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丁丁在上海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让陈冲为你上一堂人体美学欣赏课

肖浑 肖浑 2020-01-27


这几天又接连被陈冲的魅力震慑了。

 

先是在《十三邀》,其中许知远有个问题是问她,演过的角色里哪个角色让她觉得特别难,特别有挑战性。

 

我以为她会说《末代皇帝》或者《色,戒》之类的名作,结果她脱口而出的回答是:“特别有挑战性的都是特别烂的角色。烂、破角色的挑战性可强了,你怎么演啊,你怎么演才能不让自己无地自容?”


 

请好好感受一下陈冲式的轻蔑:


 

类似的说法在《鲁豫有约》里也有过,陈冲告诉鲁豫,她在有些电影里闭着眼睛都能演,睁开眼就是浪费精力。她不讳言自己有时会接烂片,出于生计或者一时看走眼。好在那些烂片看的人不会太多,过个几年就没人再提了。

 

而在接受影评人桃姐团队的采访时,陈冲又具体指出了一类现在常见的烂片:就是那些对于身体和性持有低级趣味、庸俗不堪的态度,非常下作的电影。



 

陈冲还直言,国产片里女性角色形象如此乏味,“可能跟男性导演们的审美有关。”


 

哪些电影属于陈冲所说的“下作的电影”呢?想必大家瞬间都会想到一些国产片里的常见桥段,对女性身体极尽物化,把女性角色设置成毫无灵魂的木偶,然后被动接受男性目光的打量。

 

我平时都尽量不看烂片,偶尔看了马上也忘了,现在还能想起来的,应该就是《前任3》,里面就有很多极其庸俗的桥段,比如韩庚和郑恺在夜店见一对长得根本不像的双胞胎姐妹,左边那个说“我像爸爸”,郑恺就说“那你爸挺帅的”,右边那个说“我像妈”,韩庚笑了一下说“那你妈挺有钱的吧”。


 

其实我觉得《前任3》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烂片,作为商业片还算合格,技术上并不烂,烂的只是意识、是思想。就是像陈冲说的那种,什么都没露,但就是挺恶心人。

 

恶心人的到底是什么?不是女性的身体,而是男性的目光,那些分明带着猥亵心思的目光,这种目光里透露的想法是:我可以任意评价你,我可以占你的便宜,如果你落在我手上,我还可以随意控制你。

 

现实生活中这种情况就更多了,比如女演员热依扎机场低胸装事件,到现在还没消停呢。



一个大美女展示自己美丽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真正恶心的、下作的,是那些一边目露精光流哈喇子一边在网上进行荡妇羞辱的屌丝男吧。

 

还是回到影视作品上来。一件作品是低级还是高级,是庸俗还是脱俗,是色情还是艺术,真的不是靠表面的符号来判断的。比如姜文导演的《太阳照常升起》,陈冲在里面演林大夫,一个面对男人总是脸色潮红声音娇喘眼神勾人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的女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花痴”。电影里一个著名的片段就是“摸屁股”,林大夫说自己在看露天电影时被摸了屁股,于是提出要所有男人隔着一层白布再摸一次她的屁股,她能凭感觉判断到底是哪只手。

 

光靠简单叙述的话这分明就是低级趣味软色情啊,但放在电影里你就并不会觉得下作,因为是和姜文整体的风格融为一体的,而且这个女人是在主动展示自己的欲望,她是欲望的主体,而不是被男人控制的客体。



陈冲这次在采访中也谈到了《太阳照常升起》,说姜文这场戏拍得很幽默,一点都不脏,林大夫就是一个单纯喜欢男性注意力的女人。


 

《太阳照常升起》上映的时候,陈冲在博客上写过拍这部片子的经过,她说刚看剧本的时候觉得林大夫很像上海人所说的那种“十三点”,但后来和姜文一讨论,自己再一演,想法就变了,开始觉得林大夫很可爱。


我慢慢开始受姜文的感染,感到林大夫的可爱来了。有史以来,世上的女人或多或少地、有意无意地将自己商品化。林大夫偏偏没有任何这样的意识。她本能地追求快乐,需要快乐,给予快乐。男人们喜欢跟她在一起因为她从不让他们感到歉疚。作为一位演员,我也开始觉得演林大夫是一件很好玩儿的事。
 
演《太阳照常升起》的经历让我想起一位我很喜欢的西班牙导演Almadovar的一些电影,他的电影里总有一些长得另类行为也另类的的演员,令人难忘。美丽不应该是千篇一律的,人物不应该是想当然的。姜文是一个勤劳的思想者,从来不接受俗套。跟着他演戏,我创造出了一个既离我很远,又是我骨子里出来的角色。
摘自陈冲的博客

 

