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投资“狠人”赵本山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慕残秀色冰恋...(微博图被和谐了...)

2017-05-10 不科学酱 不科学酱

慕残??

昨天在微博上发的那个长图被和谐了,所以今天用公众号发出来给大家看看....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条微博......

看起来不仅有些恶心,还有些可怕...像极了电影《神秘感染》,染上病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下面的评论看起来也不是吃素的...

我女票的同学在德拼车,车主对她表示好感亲了嘴,表示约她回家,她想还是不约了,回家以后脸上发东西,她以为亲个嘴就要性病了!结果更刺激,那个真菌是长在尸体上的。报警后在车主家找到一串尸体。我说过最恐怖的是人,当人被欲望支配时,什么都做的出来....其实之前也说过慕残和秀色的事件,就来说说这个吧....你们还记得豆瓣一个有名的帖

子,大概是说,在男友电脑里发现很慕残的片子...


(先科普下慕残的意思:幕残是一种X取向,指一个人迷恋残疾人或热衷于变为残疾人,一般分为慕残者(devotee),扮残者pretender)和自残者(wannabe)。 慕残者通常在少年时便出现对残疾人感兴趣的倾向,大多数人在15岁左右便能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倾向。慕残者通常会在互联网大量搜寻残疾人的图片、视频和文字资料,网上就有许多慕残者开设的论坛,慕残者在里面交流自己所收集的图片和视 频资料,发布自己所撰写的慕残小说。多数的慕残者同时也是扮残者和自残者,他们常常幻想成为截肢者。有的慕残者会与网上认识的残疾人约会,甚至发生性关系。简单来说就是对四肢不健全的人有着爱慕之情,并对,自己喜好的类型有X冲动)

原贴内容...


后续很多人跟帖...

@已注销:以前上心理学的课 老师举例说过 平时你在外头一桌10人吃饭 有1个是艾滋病 1个同性恋 1个慕残 1个恋尸 等等 最后还剩一个我们所谓的正常人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 只是很多人么有表现出来 哎~~~

@AzureAoi:专门研究截肢兴趣问题的莫奈创造了术语 apotemnophilia (通过幻想成为截肢者而获得性满足的人)和 acrotomophilia (寻求真实或假想的截肢伴侣以获得性满足的人)。

@午夜飞行三太子:对哦!!!《lA流浪记》里面蔡康永说到他台北有钱的超级女强人女同学(我是女王,谁都不可以比我牛逼噢!!!)那种就找了个双腿截肢的印度男!!!

我现在的分析是:残幕的人有着极强的主人控制欲和你不可以比我厉害,抬头看我这个神一样的健全人和强烈的妒忌心和自卑心和一种很恶意诡异的快乐的对比感和奴隶你的肉体的快感

@弗里德曼:楼主赶快分手吧

关于慕残,全世界都有,在上海一些顶级的鸡鸭店,都会有这类服务,其中有很多人是合约未满想逃离的宝贝和少爷被追回来打残了的。

慕残爱好者同同性恋一样,科学界也没法证明它属于心理疾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它几乎是无法"治愈"的,大部分会隐藏自己就像同性恋也会结婚一样,不过这样的心理说不定哪天就爆发了猎奇不可能下那么多的、肯定不是猎奇楼主自重啊

@帝国绝凶鼠大王:有一次我搜索这些猎奇的东西,搜到了一个很奇怪的论坛。帖子标题声称是一边自杀一边zw,我想这肯定是骗人的嘛,就下载了。打开播放器一看,真是一个外国女人,白色背景前拿刀子割开自己的肚子,整个场面出奇的克制和平和真实疯狂啊,一边这样想,一边把视频关了。后来再想找那个论坛,已经找不到了

 (这个是秀色...我们后面说....不要说我懂太多!我扒了一下午!摔!)

继续说慕残,还记得我之前说暗网里也有一段相关的内容嘛...

以下要介绍的故事「Lolita SlАVe Toy(萝莉塔服奴隶玩具)」是「Violent Desire」其中一则帖子。大约在3,4年前,由一名网民截图出来。因为帖子的内容实在太过变态和呕心,一浮上「表网络」后便被数以千计的人疯狂转载,所以原本的文章是属於那里已经找不到了,后来这个帖子也成为Deep Web和 Violent Desire的代表作。


以下是「Lolita SlАVe Toy」帖子的内容(重申一次,内容真的很变态):

我的职业是负责制造「LolitaX奴」。为免大家不明白我的意思,让我先解释一下:我能把一个年轻女孩变成一个绝对服从的性河蟹玩具。她们不能走动、不能说话、不能反抗,她们的存在纯粹为了无限满足你虐曱待狂的欲望,是不是听得有点心动呢?

