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1年4月1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民粹主义:人类历史上最昂贵的智商税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0-10-10

· 全文共 4936 字,阅读时长约 12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怨恨使人类慢慢毒害自己的灵魂。——马克斯·舍勒



作 者 | 刘胜军
01

现象级的特朗普

在美国的 45 任总统中,特朗普绝对创造了很多记录:

• 史上最口无遮拦的总统

• 史上最引发民众对立的总统

• 史上最推动党派对立的总统

• 史上最仇恨媒体的总统

• 史上唯一没有从政经历的总统

• 史上最无法无天的总统

• ……

但他确实又堪称奇迹:自从他上任以来,争议不休、丑闻不断、斗争不停,从通俄门到乌克兰电话门、贸易战、疯狂退群、日均撒谎 15 次、身边忠义人士接二连三辞职……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一败涂地。舆论一次次担心“他还能撑多久?”,但在社会一次次的惊呼中他一次次重新站立起来。尽管如今民调支持率大幅低于拜登,但谁也不敢断言他不会咸鱼翻身。

对于这一现象,笔者称之为“特朗普不倒之谜”。破解这一谜题,对理解今日美国乃至今日世界都至关重要。特朗普并非一个孤独的存在:俄罗斯的普京、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巴西的博索纳罗、菲律宾的杜特尔特……这一名单还在不断增加。



02

穿透民粹主义的本质

如果说特朗普有什么魔术的话,这个魔术其实大家心知肚明:

 特朗普主义= 民粹主义+ 民族主义

生活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民粹主义已成为所有人的一门“必修课”。大家都听说过民粹主义,但究竟啥是民粹主义、民粹主义为何有如此杀伤力呢?

德国学者米勒(Jan-Werner Muller)在《什么是民粹主义》一书中深刻总结了民粹主义的特点:

民粹主义是一种对政治的道德化想象:一群道德纯洁、完全统一(纯属虚构)的“人民”对抗一群被视为腐败的或道德低下的社会精英。


民粹主义者主张:他们且只有他们才代表人民。特朗普说过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是,“唯一重要的是人民的团结,因为其他人毫无意义。”

反精英是民粹主义的必要但不充分条件。


民粹主义的核心是“反多元主义”:只有一部分人才算是真正的人民。不难想象,民粹主义者往往也是民族主义者,甚至是种族主义者。例如印度的口号“英吉拉就是印度,印度就是英吉拉。”法国国民阵线的领导者勒庞,每年 5 月在巴黎圣女贞德雕像前集会,唤起人民的认同。

△圣女贞德像下的勒庞

民粹主义的三大治国方式:挟持国家机器、贪污腐败、大众恩庇。


民粹主义是民主制度永恒的阴影,一人一票的多数人决策制度(majority rule)很容易导致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往往会破坏法治,“人民的意志,完全可能以齐声欢呼的方式体现出来。”


民粹主义真正的危险在于:拒绝多元化实际上导致了拒绝一部分公民自由和平等的地位。

特朗普和桑德斯都被认为是民粹主义者,一个是左派一个是右派。他们都是对体制的反抗者,都积极响应公民的愤怒和憎恨。但如果按照民粹主义的本质——“反多元主义”——来衡量,桑德斯并非民粹主义者,特朗普才是

民粹主义当然是一种幻觉,因为“全体人民”从来不可能被代表。但宣称自己能以这种方式理解人民,是很有诱惑力和迷惑性的。

其实,这是一种障眼法:民粹主义者声称的“人民意志”并没有实际的公民参与,而是他们“猜测人民的意志”。

民粹主义的出现往往与人民的不满有关,而这种不满则源于民主制度未能兑现的承诺。从这种意义上说,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无疑是too simple too naive。匈牙利政治家托玛什说:

我们这些居于顶端的泡沫,正在欢庆自由、开放、多元、空想等种种胜利。这些毫无意义。我为此感到羞愧。

我们不能忘记,特朗普上台之前的 2011 年,美国曾爆发轰轰烈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而“奥巴马-希拉里”阵营并未对民众的愤怒做出有意义的回应。玛丽·伊丽莎白·里斯感叹:

