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1年9月25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特朗普入狱”是共和党自我拯救的唯一机会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1-09-07



· 全文共 5155 字,阅读时长约 13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者 | 刘胜军

特朗普用 4 年时间,演完了《时代》杂志封面的预言。

那些认为特朗普是勇敢的、敢于打破旧世界的、反精英政治的“改革家”的人,实在是天真和无知到了令人无语的地步。最了解特朗普的还是他的前私人律师科恩,科恩在国会听证会上大声告诉全世界:

• 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骗子” 和 “作弊者”( a racist, a conman and a cheater)。

虽然特朗普即将离开白宫,但他给美国社会带来的撕裂和对民主与法治的摧残已无可挽回。最应为此付出代价的就是对特朗普一再苟且的共和党人


01

小特朗普的叫嚣:这是特朗普的共和党!

长期以来,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成为美国政治的两大主要力量。如今,特朗普正在将共和党变成“特朗普党”。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说得令人毛骨悚然:

• 对那些没有阻止这场选举被偷走的人——趁这次机会应该向他们传达一个信息。这已经不是他们的共和党了。这是唐纳德·特朗普的共和党。

这种特朗普引发的党内分裂,从 2016 年特朗普参加选举那一刻就开始了。2021年1 月 6 日的“冲击国会事件”标志着分裂的高潮,迫使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尔、副总统彭斯、前司法部长巴尔为代表的共和党高层公开与特朗普“割席”。但由于共和党对特朗普的纵容和包庇,如今的特朗普已经“失控”,共和党已经被他深度绑架。


02

共和党一分为三

“特朗普党”的核心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这种价值观与“法治”内在的冲突,将共和党撕裂为三派:

• 坚定的特朗普派这些人视特朗普为教主、领袖,唯其马首是瞻,主要以 1 月 6 日国会认证程序中拒绝承认拜登当选的 11 位参议员和 140 位众议员为代表,主要人物是克鲁兹参议员、国务卿蓬佩奥、被特朗普赦免的弗林将军等。

• 有底线的特朗普派:以彭斯、麦康纳尔、巴尔为代表,这些人在政策主张上大力支持特朗普,甚至为了党派私利一再“包庇”特朗普在通俄门、乌克兰电话门等事件中的违法行为。但是一旦特朗普危及美国的“宪政国本”,他们还是会“忠于宪法”而非“忠于特朗普”麦康纳尔与特朗普一直是互相讨厌又互相利用。早在 2020 年 10 月麦康纳尔就透露了一个无奈的秘密:由于担心特朗普等人新冠防护措施不足,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去过白宫。

△特朗普与麦康纳尔:相互讨厌又相互利用

• 反特朗普派:在这些共和党人眼中,特朗普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政治流氓,他们拒绝与特朗普为伍。代表人物是公开斥责特朗普并放弃参议员连任竞选的弗莱克。2019 年,共和党内甚至出现了以“扳倒特朗普”为使命的林肯计划(The Lincoln Project)。这是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工作目的是:阻止特朗普在 2020 年大选中再次当选。拜登成为民主党候选人后,该委员会于 2020 年 4 月宣布了对拜登的支持。


03

共和党的灵魂与历史

共和党又称为“老大党”(Grand Old Party,简写 GOP),前身为 1792 年成立的民主共和党。然而,这个政党在最近 20 年里已经成为一个反智愚昧的政党——“GSP” (Grand Stupid Party 傻大党),不戴口罩、不信科学、痴迷阴谋论成为共和党人的鲜明标签。

如今的共和党被视为是社会保守主义(包括维护“家庭价值观”)、经济古典自由主义(包括支持“保守财政政策”)以及在外交、国防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的右派政党。其支持票源主要来自白人蓝领工人阶级、农民、宗教保守派、工商业、能源业及专业人士。美国贫富差距的扩大、全球化带来的锈带塌方,给特朗普崛起提供了一个机会窗口。

