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曾经认定自己是个没用的人,直到······

2017-07-09 云晓 好好虚度时光 好好虚度时光


我曾经缺失的一切,

都是救赎我的道路。





人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到自己内心,有个闪闪发光的信念,或者叫信仰的东西?

 

我比较幸运,很早就开始萌芽。

 

当然,过早拥有这种听起来很唬人的东西,并没有让我爬到高处。只是让我越来越任性,越来越可以承担自己的任性。

 

不管掉过多少眼泪,依然笑得肆无忌惮,也越来越没皮没脸,热衷鼓动他人。例如鼓动我50多岁的爸妈去跨越什么山川河流,永不忘怀内心亮闪闪的星星。

 

并未走过很多岁月,可我已经攒了不少诸如“所得皆福”、“人老了血不会凉”乃至“每个人的内在都有可供养一生的宝藏”,这种泛着鸡汤油腻味的言论。

 

如果说这都是鸡汤,那么,我不仅一饮而尽,还深入骨髓地坚信它们。




小时候,我被看作不正常的孩子。

 

那会儿就喜欢琢磨,地球是不是像个鸡蛋黄一样,被叫做宇宙的东西包裹着,那宇宙有没有尽头,尽头之外是什么?天空出现的彩虹,是不是用糖果做的天梯?

 

当然我不可能琢磨明白,越不明白就越胡思乱想,大概每个小孩子的脑袋里,都有着和星星一样多的问题。

 

然后,我总是问些莫名其妙、让大人很没面子的问题,于是问题永远都得不到解答。乡下孩子,得到的更多是和繁星一样多而密集的打骂。

 

我2岁跟着姨妈姨爹生活,他们二人都属虎,都当过兵,脾气暴躁,所有爱的表达,和解决问题的方法,都依靠武力和脏话。

 

时日一长,我性格里就形成了两个极端,看起来呆笨、和植物动物说话的不正常小孩,以及比牛还倔的暴脾气。




第一次和别人打架,是一群人,有大有小,他们边笑边大声冲我喊“瘸子,瘸子”,“爹妈不要的野孩子”。


我其实不大明白瘸子是什么意思,但那句爸妈不要的野孩子却让我委屈难过得炸裂,我一边哭,一边骂你们凭什么这么说,还捡起地上的石块,往人群里扔,当然,最后的结果是以我输得惨烈告终。

 

但我不屈不挠,别人一叫我“瘸子”,“野孩子”,就逼得我哭着打架,较着劲和别人比谁爬树爬得更高,打架的次数更是频繁到每周都来几次。

 

不过后来随着年岁增长,我真切地体会到了瘸子的意思。

 

它不仅代表我走路一瘸一拐,不能穿短裤短裙,暗恋我的小男生怕被人嘲笑,只敢偷摸送我好吃的,我几年见不到一次的亲妈打电话永远为此唉声叹气之外,还代表它能把所有事情联系起来,引向一个确切的结果,包括但不仅限于:

 

不能参加班级舞蹈,不能参加合唱团,考试考好了,会有人说一个瘸子考那么好,肯定是抄的。考试考差了,说一个瘸子活该考那么差。

 

班里丢东西了,十有八九都会算到我头上,反正我是个瘸子,不爱学习,整天奇奇怪怪地跟植物说话,嫌疑最大。




这样的事多了,我觉得自己成了所有错误的源头。

 

每次老师站在讲台上问,“这事是谁干的?主动站出来!”我都会条件反射习惯性先看看有没有人承认,没人的话就站起来怯生生地说,“老师,是我。”

 

老师让我叫家长,亲戚们都嫌丢人不愿去。渐渐地老师仿佛看透了我差生的宿命,安排我稳稳地坐最后一排,告诫我不要带坏了好学生。

 

我仿佛也看透了我的宿命,看着同龄人总觉得离我如此遥远,他们如此鲜活,而我却如此黯淡。

 

上天让我出生在有山有水的地方,让我见到过世上最美的春夏秋冬,听到过鸟鸣松风,看得懂动物的眼神。

 

干农活时,忍不住趴在地上听到了隆隆的心跳,高兴得大叫“原来土地有心的!”

