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年初三祝福语,初三祝福图片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快讯:湖北及武汉市官场地震!

武汉市长的水平,从政经历让人担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白云谈史:满清这座监狱,造成了欧洲人精神上的幻灭

2017-07-24 白云先生 拨开迷雾看世界 拨开迷雾看世界

提要:当蒙古人西征,给欧洲带去了中华文明。没有纸张、没有印刷术、文盲遍地的欧洲人才震撼的发现,东方有一个国家竟然有超过两千年不间断的书面历史,经史子集流传千年,诗书世家绵延不绝。而蒙昧的欧洲最靠谱的历史只是一部半神话半传说的圣经。于是,基督教的牧师们开始模仿编造各种西方“历史”和“经典”。


近代的欧洲人,一直把遥远的中国,想象成是他们精神上的父亲,是现实版的伊甸园。但是,当他们终于来到中国才发现,中国到处都是一片的饥饿和赤贫,整个国家,就是一座巨大的监狱。这种幻灭,是西方近代开始丑化中国的精神根源。


欧洲人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新爹-古希腊文明。雅典、斯巴达之类几万人的部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展出发达的文明。波希战争希腊大汉战胜十倍甚至百倍波斯人的编造连韩国人都望尘莫及。波斯地区希腊化的意淫,就犹如说中国人被韩国化了,才给中国带来了文明。


上一集 白云谈史:明朝亡于维稳-文官勾结金融寡头捞钱,武官养寇自重


满清入关后,迅速而又全面的完成了土地兼并。把汉人的土地全部抢走,驱赶汉人为奴隶,在满人贵族的庄园里劳动。为了防止汉人农奴逃跑,还制定了逃奴法案。当年美洲的白人是怎么对待黑人的,满人就是怎么对待汉人的。


因为日本人离我们比较近,所以我们对日本人侵华期间的恶贯满盈,比较有直观的认知。实际上,满人要比日本人还要坏十倍。比殖民美洲的白人,也要坏上几十倍。


为了奴化和愚化汉人,满人全面的摧毁了中国的文化,也全面摧毁了中国的手工业科技。在满清的两百多年里,原本就应该培养来经世济国的政治人才,被扭曲成不准谈政治的废物书呆子。满清培养出来的读书人,都没什么用。这种影响,一直到民国和共和国,还在持续,我们的文人,不懂经世济民,不懂真正的文化,根本就没什么用。而科技方面,经过满清统治了两百多年之后,中国的手工业产值,衰退到了不足明朝的6%。


读书人,都变成了废物,科技也全面落伍。文化黑暗,科技黑暗,中国彻底走向了黑暗时代。


满清取代明朝,是中央帝国的一次全面退步。把世界上最先进最伟大的文明,变成了黑暗的奴隶制社会。


满清期间的整个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劳改农场。满人是监狱狱卒,汉人则是负责艰辛劳动的囚徒和农奴。


中国近代的赤贫和落后,就是因为,满清是一座监狱,而不是一个国家。


劳改犯为什么要有钱,要富裕?站在满人殖民者的立场上,他们觉得中国人的赤贫状态才是天经地义的。物质上,文化上,精神上和科技上全面赤贫。


这座巨大监狱的巅峰,是野猪皮乾隆时期。从康熙到乾隆,这段时间被称之为康乾盛世。这简直要笑死人了。监狱管理技术的巅峰,居然被囚犯们理解为是自己的盛世。这样的囚犯后代,他们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说这种疯话。


更可笑的是,有人说野猪皮康熙,和野猪皮乾隆是千古一帝。这就更加的莫名其妙了。首先,蛮夷怎么可以称帝呢?其次,吕留良说,满清之赤贫,从伏羲以来,前所未有。把国家变成监狱来管理,囚犯们的后代,居然还赞颂最恶劣的两个监狱长是千古一帝。


所以说,清朝以来的读书人,很多都是废物,脑子和精神方面,都有问题。活埋他们吧,污染土壤。做成肥皂吧,还不如用猪油好用。他们除了说一些疯言疯语,还有什么用?


