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最近爆出的母子乱伦竟长达五年

突发!伊朗政变哈梅内伊已逃亡,沙特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白云谈史:脏滥的隋唐-文化上肮脏,军事上失控

2017-07-20 白云先生 拨开迷雾看世界 拨开迷雾看世界

上一集:白云谈史:秦汉-国有制和资本主义的对峙


提要:中国的天子,要向和尚下跪;中国的皇帝,要为印度人的一块骨头行国礼;一代开国英雄,吃和尚的大便而死;这是多么愚昧和肮脏啊!


中国的宗教,不是迷信超自然力量的“淫祀迷信”。汉语宗教的意思,宗是祖宗,教是教化。中国人崇拜祖宗和圣人,是为了自己将来也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参考:宗教的本质

中国的天子,应当行天地之大道,以天下为公,而不是搞愚昧的迷信。

隋唐脏滥之盛,僧侣资本主义和军阀资本主义的兴起。


隋文帝统一天下,复汉制,绝胡俗,这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同时,他个人身上的一些缺陷,又为中国的后世,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杨坚是从那种无道之世的人头翻滚社会中,九死一生爬出来的人。所以他极其的缺乏安全感。为了获得安全感,他狂热的痴迷所有的淫祀迷信。这导致,他登基之后,全国复兴佛教。之前被拓跋焘消灭的佛教又再次兴盛了起来。


而且隋朝规定,佛教享有超国民待遇,对寺院田产免征税收。


继萧衍之后,第二个佞佛的大妖怪出现了。


石窟寺 帝后礼佛图

杨坚为什么会如此佞佛,第一有家庭因素。他的母亲是个十分迷信的佛教徒,他自己从小也是尼姑养大的。


第二点,他是篡逆之主,所以也害怕被别人篡逆。于是内心里,总是伴随着强烈的不安全感。


第三点,杨坚是个没文化的粗人,很多没文化的人,为了显得自己看上去有文化,都有以文饰粗的嗜好。而佛教,就是很多粗人装饰和掩盖自己浑身文盲气质的最好化妆品。一种廉价得冒油的化妆品。


第四点,魏晋南北朝以来的士族文官集团,势力强大一手遮天,让杨坚这种军事集团出身的人,对文官集团怀有天然的不信任。所以他需要佛教这种夷狄之法,来制衡和打击本土的儒家士大夫文官集团。


隋唐两朝以武制文,以佛攻儒的体统,便是这么来的。


为了防止被有才德的人篡逆隋朝,杨坚把天下有本事的人都快杀光了。在杨坚看来,只要你有本事,客观上会对隋朝造成威胁,不管你有没有谋逆之心,都会被杀掉。这叫防患于未然。隋朝的栋梁都被杀光了,杨坚留下的,就是杨素和李密这种奸人。还有一个逆子杨广。


李密杨素和杨广,并不是导致隋朝短命的根本原因。让隋朝速亡的根本原因是杨坚父子推行的均田制和科举制,触犯了当时的既得利益集团。均田制打击的是那些军阀资本家,和门阀豪强资本家。科举,打击的则是士族文官集团。


隋朝的均田制,规定国家可以回收土地。自耕农死了之后,土地上缴国家再根据新的人丁,重新分配土地。这对于那些土地兼并的既得利益者来说,隋朝的均田制,是要了他们的命,他们自然要反抗。王莽土地革命未遂的那一幕,又重演了。全国人民,都起来反对隋炀帝。而又恰逢这个时候,隋朝与高句丽战事失利,几大合力加在一起,就造成了隋朝的短命。


李渊作为一个漏网之鱼,侥幸没有被杨坚父子作为潜在谋逆对象而剪除。在天下大乱之时,举兵起事,没过几年,便平定了天下。唐得天下如此容易,仅次于王莽得天下之轻巧。原因在于,李唐得到了关陇军事集团,和山东军事集团的支持。


隋唐两代,以军事集团立国,兴于兵,也亡于兵。


为了制衡军事集团,李渊用突厥人帮他打天下。后来,唐朝皇帝,又使用回纥人,沙陀人,等各路蛮夷兵帮自己打仗。以兵制兵,层层制衡,直到闹出来了安史之乱。这便是隋唐以武抑文的结果。毫无节制的军事集团,弄出来了无法收拾的藩镇割据大乱世。


