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不争宠、不当堕胎队长的皇后都在做什么?干杯! | 张发财

张发财 搜历史


本       文       约      1500       字

阅       读       需       要

3 min

全村全乡全县全省全国全世界的女人……包括外星女人,王法慧都是最好的!

这是晋朝大将军桓冲和谢安给孝武帝司马曜介绍对象时的开场白。两个媒婆把司马曜两手攥得死死的不许他灭灯,那就牵手成功吧。

谢安画像

于是司马曜就和王法慧开始过日子。王法慧不是一般人,出身于显赫的五姓七族之一“太原王氏”。爸是尚书吏部郎王蕴,姑是哀靖皇后王穆之。“王穆之”按《让子弹飞》的发音就是“王麻子”,性格应该相当锋利,实际很温婉。而“法慧”名字听起来像娴静的尼姑,实际这姑娘性格极暴躁,折腾得司马曜抱怨:“尼玛,尼姑尼妹啊!”

王姑娘人生爱好是喝大酒,暴能喝。如果从清醒到喝大划分成一百个度量单位,王姑娘喝到六十度,就哗哗往外吐。喝到一百度,百度,百度肯定就胡说八道了!除了自己体重不说,什么话都敢往出捅。而且她嗓门贼大声传百里,一开口就是新闻联播,宫里隐私全国人民都能听到。

王法慧喝醉酒不爱自拍,勉强放张狐狸醉酒图

司马曜气得上蹿下跳找来老丈人王蕴,要求他教育自己女儿,老王脱帽对皇上深鞠躬,腰弯成捡肥皂造型就是不说一句话,抬起头满脸通红。司马曜以为他羞愧难当要说骚瑞,谁料等来一个响亮的酒嗝。

司马曜的老丈人王蕴自己就是酒鬼,舌头常年大根本说不出话,没法教育。找王姑娘的爷爷来教育!王爷爷叫王蒙,倒是很有文化,但也是个酒鬼,喝多了神志不清意识流,说的话谁都听不懂。司马曜憋憋屈屈认命了。这只是憋屈开始,司马后来又找了个姓张的小老婆。这老婆小心眼,司马曜跟她开了句玩笑说要让她失宠,谁料小心眼的小张晚上用被子蒙住司马先生,活活憋死了他。最憋屈的皇上诞生了!

王法慧这个女酒鬼虽然胡说八道但攻击性不算太大。历史的长河里涌现出一批闪闪发光的强悍女酒鬼,“徐娘半老”的主人公、梁元帝萧绎的正妻徐昭佩就是其中翘楚。

梁元帝绘《职贡图》,唐人临摹本

《南史》说徐昭佩“妃性嗜酒,多洪醉”。史书若出现“嗜酒”两字,这人必定长个螃蟹样:走路像活螃蟹打横儿,脸蛋像熟螃蟹通红。徐大娘喝大即如此。

大娘喝大后有个爱好:背诵拼音字母表,但只朗读前三个拼音:a、o、e,啊、喔、呃……飞流直下三千尺。徐大娘的吐,有讲究,每次必吐在梁元帝身上,“帝还房,必吐衣中”。萧绎一身龙袍黏黏糊糊撕成条能当胶布用。喝大的大娘当然没空给他洗,于是翻过来穿。刚翻好,徐大娘温习功课“a、o、e……”OK,双面胶诞生了。

萧先生想削徐妃,眼神不好找不着!史书记载萧绎跟新浪logo似的只有一个眼睛,“眇一目”。徐大娘的攻击性又表现在这里,除了吐他还讽刺他,你只有一只眼睛,那我只画半边妆,多了浪费。于是徐女士左边脸白得炫目,右边黑得深邃。白加黑,活像感冒药包装。萧先生彻底被击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付着自己过日子。

你以为的半面妆

实际上的的半面妆

此类软攻击只是摧残心灵,且看更始帝的老婆韩夫人的手段。

《秀丽江山》韩姬

韩夫人是全国公认,ISO999认证暴力型女酒鬼。《后汉书》说小韩喝酒极其投入最烦有人打扰酒兴。这天与更始帝正喝得眉飞色舞,下属来汇报工作。小韩气得胸口直鼓28A暴涨成36C,大骂下属:“XXXX,XO,XO,XO……”更始帝边上赞叹,我媳妇骂人都不忘酒鬼本色——XO,好酒!小韩越骂越生气,XO不足以表达愤怒,开始肢体语言——举起拳头“咣”一声砸在酒桌上——“咔嚓”,桌子被她拍碎了!

心疼书桌10秒

不是我瞎说,史书有证:“韩夫人尤嗜酒,每侍饮,见常侍奏事,辄怒曰:‘帝方对我饮,正用此时持事来乎!’起,抵破书案”

呜呼!大臣吓得目瞪口呆,这“开碑手”若拍在头上,纵是专业撞砖头的“超级马里奥”也顶不住!自此之后,大臣说“进宫”后面都加个“地”字,并自费订购了一批安全帽,因稍有不慎脑袋就会被小韩拍得开碎、开片,变成满裂纹的哥窑坛子。

韩夫人

这三位酒鬼皇后只是能吵能闹其实酒量不咋地,若放下身份出宫喝,随便一个酒鬼都能将其放翻。不过身在宫里,不争宠、不斗艳,只占坑位不闹幺蛾子,每天都在云里雾里,皇帝表示很自在。

微信公众号IOS版已改版,如果还想找到我们

请将“搜历史”设为星标哦

安卓用户可设为置顶

-  推荐阅读  -

耶稣在中国有哪些亲戚?| 张发财

张发财 | 在古代,当个上门女婿有多辛苦

纹身的不一定是坏人,但坏人一定会被“纹身” | 张发财


值班编辑 | 景如

这是第 460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