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泡沫退潮,知识付费的裸泳者该去向何处?| 嘉宾观点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754篇文章

5616字 | 阅读6分钟


近日,嘉宾大学与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新时代、新业态、新科技:我有嘉宾独角兽峰会暨嘉宾大学返校日”活动在芜湖举行。

 

在名为《科技赋能文创产业》的论坛环节,FT中文网出版人张延、Star VC总裁韦魏、十点读书创始人林少、三人行传媒创始人钱俊冬,友邻优课创始人夏鹏,同台对话。

 

在对话中,几位嘉宾就文创产业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的价值点进行了分享。另外还探讨了在人工智能、大数据、AR等技术越来越成熟的今天,文创产业如何借助新技术,取得进一步的发展;最后,就行业中出现的泡沫问题,各位嘉宾发表了独到的见解,比如韦魏从投资人的角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没有泡沫的行业我一定不投资”。


以下为本次论坛的精华内容,由「我有嘉宾」整理:


文创产业是最后一块价值洼地


张延:我是FT中文网的出版人张延,非常荣幸担任本场论坛的主持,也很高兴能够作为嘉宾大学第三季学员来参加这次活动。


FT中文网出版人  张延


今天看到芜湖市政府的领导这么支持嘉宾大学的活动,我也借此了解了芜湖的情况,学了很多东西,对我的同学们也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今天的收获非常大。我最高兴的一点是,终于听到了百度音乐王磊先生带来了与我的行业有关的演讲,而且接下来的这个论坛叫《科技赋能文创产业》。


这是压轴的Panel,希望这场Panel能让各位有所收获。接下来介绍一下参与此次话题讨论的嘉宾:Star VC总裁韦魏、十点读书创始人林少、三人行传媒创始人钱俊冬、友邻优课创始人夏鹏。


先请几位花一分钟的时间,简单介绍下自己,以及你正在做的事情。

 

韦魏:大家好,我是来自Star VC的韦魏。可能因为Star VC背后有很多明星,所以大家想当然地认为应该投文化娱乐,但事实上我们涉及文娱的投资非常少,主要聚焦在科技行业。吴婷校长跟我说这次论坛还有科技属性,所以我上来分享一下。


首先我们是个投资机构;第二,我们有些明星资源;第三,我们投的方向并不是以文创为主。


Star VC总裁  韦魏


林少:大家好,我是十点读书的创始人林少。十点读书目前算是中国最大的文化类新媒体,我们公众号用户有2300万,那也是通过五六年时间积累下来的。十点读书现在主要是通过新媒体提供内容付费、短视频服务。


十点读书创始人  林少


钱俊冬:大家好,我叫钱俊冬,1980年出生,也是芜湖无为县人。在大学创业,公司叫“三人行传媒公司”,主要做三块业务:一块是校园媒体,芜湖市十个大学的户外灯箱广告都是我们公司的,我们一共合作了1100所大学。第二块是互联网广告,4A的生意。我们从奥美、电通的国际广告公司请来了近200人,专业和服务都有保证。第三块是公关活动,办这种会是我们公司比较擅长的。


我们A轮、B轮、C轮都经历过,有过新三板挂牌,也从新三板退市过,也差一点卖过公司。目前正在申请IPO,希望能够独立上市。


三人行传媒创始人  钱俊冬


夏鹏:大家好,我叫夏鹏,友邻优课的创始人。友邻优课是一款在线英语学习App,我们的口号是“学无用的英文,做自由的灵魂”。我们既不教 K12的小孩,也不教应试,而是日常英语。


友邻优课现在是收费的,年费大概是2000多一个人,付费人群现在是3万多人。一年半前,我们完成了A轮融资,接受了新东方战略投资,估值8000万。我们觉得自己还是一家小公司,还要慢慢进步,所以来到嘉宾大学向各位学习、取经。