在土地制度上,唐朝承隋制。隋朝所制定的一个统治体系,也是现代国家统治体系的模板。这个体系是,户籍制,加均田制,加租庸调制。均田制是土地制度,租庸调制是税收制度。土地按人丁均分,那么户籍制度,就是均田制的基础和前提。耕者有其田,那么税收就需要按人头征税,那么租庸调制这种税收制度实行的基础和前提,就是均田制。


到了武则天时期,唐朝均田制全面崩溃。自耕农纷纷破产,失地农民为了逃户和逃税,要么去进寺庙做佃户,要么就去当兵变成职业军人和雇佣兵。因为唐朝仿效隋朝,对寺院庙产不征税,很多有钱人,就为了偷税,就变相的成立寺庙,然后雇佣很多失地流民帮他们耕种赚钱。于是,佛教就成了一个极其庞大的僧侣资本家利益集团。


寺院里面的生产劳动,剥削程度远远超过一般的地主农庄。为了让这些流民自甘忍受非人的折磨和压榨,洗脑就成了一个很关键的事,否则那些流民觉醒的话,冲出寺庙,他们就会向西汉末年的赤眉绿林军那样起义。这时候,皇家统治者,地主和佛教三者之间,就达成了肮脏的交易和同盟。


神秀去长安给人洗脑讲课,武则天要对神秀行跪拜礼。可见当时的佛教势力有多么的可怕。陈祎,也就是西游记里面的那个唐僧,他死得时候,全国有一百多万人给他送丧。


平时在庙产的耕地上劳动的那些佃户们,他们被洗脑,不给钱不给好好的吃饭,无偿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被洗脑成,他们这是礼佛,是应该的,是光荣的。这么严酷的压榨,显然造成疾病,生病了怎么办呢,就给这些佃户吃龙汤,毒死他们。所谓的和尚,其实就是种地的佃户,都是假的。一切都是生意,一切都是买卖。


龙汤是什么呢,是大便和小便混合的发酵物。人长期的重度体力劳动,出现了疾病,为了淘汰掉这些不能干活的废物,寺庙里面的领导,就给这些生病的人喝龙汤,一般喝完,人就差不多要死了。病弱的死了之后,寺庙在招募和蒙骗更多的健康的失地流民进来帮他们无偿劳动。


既不用交税,还不用支付工资,而且出现了工伤,还可以给他们吃大小便毒死他们,伤天害理吃了官司,政府还不敢追究。所以,佛教在唐朝可谓是无法无天。汉传佛教,是这个星球上,人类所能发明出来的最令人作呕的东西,它的本质就是一种奴隶农业庄园。我们当前社会上,寺庙用的也是这种手法,庙产经营赚的钱,不用交税,平时还有大量的捐赠。通过洗脑,招募一些义工进来从事无偿劳动,也不用支付工资。


所以很多有钱人,就跟唐朝那时候的有钱人一样,变相的建立寺庙,来进行敛财和诈骗。

这里面有人信佛吗?根本没有。有的只是生意,只是可怜了那些被蒙蔽的人。虽然现在寺庙里面,不准给信徒们灌龙汤喝了,但是他们可以宣扬吃了和尚的大便可以有加持法力和获得福报,于是,很多和尚所到之处,他们的大便,都有人抢着吃。


唐朝的失地流民,一个去向是到寺庙里做奴隶。另一个去向,是到藩镇那边做职业军人,做雇佣军。百姓流入佛教僧侣资本家们的奴隶庄园,造成了佛教的鼎盛。百姓流入了藩镇,造成了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中唐以后,帝国健康机体的保障,自耕农这个阶层消失殆尽。没消失的,也都会逃户逃税,把自己的地,挂靠在那些免税的寺院和军田之下。这个社会,就变成了王莽时期的那种糜烂状态。


唐朝社会的糜烂,不只是单纯的糜烂,它还很脏。


一个最典型的体现就是,佛教的兴盛。中国的皇帝,要跪拜和尚,中国的皇帝,为了迎接印度猴子的一块小骨灰,要诚惶诚恐地举行隆重的国礼。这是多么的肮脏啊。


唐朝就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道德伦理底线和文化底线的朝代。


两汉末年,魏晋南北朝,社会都糜烂,但是,它们再怎么糜烂,也没有唐朝这么肮脏。我们一说到唐朝,很多人的自然反应就是盛唐。唐朝所谓的盛,不过就是把脓疮挤的绽开的那种盛放。


