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老婆总是失联,丈夫回来却发现,老婆从领导车上下来!

2017-07-15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

90后专属阅读平台


这天晚上,于大宝给老婆张婷婷打了三次电话,老婆的电话都不在服务区内。


于大宝是一企业的驻站员,结婚已三年。三年前,他和张婷婷在这个国内二线城市按揭买了套90平米的单元楼。


这三年,由于工作特殊,他和老婆是聚少离多。不过,每周他都要和老婆通上几次电话。


第一年,他们通话还保持在20分钟左右,但到了第二年,每次通话最多10分钟。到了第三年,打电话已无新鲜感,虽然于大宝想多聊聊,想一如既往的关心,但是老婆每次说两句就挂了,每次都是那么的不耐烦。于大宝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都说距离产生美,那只是童话。夫妻之间,最怕分居而住。周末夫妻或许还有新鲜感,但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见一次面的夫妻,感情很难维持,婚姻容易亮灯。


不是夫妻不想维系婚姻,而是第三者总是跃跃欲试;不是情感不够稳定,而是环境总能改变芸芸众生。


近两个月来,大宝给老婆打电话,老婆的手机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内。最让人不解的是,老婆的微信好长时间没有更新了。老婆是个特爱玩微信,经常发朋友圈的人。他曾怀疑,老婆是不是屏蔽了他,但他依然可以打开老婆朋友圈所有的东西。


晚上,他也曾多次通过微信电话呼叫老婆,但每次都是没有响应。


他给老婆微信语音留言,老婆只抛了句:这段时间公司改制,工作特忙,没有时间上微信。


老婆的反应不禁让他心里不安起来:婷婷不会真的有外遇了吧?


于大宝早就想调回公司本部工作了,但他和主任说了几次,主任也没同意。主任说他还年轻,多在外面锻炼对他大有好处。他也确实没有办法,在国企工作,要不你有关系,要不你送礼。但光送礼,没人给你推荐,没人给你说话,也是白搭。况且,于大宝是个不爱巴结领导的人,他也从未给主任孝敬过什么。


于大宝也想经常回去看看老婆,但他驻站地离家有800多公里,来回路费五六百元,他工资并不高。起初他每月回家一次,老婆嫌花钱,说两个月回来一次就行了。结婚第一年,每次回来他们都高歌猛进,战斗到精疲力尽,但到第二年,随着回家次数减少,老婆的抱怨,他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不和谐,越来越没有激-情。


老婆抱怨他没有本事,嫌他工资太低,这个工资水平什么时候才能还完贷款?他给老婆保证,会尽快调换工作,他会让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


驻站地四面环山,正值夏季,夜间的山谷凉风习习。这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于大宝不住地盯着微信,却始终收不到老婆的回信。23:00,大宝第四次给老婆打电话,但这次,电话那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大宝耷拉着脑袋,脸上布满了愁云,心里再次翻江倒海,婷婷啊,婷婷。你是睡觉了还是在外面?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转辗反侧,越想越后怕,越想越烦恼。


在一旁看电子小说的老李看到大宝这个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大宝,你老婆还是联系不上吗?”


“是啊,总是不在服务区。”


“微信上也没回应?”


于大宝眉头紧蹙:“没有。”


老李猛地坐起来,看似一本正经地说:“大宝,我看情况不妙,你明天必须回家一趟。”


“李哥,我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婷婷不会真的......”


“大宝,哥是过来人。哥最了解女人,女人就是再守本分,但男人不在身边,只要有寻花问柳之人缠绕,女人也难挡攻势。你可不要重走哥的路啊!”