友邻优课创始人  夏鹏


科技给文创行业带来的机会


张延:好的,谢谢大家!我们是一位投资人加三位创业者,所以接下来可以分别从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角度,来聊一聊科技给文创行业带来的机会。首先请韦魏先来聊一聊你的想法。

 

韦魏:好,谢谢。我们之前很早投了做人工智能的商汤科技,现在比较火。我们那时候撮合商汤跟我们很早之前投过的一下科技一起做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用商汤的人脸识别、手势识别等计算机视觉识别技术,结合秒拍视频的直播场景,来解决直播变现主要靠打赏的问题。


比如做一个特定的手势,加多宝就出来了,让植入变得更有趣、更自然,主播和用户都觉得不违和、特别好玩,广告就变得更加有效。


另外,现在的电影都只有一个结局。很多人都玩过游戏,我玩《剑侠情侣》的时候,最头痛的是看攻略,因为你选择的东西不一样,可能结局就不一样。电影为什么不能这样呢?是不是可以通过现代技术实现交互,让观众变成主角?


我觉得有太多好玩的东西可以去尝试,用技术去实现原来实现不了效果。


我在做Stat VC之前投了一些文创类的项目,比如完美影视等。Stat VC之所以不投文创,一是因为不想让大家觉得我们是明星创办的公司,所以会偏向投文创。我们希望让人觉得和想象的Star VC不一样,同时也希望通过投资科技类项目,体现我们基金的专业性。另一个原因,以现在的状态来看文化产业,有两个特点:泡沫大和不稳定。如果一定要投,我们希望能够看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亮点。这个亮点在哪儿?目前我觉得一定是科技,从交互到内容到互动,能够带给你更好的体验,让你觉得玩了还想玩,能带给用户非常奇特的感觉,并且这个感觉是能持续下去的。

 

张延:好的,谢谢。我和林少不久之前刚在一个网站的活动上见过,其实我当时就想跟你聊知识付费这个话题,但是没来得及,今天可以好好聊聊。


这两年知识付费是一个蛮热的话题,也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我觉得你们就做得非常不错。在你们的业务的里面,你觉得哪个部分可能让科技能带来比较大变化呢?

 

林少:看起来知识付费是这两年才出现的一个新赛道,但其实内容、知识付费是过去就一直存在的,过去我们为杂志、报纸付费,去电影院为电影付费。当然,也有一些负面的声音,说知识付费是个伪命题,是割韭菜。但我觉得既然出现,就有它必然的原因和合理性。


为什么知识付费这两年突然火起来呢?我觉得是因为科技的赋能,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每个人每天很多时间都花在手机上面,不再有大段的时间去线下学习,更多的是用手机做碎片化学习,这给知识付费提供了很好的氛围。


我们把一位老师的十几堂英语视频课放到十点课堂上,定价99块,居然卖了30万份,这个其实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这两年,薄荷阅读、英语流利说也崛起很快,我觉得这就是科技对文创赋能所带来的很好的变化。

 

张延:谢谢林少!关于知识付费,首先还是应该看到它正面的东西,手机带来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让每一个人比较平等地接收到好的知识。在这个阶段当中,当然可能会有一些乱象、泡沫,这是新生事物必经的阶段,之后它会慢慢沉淀下来,可能升级出更好的服务。


钱总,我们FT中文网是传统媒体,最大的盈利还是来自于广告。但这些年,广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包括广告技术。您是不是在最初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技术对于广告行业带来的改变?

 

钱俊冬:其实我大学开始创业是因为想挣学费和养活自己,结果误打误撞就进了广告行业。大概做了五六年的校园传统广告,后来发现越来越往线上。2015年,我们公司从西安搬到北京,发现北京市场做的都是线上的广告,于是转型做线上。


这两年,我们感受到了品牌广告这块的压力,因为很多客户开始要求做精准化投放、DSP等等,也就是对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市场在逼着我们提高技术能力。


我们认为,未来3-5年,广告行业会进入新一轮的技术主导下的淘汰期,就跟当时线下向线上转化时的淘汰赛一样。

 

张延:你们会跟一些技术公司合作吗,还是自己做?

