅维持目前的疫苗接种速度,奥米克戎将导致超过155万人死亡,同时住院数也会全超中国现有病房数。若要防止这样的悲剧,仅靠继续接种疫苗以及增加治疗药物的使用是不够的,比如要采取物理防疫措施,有效控制疫情扩散。这样的建模结论无疑是认为强有力的防疫措施是极为必要的。这个结论先放在一边最后再讨论,对于模拟出来的结果我倒是挺好奇的。以155万人死亡的“躺平”通过奥米克戎为例,这意味着中国每千人死亡1.1人。这个模拟结果可以说高得出奇。为什么?香港奥米克戎疫情已经消退,在疫情中当地也放弃了清零,截至5月4日新冠死亡人数是9115人,对应750万人口,每千人死亡也只有1.2人【3】。模拟的内地死亡率与之不相上下。问题是无论从人口结构还是疫苗接种率来看,很难想象内地与香港会类似。根据去年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占人口比例为18.7%,不少,但香港要高得多——28.5%(740万人口中有210万60岁以上老人)。在疫苗接种率上,论文中引用数据中国3岁以上人口疫苗接种率达到91.4%。即便是60岁以上老人,接种率也超过了80%,明显高于香港遇到奥米克戎的时候。如2月中旬时香港分年龄段接种率:特别要注意的是香港最后的问题出在了越高龄接种率越低,死亡病例的年龄中位数达到了86岁。我不怀疑如果“躺平”内地必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只不过这155万人的结论未免过于惊悚。决定某个地区新冠住院、死亡人数的两个关键要素:高龄人口比例与疫苗接种率,内地都比香港形势好不少,粗死亡率能如此类似?而且155万死亡对应的是1.12亿例有症状感染,每千人感染约80例;香港九千例死亡对应的是约120万确诊(人口的16%),考虑倒还有大量未上报,香港实际感染搞不好都超过了人口的三分之一。如果都是躺平,咋搞到最后模拟出来内地感染病例远低于香港,死亡率却差不多?更神奇的是这个建模里使用的疫苗有效性还是根据香港的跟踪研究来的。而模拟出来的270万ICU住院(每千人1.89例),远超中国拥有的ICU病床数。香港在奥米克戎疫情时期ICU住院人数从来未超过300人,一直在医疗系统可承受范围内,甚至有学者总结如果奥米克戎导致香港医疗崩溃,原因是资源调配不合理,而不是疾病本身导致【4】。为啥一个疫苗接种率更低、高危人口比例更高、甚至都同文同种的地方,面对同一个奥米克戎BA.2病毒株,实际躺平后ICU没崩溃?而上海的专家们参考别人的数据一模拟,明明自己基础更好,却整出崩溃了呢?也别说疫苗不一样,香港老年人里就是科兴接种多,而且疫情暴发时打第三针的人很少,死亡威胁最严重的高危人群里,内地与香港用的装备没区别,你觉得自己是个青铜,人家也不是黄金圣斗士。另外在内地不同地区的模拟中,上海由于老人疫苗接种率低(60岁以上接种率62%),模拟结果是每千人死亡1.79例。问题是即便是上海,接种率与老龄化(人口中23.2%在60岁以上)都没香港惨啊。咋就模拟出比香港死亡率都高出一大截呢?而且上海到5月初,确诊感染已经达到60万,每千人感染24例,规模不小了,对应死亡503例【1】。即便把感染与病死同时乘以10——意味着2500万上海居民中超过四分之一感染,每千人死亡也是0.2人。要暴涨到1.79,几乎意味着现在上海感染的全是年轻人,等感染波及老年人,病死率会急速攀升。可60万感染即便对应一个2500万人的城市也不是小规模,能有那么大的抽样偏差吗?更有趣的是,和诸多新冠疫情的建模一样,用来模拟过去的疫情是严丝合缝:我对如何建模啥的是一窍不通,不过有句话我个人认为对这类基于大数据的研究是通用的,那就是“garbage
5月12日 上午 10:33

一人阳性隔离全楼与入室消杀是有用的防疫措施吗?