共和党最重要的总统是亚伯拉罕·林肯,他在 1860 年的选举胜利开始了共和党的称霸时期,掌控数十年的美国政坛,共和党至今自称为“林肯的党”。2016 年大选前夕特朗普在葛底斯堡发表演说,也是为了打“林肯牌”。

就美国外交而言,共和党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和民主党总统威尔逊,分别代表了“现实主义”和“传教士精神”:

• 西奥多·罗斯福:国际活动就是斗争,适者生存。对没有武力做后盾的空谈,我十分厌恶。铁血政策不仅有利于美国,最后也会有利于全世界。

• 威尔逊:战争是可怕之事。但权利比和平重要。我们缔造这个国家是为世人获得自由,这个目的不限于美国。我们要解放世界。如果不这么做,美国将失去信誉,实力也会消散。

△威尔逊与老罗斯福

由于共和党总统胡佛在 1929 年大危机中的糟糕表现,民主党人富兰克林·罗斯福上台,在历史上唯一连任四届的总统罗斯福的巅峰时期,共和党在国会仅剩下 16 名参议员和 88 名众议员

△胡佛与富兰克林·罗斯福

美国历史上最“藐视法治”的总统安德鲁·杰克逊也是共和党人。他是特朗普的精神教父,特朗普“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特朗普毫不掩饰他对杰克逊的崇拜

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引咎辞职总统”是共和党人尼克松。

“段子手”里根是威望极高的共和党总统。2005 年,美国探索频道和美国在线组织举办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评选,收到了 240 多万美国人的响应,里根名列第一位:

1、罗纳德·里根 第 40 任美国总统,演员

2、亚伯拉罕·林肯 第 16 任美国总统

3、马丁·路德·金人权活动家

4、乔治·华盛顿 美国首任总统

5、本杰明·富兰克林 美国作家,发明家,政治家,科学家

△最善于讲笑话的总统:里根

1984 年,里根在普选中赢得了将近 60% 的选票,囊括 49 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创下了获得 525 张选举人票(全部 538 张)的纪录。明尼苏达州,蒙代尔也只超过了里根 3,761 票,里根差点创下赢得全部五十个州的历史纪录

里根彻底改变了美国政治。他将所得税降低了 25%、减少许多苛刻的税赋,同时也解决了自 1970 年代以来一直蔓延的经济滞胀,遏止了严重的通货膨胀以及经济衰退。在两党的支持下,里根除了几乎所有新政以来遗留的管制政策。里根经济学深刻改变了美国和世界经济,引发席卷全球的经济自由主义变革浪潮。(参见:他拯救了美国经济


04

共和党的反智主义倾向

在特朗普的带领下,共和党人的“反智主义”倾向明显加剧:

• 44% 的共和党受访者认为比尔·盖茨将通过新冠疫苗将跟踪芯片植入人体。相比之下,只有 19% 的民主党受访者,24% 的独立党派人士相信这种观点。

• 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政治学教授 Matto Mildenberger2017 年发表的论文表明,只有 31% 的共和党人相信人类活动会导致全球变暖。

• 美国 GQ 杂志曾于 2014 年评出的 20 个美国政治狂人,其中 17 个是来自共和党的。在1月5日的“拯救美国大游行”中,共和党众议员Mary Miller向疯狂的川粉们讲了一句“震惊人类”的话,“每一代人都有责任教育和培训下一代人。即使我们应了一些选举,但我们依然会输,除非我们赢得孩子们的心灵。这是一场战斗。希特勒有一点是对的,他说:谁拥有年轻人谁就控制了未来。

• 得克萨斯的共和党众议员路易·戈莫特(Louie Gohmert),被公认是美国最愚蠢的政治家。他对政教分离原则的理解居然是:国家不能干预教会, 但是教会可以干预国家。OMG!