 

钱俊冬:目前还是合作多一点。


技术如何给教育行业赋能?


张延:夏鹏,你们是英语教育领域的代表公司,那么在英语教育行业,技术会发挥什么作用呢?

 

夏鹏:就像林少刚刚说的,虽然大家都说知识付费出现是因为阶级焦虑、让小孩赢在起跑线上之类的说法,但其实像林少还有我们这样的业态出现 ,就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出现。


教育是所有行业里面,最后被技术波及到的那个,因为这个行业门槛很低,一个老师一张嘴,几个学生就能上课。而且教育行业里面口碑很重要,人家觉得你讲得好,就会带更多的人来听课。


我们干了3年,前2年靠微信红利就可以了,现在在微信上的同行太多,学生并没有一个很好的标准去判断到底哪个老师好,现在的压力变大了,因此我们必须思考转型,迫使自己去想关于科技和教育之间的关系。


学习分两个部分,一是接受信息,二是练习。知识付费跟线下教育的差别主要在练习上。用户听完了以后能内化多少?有什么样的疑惑?这些疑惑能不能都被解决?


这个过程中,大量东西是要反向获取数据的。所以未来我们要做的实际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用户的学习数据收回来,经过算法,看清楚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再相应地给出一些解决方案。科技在这个过程中会扮演类似医疗中的诊断的角色。

 

张延:所以,更多的是从数据的角度去理解用户的需求,帮他们调整学习方式,实现教育的目的。说到这个话题,我就想了解下,你们觉得将来有可能用机器人代替人教学吗?

 

夏鹏:这个可能性不大。


传统的教育方式,特别像中医,靠经验、案例、传承,靠时间积累,医生一搭脉,就知道你是什么病,给你开什么方子。但那些没治好的案例可能不会被存留下来,也不会被分享出来。所以你看中医很少能规模化,完全是家传,传了几代可能就没了。


但西医就能规模化。上了5年医学院出来的医生就可以对简单的病做诊断和治疗。从教育的角度来讲,科技扮演诊断角色;从商业模型角度来讲,科技是为了实现规模化而存在的。


完全用机器人做教育比较困难,因为教育需要一种陪伴感,对你有督促、鼓励、激励。

 

韦魏:我们一共投了两个教育项目,一个是掌门一对一,目前是国内应试里面做得最大的;还有一个是洋葱数学,腾讯也投了。


我们在很早以前让洋葱数学把动画做成VR的版本,我觉得出来第一版本特别好玩。


大家都学过摩擦力,你的车子不踩油门了就会停下来,是摩擦力在起作用,但其实小朋友可能需要更直观的方式才能理解。


所以我们做了一个VR版本的摩擦力动画,里面有一头大象,如果有摩擦力,怎么推大象都推不动;如果没有摩擦力,稍微碰下大象,大象就被推得很远。小朋友玩得特别开心,通过游戏,非常深入地理解了摩擦力的含义。


重力、阻力其实都可以这样来做,如果技术再好一点,算法再精准一点,化学也可以这么做。


我觉得,小学对VR教学的需求很多。现在一些小学已经有标准的VR教室,而且教育部都发文要做这个事情,市面上专门做VR教育的企业也越来越多。


我觉得教育里面最重要的是“因材施教”,恰好技术可以在这个上方面发挥很好的作用。


我读小学、初中的时候,一个班级50、60个人,一个班主任,几个老师,怎么可能做到因材施教?但如果有了技术的辅助,老师是有可能实现因材施教的。


在嘉宾大学,我比较深刻的一个印象是,吴婷校长很擅长发现每一个学员的长处,我觉得这个其实是挺难的。如果有技术手段,会更容易一些。我觉得未来在教育上,至少我们应该可以通过技术的辅助,更容易地发现每个学生最大的天赋是什么。

 

张延:对,非常有意思。前两天我们还在讨论学习这件事情。学习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怎么能让它变得更有趣,尤其对小朋友来说。技术是不是有办法让学习变得比较快乐、让小朋友主动学习?