这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为了美化和吹捧满清这座人类文明史上的最大监狱,宣称满清解决了中国过去历代王朝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宦官专权,外戚专权,文臣专权,军阀割据,等等。


对于一座监狱来说,只要狱卒可以看管好囚犯,哪里需要什么制衡。是满清解决了这些问题吗,而是满清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这座监狱,只存在狱卒和囚犯。满清的两百多年,就是满人琢磨监狱囚禁技术,和汉人琢磨越狱技术,互相竞赛的两百多年。


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贸易体系,进入了劳改农场为核心的阶段。它标志着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最后的死亡。在以劳改农场为核心的贸易体系中,为了防止囚犯们生产先进的手工业商品,会导致他们越狱,所以这些技术要禁止。这些商品要销毁。


同时,为乐防止其他国家的先进手工业商品流入中国,落到囚犯们的手里成为他们的越狱工具,这些先进的手工业商品,也禁止进口。不仅禁止生产,连想都不准想,相关书籍也全部禁毁。


满清对外出口的商品结构,也退化成了以简单的初级农产品为主。茶叶取代了手工业产品,成了满清对外贸易的主要商品。


同时,因为这个劳改农场里面的囚犯们,他们都处于极端赤贫状态,生活需求被压的很低很低,根本没有什么购买力和消费能力。所以满清根本不需要进口其他国家的任何商品。满清做的就是用茶叶换白银。


文化的赤贫状态,导致邪教泛滥,白莲教起义,陕甘回乱,太平天国起义,义和团,都是打着邪教的名义起事。这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来,满清的文化赤贫到了何等地步。人们要造反,都只能打着邪教的旗号来造反。说明华夏文化,已经被满清彻底的毁掉了。


反过来看也成立,如果一个社会,装神弄鬼的邪教泛滥,也说明这个社会处于极端的文化赤贫状态。如果再不控制,就会闹出白莲教这种可怕的东西。


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农业文明全球化贸易体系,在满清的手里,以史无前例的黑暗,和以史无前例的耻辱闭幕了。


西方现代文明,是华夏文明的私生子。东学西渐的欧洲新文化运动,欧洲的文化道统,德国法国的不同抉择


中央帝国的灯塔被满人熄灭,东方陷入了漫长的黑暗时代。另一边,西方的文明灯塔,开始被点燃。


前面我们说到,蒙古人是华夏文明的阳具,它把华夏文明的种子插入并播撒到了欧洲的体内。欧洲受孕后,经过几百年剧烈的妊娠反应,一个叫做现代文明的孩子诞生了。这个孩子,它的父亲叫做华夏,它的母亲叫做欧洲。


中央帝国的熄灭,手工业的全面倒退,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便是欧洲人。因为在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中,如果中国不负责手工业生产,其他的谁来接班呢。印度人,他们是生产制造业里面的低能儿,肯定不行,他们只能输出诈骗和精神瘟疫。阿拉伯人,北方游牧民族,他们只懂得贸易,并不懂得怎么生产。


所以能接过这个生产基地转移的,只有欧洲人。


在满清入关的两百多年里,全球生产中心,迅速地转移到了欧洲。中国则彻底的退化成了一个农业国。


为什么满人要毁中国?打个比方,一座精美绝伦的宫殿,被野猪拱了。野猪拱进来之后,势必先砸掉旧装修风格,然后再按照野猪的品味,来重新装修这座宫殿,把它变成一个野猪窝。满人毁中国,根本原因,是他们只能理解奴隶制这种低劣的文明。


随着全球生产中心从东方转移到西方,全球的文化和科技中心,也从中国,转移到了欧洲。中国的科技,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思想,对旧欧洲,形成了一波又一波全方面的冲击。