共和党人、前总统小布什也曾经被认为“智力水平堪忧”,他在演讲中说了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金句:

• 越来越多的进口产品来自海外。(More and more of our imports come from overseas.)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前州长、共和党人 Bobby  Jindal 哀叹:

• 我们必须要停止成为一个愚蠢的政党。


05

特朗普与共和党的“脑死亡”

由于特朗普成功地煽动起了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在党内拥有极高支持率,进而绑架了共和党。大部分共和党政客,因为怕得罪共和党选民,不得不选择与特朗普“苟且”:

• 民意调查显示,目前有三分之二的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在 2024 年能再次竞选总统。除此之外,在大选中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中,有 79% 的人相信选举存在欺诈,并认为拜登是从特朗普那里偷走了总统一职。

的确,共和党已经很大程度上成为“特朗普的党”。

△川粉大闹国会山

2020 年 8 月《纽约时报》文章指出:

• 在特朗普触及的每个领域,共和党都显示植物人脑死现象

• 特朗普将是一个持久的存在:如果特朗普在 2020 年 11 月的选举落败,他会声称自己的落选是民主党选举舞弊造成,将迫使其他共和党人支持他的声言。他会搞一档电视节目,举行群众集会,他会对自己是否在 2024 年再次角逐总统职位的问题闪烁其词做腼腆状。

• 特朗普仍然会是所有共和党事务的核心。有野心的共和党人如果想在党内有任何前途,就必须把自己绑在这位垂死沙皇的躯壳上。在接下来的四年里,整个党会为特朗普风靡而处于脑死状态。

• 特朗普在移民、贸易、外交政策等方面的基本世界观,将在未来几十年里继续塑造共和党,就像里根的基本世界观在过去几十年的作用一样。

现实证明,这些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指出:

• 共和党人、尤其是他们在参议院的代表,已经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阻止一个反复无常的危险人物向美国宪政和竞选程序公开发起挑战。共和党决意与魔鬼为伍。

哈佛大学前校长、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讽刺说:

• 所有人都应该为做特朗普言行的同谋而羞耻。有时会好奇,他们要怎样面对子女。

最能说明“特朗普撕裂家庭”的例子是特朗普高级顾问康威,康威的丈夫和女儿都公开与妻子“政治决裂”。

康威女儿公开谴责妈妈的愚蠢和自私

《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写道:

• 共和党的拜特朗普派将会变成一个信誉扫地、毫无力量的疯子少数派,整天等着特朗普最新推文指示他们的所做、所说、所信。

 特朗普走狗们会要求共和党跟他们站在一起,以适应他们自己的政治利益,让有原则的共和党人度日如年。每一周都会对你的忠诚发起新的考验

• 特朗普的共和党已经成为一个邪教,他们决定在自己的党派大会上不提出任何政党纲领。它的纲领是,任何时候敬爱的领袖说什么就是什么。当一个政党停止思考时——当他们对特朗普这样不道德的领导者都不能划下红线时——他会把它进一步带向深渊,直抵地狱的大门。他们现在已经抵达那里。


06

共和党人向特朗普说不

共和党当然也不乏正直、明理之人,他们勇敢地向特朗普说不。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原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 )在国会山的退休演讲痛斥“共和党人的集体投降”:

• 是时候停止我们的同谋了,是时候停止容忍那些不可容忍了。

• 如果我们明知不发声和不作为都是错误的选择,却因为政治算计、因为担心树敌、因为怕疏远基本盘、因为不想激起挑战、因为凡此种种的原因,而选择了不发声和不作为,我们就为了这些小利逡巡,而丧失了保护自由制度的大义与迫切,有侮我们的原则、背叛我们的义务。

• 俗话说,孩子在看。他们确实在看。他们会怎么做呢?如果下一代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袖手旁观?为什么不站出来呛声?——你该怎么回答?

