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粉巷君甘肃“寻水”,只为发现真相!

2017-08-09 秦风 粉巷财经 粉巷财经

安逸久了,往往会以为,生活里只有“肉粥”。

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甘肃天水一处穷乡僻壤。因为只能喝泥水,村里一位十八岁的小伙子,将相关视频发到了朋友圈,随后刷爆网络。

为什么不喝自来水?

当地官方回应,“村民习惯喝泉水!”

▲这个泉眼是全村居民的水源地

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前往了解,现实远比想象困难。不只水难喝,还有路难行,基础设施基本为零,连高德地图都摸不清门路。

舆论压力下,村里自来水短暂开通。而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回到西安后,村民电话告之,自来水又停了。

回想这次甘肃“寻水”历程,当地村民的憨厚朴实,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比如,路遇卖桃大叔,寒暄两句,一个桃子递过来;比如,随意走进一户村民家里,会热情招呼你吃馒头……

距离村子两百公里之外的省会兰州,今年以来,有几位在那里待过的省部大员落马了——但毕竟距离村民太远,他们只想喝一口干净的水而已。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个被遗忘的村子能被人记起来!

路难行

去罗店村的路并不好走。

从西安一路西行,离目的地越近,现代文明的痕迹,离我们越远。

先乘高铁到秦安县,这里地处渭北黄土高原沟壑区,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是国内著名的蜜桃产地,此时正是上市时节。不过七八月的阳光,更多是炙烤。

从秦安县换乘中巴,沿着西北方向,中途在一个高速缺口处下车,经司机指引,顺着一段人迹稀少的小路,步行前往王铺乡。

王铺乡位于秦安四大梁的王铺梁上,虽说是步行,实际是爬山。

司机口中的“十分钟”路程,我们攀爬了半个多小时。

到了王铺乡,距此行的目的地罗店村,尚有13公里路程。

更坏的消息是,两者之间并未通车。要么搭顺风车,要么步行。找车无果的情况下,只能靠着手机导航徒步前往。

好在途经一个小村子买水时,店主找了一辆车,应允载我们一程。

车子离罗店村还有数里地,停止前行了。因为尚未修路,坡陡路窄,车辆难以前行,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只能再次步行……

▲ 粉巷君在路上

最终到达罗店村是下午5点。算来从出发已8个小时。

2006年,国家开始实施“五年千亿元规划”,旨在给农村通公路——“通乡、通村、通民心”,为扶贫开发和农业发展奠定物质载体。

十多年后的今天,这个村子始终没有享受到这种“通民心”的待遇。这里的孩子们去县城上学,得步行经过那一条漫长的泥土小路,直到最近的公路上,才有车坐。

意外的是,在当天的走访过程中,村民们甚至没奢望会有一条进村公路,“吃水解决了就行”。

水难喝

等我们历尽波折来到罗店村时,手机导航显示,距离这个村子依旧有6公里。

是的,这是一个连高德都标识错误的村子。

村子极为破败——山沟错落之间,零星地布局着土坯结构的房子,人烟稀少。

▲ 村民热情招呼

村口处有一家人正在采摘花椒,户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牛姓汉子。在得知粉巷君(微信ID:nbdfxcj)此行目的后,甚是诧异。