 

可这些都不能让我忘记,除了我之外,这世间一切都生得太美好,就连野花野草,都让我自惭形秽。




我这样的人能干什么呢?

 

尽可能地不去麻烦别人,避免为了索求一点点关爱而遭受更多的难过。我习惯藏在不被察觉的角落,在学校里,那个角落是图书室。

 

管图书室的人是我们的化学老师,他一本本地贴上书签归类,又捣腾来许多旧书。

 

他做这件事影响极其微小,除了少数几个好学生知道,就只有我这个只吃干饭不长成绩的差生知道。

 

图书室的味道并不好闻,一股腐朽味。我心想书也和人一样,分有用、没用。我和这一屋子的书都是属于没啥用的,便有了几分相依为命的感觉。

 

我不分时辰,不知天日,没有目标的几乎把里面的书看了个遍,印象深的,那里面有《圣经》《毛姆小说集》《希特勒传》《自然辩证法》这种听起来觉得厉害的书,也有三毛,郭敬明,以及《历代野史》《解密基督教》这种不知来历的杂志,甚至军事报道。

 

那个阶段,渺小的我活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无法拥抱人间的太阳,靠近一次就被灼伤一次,但因为这小小的角落,身处黑暗的我却不孤单,也不再灰暗,丑陋都得到了包容。

 

无数道光穿越时光、穿越或晦涩或艰深的词句,落在我身上。



 

如今想来,有两束微光,仿佛带着某种特别的意味。

 

一束是《军事报道》里一篇关于维和部队的报道,说他们常年驻扎在刚果、利比里亚、黎巴嫩、苏丹等冲突地区,试图保护那些生活在枪弹下、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当地人。


报道还记录了,为拿到一块糖而被武装分子杀掉取乐的孩子,被一只蚊虫叮咬就有可能死去,穿越一片森林时踩到地雷,被炸得血肉模糊的人。一支维和队伍在热带雨林执行任务时被虫子寄生,之后的半个月内伤口处,耳朵处都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虫卵。

 

另一束,是一张旧报纸上的报道:一个在中国边境渔村钉钉子的女人,她小学没毕业,没出过远门,40岁那年,丈夫和儿子双双遭遇车祸离世。在伤痛中沉溺几个月后,她决定去看看这世界,连带着她丈夫和孩子的那份。然后卖掉了房子,开始一路打工一路背包旅行。


做过保姆、清洁工、厨师、中文家教、灾难救援等工作。再回到家乡的小渔村时,她已60多岁,走了近20个国家,学会了熟练使用5门语言。

 

我还记得那是2008年,我们那个山里的封闭小镇,每家的电视成天开着,不间断地播放汶川地震的灾情。

 

那段时间,我循环交织地梦到那两个故事,还有关于地震灾区的梦,第一次意识到,在我个体狭小的认知和痛苦之外,有着更汹涌的苦难。有着无法选择的出生和命运,也有着在苦难中举起星星之火,敞开拥抱的人;有着更平凡坚韧的生命,有着不被定义不被理解,却有无穷力量的人。

 

但就像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苦难和励志,也不缺少即刻消散的眼泪,一晃而过的叹息,一涌而上的热血,和转瞬即逝的领悟。

 

那些感知,如烟花一样在我心中绽放,将我照亮,但又迅速黯淡,被从小积淀过厚的无力自卑感埋藏。如同火被风吹灭,我奄奄一息,就连像小时候那样捡起石向扔向嘲笑、哭着问凭什么的愤怒和勇气都失去了。

 


 

那一年,我来到北京,回到妈妈身边。亲戚们终于摆脱了我这个累赘。

 

因为陷在无力的漩涡中,我拒绝在北京念高中,将自己打发到了中专、大专、自考的路途。

 