原来这老李因爱喝酒赌博,前妻受不了,才和他离婚。离婚后,前妻不到一年,就和老李的哥们结婚了。


于大宝心想:我才不像你混账呢。你那是对老婆不好,没有好习惯,老婆才离你而去。我对老婆可好着呢。


“大宝,你在听我说话嘛?”老李的话打断了大宝的沉思。


“老李哥,我相信我老婆不会背叛我的。”


“大宝啊,你真幼稚!如果想挽救你的婚姻,赶快回家一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明天你就回家,悄悄回去就行了,别给主任请假了。他那肯定不准假。”


“可咱这每天都要报送电子表格,你不是不会吗?”这么多年,于大宝就是因为这个“日报”而脱不开身。


“你放心回吧,我把小赵叫过来,帮几天忙。”小赵是煤矿调度室的调度员。他经常到驻站处溜达。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他呢。太好了,那李哥,明天一大早我就坐车回家了。”


“大宝,你听哥说,明天回到家,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心平气和地解决,不要把矛盾升级,你懂吗?”老李语重心长地说。


“李哥,我懂,我懂,谢谢你。”


当晚,于大宝倚窗望月,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8:00,于大宝坐上了返家的大巴。车子经过长途跋涉,到达省城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


于大宝在公车汽车站下车后,倒了两路公交车才回到小区。


大宝买的房子在东城,离市区并不远。不过,房价比市区每平米低2000多元。他的楼房靠着汾河,住在20层。


大宝疲惫地上了楼,当他开门时,却发现钥匙怎么也插不进去。


他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定睛一看,发现锁已经换了。再环视了下防盗门,防盗门并没有更换。


什么情况?于大宝手心里顿时捏了把冷汗,心里像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


难道老婆真的有外遇了?把锁子都换了,就是怕他突然回家发现情况?现在,老婆是不是和情人在屋里翻云覆雨呢?这可是他的家啊!想到这,大宝脑子更热了,他一手紧握拳头,一手按了门铃。


大宝按了半天门铃,也没有响应。他又用力敲门,也没有回应。老婆是真的不在家,还是不敢出来?


看看表,已经是18:20,老婆公司18:00下班,公司距小区也就十分钟的路程。老婆公司很少加班,这个点,她也该回来了。


他懒散地坐在家门口,等老婆回来。


快到19:00,邻居王春燕哼着小曲回来了。


“大宝哥,你怎么坐地上啊?”


于大宝看到穿着黑色一步裙的春燕,身体不知为何兴奋起来。王春燕跟他是对门,她比大宝小一岁,长的特别水灵。身材极好,她特别爱穿那些修身衣服,每次于大宝看到她,脸上都火辣辣的。


王春燕的老公是一家国企的劳资科长。她算是嫁入了豪门,她公公是这家国企的副总经理,资产上千万。


于大宝的眼睛扫了一眼王春燕的上衣,那是一件低胸棉质T恤。王春燕的两座小山可比他老婆的挺拔多了。


“我,我......我等婷婷回家呢。”大宝是见了美女,嘴发软的人。


“你没有钥匙啊?”王春燕睁大了眼睛。


“有,不过,钥匙不太合适,开不开了。”于大宝始终不好意思抬头。


“那这样吧,你先到我家坐会吧。”王春燕的声音也很好听,这是个让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女人。


“不用了吧,她快回来了。”由于身份的差别,于大宝只是在楼道里和王春燕还有她老公打过招呼,并没有进过彼此家门,也没有过多的往来。


“你没给她打电话啊。”


“哦......打了,打了.......”


“好吧,那你再等一会。”王春燕笑着打开了家门。


从于大宝身边走过时,那一阵香水味沁人心脾。从后方看她,那高挑的身材让人叹为观止。那迷人的曲线,让人热血沸腾。


见老婆还没回来,他忙打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了。


“婷婷,终于接通你电话了。你昨天去哪里了,怎么老是不在服务区内啊?”于大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掉了下来。不过,他现在还不能说他回家了。他要看看老婆下班后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昨天我和同事出差了,去了一个山区,那地方没信号。”


“这样啊。你下班回到家了吧?”


“哦,还没回家,公司还有点事呢。”


于大宝看看表,已经19:15了,怎么公司还在加班?婷婷说的是不是真的?