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看到上海有人说非密切接触者的阴性居民也被要求集中隔离,以及防疫人员对居民家中进行消杀时,最初的震惊仅仅维持了很短的时间,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麻木与无奈。现在看到这些消息已经不会有“不可思议”的感觉了。回想一个月前看到一条柯基在马路上被所谓“无害化”处理时,若非亲眼看到视频,我大概还是会怀疑其真实性的。短短一个月,“离谱”的阈值竟被如此迅速地提高,照此发展,再过几天,恐怕连最初的震惊都将不复存在,只剩下麻木与无奈。古人云“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大抵也是在讲类似的道理。但无论是否还对上海乃至内地发生各种事情存在惊讶感,这些事情本身有无科学性并不会因此而改变。以一人阳性,全楼隔离这件事来说,其科学性的问题本质在于隔离的科学性问题。隔离不是没事就把人关起来,而是通过把感染者或潜在的感染者与未感染者分开,阻断病毒的传播。两类人需要隔离,也对应了两种隔离。一类是确认了的感染者,也就是阳性病人,是确诊的新冠感染者。把他(她)们隔离是为了防止病毒传播,所以对应的隔离时间是他(她)们有传染性的阶段,英文里这种隔离叫做isolation。从英文用词来看就知道这是比较严苛的,因为确诊阳性意味着这人是明确有传染性的,不单独隔离开,周围的人有被感染的切实危险。另一类是潜在的感染者,如阳性病人的密接者。他(她)现在不是阳性,但可能还在潜伏期。这些人也要隔离,但和阳性病人的隔离不一样,这些人隔离是为了及时确认他(她)们到底有没有感染。英文里叫做quarantine,翻译成检疫隔离。注意这里面“检”是关键。检疫隔离对应病毒的潜伏期,期间通过检测来确认是否感染,如能在这个隔离阶段发现感染,就防止出现传播给其他人的情况。可以看出无论是隔离还是检疫隔离,都有明确的目的——减少或阻止传播的出现,也对应明确的人群与时间段——传染期与潜伏期。楼里出了阳性就把整栋楼给拉去隔离,符合隔离或检疫隔离吗?隔离肯定不符合,因为这些人是阴性。检疫隔离呢?也不符合!因为这些人只是刚巧住在了同一幢楼,按上海不少居民足不出户,或者至少不是同时出户的情况看,并不是密接。而且检疫隔离的目的是防止传播。按楼里出了阳性,整幢楼就拉去隔离的做法,这些人最后去哪里隔离?很有可能是某个方舱或人员众多的隔离酒店。这些地方什么特征?一是人多、密集,二是里面可能有确诊的阳性或者还在潜伏期的人,说白了,是一个感染风险很高的地方。把那么多非密接、实际风险非常低的人,拉到一个感染风险很高的地方,这不叫防止传播,这叫增加传播风险。因此,把阴性的同楼住户拉去隔离的做法,不仅不符合隔离的科学初衷,反而在个体层面上给居民带来健康风险,在防疫上带来病毒进一步扩散的隐患。随着所谓防疫的常态化,任何防疫措施都要考虑其科学性、必要性,对普通百姓的影响,对资源配置的影响,不应该想到哪出就来哪出。隔离或检疫隔离,这种措施对于被隔离的人,必然是限制其自由、影响其生活的,对任何一个人做出这样的措施,一定要建立在绝对的必要性上,应该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能是攀比谁网撒得大。像隔离同楼住户这种做法,对普通老百姓正常生活是巨大、非必要的干扰,还平白无故增加了大量的隔离人员,增大了防疫工作量。同样在科学性与必要性上可疑的是入室消杀。作为一个呼吸道传染病,新冠通过物品表面接触传播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实际上除了中国,其它国家地区都没有报道物传人现象。甚至是在中国,这些报道也是猎奇性质高于科学严谨性。在这样的科学基础上,去居民家中做消杀的必要性本身就极为可疑。去做室内消杀,背后的思想基础是只要一个阳性的人呆过,这个地方就一直存在活病毒。这一思想其实是极为荒诞的。病毒又不是不死的妖怪。任何病毒都是寄生生活的,离开了宿主都很脆弱。以新冠病毒为例,离开了人体,在环境中没法复制,不会增加活病毒的数量,随着时间推移,活病毒反而越来越少。即便检测出来物体表面阳性,大概率也只是病毒尸体,尸体是感染不了人的,消杀又有什么必要?实际上早在2020年,以色列科学家在有新冠病人的医院与隔离酒店中做环境检测,就发现虽然能检测到病毒基因组,但都不具备活性【1】。今年年初,英国科学家也发现在更接近现实的环境中,气溶胶中的新冠病毒会迅速失活,20分钟就会失去90%的传染性【2】。这些研究都指向,接近真实环境,新冠在物体表面维持活性的时间非常短暂,接触传播风险极低。需要注意,一些研究中新冠在物体表面长期存活,往往都是基于实验室的特殊条件,与现实差距较远【3】。甚至按实验室中较理想的物体表面病毒存活时间来分析,一个新冠感染者呆过的房间在感染者离开72小时后,无论是否做表面消毒,再发生接触传播的风险也能忽略不计【4】。综合这些研究来看,做所谓的室内消杀,完全是多此一举。关于即使阴性也要集中隔离以及防疫人员的入室消杀,不少人从公民权利角度表达愤慨,这无疑是对的,也是更重要的角度。只不过,即便抛开一切法律制度、公民权利不谈,单从科学依据上看,这样的防疫措施也是毫无必要,甚至是对防疫只有副作用或反作用的。在新增病例走低,处于所谓最后攻坚阶段时,何必采用这些有弊无利,且又占用大量人力物力的措施?参考资料: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919072/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2.01.08.22268944v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0251-4#ref-CR7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more/science-and-research/surface-transmission.html如果觉得此文还算靠谱,那么订阅一下这个公众号,转发分享也可以在clubhouse(@yebin_zhou)或微博(@生物狗Y博)上找到我
5月10日 上午 7:45