美国不再是一个民有、民享、民治的政府,而是一个华尔街有、华尔街治、华尔街享的政府。

正因为如此,当特朗普在 2016 年大选中提出“抽干沼泽”时,才打动了无数美国人。

麦肯锡统计数据显示,2005 年至 2014 年,发达国家 65% 以上家庭的实际收入水平停滞不前或下降。即使在 2020 年的经济危机中,美国激进的政策应对同样会导致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在 4000 万人失业的同时,纳斯达克指数居然创下历史新高。

美国的问题在于:由于话语权的差异,很大一部分人的经济利益无法在华盛顿被代言——尼克松称为“沉默的大多数”。大公司借助强大的游说能力,推动游戏规则不断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移动。如今,甚至连并不左派的《经济学人》都开始批评美国的垄断势力了。难怪,民主党参选人沃伦愤怒地呼吁:

拆分亚马逊(Amazon),拆分谷歌(Google),拆分 Facebook,拆分苹果。


03

身份认同是核心

民粹主义者不会宣称“我们是 99% ”,他们只会说“我们是 100% ”。他们将人民视作单一的、同质的、纯洁的。

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罗伯斯庇尔曾说:

我就是人民。

特朗普宣称:

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人民的联合体,因为其他人毫无意义。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次党代会上说:

我们就是人民。你们算什么?

查韦斯的竞选口号是:

查韦斯就是人民。我们是数百万个查韦斯,连你也是查韦斯。

实际上,民粹主义者不仅不回避冲突,反而喜欢借助冲突,热衷于煽动极化对立——这样才能把“人民”与“非人民”区分开来,建立强大的“身份认同”。这是特朗普被称为“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的原因。

为了建立身份认同,民粹主义者不惜将政治对手妖魔化。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美国一电视台主持人 Alex Jones 曾经说:

希拉里和奥巴马是从地狱中上来的人。如果走进他们,你会闻到地狱的硫磺气味。

特朗普在大选中公然叫嚣:

把她(希拉里)关起来(lock her up)!

虽然奥巴马出生于美国,在法律上并无争议,但特朗普依然拿此大做文章,是因为在民粹主义者眼中,奥巴马的“东西海岸的精英”和“非裔美国人”身份,都不属于“正统的美国”。在他们眼中,奥巴马就是一位非法总统

种族主义是挥之不去的历史阴影,这一问题在以多民族文化著称的美国尤其严重。多年以前,曾四次参选美国总统的乔治.华莱士曾言,“以在这片土地上生存过的最伟大人民的名义,我宣布,今天要种族隔离,明天要种族隔离,永远要种族隔离。”

特朗普的策略成功在于他使占美国人口多数的白人相信:自己的地位已经衰落,变成了受压迫的少数族群。因此,“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本质是“让白人的地位再次伟大”。明白了这一点,你就可以理解特朗普为何从来不严辞谴责“种族主义”,因为这其实就是他的事业。

白人至上主义的复燃,一定程度上是美国人口结构剧烈变化的结果。按照目前的趋势,白人将逐步失去“多数地位”。白人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接受这种现实;二是诉诸种族主义。


在2017年夏洛茨维尔拆除南北战争罗伯特.李将军像引发的暴力冲突和2020年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示威中,特朗普都表态暧昧,拒绝旗帜鲜明地谴责“种族主义”,反而炫耀武力、火上浇油。对特朗普的肆无忌惮,特朗普的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军已经出离愤怒了:

  • 我这一生,特朗普是第一个不去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都不会假装去尝试。反而,他试图分裂我们。


04

有民粹,无民主

民粹主义者通常鄙视法治。即使他们最初通过公平合理的方式赢得了选举,他们也会立刻以真正的人民的名义削弱民主的制度机构。国家利益会成为这一过程的遮羞布——“位于法律之上的是国家利益。”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不断挑战法治底线:迫使FBI局长科米对自己效忠、阻止白宫官员出席国会听证会、动用总统否决权否决国会法律、破坏美联储独立性、将司法部长变成自己的“私人律师”......。特朗普在逃过国会弹劾后,开始大清洗,不断解雇自己不喜欢的“吹哨人”。