我妈陪着我做腿的康复训练,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在病腿上,绑20公斤重的沙袋,用脚推上百公斤重的仪器,练几天就要在床上躺几天,疼痛难忍的时候,我丝毫没有书上看到的,那种咬牙忍下去的坚强和毅力,哭着问我妈,“为什么我不两条腿都坏掉,坐轮椅好了。”

 

我在城市里继续寻找那些可以藏起来的角落。

 

照顾过一个聋哑小男孩,不到5岁,很黏我,他的父母都是下岗的残疾工人。小男孩所用的助听器来自社会捐赠,一次外出时,把助听器丢了。

 

他可怜的父母为了这3000块钱的仪器,手足无措地站在院长面前,小男孩扒着窗户偷看这一切。然后我看到他的眼睛里,那样干净透明的小眼睛,蒙上了无穷尽的悲伤,无助、懵懂、害怕、愤怒。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刻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还是目睹了最珍贵纯净的东西,破碎,扬上尘埃。

 



 

几年里,我都不敢与别人对视,却开始救赎自己。

 

我拿小刀在卧室的白墙上,刻“never lost hope”。这句话下面,一点点添加刻上去的“不要怕”,“要多笑,大笑”,“妈妈,对不起”,“少生气”,“先听别人说完,多理解”,“没关系”……

 

刻到我妈忍不了了,白墙上全是涂鸦,刻到我能更平和、更理解别人的时候,也终于能照镜子看自己的腿了。

 

一条腿粗壮,一条腿纤细,曾经压在心里的重担,忽然放下。我竟然想,世上应该再也没有像我这么独特的人了吧,周围没有比我的童年更自在了的人了吧,没有人管,可以整天爬树,可以整夜躺在地上看星空。

 

老天送了我最珍贵的礼物,竟然现在才发现。

 

我想我得活得灿烂点、勇敢点,用这独特的双腿去到想去的地方,走更远的路,用我的双手,创造自在的生活。

 


 

有一句话说,“人有两只手,一只手用来帮助自己,一只手用来帮助他人。”我不害臊的觉得,我赶上了小儿麻痹症的最后一年,成了末代遗老,还能蹦能跳能走路,估计也有这个原因。

 

当我逐渐有了底气和勇气,坦然对视每一种目光后,内心也涌动得没脸没皮起来,神神叨叨地告诉遇到的可怜人,那些身有不便,或是心底有着许多孤单难过,无法跳脱出来拥抱太阳的人:

 

“造物主爱每个生命的方式不同,你可不能因为自己是被偏爱因此更独特的那个,就懒惰得放弃了做梦,隔离了天空,大地,植物,动物,拒绝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

 

怀着这样不知是否能称为信仰的念头,平凡的我在北京的街头兼职发传单,同时发一张傻呵呵的笑脸。


双手将零钱放在地铁口拉二胡的老爷爷身前的小盒子里,他眼睛看不见,只好很大声的对他喊,“您拉得真好听,谢谢您!”

 

认真对待相遇的每一个生命,写下的每一个字,正视心中出现的每一个念头,偶尔冒出了小邪恶后,一点点去找到根源,与之和解。

 

在无数个感觉活着真好的时刻,和无数个悲伤难过的时刻,都告诉自己,走下去。

 

告诉自己,要成为温柔而有力量的人,走更多的路,看更多的黎明和日落,晒更多的太阳,淋更多的雨。做好吃的饭菜,写想写的字,读更多的书,心怀更多的人。

 

我曾经缺失的一切,都是救赎我的道路。

 



本期作者: 云晓,好好虚度时光签约作者。热爱厨房与田野,有事没事大笑偶尔畅快的大哭。


-END-


推荐阅读:

这种“无用的天赋”,让我安于平庸的幸福

  吃好了,才不会对这个世界张牙舞爪

  4年5次改造家,就是要温柔地推翻这个世界!




▼ 点击"阅读原文",买虚度严选好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