容许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个住在东欧小国的外科医生。这里的社会状况仍然是一团混乱,贫富悬殊问题严重。除非你有充足钱财或是人脉,否则你注定一辈子穷困潦倒。无庸置疑地,我是两者皆有的幸福儿。


就好像所有东欧国家一样,我们这里也盛产美女。更加值得开心的是,很多女孩要麼离家出走,要麼被家人遗弃,最后沦落到孤儿院。而这里的「孤儿院」,其实只不过「人口贩卖市场」的别名罢了。大多数女孩在8,9岁时就会被人「领养」,当中大部份都是被卖去妓院,沦为童河蟹妓。我会说她们其实比较幸运,至少不用慢慢死在贫困和污垢里。

而我也会定期在孤儿院里,拣选一些样子甜美的女孩来买。通常都是8,9岁,初潮将近的年龄。孤儿院从来没有问我为什麼买那麼多女孩,既然他们少一个人要餵,又多了一笔钱,又何乐而不为?他们知道我是一名外科医生,背后猜想我把那些女孩做人体实验或器官贩卖罢了。


事实上,我经营的是一门更赚钱的生意:我把那些女童全都变成完美的X玩具。其实你们也可以PM我,买一个回家试试,验证我的说话。但事先声明,她们全都价钱不菲,一个大约要$30000至$40000,不包运输费。但你会有一个可以之后好几年,无限地满足你各种欲望的娃娃,一个活生生的洋娃娃。

我先和大家说一下我是如何把那些女童「改造」成一个X玩具。当我在孤儿院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孩后,会随便找一个借口帮她进行「身体检查」。确定身体无碍后,便会叫孤儿院的人把她送到我在乡间的一栋别墅,还特别要求是捆住绑、蒙住眼、赤裸裸地送来。来到我家后,她们的身体通讯都是污秽不堪,所以我会帮她们狠狠地清洁一次,之后再为她们注射安眠药,让她们昏迷一整天。

我会给那些女孩们新的身分和名字,而她们在政曱府和孤儿院的资料则会被彻底烧毁。我自己本身也有三个「LolitaX奴」,一个叫Dasha,11岁,还差最后一个步骤才完成「改造」。另一个叫Tanya,12岁,两年前完成「改造」。还有一个叫Luda,14岁,已经有了4个月身孕。

她们来到后第二天,便是「手术日」。我会趁那些女孩还在安眠药作用下昏迷不醒时,把她们搬去位於地牢的手术室,再帮她们注射适量的麻曱醉剂。你们先前问我怎样确保女孩不会逃走?答案很简单!就是把她们的手脚全都锯掉了!我会锯去她们所有的腿和胳膊,只留下手肘和膝盖以上的位置,是不是很简单呢?之后她们永远都只能留在你身边了。

以上的折肢手术需要非常谨慎,因为很多女孩都撑不过手术,便要被「处理」掉了。顺带一提,我不只是单纯地为她们折去四肢,还会在未愈合的伤口和骨骼上,安装一块T形金属板,金属板上有个O形鐡环。这样当它们愈合后,你便可以用绳子或鐡链把那些女孩排在任何你喜欢的地方了!例如我的Luda 和Tanya,我通常会用鐡链把她们所有的O形鐡环串起来,这让她们便不能胡乱扭动了。

开始时,你必需时时为她们清洗伤口,以免伤口发炎。当伤口完全愈合后,你便可以为她们穿上Lolita装(随运送附上)。你相信我,纵使那些鐡环有点碍眼,但一个没手没脚的女孩子穿上白色的天鹅绒衣服后,仍然很甜美,很迷人。大约在半年后,手脚内的肌肉完全康复,可以承受压力时,你更可以用绳子把她们吊起来。大约由一年前开始,Tanya和Luda便一直倒吊在我的睡房内,两个穿Lolita的女孩倒吊在房间内都算一种颇有趣和时髦的摆设来呢!


其实大概意思就是:美名其曰冰恋秀色,其实就是杀人吃人,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达到快感....

我认为这是一种反人类的思想...!出于性欲而杀人吃肉,这种事情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确实真实发生过:说个最典型的事件吧,佐川一政事件,这个我也在微博说过,当时轰动一时的案件,并且,他最后他被权势的父亲所救,后继续逍遥法外...


