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粮价,正在悄悄的暴涨……

韩寒:我们失去的,台湾都留下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喜欢那些有一颗寂寞心的人

宽宽 好好虚度时光


我们曾约定:

“不管将来平凡还是光鲜,永远不要成为一个虚伪、虚荣、胸无点墨,只好如一只花蝴蝶般奔波在各种社交场合,以迎合这个世界的人!”


▲主播/思婕  配乐/朴树-送别

                                      

文 | 宽宽

 

1

1

1

 

她坐在我面前,眼泪不时簌簌而下。

 

刚刚结束的长途飞行和时差错乱,让她脸面浮肿,嘴巴四周起了一圈血红的痘,疲倦红肿的双眼,只有在扫过女儿满屋玩具时,才有些许光彩一闪而过。

 

我和她在深夜里絮絮而谈,再不复从前一相聚便放肆张扬的欢乐。

 

在外面,她是顶级的造型师,终年飞行在纽约巴黎上空,所到之处,尽是奢华精致的物品,她在其中挑挑拣拣,任一样,都抵得上一个普通职员几个月的薪水。

 

然而此刻,在我眼前的,却是一个人至中年,疲惫不堪,寂寞萧索的女人。

 

她问我,你会不会时常觉得,越往前走,越孤独。

 

我想了想说,会,因为知交半零落。


 

1

2

1

 

11年前,她从国外学成归来,我刚从上海回到北京工作。

 

二十出头,一同进入一本一线时尚大刊,在北京一座繁华摩登的写字楼里,一起懵懵懂懂,试探着融入这个行业与社会。

 

每天早上,费心搭配衣服,画好精致的妆,踩着高跟鞋,准备出门去迎合那个挑剔的世界。

 

那个时代,那个世界,有许多今天看来怪异的价值评断,身在其中的小喽喽们,拿着几千块薪水,强装出在过上流社会的生活(虽然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上流社会在过什么生活)。

 

一天的体力劳动后,经常空着肚子,在灯火亮得凄清的夜色里下班回家,公司门口叫不到车,就踩着高跟鞋忍着脚脖子的痛麻,抖抖索索地,走去车更多的长安街。

 

然而那时却那么快乐,一路上我们时常笑得蹲下,顾不得路人侧目皱眉,像是要释放掉这一天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作为。

 

一日下班后饿极了,我倆一拍即合去吃路边苍蝇小馆里的烤鸡翅。那家馆子我和男朋友去过,两人吃到30串鸡翅便撑了。

 

挤坐在几平米的小馆子里,我凭经验豪气地点下30串,想着足够了。

 

一通埋头狂吃之后,坐在对面的她抬起脸,说,不够。

 

又点了20串。

 

看着她华服在身,眉眼精致的妆还精致着,嘴巴上的口红残留一点,大嚼着鸡翅,不时豪放地就一口啤酒。

 

最后一个鸡翅下肚,她将瓶中残酒一饮而尽,饱足地冒出一个响嗝来。

 

我遮住眼睛,说,“太难看了,别说我认识你。”

 

这副样子,若是被同事撞见,估计要失业了吧。

 

想象被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撞见时的场景,我俩竟笑得掉出眼泪来。

 

如今想来,那是我俩知交的起点。

 

以最真的性情赤诚相见,不端不装。共同看不上那时弥漫的、人心里犄角旮旯的那些龌龊,并互相提醒:

 

“不管以后我们平凡还是光鲜,永远不要成为虚伪、虚荣、胸无点墨、只好如一只花蝴蝶般奔波在各种社交场合,以迎合这个世界的人!”

 

她点头,说,“要成为一个靠本事立足的人。”



1

3

1

 

以技艺立足于世,她有这样的追求,也有这样的禀赋。

 

家世不凡,从小却学习不好,甚至有些呆,在才情出色的一众表兄妹之间,抬不起头来。

 

唯有一长,爱画画,但在我们成长的年代,学习成绩是王道,些许才艺不过如锦上添花。

 

长期得不到肯定,以致连她自己也觉得,或许真的是一个没用的人。

 

高二时的一天,沮丧至极,坐在家中窗台上默默流泪,想象着若是自此跳下去,大概也是一种解脱。

 

这样的人,人生总有一种寂寞的底色。

 

后来她考上一所不入流的大学,几乎成了家族的笑话。前程黯淡,大二时退学,申请了国外的设计类学校,从不为人珍视的特长,第一次成了她的优势。

 

在完全不同的评价体系里,她的优长,被校长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发掘,竟因此成了一位以才华见长的优等生。

 

她说,那真是人生的拐点,也像莫大的讽刺。从此获得的,是对主流标准的质疑,以及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信念。

 

她身上常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寂气质,在专业上又有着热烈的坚定,在矛盾中调和成独特的风格。


 

回国后初入行时,有一次,我陪她去拍片,合作的是业内有名的摄影师,拍的是一位明星。

 