这场东学西渐的文化运动,可以看做是几百年前,发生在欧洲的一场新文化运动。这些知识分子们的目的,就是要摧毁旧的基督教文明,迎接华夏文明这个新爸爸。


这场持续几百年的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一共分成了四部分来完成。

第一波文艺复兴,

第二波是新教运动,

第三波是启蒙运动,

第四波是现代化浪潮。


文艺复兴,大多数都是后来杜撰出来的。它实质上并没有复兴什么文艺,也更没有什么思想。不过就是几个伤风败俗的画匠和雕塑匠,为了迎合当时意大利淫秽堕落的上流社会,而生产出来了一些淫秽作品罢了。它起的作用,是对天主教禁忌的突破和亵渎。东方文明,践踏了西方文明,所以西方人便胆子大了起来,也跟着一起亵渎西方。


新教运动,是欧洲人对基督教文明开始产生了怀疑。因为很明显,蒙古人如入无人之境的冲过来,打得他们都怀疑人生了。这种自我怀疑,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落后所导致的。而是他们觉得,西方的一切都不如东方。人一落后挨打,就会反思。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是因为挨打而反思,欧洲的新文化运动,也是因为挨打产生的反思。


在完成了突破禁忌,质疑和挑战两步之后,启蒙运动则把欧洲近代的新文化运动推向了颠覆阶段。启蒙运动的思想家们认为,基督教文明,太过于愚昧。他们要全盘中化,并把基督教文明全盘否定,连根拔起。


在这些启蒙思想家看来,基督教文明,以神道设教,这是十分愚昧和虚妄的前提。而东方的华夏文明,则是从天地自然和人类自身出发而设教化。


神道设教这个说法,其实不是很准确。因为神这个字,主要是指天地造化之良能,只有民间俗学杂学,才把神当做淫祀之偶像。西方人的GOD在中国文化来看,只是个妖怪,而不能称之为神。以妖怪立教这种事,让启蒙思想家们,为西方文明感到羞耻。这让他们在华夏文明前面,感到自惭形秽。


在中国文化中,上帝就是专指昊天上帝,昊天上帝,华夏文明的最高神,和天是同义词。而西方人的GOD,翻译成昊天上帝,显然是不对的。昊天上帝代表的,是天地造化万物之良能。而GOD呢,它则是一个人格化的,行为性格乖戾荒唐的妖怪。按照中国文化来说,把GOD翻译成中国文化里的上帝,这是在污染我们的文化。所以正确的翻译,应该是把GOD直接音译,翻译成狗大。


这里要弄明白一个基本事实,只有华夏文明里面才有神。其他的蛮夷文化里面他们所崇拜的偶像,并不是神,而是妖怪。中国为什么被称为神州,因为中国是受天地所钟的一个国家。这个被天地所钟,是指自然环境优越,而不是被哪个妖怪所选中这么荒谬绝伦的事。


启蒙思想家们干的事,就是羞辱狗大,批斗狗大,把狗大往死里批斗。他们批判到最后,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西方过去的几千年的历史,只有两个字,蒙昧。这和中国新文化运动,鲁迅说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只有吃人两个字,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既然西方文明过去的一切都是蒙昧,那么欧洲的新文化运动的主题,就可以归结为,怎么打倒这种蒙昧。拿什么作为思想武器来打倒这种蒙昧呢,他们用的便是中国的思想和文化。当狗大被推翻打倒,再往它身上踩上一万脚,欧洲人明终于走出了蒙昧,走出了黑暗,获得了智慧和新生,这个大事件,就叫做启蒙。


西方的新文化运动,在尼采那里,达到了顶峰。尼采说,狗大死了,一切皆虚妄,一切皆允许,重估一切价值。研究尼采的人,如果不联系时代背景,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尼采,以及为什么尼采会有这样的思想。


这很容易解释,狗大是怎么死的,它是被启蒙思想家们群殴致死。启蒙思想家们只是批斗的比较酣畅,但是他们没有回答,狗大死了之后,欧洲人应该怎么办的问题。因为狗大死了之后,西方文明,就会失去存在的前提。这就陷入彻底的虚无主义。


康德是比较早看出来这些问题的人。法国的启蒙思想家们,殴打狗大,打的正在兴头上,他们并不去想打死狗大之后的事。但是康德意识到了,这时候康德提出,不应该彻底杀死狗大,不能全盘推翻和否定基督教文明。而是应该以西学为体,以中学为用。


