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陈峰韬 | 兄弟儿子情敌大臣全斗倒——宫斗界的独孤求败大隋独孤皇后

陈峰韬 搜历史


本       文       约      38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1


隋文帝的独孤皇后,名伽罗,北周八柱国之一独孤信的女儿。

独孤信是北周威名赫赫的功勋人物,他最大的本事,是选女婿的眼光。他大女儿嫁给周明帝,做了皇后,四女儿嫁给了另一位八柱国、太尉李虎的儿子李昺,后来他们生了个儿子,叫李渊,就是唐高祖李渊,所以这位四小姐后来也被李渊追封为皇后。再加上做了隋文帝皇后的独孤伽罗,独孤家一门三皇后,历代极其罕见。以至于唐朝大才子令狐德棻在《周书·独孤信传》中感叹:周隋及皇家,(独孤氏)三代皆为外戚,自古以来,未之有也。

但这些都是后话,在独孤伽罗还没成为皇后之前,她的早年其实是充满波折的。

独孤伽罗嫁给杨坚刚一年,她父亲独孤信,图谋推翻权臣宇文护,结果事败被赐自尽,独孤氏的诸子都被罢官。接着,她的公公、杨坚的父亲杨忠因为拒绝宇文护的拉拢而被排挤,更要命的是杨坚本人,长得太奇特,《隋书·文帝纪》上说他“为人龙颔,额上有五柱入顶,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长上短下,沈深严重。”龙颔是说大下巴,五柱入顶,似乎是脑门上隆起五根条状的骨头,总之长得十分不像人,这模样,独孤伽罗看着看着总能习惯,问题是北周的宗室重臣们却看不惯,认为这是“反相”——也是,长成这样,不造反确实可惜了。

于是,杨坚被当成重点盯防对象,几次险遭不测,而他与独孤伽罗夫妇顶着这样的压力艰难生存,这段日子留下的心理阴影可想而知。

我们知道,后来杨坚果然造反了,并且成功推翻北周,建立隋朝,成了隋文帝。不过对当上皇后的独孤伽罗来说,虽然日子苦尽甘来,但早年经历带给她的戾气,非但没消散,反而越来越重,她用斗争的姿态看待世界,把一切人等都当成潜在的斗争对象。


2


第一批遭罪的独孤皇后的妯娌们。隋文帝有两个同母弟,大弟蔡王杨整(蔡王系死后追封)和次弟滕王杨瓒。杨瓒的夫人是北周武帝的妹妹顺阳公主,杨整的夫人尉迟氏是周武帝姑母的孙女。这两位夫人出身北周皇室,背景比长嫂独孤伽罗硬,因此平素颇有不敬。独孤伽罗跟她们针锋相对,妯娌斗法,也连带着杨坚三兄弟关系紧张,有次杨坚生病,杨整、杨瓒私下里对老爹杨忠幸灾乐祸地说,老大恐怕要生大病了。杨坚听说后气得说:“若是我日后当了天子,一定把这两个狼心狗肺的弟弟改姓为‘悖’!”

杨坚备受猜忌的日子里,杨整和杨瓒为了划清界限,经常接着妻家的关系靠拢宇文护,说杨坚的坏话,几次害得杨坚差点丢了性命。杨坚后来自述,我家诸兄弟全无友爱,每每回家便觉走进了地狱一般。

隋文帝杨坚画像

杨坚称帝后,因为大弟杨整已死,独孤皇后对两个弟媳的满腔怨毒,便全发泄到二弟媳顺阳公主身上。她撺掇着隋文帝逼滕王杨瓒休妻,岂料滕王甚有夫妻之义,硬是抗旨不从。隋文帝把顺阳公主开除了杨氏宗籍,滕王仍然不肯休妻。隋朝建国第十一年,隋文帝召滕王去栗园游玩,兄弟二人坐于树下,刚刚要举杯饮酒,滕王忽然鼻中流血,片刻便一命呜呼。显然,这是杨坚干的。

杨整、杨瓒的后人,此后惶惶不可终日。杨整的儿子蔡王杨智积闭门自守,不争名不要利,战战兢兢地活到了炀帝时代才因病而亡,死前不知是悲是喜地说:我终于能安安稳稳地去死了。真是可怜之至。