民粹主义扭曲了民主机制。支配民粹主义者思想的,往往是一种简单粗暴的逻辑。

匈牙利民粹主义者欧尔班(现任总理)在 2010、2014 年选举前拒绝参加辩论但赢得了两次选举。他说:

重建经济并不需要理论,而需要三十个小伙子行动起来,去执行那些我们都知道需要做的事情。


人民为匈牙利议会提供了良好的建议和指示。如果有人批评法律,这不是针对政府,而是针对匈牙利人民。

即使在当权后,民粹主义者也会把自己的失误归咎于暗中作祟的精英。特朗普时常指责“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暗中破坏。

民粹主义者当政后会继续挑动对立,继续给人民灌输幻想。面对反对派组织的罢工,查韦斯说:

这不是支持或反对查韦斯的问题,而是爱国者和祖国公敌之间的对抗。

匈牙利领导人欧尔班公然宣称,“这也自由、那也自由的时代在欧洲已经结束了。”

在美国,由于特朗普对共和党的绑架,“三权分立”的政治机制遭遇空前挑战。佩洛西无奈叹息:

我们的建国先贤们在宪法中加入了一些保护措施,以防止一个无赖总统的出现。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同时会在参议院有一个流氓领导,他会怯懦地放弃维护宪法的职责。

佩洛西手撕特朗普国情咨文

05

简单化的极端政策

由于民粹主义者强调单一的公众利益,喜欢付诸于过分简单化的政策。特朗普的贸易战、边境墙、旅行禁令都是典型案例。

民粹主义者喜欢这样的口号:

打到一切!


让每个人都滚蛋!让他们都滚出去!


去你妈的!

在委内瑞拉,马杜罗为了控制通货膨胀而派军队闯进电子产品商店,迫使店家给产品贴上较低的价格标签。

法国国民阵线在 1970-1980 年代曾经张贴海报称:

两百万人失业,是因为过多的两百万外来移民。

俄国民粹派当年有句名言:

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是反对‘我们’;谁反对‘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而对敌人就应该用一切手段加以消灭。


06

民粹主义的领袖

民粹主义者并非天然反精英主义的。特朗普知道自己是精英的一部分,他的支持者也知道。但只要他们相信特朗普不会背叛他们的信任,就足够了。

有时候,民粹主义领袖恰好是民众的“反面”。例如作为亿万富豪的成功精英特朗普。但民众并不排斥这一点,因为:

• 领袖必须富有气质

• 领袖必须具有非凡的天赋

因此,特朗普才大言不惭地说:

实际上,在我的一生中,我的两个最大的资产就是:精神稳定和非常聪明。狡诈的希拉里·克林顿也非常努力地打出了这些牌,大家都知道,她在烈火中倒下了。我从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到一名顶级电视明星,再到美国总统,要成为总统,光是聪明是不够的,要是天才,而且要是一个(精神)非常稳定的天才!

为此,民粹主义者常与人民订立契约。还记得特朗普 2016 年大选前在葛底斯堡演说中提出的“百日计划”吗?


民粹主义者自始至终是真正人民的忠实代言人,但看似详细的“人民的指示”,其实只是他自己的解读。胡安·庇隆曾言:

政治领袖就是落实人民愿望的那个人。

民粹主义者善于领悟民众的想法。这就是特朗普喜欢在推特上说“想想看”、“放聪明些”所表达的意思。

民粹主义者往往都是演说和鼓动的顶级高手。希特勒的演讲中使用了音乐的技巧,开始的三分之二是“进行曲节奏”,最后变成“狂热”。他的手势犹如一个伟大的管弦乐队指挥。希特勒得意地说:

  • 我常常讲得国家的命运与他们的决定息息相关式的,打动了他们的虚荣心和雄心。人们的地位越低,对参与某项高贵事业对欲望就越强烈......他们就会成为某项不可抗拒的运动的一部分。

民粹主义者的狡猾之处在于,其主张通常是道德化的,因而难以被证伪。


特朗普是欺骗之王。他在2016年的当选得益于戈培尔式的宣传机构Breitbart 网站。该网站经常散布谣言,如希拉里支持伊斯兰国,希拉里通过一家比萨饼店做少年性交易等等。其创办人就是危险的邪恶军师班农。班农曾经公开说过,硅谷的CEO中非白人太多了。