因为地域语言差异,和牛大哥一家人的交流有些费力,也给接下来的整个走访过程,造成诸多不便。

牛大哥有三个孩子,一个在省会上大学,还有两个正在几十里外的县城上中学。在说起孩子的时候,先前面对镜头还有些腼腆的牛大哥,顿时滔滔不绝,眼睛也多了一丝光彩。

在其“导游”下,粉巷君沿着山沟小路,一路上坡、下坡、再上坡,终于在一处山坳处,见到了网络视频中,罗店村的那口“生命之泉”。

一个土坑、浅浅的水凼,上漂着一些浊物。据牛大哥介绍,在雨水好的光景里,这个泉子,一个小时大概可以出四十来斤水。

取水过程相当不便,平日里,村民们推个独轮车或者挑个扁担,沿着山沟一路走来,还得等水慢慢溢出。

▲ 村民去泉眼拉水的推车

他们时常在晚上来此取水,由于出水极慢,就在一旁不远的地方,点起火堆,几个人打打扑克、聊聊天。路窄坡陡,还有塌方危险,因此也发生过一些事故。

事实上,这个二十来户的小村子里,在缴纳了近500块钱的费用之后,几乎每家都通了自来水管。不过都是摆设,鲜有来水。

官方的压力

网上流传的那个缺水视频,是罗店村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拍的。他想不到,一个随手拍的视频,给当地官方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这位同样牛姓的小伙子,按辈分来说,是牛大哥的侄子。家里就他跟奶奶两人,十多岁的时候,他去了外地打工。

7月的时候,小伙子请假回家照顾生病的奶奶。当时他在朋友圈里更新了这么一条动态——最开心的事,就是清早陪奶奶散步。

7月26日,他拍了那段视频,扔到了一个微信群里。第二天就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29日,小伙子接到朋友电话,才得知自己的视频被别人发到了网络,并广泛传播。很快,他接到当地官方电话,对方讲,自来水管不来水是因为水源地缺水导致的。

小伙子有些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不过对方很快就挂了电话。

30日这天,村里来了一些人,牛大哥分不清这些人的身份,只是模糊听到,好像是市上和县上的一些领导。

当天,村子通了近一年的自来水管,终于出水了,这种情形持续到31日。

▲ 牛大哥让家里没通自来水管的老人来自家接水

牛大哥早早把家里的两个水桶接满。同时给隔壁一对老夫妻接了一桶水,后者因出不起500来块的安装费,是村里唯一一户至今未通自来水管的家庭,每天吃水只能靠着泉子。

在老夫妻家里,前一天泉子打的两桶水已经见底。家里唯一的儿子因为身体原因,常年待在房间里,很少与外界交流。

“村民习惯喝泉水”?

31日之后,罗店村的自来水管再次停水,村民只能再去山沟里取水。

秦安县水务局一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天气干旱,罗店村的水源地缺水,目前水务局只能分片区供应自来水。据他介绍,甘肃省1996年实施的“121集雨节水工程”,每家都修有水窖,但村民还是习惯喝泉水。

▲ 村民的院落一角

“习惯喝泉水”这种说法,实在是一句诛心之语!没有人愿意放着方便的自来水不喝,喝半天打不起来的泉水。

想必,上述工作人员没见过罗店村的水窖——水源主要是收集的雨水,一到下雨的时候,混杂着牲畜粪便的水流往水窖,水都是发臭的。村里的一些老人,有时只能喝这种水。

在村子的时候,我们试图联系已在深圳的那个小伙子,手机信号却很差。牛大哥指导我们,要在村子一些地势较高的地方,才可以通话,不然断断续续的。

听来有些悲凉。水、网络、路,这些最基本的基建,离罗店村竟然这么远。

时间有限,我们只是走访了罗店村这一个村子。在天水这个地方,到底还有多少个这样的村子,恐怕没人愿意知道这个数字。

罗店村的村民可能不会知道,由于至今尚未通路,这个村子已被很多人所遗忘。他们也不清楚,如今甘肃的持续反腐将会带给村子何种变化。

就在距离罗店村两百多公里开外的省会兰州,甘肃的反腐正以此为圆心,冲刷着这个西部的省份。今年上半年,原省委书记王三运和原常务副省长虞海燕先后被查,此外多名厅级官员也相继落马……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个被遗忘的村子能被人记起来!

本文为〡粉巷财经 nbdfxcj原创文章

特约作者:秦风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

特别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

更多精彩内容 ↓

 华山秘闻〡运营4年的西峰索道曾涉嫌违建,你敢信吗?

☑ 观察〡在西安,注册30家公司的流程要几个月,1天能走完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