“哦,那你早点回家,路上小心。”


“好的,没事我就挂了。”


还没等于大宝回复,电话那边已经成了“嘟嘟嘟”的盲音。。


于大宝正准备去婷婷的公司,这时,王春燕的门开了。


春燕换上了吊带裙,看上去更青春性感。


“大宝哥,婷婷还没回来?”


“没呢。”


“那你先来我家坐会吧。来吧。”


于大宝从未踏入春燕家的门,他一直觉得他们不是同一个层面的人。


“不用了,真的不用。”


王春燕不管那么多,硬拽着大宝的胳膊:“大宝哥,你跟我客气啥,快进来!”


于大宝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露出囧笑:“春燕,你太客气啦!”


“大宝哥,是你太客气啦。咱们既然是邻居,就有缘分。我们住这一年多了吧,你们也不过来串串门。”进门后,春燕就把拖鞋递给大宝。


大宝难为情地跟着春燕到了客厅。


春燕家和大宝家一样大,只不过春燕家里装修的豪华。于大宝环顾一周,不禁瞠目。春燕家是高级复合型木质地板,而他家是普通瓷砖;春燕家墙壁贴的是进口壁纸,而他家是乳胶漆;春燕家是真皮沙发,而他家是木质长沙发;春燕家是柜式智能空调,而他家是挂式空调。差别大的还有很多。


“大宝哥,别客气,快坐。我给你倒杯水。你喝什么茶?龙井还是铁观音?”春燕去双门特大冰箱里取茶。


于大宝爱喝茶,不过他一般都买称斤的绿茶。龙井和铁观音,他喜欢喝,但是很少能喝上。


“龙井吧。”大宝浅浅一笑。


“好的。”春燕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龙井,边沏边说,“这是东海他爸拿过来的,说是正宗的 45 29648 45 13513 0 0 4158 0 0:00:07 0:00:03 0:00:04 4159西湖龙井,可贵呢。”


于大宝饥渴交加,身心俱惫,不过看到这美人儿,不知为何,他心里竟然慢慢地平静下来。


当春燕把水递给他时,他迫不及待地喝上了。


“大宝哥,看把你急的。慢慢喝。”春燕莞尔一笑。


“春燕,谢谢你了。怎么东海还没回来啊?”说实话,大宝不想见到东海。平时,他和东海在电梯或者楼道里碰面,都很少说话。他觉得东海趾高气扬,看不起他。不过,他也打心眼里看不上东海。


春燕的脸立刻晴转阴:“大宝,你不知道,我老公应酬多。每天晚上不喝到九点十点,是不回家的。”


“他什么单位,这么忙啊?”大宝一直想知道东海是干什么的,这么有钱。


“劳资科。”


“哦,劳资科是香饽饽,业务多,可以理解。”于大宝倒是羡慕东海能有这么一份好工作。这光灰色收入,每月就大大的啊。


“理解什么呀?就是再忙,也不可能天天有应酬,日日有酒喝啊?哎,你不知道,这个东海,就是爱喝酒、打麻将,根本没有家庭责任感。”春燕叹了口气,一脸的茫然。


“男人在外混,都不容易,多理解吧。”


春燕凑近大宝:“大宝哥,听说你在外地驻站。多久才回来一次啊?”


“以前是一个月,现在两个多月吧。”


“哦,有时间就多回家看看。这段时间,我见你老婆回家总是很晚。”


于大宝的神经立刻绷紧了:“春燕,你遇见她了?”


“嗯。有几次我回家晚,在电梯里碰见过几次。”


“哦,她说最近公司忙,总加班了。”


“大宝哥,你不经常在她身边,或许有些事不清楚......”春燕欲言又止,意味深长。


于大宝猛地站起来,问:“春燕,你知道什么,快给我讲来。”


“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春燕抿着嘴,低着头。


“哎呦,你就说吧,急死我了!”大宝心想,难道春燕真知道老婆的秘密?