杨氏三兄弟之争,主要原因还在于杨坚夫妻的性格。独孤伽罗过于强势,杨坚也十分忌刻,两人一拍即合,硬是把本来属于家庭矛盾的小事,折腾成你死我活的政治悲剧。


3


第二批遭罪的是隋文帝的儿子们。隋文帝共有五个儿子,全是独孤皇后所生,太子杨勇、晋王杨广(就是后来的隋炀帝)、秦王杨俊、蜀王杨秀、汉王杨谅。五位皇子除了杨广是把自己作死的,其余几位的死亡,都与亲生母亲独孤皇后有关。

先说废太子杨勇,此人没别的大毛病,就是好色。杨勇的正妻元氏是西魏皇族之后,是独孤皇后特意物色娶进门的,生性和独孤皇后一样,刻板深沉。杨勇看不上元氏,他更喜欢出身一般但多才多艺的云氏,并让云氏越俎代庖,以正妻的身份管理家事。这就犯了独孤皇后的大忌。

独孤皇后与杨坚成婚时,立誓决不移情,此生不再与别人生子。独孤自己是这么做的,也把这个原则推己及人,强加到他的儿子身上。她见杨勇不喜欢元氏,数次批评儿子不懂事。结果没多久,元氏患了心脏方面的疾病,过了两天便病发死了。这下更是激起了独孤皇后的滔天之怒,怀疑是杨勇毒杀了元氏。

独孤皇后的影响下,隋文帝也对云氏产生了极大偏见,云氏生下儿子长宁王杨俨,隋文帝对云氏也没有改观,反而说,绝不能让下贱的女人抚育大隋未来的继承人。

杨勇为人神经大条,并没意识到普通家族的婆媳矛盾,换到帝王家,就是重大政治事件,这就注定了杨勇的人生悲剧。

晋王杨广猜到母亲的心思,他立刻装成苦行僧的样子,不近女色,以博取父母的好感,同时,杨广拿嫂子云氏作为突破口,向母亲进谗言,说自己正在被杨勇和云氏迫害。这一下勾起了独孤皇后对当年两个妯娌挤兑自己的惨痛回忆,云氏挑拨皇室兄弟不和,绝不能忍,杨勇护着云氏,那就连他也要拿掉!

独孤皇后联合朝中最有权势的重臣杨素,利用隋文帝对太子的不满,经过一系列运作,终于废黜了杨勇,另立杨广为太子。废立事件无疑给隋朝带来长远的打击,二世而亡的根由,都可以上溯到废立太子上。

其他几个儿子,秦王杨俊被父亲斥责后重病而亡,死后父母都不怎么悲伤。蜀王杨秀因事被责,关了终生禁闭。汉王杨谅因为诸兄悲惨的遭遇内心无尽悲凉,又被炀帝猜忌,索性举兵造反,失败后被幽禁至死。五兄弟没有一个有好下场,隋书悲悯地指出:父子之道,灭于天性。

家庭关系失和,淋漓尽致地反映出独孤皇后的极度偏激、刻薄和嫉妒,这种心理超越了亲情,使得杨氏家庭一直处在不正常的氛围之中。杨勇五兄弟之间虽说有一定矛盾,但还处于可调停范围之内,只要父母处理公允,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独孤伽罗虽然政治方面尚可称道,在处理家庭关系方面,却着实连及格线都没到。

独孤伽罗,《独孤皇后》剧照


4


第三批遭罪的,是以高颎为代表的朝中重臣。高颎原是独孤信的部属,一度改姓独孤,后来有恢复本姓,他与独孤信家人关系十分亲厚,即使独孤信家落难也一直不离不弃,是独孤伽罗坚定的政治支持者。