面对一个礼崩乐坏的欧洲,康德的折衷方案是,道德自律。当康德说,自由即自律的时候,他表达的其实就是克己复礼的意思。康德把克己复礼,翻译成了绝对律令。法国人卢梭说自由,德国人康德说,自由即自律。从这开始,西方新文化运动的德国人为主的保守派,和法国人为首的激进派,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站在康德的肩膀上,黑格尔把绝对律令,升级成了绝对精神。为什么黑格尔要写精神现象学呢。因为他走的是康德的那条路。康德提出,欧洲文明要克己复礼,德国古典哲学的问题,就变成研究这个礼。他们把儒家思想中的礼,称之为伦理学。


如果说康德看到了这个礼,那么黑格尔研究的,则是礼运。礼的运动,是怎么推进历史演进的。背后的力量又是什么,黑格尔认为,是矛盾,矛盾的双方是什么呢,是主人精神,和奴隶精神。是主奴双方互相斗争,是主奴辩证法在推动历史进步。


黑格尔,把儒家思想,篡改的乱七八糟,以西方奴隶制文明为体,以华夏儒家思想为用,把礼的运动,彻底扭曲了。孔子认为,社会的演变和运动,它的动力主要由三部分组成,货,力,礼。


康德和黑格尔只看到了礼,却看不到货与力。黑格尔的偏颇,受到了费尔巴哈和叔本华的猛烈炮轰。叔本华认为,我们已经打倒了狗大,为什么你黑格尔还要变着花样复活狗大呢,绝对律令,绝对精神,不都是狗大以新的形式在复活吗?所以,文化革命要继续,要死死的踩住狗大,不准让他翻身。自由意志才是人的生命本身,打倒克己复礼派。


费尔巴哈则看出来了,黑格尔不懂儒家思想的货与力,陷入了纯粹的唯伦理论和唯精神论之中。费尔巴哈,看到了自然万物非精神性的一面,以及它们对人的精神所施加的影响。


从对黑格尔的批判出发,叔本华导向了尼采,费尔巴哈导向了马克思。刚才我们说过,孔子的思想,认为社会运动,取决于货,力,礼三者。法国那群人完成的是,杀死狗大。康德和黑格尔完成的是,把儒家的礼,重新诠释和构建成欧洲人的新伦理。


孔子关于货和力的思想,则有魁奈,斯密和李嘉图来完成。货,被欧洲的经济学们,重新诠释成了资本,力被李嘉图重新诠释成了劳动价值论。马克思,则把货,力,礼,统一到了一起。


马克思被黑格尔误导,把欧洲历史分成了五种社会形态,这是错误的。欧洲历史只有一种社会形态,那就是永恒的奴隶制。

(参考1 被篡改的历史

   参考2  经济问题的文化根源


轰轰烈烈的欧洲新文化运动完成,下面我们给这场轰轰烈烈的文化革命,做下总结。


孔子-耶稣=欧洲新文化运动=法国启蒙思想+德国古典哲学=现代文明。

马克思=黑格尔+费尔巴哈+李嘉图+弥赛亚主义。

纳粹=黑格尔+尼采+马克思

自由主义=法国启蒙思想+虚无主义

美国=普世教=法国启蒙思想+英国海盗经济学+英国人渣道德观

苏联=德国古典哲学+马克思+列宁+蒙古


西方近现代文明的一切,都根源于华夏思想。它是华夏文明的一个私生子。至此,西方近现代文明的文化运动第四波,现代思潮完成了。被满人所一手熄灭的那个全球化体系,再次以西方文明为核心,被重建了起来。法德主导了欧洲新文化运动,后来的美苏,美国继承了法国,苏联则继承了德国。