虽然种族主义、美化暴力、激进的领袖原则并非民粹主义的必然成分,但如果民粹主义走向失控,这些现象都很可能成为现实。纳粹主义就是民粹主义运动的极端版本。美国思想家乔姆斯基说:

我记得小时候在纽伦堡集会上听希特勒的演讲。我听不懂他的话,但人群的语气和反应,崇拜的人群很清楚、是非常可怕的。我们知道它导致了什么。当你听特朗普的咆哮和人群时,你立刻想到了这一点。我并不是说他像希特勒一样。就特朗普而言,唯一可察觉的意识形态是纯粹的自恋。


07

与人民直接沟通

民粹主义者在选举失利时,常把“道德上正确的”选举结果与实际选举结果对立起来。特朗普在每次初选失利时都会指控对手舞弊,宣称整个体制都是“受人操纵”的。眼下,民主党最担心的就是特朗普会如何在2020年选举中作弊?可能的策略包括:

• 推迟选举

• 禁止邮寄投票

• 制造混乱

• 发动战争

• 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民粹主义者希望摆脱中间人,和人民建立直接的联系。因此,他们不喜欢媒体,经常指责媒体。特朗普是这方面的杰出人物:特朗普对推特的热爱达到了登峰造极程度,他自称是“ 140 个字符的海明威”。

同样,匈牙利的欧尔班每周五都接受匈牙利广播电台采访;查韦斯主持电视节目《你好,总统!》。查韦斯善于对公众发表长达 6 个小时的演讲。除了推特,特朗普最大的爱好就是组织公众集会。

民粹主义政党通常具有威权主义的倾向,是靠领袖个人魅力驱动的政治竞技场,而非理性辩论的场所。在特朗普的操控下,共和党已经面目全非。


08

腐败不是问题

“固有体制”、“腐败的精英”所做的事,民粹主义者全都会做,而且他们没有负罪感,因为有“人民的意志”作为保护伞。

民粹主义者热衷于“歧视性法治主义”——“对我的朋友一切好办,对我的敌人法律伺侯”,将批评他们的人称为叛国者。一个典型案例是:美国司法部放弃刑事起诉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引来美国社会一片哗然。须知,弗林曾在“通俄案”中两度认罪。《纽约时报》社论斥责特朗普利用司法部来维护自己的朋友,指摘司法部长应该为美国人民而工作。

民粹主义的欺骗性是其最大的危险。一部分民众未被充分代表,并不支持民粹主义者关于他们是唯一的合法民意代表这一主张。但很多人会被这种幻觉所蒙蔽和误导。从这种意义上说,民粹主义是民主制度的真正威胁。

民粹主义者是强大的,但不是无懈可击的。在 1968 年美国总统选举中,工会大肆宣传华莱士州长对阿拉巴马州工人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改善努力这一真相后,华莱士失去了大批支持者。

对于民粹主义者的威胁,美国国父们看得明白。《联邦论》中指出:

古代政治制度和美国政治制度的真正区别,在于美国完全排除作为集体身份存在的人民。

真正化解民粹主义的威胁,离不开新的社会契约,将那些被排斥的人纳入体系,同时避免那些十分有钱的成员退出体系。从沃伦主张的“富豪税”引发的强烈反应来看,要形成一个新的社会契约是极为困难的,将面临极为复杂的利益博弈。

在人类历史上,民粹主义是代价最为高昂的智商税。希特勒对民粹主义的娴熟运用警告我们,民粹主义可能把人类带入不可知的历史深渊

理解了这一点,你才能明白美国四星上将鲍威尔怒斥特朗普的那句“狮子吼”:

美国是有宪法的!特朗普已经偏离了宪法!


眼下发生的抗议,是我有生以来看见的最大规模抗议。这表明:整个国家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人民已经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了!


让美国不仅要伟大,更要为所有美国人强大、伟大,而不是为一小部分人

当下,新一轮民粹主义在全球风起云涌,山雨欲来风满楼。黑格尔说,“我们从历史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从没有从历史中得到教训。” 

这一次,人类会缴多少智商税?


参考文献:米勒(Jan-Werner Muller),《什么是民粹主义》,译林出版社。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