“大宝,有一次,我看见一辆奥迪车送你老婆回来。”春燕低声说。


“哦,那很正常啊。我老婆他们公司好几辆奥迪车。”大宝虽是这样说,但还是怀疑老婆有外遇。


“哦,是这样啊?是我多心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春燕难为情地说。


“春燕,你再没看见什么吧?”大宝是想问,车里有没有男人或者是否有男人送老婆上了楼。


“没有,没有。大宝哥,其实我觉得你是个好男人。虽然挣钱不多,但是你敢作敢为,对家庭认真负责,对老婆宠爱有加。你是模仿丈夫。”春燕对大宝竖起了大拇指。


“我哪有那么好啊?还是你家东海有本事。”


“嗨,他不是有个有本事的爹吗?大宝哥,咱不说这些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去。咱俩好好吃顿饭。”春燕站了起来。


大宝忙摇摇手:“不用了,我得出去一趟。”


“怎么,你要去找老婆?”


“是的。


“你知道她在哪里啊?”春燕问。


“不知道,我去她公司看看。她刚才说加班呢。”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他还是宁愿相信婷婷,他相信婷婷不会主动和别的男人好。


“她肯定不在公司,你相信吗?”春燕浅笑道。


“我去看看吧。”大宝站起来,往外走。


春燕送他出门,大宝再次感谢她,让她有时间来对面串门。春燕的温情让他心里暖暖的。他以前总以为,他和这名门少妇之间有距离,但今天这么一聊,他反而觉得富人和穷人之间是可以走进的。


从电梯里走出来,于大宝匆匆地打了个车,奔到婷婷所在的华美有限公司。


他进大门时,门房的大爷拦住了他。


“小伙子,你找谁?”大爷的嗓门很响亮。


“我找张婷婷。”


“是综合办公室的婷婷吧?”


“是了。”


“她已经下班了。”


“大爷,她大概几点走的?”


“七点半吧。”


刚才他给老婆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是7:15,老婆说她加班了。看来,老婆没有撒谎,是他多心了。他不禁自责起来。


不过,婷婷下班后不回家,会去哪里呢?难道是找女同事吃饭去了?还是和情人潇洒去了?婷婷最近和他通话的状态,还是让大宝心神不宁。


他再次拨通了婷婷的电话。


“婷婷,你在哪里?”大宝的语气很温和。


“哦,是大宝啊。我和同事吃饭呢,你吃了吗?”婷婷的态度比往常通电话好了很多,这让他反而不适应起来。婷婷这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我已经吃了。”


“哦,这段时间工作忙吗?”婷婷说话好像多了耐心。


“哦,不忙。你忙了吧?”此时此刻,于大宝不知为何对老婆的猜疑已经无影无踪了。


“都快忙死了。大宝,改天聊,我们正吃着呢。”


“好的。你要照顾好自己。”


“知道啦,再见!”


挂了电话,于大宝的心里踏实了很多。如果老婆今晚回家,那他的猜忌就是无理荒诞的。夫妻之间贵在信任,不能因为距离远,就凭空猜忌。


于大宝看到街头散步的男男女女,他们个个手拉手,肩并肩,欢声笑语,他心里是无比的羡慕。结婚三年了,他很少有时间和老婆手拉手行走在城市的街头。


当于大宝慢慢悠悠地回到小区,走到单元楼时,发现单元楼口停了辆白色的奔驰。


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走路摇摇晃晃,女的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


这时,单元楼口走出一个女人,她刚出来,就给那个女的一巴掌。


于大宝走进一看,出来的女人正是王春燕。那个男的是她老公李东海。而搀扶他的穿白裙的女人,他从未见过。


“贱货,你什么人,竟然勾搭我老公?”


“谁勾搭你老公了?你胆大包天,竟敢打我?”


李东海忙抓住春燕的手说:“老婆,你误解了。我们是谈生意的。”


“放屁,你们谈什么生意?你管劳资,有何生意可谈?”