托马斯·弗里德曼呼吁:

• 正派的共和党人——无论是在政界还是商界——应该跟这个毫无原则的拜特朗普共和党决裂,自行创立一个讲原则的保守党。这是当务之急。

2016 年特朗普当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深具影响力的美国保守派专栏作家威尔 (George Well) 宣布退出共和党。威尔说:

• 这不是我的党。

2019 年 7 月 4 日,美国国会众议员贾斯廷·阿马什宣布退出共和党。他说:

• 对穆勒报告研究后可以发现,特朗普总统确实做出过足以受到弹劾的具体行为……他的很多行为都满足构成妨碍司法罪的所有要件……很明显,巴尔部长在特检报告书的问题上有意糊弄民众,相当于司法部门故意阻止对总统的起诉。

2018 年 4 月,时任众议院议长瑞安宣布不再寻求连任;截至 2019 年 8 月 5 日,美国已出现九位在特朗普就职后宣布无意寻求连任的共和党众议员。

德高望重的小布什政府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也表示,举报特朗普的政府内部人员是爱国者,他呼吁共和党人鼓起勇气站出来。

已故“共和党良心”麦凯恩的妻子直言,“共和党已经不是我和我丈夫曾经心属的那个党。”


07

共和党面临再次分裂

共和党在历史上曾经多次经历分裂:

• 在内战后的重建时期里(1865-1877),共和党于 1864 年控制了国会,要求采取更激烈的行动报复南方的分裂。林肯勉强遏制了他们,但在林肯死后继任的总统安德鲁·约翰逊为了这点而在 1866 年与激进派共和党人分裂。1866 年的国会选举中,激进派共和党人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控制了整个重建时期。

• 在 1884 年,共和党内的改革派认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詹姆斯·G·布莱恩相当腐败因而拒绝支持他,转而支持民主党的格罗弗·克利夫兰,使民主党夺回了白宫。大多数这些叛变的共和党人在 1888 年时都回归了共和党。

• 1890 年时威廉·麦金莱主导下通过的高关税法案则重创了共和党,使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共和党拥护的虔信派的新教教派支持颁布禁酒令。这激怒了一些反对禁酒的共和党人,使他们在 1890-1892 年间改支持民主党。

• 在 1948 年,共和党分裂为左右两派,民主党总统杜鲁门大胆的在 7 月时召集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送出一堆他预期会对共和党议员造成大麻烦的法案审查。最后果不其然。

与历史上的分裂相比,共和党如今的分裂更为严重,特朗普的疯狂人格和超高党内支持率,成为了共和党人的噩梦。

共和党何去何从?

最大的可能是特朗普脱离共和党,组建“川普党”。

另外一种可能是共和党“川普化”,而不认同川普党共和党人转向民主党或者另外组建新的党派。

共和党要避免分裂,有一个最好的办法:把特朗普送进监狱。

一旦特朗普入狱,其公众形象将受到严重打击,一些“川粉”会逐渐清醒过来。更重要的是,入狱意味着特朗普失去 2024 年再度参选的机会,这将严重限制他凝聚人气的能力。随着 74 岁高龄的特朗普入狱,他将逐步被世界遗忘,世界开始恢复正常。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或许可以避免分裂的悲剧性命运,实现“自我救赎”

看来,“特朗普必须坐牢”即将成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两党共识

特朗普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妙。1月6日的冲击国会山,把美国逼到了墙角,特朗普遭受“政治追杀”已经毫无悬念。社交媒体一面倒封杀特朗普,也令舆论更加不利于特朗普。

政变未遂之后,特朗普一反常态地说:

• 那些诉诸暴力和破坏者,你们无法代表这个国家。那些目无法纪者,你们将付出代价。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选举,人们情绪高涨。但现在,必须冷静下来,恢复平静。现在,国会已经确认大选结果。新一届政府将于1月20日宣誓就职。我的重点将转向确保权力的平稳、有序和无缝交接。这一刻需要愈合与和解。

这无疑是贼喊捉贼,特朗普才是1月6日暴乱和政变企图的头号罪犯。

全世界都很好奇:手中没有武器的川粉何以能攻破壁垒森严的国会山?美国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说得特朗普一身冷汗:


• 结果是明确的,特朗普现在必须走。安全部队在哪里?好吧,一个更高级别的人决定不让他们出现在国会大厦,我想知道为什么需要立即进行真正的调查。美国总统煽动暴民对我们的民主体制实施暴力。总统敦促人们进行暴力,那就是煽动叛乱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