2300一盒的辉瑞神药确实太贵了,就像40刀一针的mRNA疫苗,贼贵

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连花清瘟成了物流小能手,疫情中永远不(允许)缺席的小药丸后,有人开始质疑配送连花清瘟的意义。果然与任何涉嫌中医的讨论一样,迅速有人能把对连花清瘟的质疑上升到国家大义之上。此时,小民我不得不庆幸这次站对队了,我没有忘记家国大义,没有数典忘祖,以毅然决然的态度支持了连花清瘟,有文为证:啥mRNA疫苗,啥paxlovid,在真神药面前都弱爆了。我看到质疑那些质疑连花清瘟的文章中,有一篇似乎是贯通文理,医学、经济学通吃,直接声称2300一盒的辉瑞口服药会掏空我国的医保。这思考的高度,确实厉害。只要在网上一说引入mRNA疫苗、paxlovid,钱是永远逃不开的话题。所谓我想谈科学,别人想谈钱,而且还是一谈就伤感情那种——一上来就说太贵买不起已经是好的了,更有甚者是“推荐那么贵的东西,你从中拿了多少好处?”那2300一盒的paxlovid真的太贵了吗?确实不便宜,在上海的朋友可以算一下,现在2300都可以供三口之家买多少菜了。一盒paxlovid是啥呢?刚好是一个疗程,供一个患者吃5天,能起啥用呢?不过就是把感染者住院与死亡的风险下降了90%而已。住院才多少钱,对医保的财政负担能有多大?怎么能为了不住院去花2300块钱呢!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mRNA疫苗,Moderna之前全球最贵的合同单价差不多是40美元一针,辉瑞/BioNTech差不多是20美元一针。折算成人民币那也是天文数字了(256元,超过二百五了),随手查了下上海二手房均价是55000人民币一平米,一针Moderna可以换上海45平方厘米的二手房了,相当于在魔都可以踮着脚尖立足了。要是全中国每人打两针Moderna,那是560亿美元的巨款。相比之下,灭活疫苗早期价格无非90人民币一剂,后来更是降到40人民币,我们至今打疫苗仅仅花了1200亿人民币,折算下来区区不到200亿美元【1】。上海2021年全年GDP也不过6000亿美元,我们舍得把上海给封了,但哪里舍得花560亿买更高效的疫苗呢?更何况如果我们使用mRNA疫苗会有什么好处呢?从香港的疫苗有效性跟踪来看【2】:无非就是让60岁以上老年人在第一针就降低了73%的死亡风险。我们的灭活疫苗也降低了51.2%的死亡风险,只是20%防死亡有效性差异,怎么能值20或40美元呢?还有什么好处?一个月打两针mRNA疫苗防死亡有效性到了90%以上,我们灭活疫苗打三针也能到90%以上,无非就是中间多等半年,这半年里有效性差个10%几。谁的半年值20或40美元呢?对了,测核酸一次多少钱?抗原测一次多少钱?上海现在平均下来每人测了几次核酸,几次抗原?2600万的人口,不知总共花了多少钱在检测上。但这些都不能算钱,医保买这些,没有负担,只有幸福。封城也没有损失。买洋人的东西,花的钱才算钱,才是财政负担。当然啦,如果要是我这么和网上的“经济学家”算账,人家肯定会说,从洋人那里买东西,会被别人卡脖子。是的,复星从BioNTech引进复必泰时肯定没有考虑到现在被辉瑞卡了脖子,没法在内地上市。中国医药现在从辉瑞进口的那些paxlovid也是被人卡了脖子,否则,否则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不卡脖子的洋人还是洋人吗?总之,2300一盒的paxlovid与40美元一针的mRNA疫苗就是太贵了。咱国家苦心积累的医保,就得用于反复地核酸抗原检测、建设方舱医院隔离上海每天上万的轻症无症状感染者,然后让人人都吃得到连花清瘟,喝得上清肺排毒汤。不过那些担心医保被paxlovid掏空的朋友可以暂且放心。咱中国一盒2300人民币,人家美国一盒500美元,买的更贵。美国卫生部现在每两周收17.5万盒,中国第一批才2万多盒,后续还不知道能收到多少。所以肯定是美国医保先被万恶的资本主义药企掏空。只是希望这些个朋友,如果哪天不幸感染,记得坚持为国家省这2300的药和20-40刀的疫苗。所谓身体才值几个钱,哪能花那么多买药呢?参考资料:1.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22-04-06/doc-imcwiwst0100432.shtml2.http://www.med.hku.hk/en/news/press//-/media/HKU-Med-Fac/News/slides/20220322-wave_5_omicron_PHSM_update_final.ashx如果觉得此文还算靠谱,那么订阅一下这个公众号,转发分享也可以在clubhouse(@yebin_zhou)或微博(@生物狗Y博)上找到我
4月20日 上午 10:09