 

林少:我们去年做十点课堂的时候,一开始是让老师录视频,放到线上给学生们看。每堂课大概有12节视频,发现100%的人会把第一堂课学完,到第三堂课只有80%的人能学完,到了第10堂只有40%的能学完。学习的主动性确实比较难保持。


怎么办呢?我在半年前开始健身时候办了健身卡,后来老是不去。再后来买了私教,教练就天天会催着你去健身,我去得就比较勤了。这样一段时间之后,就变瘦了一点,变瘦了就更有动力了。


所以,两个月前我们开了一个新的产品线,叫做训练营,强制学生们学习。一期训练营收1万人,把这1万人分成20个群,然后老师会带着群里的学生学习。我们发现大家的动力明显变强了。


但是这些群里人太多,信息经常会刷屏。正好微信去年推出了小程序,我们就用小程序做了作业系统、打卡系统,让同学们在小程序里面打卡、交作业、跟老师互动,20天下来效果特别好。打开率从过去的40%提高到90%,学生学完之后发现真的有用,你再给他推出新的知识付费产品,他就会马上购买。


我觉得这就是新的产品、科技可以给咱们项目带来的一些改变。

 

张延:对,学习也是需要相互比较、相互促进、相互推动的。我们自己也做过一个商学院训练营,把一些商学院的理论知识,跟我们自己的一些专题报道结合在一起。我们发现,只要让用户看到他在群里的分数排名,他就会特别有动力去做。自我表现还是一个挺强的驱动力。


如何看待技术给文创行业带来的泡沫?


张延:其实文创不仅包括文化、艺术、教育,我认为也包括体育。在整个文创领域里,现在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是不是也会存在一些泡沫?如果有的话,你们觉得未来还有一些什么样的机会?

 

夏鹏:我觉得现在有一定的泡沫。互联网思路进来以后,大家都是先获客再变现,会有一定的泡沫。

传统教育行业,我觉得是一个被低估的领域,因为它的现金流非常好。教育行业是为数不多的先收钱,后服务的行业,因此有很多被低估的线下教育企业。


在线教育现在估值很高,但是你去看他们的经营数据,可能还不是那么健康,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走到盈利。


我们现在的团队比较稳定,还是按照传统教育行业的模式在做。我们的现金流、利润也好,但是我们也会有压力,比如跟在线教育拼用户增长的时候,压力就会非常大,所以这也是需要权衡的。

 

林少:其实过去两年是知识付费最火的两年。资本进来了,很多玩家进来了,好像人人都可以来做知识付费。


但是到了今年,整个行业快速进入了成熟期。用户从去年的新鲜感,到今年下半年变得很理性。泡沫被挤掉的时候才发现,优质、打磨得更精细的产品在成熟期,变得很有竞争力。


每个行业一开始都会有泡沫,那么当泡沫退去的时候,谁在裸泳,很快就会被看出来。我觉得还是要专注做精品,做好产品,才不会担心泡沫。

 

韦魏:从投资角度来看,没有泡沫的行业我一定不投资。有泡沫才能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一个行业没有泡沫,说明这个行业非常成熟了,成熟的行业对于投资而言,往往意味着创新机会的减少。


刚刚王磊讲音乐行业也是这样,流量很大但没有收入,成本还很高,可是还有很多人去投,我相信很多人都是看中了它未来的潜力。所以我觉得泡沫的大小,跟你未来潜力成正比——只要未来潜力够大,泡沫再大我也愿意投。


你获得了一次与论坛嘉宾互动的机会!你想对他们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