高颎出将入相,一代能臣,就连杨素都对其倾心佩服。隋文帝一直倚为心腹之臣,对他言听计从。

独孤皇后撺掇隋文帝废太子杨勇,杨坚便先来咨询高颎的意见。高颎坚称长幼有序,废立容易引发混乱。坚决地把隋文帝怼了一顿。

独孤皇后暗暗生气,觉得高颎是出于私心,因为高颎的孙子娶了杨勇的女儿,他是标准的太子党。然而不管怎么说高颎还是娘家人,她一时还不好说什么。

恰巧这时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急剧加深了独孤皇后对高颎的怨气。

原来偶然一天,隋文帝春意勃发临幸了一个漂亮的小宫女,品尝到遗失多年的男女之乐,不禁大为欢娱,一时之间把当年与独孤皇后的爱情誓约抛到脑后。独孤皇后知道后,简直气炸了肺,待隋文帝上朝时杀了小宫女。隋文帝见春花桃李转眼翻作死尸,简直是欲哭无泪,气得牵了匹马到山中暴走了二十多里。皇帝家炸了窝,只有大臣来劝。高颎和杨素赶忙去山中拉马劝解,折腾到后半夜好歹把隋文帝劝回了家。

整个过程都没什么问题,坏就坏在高颎劝解过程中说的一句话:陛下岂以一妇人而轻天下!

一千多年过去了,我们可不知道高颎所谓的“一妇人”,到底是指那位可怜的宫女,还是妒妇独孤皇后。

这话传到独孤皇后耳朵里,本就心里有气的她,立刻主动对号入座——好啊,敢骂我是“一妇人”。娘家人仅存的一点情义就此全部完蛋,独孤皇后从此再无负担地开始暗算高颎,为废立太子扫清障碍。

《独孤皇后》剧照

偏巧高颎自己家里也出了点情况,他的正妻因病去世,独孤皇后惺惺地请隋文帝给他张罗再娶个夫人。高颎知道独孤皇后那点爱好,于是连连推辞。谁料没过多久他的一房小妾居然怀孕生子。隋文帝乐不可支,本来还准备找他取取经逗逗乐。独孤皇后却说,高颎口口声声说不要新夫人,背地里却做出这种事,真是奸诈之极,陛下你以后还敢信他么。

晚年的隋文帝本就多疑,经过独孤皇后这么一点,顿时如梦初醒。从此开始嫌恶高颎,后来居然因此而罢了高颎的官。

高颎不仅是隋朝开基立国的大功臣,还是满朝文武的正义担当。罢高颎意味着对高颎一系的政治摧毁。此后,能够约束皇帝胡作非为的正直力量开始解散,随着文、炀易代,杨素、宇文述等辈逐渐掌控了朝政,他们不仅没有匡正隋炀帝的失误,反而在一味顺应上意、助纣为虐上越走越远,这无疑加速了隋朝的灭亡。

然而这些,又怎能是被嫉妒干扰了理智的独孤皇后所知?


5


隋仁寿二年八月,在结婚后第四十五个年头,五十九岁的独孤皇后走到了人生尽头,独孤皇后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从妯娌、儿子、大臣、情敌,全部斗倒,堪称一代宫斗圣手,独孤求败。

然而她的晚景,却正应了她的姓氏,独孤终老。

经历了杀宫女事件后,独孤与隋文帝感情上的裂痕没有弥合,这或许成了她死前最大的遗憾。令人齿冷的是,她刚一死,宣华夫人陈氏(陈宣帝之女)和容华夫人蔡氏便被升为贵人,不仅接管了内宫之政,还曲意逢迎,让隋文帝压抑了数十年的椒房之乐得到充分的释放。中夜梦醒时分,揽着两位美娇娘的皇帝,不知是否会想起同甘共苦、誓不异生的结发之妻。

仅仅过了两年,暮年的隋文帝架不住两位青春年少的贵人的折腾,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其弥留之际,太子杨广与宣华夫人私通,恼怒的隋文帝大骂杨广:“畜生何足付大事!”想起当年独孤皇后力主废立太子,他忍不住埋怨道:“独孤诚误我!”他企图召回废太子杨勇取代杨广,然而大势已去,羽翼已成的太子搞定了一切。连续的心理暴击终于摧毁了六十四岁的老皇帝。

仁寿四年六月,隋文帝撒手而去,与独孤皇后合葬于泰陵。这对毕生坚持一夫一妻的模范夫妻,终于在凄风冷雨中划上了句号。

泰陵遗址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水滴

这是第 119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