鸦片战争,百年屈辱,中国走出黑暗时代。工业文明时代全球化贸易体系下的中央帝国


演员们都到齐了,华夏的私生子远洋而来。满人,则是华夏文明的养子,这个养子,因为人种方面的缺陷,把干爹家的宫殿,变成了一个猪窝。而日本则是华夏文明的一个弃子。缺乏父爱的日本一次次跑过来说,爱我你就抱抱我。中国则说,不抱你,滚。一次次求抱抱,一次次被打滚。所以说,日本人是华夏文明的弃子。


苏俄也来了,这一次,虽然他们化了很浓艳的妆,其实他们不过就是蒙古人的新版本。上一次,蒙古人充当了华夏文明临幸欧洲文明的阳具。这一次,苏俄则负责,把欧洲文明给华夏生的孩子抱回家。


近代的欧洲人,在杀死狗大之后,他们一直在精神深处,把遥远的中国,想象成是他们精神上的父亲,是现实版的伊甸园。但是,当他们终于来到中国才发现,中国到处都是一片的饥饿和赤贫,整个国家,就是一座巨大的监狱。

这种幻灭,是西方近代开始丑化中国的精神根源。它们并不是因为中国的赤贫本身,而丑化中国。而是因为满清毁了中国,让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幻灭。继狗大被那帮法国人给捶死之后,那个遥远的精神上的父亲,被满人给杀死了,现实版的乌托邦也被满人给变成了猪窝。


以西方人为核心的四百年现代文明,这种接连的双重幻灭,是很多不幸的精神根源。我们之前说过,现代文明,它的母亲是欧洲,父亲是华夏。但是这个孩子,他的母亲被启蒙思想家们杀死后,他父亲也被满人杀死了。为什么现代人那么的焦虑,那么的容易精神分裂。因为现代文明,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流浪儿文明。


英国人跑过来质问满人,你怎么把咱爹的宫殿,给弄成猪窝了。满人不服气,我乃天朝上窝,你们红毛休得胡言。日本人也在旁边随声附和,是啊,满人不是中华,满人是夷狄,他们太可恶了,彼可取而代之也,驱逐鞑虏,光复咱爹。不光是西方人幻灭,中国被毁,日本人也很幻灭。


鸦片贸易,以及在列强们的群殴下,中国人在农业文明时代所积累的金银外汇储备,都被满人给赔了个光。美洲金银的开采,让香料,丝绸和毛皮,从此退出了货币的舞台和历史。黄金统治了一切。国民党手里还剩的那点白银,又被摩根集团发动的金融战争所掠夺,在一场白银危机中,消耗殆尽。中国几千年的农业文明,在财富积累的意义上,账户被清零了。共和国接手的,是一个空户头。


私生子,养子,弃子,搬运工,在华夏的大地上,搅起百年风云。中国这时候也开始了新文化运动。


所谓的新文化运动,不过就是把满清毁掉的那些华夏原本的东西,以西方,日本,苏俄所诠释的新形式,出口转内销再重新捡回来。正所谓,礼失而求诸野。


在近代史,满人为什么一定会出局。因为这有文化上的深层原因。在觉醒的汉人看来,满人是夷狄,统治中国不合法。在日本人看来,满人是夷狄,统治中华不合法。在西方人看来,满人野蛮,代表东方文明不合法。在苏俄看来,满人腐朽无能,占据曾经的蒙古帝国王庭也不合法。


文明社会,没有猪的地位。只有在黑暗时代,猪把宫殿变成猪窝,才能短暂的窃取糟蹋文明国家。当黎明冲破黑暗的那一刻,满人的时代就结束了,而且是永远的结束了。


辛亥革命爆发,满人退出舞台。劳改农场里,被禁锢了几百年的中国人,集体的释放出狱。这时候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新的中国是什么。


袁世凯给出的回答是,中国要重新做大家的爸爸,恢复从前那样的中央帝国核心地位。但是,以中国当时之积贫积弱,这是一个太过超前的回答。中央帝国的核心地位,得不到世界的认同。现代文明,宁愿继续流浪,也不想找个穷爸爸。