故事节选:


1981年,小佐在巴黎的Censier学院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在学校里小佐发现了一个完美的意淫对象,25岁的德国女同学Renee Hartevelt。

小佐表现出对学习德语的极大热情,并且愿意出很高的价钱请RH做他的私人教师,在小佐证明了“俺爹有的是钱!”并非虚言之后,RH同意了。

在学习生活中他们很快成为朋友,小佐呈现出的这种毫无危险性的外貌和类似女性的敏感细腻的性格使RH很愿意和他交谈,他们甚至还一起去音乐会和画展。

6月的一天,小佐邀请RH去他的公寓共进晚餐,并请求RH为他朗诵一首他最喜欢的德国印象派诗歌。在RH离开以后,小佐趴在她刚才坐过的地方又闻又舔。

过了几天小佐又再次邀请RH去他的公寓朗诵诗歌,说希望能录下来以便日后学习。

6月11日,RH最后一次走进了小佐的公寓。

小佐很细心的整了一大堆日本茶道的花样来招待RH,在宾主双方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小佐表白了他对RH的爱并且希望能立刻和她发生零距离接触。

RH委婉的拒绝了他的要求,“小佐啊,你咋能这样想捏?我们的关系是纯洁滴。”

小佐企图依靠个人魅力让活着的美女自愿和他的希望终于破灭了。

当RH朗诵诗歌的时候,小佐走到她背后,用一支.22口径的步枪击中了她的后颈。RH一头栽到在地。

小佐剥光了RH的衣服,割下了她的左乳和鼻子,吃掉了。

然后小佐试图直接趴在尸体上啃她的臀部,但是发现很难下嘴,于是把RH的臀部切成了若干小块,小佐说切割时溢出的脂肪看起来象是玉米。(玉米?大概是指颜色吧)

小佐回忆说RH臀部的肉质很好,入口即化,象是生鱼片。

吃饱之后小佐给RH的尸体拍照留念,然后和她,并且深情的倾诉对她的爱慕。

达成心愿之后,小佐对尸体进行了进一步的分解,把RH的两条腿仔细切割之后整齐的拜访在冰箱里。

当小佐折腾累了,他把RH的尸体搬到床上,搂着残尸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把一部分冰冻的肉用油炸了然后沾上芥末品尝,在吃的同时播放RH生前录制的诗歌朗诵,并且用RH的内裤作为餐巾。

小佐还试图吃掉从RH的残尸上挖下的肛门,但是味道不太好,嚼了一会就吐掉了。他还割下RH的舌头,对着镜子咀嚼,想象是在和RH舌吻。

当苍蝇开始围着尸体打转的时候,小佐才开始考虑善后的问题,他决定把尸体装进行李箱扔到郊区的池塘。在他切割尸体使尸块的尺寸能够适合行李箱的过程中,小佐感到十分兴奋,以至于中途停下工作,拿起RH的断手代替自己的爪子进行手淫,并割下RH的嘴唇贴在自己的脸上。爽完了之后小佐把断手和嘴唇都放进冰箱,以备以后再用。

小佐还打算取出RH的内脏,但是没有经验的小佐连橡胶手套都没有准备,很快就被消化液腐蚀的双手刺痛,于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小佐把尸体装进行李箱之后叫了个出租车前往Boulogne,他本来想在那找个池塘,但是发现有人注视他,于是慌乱的把行李箱扔在路边就跑了。

回到公寓之后,小佐抓紧时间享受自己的战利品,一边看一边继续品尝保存的剩肉。

第二天,6月13日,小佐在自己的公寓被捕。

小佐很合作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但是声称自己脑子有病。

法官认可了这个说法,把小佐送进Paul Guiraud 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在那里前后三名曾经治疗过小佐的医生都得出一个结论,“这孙子是彻底没救了”。

....后续就是被他爹转移到日本的精神病院,之后继续逍遥法外,并出了相关书籍,并称自己至今未打消食人的念头....

之前听朋友说到国外有很多这种事件,很多没有这么极端,是双方自愿的。。。之前还有这类贴吧,现在已经被封了...这种反人类的思想,甚至伤害到身边的人,我还是接受不了....

最后想说冰恋秀色和慕残的出发点是性欲。欲望是双面人,正面是天使,背面是魔鬼,欲望一旦失控,就会被魔鬼引向邪恶。作为一个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人类,控制自己不好的欲望,是一个人毕生的课题.....



(豆瓣那篇慕残贴里,后续还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讨论事件,要是感兴趣可以去原贴看看,点击阅读全文即可查看豆瓣原帖 )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END-


晚安


微博@玄学酱


我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也不一定是假的


要是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欢迎投稿给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慕残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