李世民怎么死的,他是吃了番僧的甘露丸死的。甘露丸是什么呢,是和尚的大便混合女人的经血,人肉等物质搓成的球。


有人说番僧给李世民吃的是仙丹,这是瞎胡扯。西藏和印度的番僧,蠢的跟猴子一样,他们哪里懂什么神农之学。炼丹,不通神农之学怎么炼呢,完全没法炼。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一代雄主李世民,他是吃屎吃死的。所谓的盛唐,从头到尾,都是个讽刺。


文化上肮脏,军事上失控,国家首都,屡屡被蛮夷劫掠。还给后世留下了沙陀人,契丹人这种祸害。那么我们所说的唐朝的盛,到底说的是什么呢?它到底盛在何处呢?有人可能说唐诗之盛了,其实唐诗恰恰是唐朝没文化的体现。唐朝的诗歌,不过就是淫技罢了,并非士人志士之大学。


土地制度崩溃,税收也随之崩溃。帝国还是要运行下去的,怎么办呢。在唐德宗时期,宰相杨炎创立了两税制。以前按照人头征税,难以为继。那么就只好按照土地征税。这就等于变相的承认了土地兼并中的既得利益者。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按照土地征税,地主被征税了,他们可以转移资产到寺庙里,因为寺庙不征税。他们为了逃税,就变相的设立寺庙,把农庄摇身一变变成寺庙。这样就可以躲避国家的税收。


所以,要把两税制落到实处,就必须得铲除寺庙这个毒瘤。这便是唐武宗灭佛的经济原因。到唐武宗灭佛的时候,全国上下,光被查到的寺庙,就有四万多家,僧尼将近三十万人口。在寺院田产上做佃农的流民,更是不计其数。


三武一宗灭佛,根本原因,都是因为这个,僧侣资本家太强大,再不打击他们国家就会灭亡。


汉传佛教的庙产,因为不征税,而且不发工资,员工累得工伤了,直接毒死。因为有皇帝保护,法律还不敢查办他们。什么事,都都有一套套的话术,来让自己时刻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税收优惠,低人权优势,皇权寻租,法律优势,道德优势,披着宗教外衣的僧侣资本家们,他们的土地兼并扩张所向披靡。


这样以来,寺庙就可以不择手段,赚更多的钱,兼并更多的土地。在土地兼并的竞争中,寺庙是没有竞争对手的一个可怕怪物。直到他们严重的威胁了国家的税收和统治,皇帝才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唐武宗灭佛之后没多久,唐朝的佛教又恢复了盛况。为什么,因为经济制度所导致的,人们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病态肮脏的经济生态和文化生态。可谓是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杨坚埋下的祸根,对后世造成了长达千年的毒害。


糜烂而又肮脏的唐朝,被佛教和军阀两大毒瘤所吞噬,直到它迎来了灭亡。


这是隋唐两朝,以武制文,以佛攻儒策略的总破产。清算的时候到了,一个叫做黄巢的人,一把火烧掉了长安城,也基本杀光了社会上的士族门阀。从东汉时兴起的士族门阀,怎么治也治不掉,被黄巢治掉了。


黄巢清算了士族门阀们,清算另一个社会怪胎佛教的任务,则由周世宗柴荣来完成。周世宗灭佛,再一次打击了畸形病态的僧侣资本主义经济。士族门阀被清算,佛教被清算,这是宋朝经济复兴,并走向巅峰的两大基础。


白云谈史:夏商周大同社会

白云谈史:秦汉-国有制和资本主义的对峙

白云谈史:脏滥的隋唐-文化上肮脏,军事上失控

参考: 宗教的本质


本文为至道学宫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第一部分。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全文。

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更多文章:

《恢复文化自信要从认清罪恶的清朝开始》

美国如何通过非政府组织影响中国政策:全民强制加碘始末

盛名难副的庸医钟南山

西医主导的卫生部消灭中医的的策略和方法

汉语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来自高维度文明的“中医生理学”

诸葛亮怒骂庸医:癌症病人是怎么被治死的?

化繁为简,去伪存真,拨开迷雾看世界。欢迎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出处

同道学宫二维码,扫描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