啥mRNA疫苗,啥paxlovid,在真神药面前都弱爆了

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最近很多文章在讲述上海物流的困难,既有普通百姓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还有基础疾病患者药品供应的艰难。但在这一众物流难题里,有一款神药却为我们展示了什么叫中流砥柱。这款神药就是连花清瘟。分发给居民的物资里蔬菜可能是盲盒(我不知道有没有厌恶香菜的分到香菜,花生过敏的分到花生,毕竟当买菜可以是盲盒时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力),却能保障连花清瘟的供应——不用担心分到板蓝根。看到记述盒马员工自发组织车队分送物资的文章,我才知道原来连花清瘟是和防护服一样等级的防疫必备物资,物流仓库工作人员的安全就必须要有充足的连花清瘟来保障。其实吧,这事儿也不奇怪。在国外疫情刚暴发那会,使领馆为海外留学生准备防疫爱心包裹时,里面除了N95口罩就有连花清瘟,一级防疫物资,由来已久。不过看到连花清瘟这一出,我突然想到写新冠疫苗科普以来被人问的一些问题。比如经常有人质问我,mRNA疫苗研发时间这么短就能上市,怎么可以保障其安全性?我曾经很努力地写文章,解释疫苗的安全性在跟踪时间上怎么考虑的,FDA在紧急适用授权mRNA疫苗时要求了什么样的数据(链接),以及如今正式批准又补充了什么样的数据(链接)。看了连花清瘟的介绍后【1】,我不得不承认,是科学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不是复必泰、Moderna安全性跟踪做得不好,是它们这些药不够好,不是神药。连花清瘟据说是某院士在2003年SARS期间用了仅仅15天就研发出来的。相比之下,Moderna
4月17日 上午 8:08

Omicron侵袭中国,怎么看灭活疫苗到底行不行?