以常规的标准布景拍摄后,她看到成片不满意,又重新布景,调光,还不满意,再重复,折腾到深夜,片场几十号人开始不耐烦,明星也面有愠色。

 

我担心地看着她,她正沉浸在每一个细节的完美打造中,完全没注意到场子里的怨气正暗中积聚。

 

又一个微小细节的重新调整,摄影师突然撂挑子了,一言不发,摔门而去。

 

现场立时僵在那儿。

 

摄影助理过来找我,要我劝劝她,说差不多得了,平时都是这么拍的,这么较真让谁都不好过。还暗示说,她一个新人以后还怎么混。

 

我找到她,正窝在换衣间里,神情沮丧。

 

我说,要不就这样了?反正肯定有能用的片子。没必要跟摄影师搞僵,以后不好合作。

 

我以为她会说,好。

 

没想到她摇头,没半点犹豫的神色,沉默片刻说,我过不了我自己这关。

 

她给我看手里的一堆reference,是顶级的大片。与刚拍出的片子一比,高下立现。

 

“你看,我的标准是这样的,再多些时间能拍出来。这么多人花了这么多时间,为什么要差不多的东西?”

 

我沉默。

 

“我肯定能拍出更好的,你要信我。”

 

我被她说服了,心里泛起一丝凛然。

 

“那咱绝不将就,得想办法去沟通。”

 

接下来半小时,她先去跟明星沟通,再进了摄影师的房间,我们听到争吵,然后长长的沉默。

 

外面许多人,吃惊地等待着,心里大概都在嘀咕,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怎么敢这么较劲。

 

最后两个人走出来,摄影师摊手苦笑,说大家打起精神,继续拍。

 

我和她相视一笑。

 

那一夜过去,累得人仰马翻,拍完已经天亮,就为了一张在杂志上呈现1页的一张片子。

 

当看到电脑屏幕前最后的成片,大家都不出声了,那个水准,在行业里不常见。明星临走,对她说:xx,我挺喜欢你的。

 

十年前,匠人精神还没被提到台前,我有幸在初入职场时见识到何为匠人精神,在一位80后姑娘身上。

 

那是忠于心中的标准、决不妥协的精神,是整个行业都在说够了、可以了的时候,仍不止步的坚定。是敬畏自己的专业,不屑于用机心、捷径博取浮名的真诚。

 

拙,但有贵气。


 

1

4

1

 

十年后,她凭借技艺,一路行至最热闹的地方,最巅峰的阶段,却仍如当初,唯一求的,是做一个靠技艺立足于世的人。

 

人们总说匠心,其实是一颗寂寞心。顾随说,“寂寞心盖生于对现实之不满,然而对于现实之不满,并不就是牢骚。”


寂寞心的唯一出口,是以自己的方式沉默着、愚公移山般,去撼动现实,我在她身上看到这种心劲。

 

坐在我面前的她,淡淡地说,就是常常觉得太孤独了。

 

我说,感同身受。

 

你在热闹的时代,声色犬马的行业,每天被明星名流华服围绕,却在追求一颗至真至简的心。又如何会不孤独?

 

“越往后,会越孤独。十年前,我就知道,你成不了大多数,孤独是必然的。可是,孤独不好吗?”

 

她沉默了会,说,“好像也没得选。”

 

“你看,从来没见过一个事业成功,家庭和满,朋友环绕,热热闹闹的全乎人儿。咱们得到的,够多了。”

 

她仰着脸,任眼泪在眼眶里呆一会,深吸一口气,再呼出时,脸上已不复刚才的萧索,我知道,她心中已经复归清明。

 

不盲从,必然形单影只。追求心中至高的标准,必然会高处不胜寒。

 

小半生过去,最重要的是学会了,不沉溺光芒,而是品尝寂寞,不是庆贺得到,而是欢送失去。


 

1

5

1

 

这十年中,混于俗世,常能看到身旁涌动的机心,偶尔会有跟随模仿的欲望。毕竟用一些手段,会使许多事情更快达成。

 

但在每个当口,一想到她,就及时止步,并泛起隐隐的不耻之心。

 

逐渐相信,人必有所不为,然后可以有所为。

 

许多人在人生路上的热闹处,朝着那热闹奔去,再也没回来。她说,“不能怪别人贪图热闹,是我们在热闹里呆不住。”

 

以前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以为是说年岁渐长,知交好友一个个逝去。

 

与她促膝而谈的间隙,我忽然明白,所谓知交半零落,原来是说——人生路上岔道纠结,走着走着,曾经的同路人渐渐失散,隐没在许多条你永远也不会踏入的小径上。

 

还能同路而行的,在彼此眼里会看到坚定,寂寞,一声叹息后,相视一笑,莫可奈何。



-END-


推荐阅读:

当了妈后,你的自我还在吗?

大师,我的人生不知所措!

闲散一年,我学到的事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伍宝中华茶道课!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