“多亏你还是东海老婆呢。现在的男人,哪个不在外面做点生意?”白裙女人不屑地说。


李东海忙推开白裙女人:“好了,你先回家吧。”


白裙女人登了春燕一眼,开奔驰扬尘而去。


“李东海,你今天给我说清楚,她到底是什么人?”春燕大声吼道。


“我不是说了嘛,生意合伙人。”


“骗谁呢?我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快扶老子上楼!”李东海紧紧地拽住王春燕。


“我不管,每天你都喝成这样!”春燕不耐烦地推开东海,跑进了单元楼。


“哎呦,你这个贱货,翅膀长硬了,是吧?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说着,东海也摇摇晃晃地进了单元楼。


于大宝摇摇头,跟了进去。


待于大宝到了20层时,他看见李东海正在开门,但他开了好一会,门也没被打开。


李东海气急败坏地踢门:“臭娘们,你还给老子反锁?你等着,老子明天就休了你!”


这时,门开了,春燕用力推了一下李东海:“姓李的,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我就说咋地了?老子明天就把你休了!”


“好你个李东海,你真长了本事了。不用你休老娘,老娘现在就走!”


说完,王春燕就打开电梯,怒气冲冲地跑了进去。李东海却毫无悔意,他跌跌撞撞地进了家,然后重重地关了门。


于大宝赶忙坐另一组电梯下楼,她要把春燕追回来。


然而,当他刚跑出单元楼,大声叫春燕时,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他前面。


下车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老婆张婷婷。


此刻,大宝没有仔细观察老婆,而是朝驾驶座看去。看到开车的是个女人,他的心顿时静了下来。


“大宝,我没看错吧,你啥时候回来的?”婷婷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宝发现老婆穿着一款蓝色的丝质连衣裙,耳朵上不知什么时候也扎上了耳环。脸上也化了妆,看上去妩媚之极。这款连衣裙,一看就是高档货。难道是老婆最近买的?她怎么舍得买这么贵的裙子呢?


“婷婷,你跟朋友喝酒了啊?”婷婷走路开始摇摇晃晃,大宝赶忙扶住了她。


“嗯,喝了。我不想喝,他们非让我喝。”


婷婷不但化了妆,而且身上还喷了香水。香水味和酒精味混合在一起,别是一番气味。


大宝知道,老婆以前从不化妆,也从不喷香水的,现在怎么像换了个人似的?


大宝一时忘了追春燕,搀扶着老婆上了楼。


“婷婷,咱家的锁子怎么换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大宝。他倒是想看看,老婆作何解释?


婷婷张大嘴,摸了下额头,笑着说:“上周有个上门推荐超B级锁芯的,他说咱家这个是B级锁芯,不够安全。那推销员特别能磨,我没考虑那么多就换了。”


大宝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她真的误解老婆了。


“大宝,我不懂这个,是不是超B级锁芯更安全呢?我没被他骗吧?”婷婷随手开了门。


“嗯,没错。现在大部分家庭都用的超B级锁芯了。咱们家防盗门锁芯还是开发商配的,我早就想换呢。”


快三个月没回家了,大宝还是觉得家里好。老婆放下皮包之后,懒散地躺在沙发上。大宝看到老婆穿着咖啡色丝袜的玉腿,那挺拔凸出的酥-胸,顿时来了感觉。


男人是表象动物,只要看到性感的女人,很快回来感觉。女人就不一样了,女人要来感觉,必须对男人了解,必须相处。


大宝感觉浑身燥热,他把手放在老婆腿上,轻轻地游弋:“老婆,好几个月不见了,想不想我?”


“你咋这么酸啊?对了,你怎么突然回家了?”


“哦,我......我临时回来有点事......”


“哦,那你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做上饭。”婷婷说话可比电话里温情耐心多了。


“我不是联系不上你吗?你最近怎么回事,电话老不在服务区。”大宝的脑子里还有一连串的疑问,今天晚上他都要问个清清楚楚。


婷婷坐起来,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最近出差多,山里都没信号。”


“你们怎么总是去山区呢?”大宝更加疑惑了。


“哦,公司最近给一家焦化企业做环评呢。”


“是这样啊。”大宝恍然大悟,但心里仍不完全相信,鬼才知道老婆说的是真是假。


“嗯。”婷婷低下了头。


大宝拉住老婆的手说:“你微信怎么也不更新了?”