如若喜欢,勿忘订阅: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中国大部分人接种的都是两针或三针灭活疫苗,且以国药科兴为主。这两个疫苗进入使用后就一直被问到底有没有用。开始因为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没出来被问,后来结果出来不像mRNA疫苗那么漂亮被问,再后来是各种突变株影响疫苗有效性被问。问的方式花样繁多:打了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是不是因为这个疫苗太弱?科兴在巴西做出来有效性才50%,是不是比较鸡肋?中和抗体比mRNA疫苗低很多,是不是打了也没多大用?我去测了下抗体没测出来,是不是白打了?XX研究说几个月后测不出抗体/对Omicron没中和能力,是不是已经没用了?随着近期Omicron导致中国多地疫情暴发,很多人更是担心自己接种的灭活疫苗能不能有足够的保护。我们就分析一下,面对Omicron,咱的灭活疫苗到底行不行。1.
3月17日 上午 7:40

Omicron的第一个血清中和结果:辉瑞疫苗中和能力下降40倍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1)02717-3/fulltext
2021年12月8日

面对Omicron,现有疫苗能Hold住吗?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1年12月7日

比Delta快?症状都很轻?切忌坑人式乐观。Omicron的已知与推测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1年12月6日

直升VOC,Omicron与Delta同级是小题大做吗?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1年12月5日

B.1.1.529(omicron),比Delta更可怕的狼真来了?

在全世界完全接种率将近43%时,有一个大洲接种率不到10%是耻辱性的。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大量囤积疫苗,匆忙推动增强针,从伦理、科学上都是非常荒谬的。
2021年11月27日

第一:辉瑞/BioNTech疫苗获得FDA批准,成为首个完全上市的新冠疫苗

如果喜欢这里的文章,那别忘了订阅我的公众号:也可以在clubhouse(@yebin_zhou)或微博(@生物狗Y博)上找到我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今天(8月23日)辉瑞/BioNTech的新冠疫苗获得了FDA的正式批准(16岁以上人群)。这比之前预计的9月获批还稍微早了一点,证明FDA这次确实是全体动员加全速推进。有人可能会好奇疫苗不是都上市好久了,还在批准啥。之前辉瑞/BioNTech疫苗上市是依据2020年底紧急使用授权的批准。紧急使用授权是针对公共卫生危机下特殊的药品审核通道,具体标准FDA会根据危机的情况来制定,比如对于新冠疫苗而言,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是三期临床试验里至少一半的人接种完成后跟踪2个月。这是为什么我们说紧急使用授权的新冠疫苗有两个月的三期临床试验安全性数据。紧急使用授权的2个月跟踪不是随便定的,而是因为根据以往所有疫苗的安全性研究,发现不良反应基本都出现在接种后2个月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虽然是新疫苗而且是紧急使用,但疫苗的安全性是有充分的保障的。今天的批准则是辉瑞/BioNTech疫苗作为常规药品的正式审核获批。由于疫苗是生物制品——也就是通过复杂的生物反应制造的大分子药物,与阿司匹林一类的小分子化学药差异很大,所以疫苗的上市申请被称做BLA(Biological
2021年8月24日

美国mRNA疫苗8个月后打增强针:尝试解决一个不存在的问题,然后制造出更多问题?

一些研究反而显示对于mRNA疫苗而言,这估计得是挺久以后的事。上周《科学》发表了一项Moderna疫苗接种者6个月后的血清中和试验,发现即便过去半年了,血清中的中和抗体对付各种新冠突变株仍然没问题。
2021年8月19日

一年多后多地再遇感染,我们该如何思考新冠疫情

这意味着,如果做到一个比较好的疫苗接种率,特别是在老年人、基础疾病患者等高危人群里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疫苗接种率后,防疫的最低目标其实是可以长期得到保障的,而且疫苗并不需要多特殊。
2021年8月7日

新冠ADE实锤?你被“教育”因为ADE不能打疫苗过吗?

此外,一些传ADE的,整天神秘兮兮,吹得好像只有他们几个知道有ADE这么回事,做疫苗研发的药企、做监管的FDA都不知道一样。这些人,我只有一个评价,在选择装什么货上,他们选了A和C之间那个字母。
2021年5月27日

国药疫苗数据终于公开,详解WHO评估文件

也可以在clubhouse(@yebin_zhou)或微博(@生物狗Y博)上找到我
2021年5月4日

因为疫苗新,所以就不安全吗?怎么知道疫苗没有长期安全隐患?