孙文给出的回答是,尊西方文明这个私生子为核心,父亲给儿子做学生。这个问题就很麻烦,父亲听儿子的,那么到底谁是谁爸爸?一个缺少中央帝国的世界,引发了国际上的列强们,国内的军阀们,长期而又大规模的针对中国的混战。无休无止的混乱,让新诞生的民国,越来越暗淡下去。


蒋介石给出的回答是,他可以做中国的拿破仑,结束混乱,重新带来秩序。但实际上,蒋介石并不是拿破仑,他只是张士诚二世,充当了江南大地主和买办资本家们的政治代理人。


为什么很多小国家,落后没人打,但是中国一落后,就肯定有人打呢。因为这是数千年以来,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体系,对人类文明所沉淀下来的,文化和历史的先天性所造成的。


世界需要中央帝国,但是占着中央帝国的位子,却不具备中央帝国的才德。这样的人,都会被打倒。中国必须得强大,否则就只能一直不停的换人。换配得上统治和领导中央帝国的人和组织。按照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历史惯性,中央帝国是一个现实版伊甸园,它是生产中心,它是财富中心。但是这个伊甸园必须得由一个父亲来建立。蒋介石完成不了这个使命,他也只能出局。


毛泽东给出的回答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句话背后的深刻内涵是,中央帝国回来了。这个中央帝国的回归宣言,袁世凯没敢说,孙中山没敢说,蒋介石没敢说。但是毛泽东说了。


听说爸爸回来了,世界的第一反应是,中国看上去那么穷,不会又是个假爸爸吧。为了检验下这个爸爸是真是假,联合国军肩负着质检员的使命,赶紧跑过来测试了一下。测试结果是,这回是个真爸爸,再穷也能教全世界做人。中央帝国真的回来了。


我们的历史教育很有问题。把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的过渡期,也恰好是我们的黑暗时代,当成了我们的历史常态。并认为,我们的历史,过去的一切都是黑暗的。这说明,虽然天亮了,但是很多人的精神还沉睡在黑暗里。


真实的历史是,中央帝国,一直都是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生产中心。并且,中央帝国也将会成为工业文明时代的唯一生产中心。之前至道学宫的文章提出世界只需要中国一个工业国,很多人感到不解。如果考察整个历史就会发现,中国作为全球唯一的生产中心,一直都是历史常态,几千年都是如此。


未来看,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全球文明,货币体系将从农业文明时代的黄金,香料,毛皮,丝绸,变成工业文明时代的人民币,美元,卢布,欧元。日元和英镑,只是奴仆货币,不值一提。卢布的价值,就在于充当中欧之间的连接货币。美元和卢布,天然的不可能结盟。


当中央帝国走出黑暗时代后,那么工业文明的全球化,也将会回归到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正常体系中来。


西方人领导世界的几百年,这只是偶然。因为中国陷入了黑暗时代,全球生产中心,从东方向西方转移,碰巧促成了西方现代文明。


从农业文明,升级到工业文明,中国重新成为全球生产中心,这是一个千年级别的大周期事件。


白云谈史1:夏商周大同社会

白云谈史2:秦汉-国有制和资本主义的对峙

白云谈史3:脏滥的隋唐-文化上肮脏,军事上失控

白云谈史4:宋元明-东林党,就是那群呼吁国退民进和国企改制的人

白云谈史5:黄金、丝绸、皮毛、香料-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

白云谈史:明朝亡于维稳-文官勾结金融寡头捞钱,武官养寇自重


本文出自至道学宫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第二部分。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全文。

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更多文章:

被篡改的历史

经济问题的文化根源

《恢复文化自信要从认清罪恶的清朝开始》

美国如何通过非政府组织影响中国政策:全民强制加碘始末

《拨开谜雾看世界 解读新中国的历史》

盛名难副的庸医钟南山

西医主导的卫生部消灭中医的的策略和方法

汉语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来自高维度文明的“中医生理学”

诸葛亮怒骂庸医:癌症病人是怎么被治死的?

化繁为简,去伪存真,拨开迷雾看世界。欢迎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出处

同道学宫二维码,扫描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