“以前我挺爱玩微信的,但现在不怎么上了。朋友圈里全是做广告的,没意思。”


老婆的解释,让大宝找不到任何破绽。


“大宝,给我沏杯糖水,我头晕。”婷婷抚着额头说。


大宝沏完糖水,来到客厅时,婷婷刚进入了梦乡。不过,大宝一推她,她就醒了。


“大宝,谢谢你。”


大宝“啊”了一声,显得极不适应。老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他已经两年没有听到老婆说“谢谢”二字了。


看老婆心情不错,他接着问:“婷婷,你也学会打扮了?”


“那当然。女人的青春年华也就这么几年,不学着打扮,老了也就没人看了。怎么,你不喜欢我打扮啊?”婷婷妩媚地看着大宝。


大宝笑着说:“喜欢,喜欢。”


“那就好。有好的形象才能在公司立足。”


大宝尽管不全相信老婆的话,但没有证据,他没有理由说老婆是穿给情人看的。他觉得老婆说的也有道理,他身边的女人确实也都在打扮自己。


“婷婷,都是我不好,这几年没让你吃好穿好。我会努力工作,努力挣钱的。”


“但愿吧。”婷婷对大宝并不抱什么希望。


婷婷咕嘟咕嘟地喝完水,朝浴室走去:“大宝,我去冲个澡。你要是累了,就先睡觉吧。”


大宝是很累,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怎么可能不行夫-妻之事呢?想到这,他耳根子一阵子发热,床上翻滚的情景立刻浮现在脑海。


“要不咱俩一起洗个澡吧。”大宝拉住了老婆的手。


婷婷“哼哼”一笑,推开大宝:“那样多不方便,我不习惯,各洗各的吧。”


“好吧。”大宝有点失望。


当婷婷进了浴室之后,大宝进了卧室,他刚躺下,就发现床头有个精致的盒子。他打开一看,是两条蕾-丝镂空情趣底裤。


底裤叠的挺好,但一看就知道穿过了。


大宝看到情趣底裤,第一感觉是热血沸腾。不过,他很快沉下脸来:老婆一向保守,结婚三年一直穿普通的底裤。他以前也让老婆买些性感的,但老婆说她不喜欢穿。可这两条特殊的底裤从何而来?是她自己买的,还是男人送的?他不在,老婆穿这个给谁看了?


大宝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安,老婆穿衣翻天覆地的变化,确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大宝已经没有了睡意,他快步走回客厅,从包包里拿出老婆的手机。他想从手机里找到一些线索,但老婆的手机是指纹解锁,他根本打不开。


听着浴室的水流声,大宝觉得很不自在。


等老婆出浴的时间特别难熬,大宝期间再次检查了卧室,再没发现什么。他走到书房,意外地发现墙角放了一根黑色的长绳。


这根黑色的长绳有着特别的作用,这正是张婷婷用过的东西,这是婷婷的私密。不过,于大宝并没有在意。他也想不出,一根绳子对女人有什么作用。


看老婆出来了,他没有厉声质问,而是紧紧地抱住了老婆。


出水芙蓉美,清香沁心脾。


穿着吊带的婷婷让大宝血脉喷张,欲罢不能,全身的细胞都激活了。


“大宝,别急嘛,你先洗个澡去,我等你。”


大宝一时忘了那两条情趣底裤,匆匆忙忙冲澡去了。


当大宝兴冲冲地出来时,婷婷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大宝关了客厅的大灯,把卧室的台灯打开了。


婷婷此时脸色红润,白皙的皮肤光滑紧致,楚楚动人,于大宝再也控制不住,扑了上去。


然而当大宝的手游弋到老婆的丛林并放进去时,让他震惊的事情出现了:老婆以前浓密的小丛林竟然没有了,成了光石板!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