如果喜欢这里的文章,那别忘了订阅我的公众号:也可以在clubhouse(@yebin_zhou)或微博(@生物狗Y博)上找到我申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与单位最近在clubhouse做了些科普,也看了其它一些新冠疫苗的讨论。发现一个常见问题是“疫苗那么新,真的安全吗?”,再引申一点就是,“疫苗出来时间那么短,怎么知道长期安全呢?”这类问题都很好,对于新事物采取怀疑态度很正常也有必要,毕竟要是你在野外看到个没见过的果子就往嘴里放,很难长寿。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无时不在依赖新事物。不光遏制新冠疫情要靠新出来的疫苗,很多癌症病人、罕见病病人都在依靠新药、等待新药。那么我们怎么在怀疑与信任间选择呢?我们该怎么看待如此新的新冠疫苗的安全性呢?特别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种了疫苗,怎么知道自己安全呢?要不要总是担心哪天出个长期不良反应呢?我们今天就聊聊如何科学、理性分析疫苗的安全性,特别是长期安全性。1.
2021年4月30日

新冠疫苗有效性只有29%?这瓜其实很乏味

Doshi的文章里另外一部分是关于试验的双盲是否得到维持的。相关问题以前也写过两篇科普文章介绍过,感兴趣的可以看文末的链接。
2021年1月13日

新冠疫苗试验双盲与药企知情程度勘误

其次,决定哪些人能知道分组信息时,不是说谁官大,谁就能知道得多。而是从保障试验正常进行以及降低受试者风险的角度出发,看看药企里哪些人的工作,必须知道志愿者分组才能完成,或者知道后工作会更有效。
2020年12月9日

药厂故意拖延疫苗研发来“陷害”?拜托,您真想多了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0年11月30日

详解重大好消息:辉瑞/BioNTech新冠疫苗初步显效

有了辉瑞的助力,该疫苗的开发一直比较快。是美国最早进入大规模三期临床试验的几个疫苗之一——与Morderna、阿斯利康/牛津大学的疫苗处于最早的三驾马车。也一直被认为会是最早出有效性结果的疫苗。
2020年11月10日

新冠疫苗何时上的决定性因素:安全多久是安全——疫苗安全性标准争议

到时如果数据分析无法确认疫苗组的保护作用,试验大概率会继续进行。一个极端情况是直接显示疫苗没有任何保护作用,那试验也不用继续了,但中期分析时的感染病例少,能下这样的结论可能性不高。
2020年10月17日

新冠疫苗头部玩家公示三期试验程序为哪般?

可是从疫苗的潜在上市时间到对新冠的科学认识、防范,仅靠几家企业超出常规的透明是不行的。它们可以把关于疫苗最可靠最真实的信息公开,但我们选择去相信哪个信息、扩散哪个信息却是另一回事。
2020年9月29日

新冠疫苗97%保护率无明显副作用的说法靠谱吗?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0年9月15日

新冠疫苗何时出?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0年9月8日

同情用药,标签外用药,紧急授权,这些都是啥?

附图:FDA紧急授权允许氯喹治疗新冠(限制在无法参加临床试验的青少年或成人),同时也提供通过国家储备给药的渠道
2020年4月4日

给一些抗冠状病毒药泼点冷水

瑞德西韦在食蟹猴体内的24小时药物浓度,蓝线为瑞德西韦代谢后的有效成分的血浆浓度,来源:《自然》2017年瑞德西韦论文图片2a,详细文章信息见文末
2020年2月9日

最多谨慎乐观:分析两个潜在抗冠状病毒药“明星”

说瑞德西韦比克力芝更有可能对武汉冠状病毒有效是有道理的。但我们看一个药物的有效性要看全部数据,不能只看一部分。瑞德西韦更有可能有效并不代表瑞德西韦就真的有效。
2020年2月2日

观点: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恐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附图:小鼠(本命年小主)与食蟹猴,很多药物在进入人体之前都要经过在这两类动物里的测试(来源:wikimedia)
2020年1月26日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更新追踪

虽然只是一个科研民工,但仍然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些有用或者有趣的科普。
2020年1月22日

武汉新型肺炎:谨慎面对新传染病,不必惶恐

在被体外培养的病原体感染致病的个体里,能再次分离出这个病原体,且与原始患病个体中分离出来的一样
2020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