陈冲还说自己在戏里的那些喘息和肢体扭动,都是姜文教她演的,姜文给了她极大的自信,让她觉得自己每个身体部位都是美的,包括她平时最恨的充满肌肉的小腿。


 

拍这部戏的时候陈冲已经过了45岁,但看起来就有一种呼之欲出的只有熟女才会有的性感,丰腴、饱满、健康、明亮,而且有趣。这种角色是国产片里从来没有过的。

 

贝托鲁奇去世的时候,陈冲在微博里写了段话,回忆拍摄《末代皇帝》的经过:

 

其中也提到了一场和性有关的戏,就是溥仪婉容文绣三个人在床上。



 

贝托鲁奇在片场对他们说:“我好想钻进来跟你们一起。”在陈冲听来就是“语气神态毫无半点猥琐”,这再次印证了那句话:性和身体总是美的,下作的是思想。只要思想不下作,性和身体就不会下作。

 

当你用欣赏美的眼光去看待它,它就是美的;当你用猥亵的眼光去看它,那么反映出来的恐怕就是你自己的丑陋。


▲贝托鲁奇(右)和陈冲在美国演员杰克·尼克尔森家里

 

顺便一提,当时很多人都被陈冲回忆贝托鲁奇的这段文字惊到了,一个女演员竟然有如此老到精妙的文笔,字句安排妥帖而优雅,一看就是有着极高文学修养的人。事实也的确如此,陈冲出身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爱看各种西方文学经典。《十三邀》里她在许知远面前侃侃而谈那些文学大师,艾伦·金斯堡、张爱玲、罗曼·罗兰……绝不是伪文青式的肤浅感悟,而是真的熟读过后自然生发的观点。

 

推荐大家去看陈冲的新浪博客,昨天我就津津有味连看了几个小时。以陈冲的文笔,演艺圈里能和她媲美的,应该就只有陈凯歌和贾樟柯了吧。但遗憾的是,陈冲竟然从来没有出过书。连江一燕这种伪文青都出了好几本,陈冲却一本都没有。

 

知识分子家庭对陈冲的影响当然是多方面的,包括开放的心态。陈冲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结得快离得也快。两人刚结婚没多久回国探亲,期间大吵了一架,陈冲正伤心着呢,姥姥史伊凡就过来安慰她说:“没事儿的,不要生小孩不就行了。”

 

另一个影响就是作为女人,要更重视精神世界,而不是外表。陈冲的母亲张安中是药理学家和神经生物学家,长得很漂亮,但从来不招摇自己的美貌,打扮总是很朴素,一心都扑在专业上。


▲陈冲母亲张安中,这张照片是陈冲父亲拍的

 

虽然这个家庭的成员不重视外表,但审美还是超出常人的。这一家人都爱好文艺,姥姥爱看西方小说,爸爸爱摄影,哥哥陈川后来则成为了画家。

 

少女时的陈冲,经常要做陈川的人体模特,一动不动坐几个小时。



这是创作成果:


 

这陈川也是位奇人,继承了家族的优良基因,身形英俊而挺拔,过的是自由浪漫的艺术家生活。


冲在微博上回忆过这个哥哥:


 

▲裸上身的陈川


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陈冲当然知道什么是美,但因为太知道了,所以并不会自恋。

 

17岁演了电影《小花》一夜成名,那时候陈冲还有点婴儿肥,她就经常拿这个自嘲。


 

她在微博上发过一张《小花》拿百花奖后的宴会照片,



配文是:

 

虽然因为《小花》而爆红,但陈冲本能地觉得这种热度不会长久,自己根本不会演戏,还是要学点更扎实的能力。于是不久之后她就去了美国。

 

西方文明的浸染和小时候家风的影响相互作用,慢慢让陈冲形成了自己对美的看法:人的身体是高贵圣洁的,人可以展示自己的身体而不觉得羞耻肮脏,而且美的标准应该多样化,不同的身材长相肤色都可以有自己的美;另一方面呢,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精神追求,一个人只要有足够丰富的灵魂和强大的自信,那TA就一定会是美的。

 

1986年,陈冲在美国演了一部电影叫《大班》,其中有半裸的戏份,消息传回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大家都觉得那个纯洁的少女小花在资本主义社会腐化堕落了。媒体上甚至掀起了一小股对陈冲的批判风潮。

 

但陈冲这个时候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信,她还拍了泳装照,又一次刺激了国人的眼球。


 

那时候她的身材很健美,但她是易胖体质,而且并不会因此而过分节食,也不会像其他女明星追求骨瘦如柴的身材。所以三十岁过后,她的身材一直都是比较丰腴的,而且对此很坦然,觉得这样也可以很美。

 

不久前她还在微博上发过一张泳装近照,下面的热评是“成熟的女性最性感甘醇迷人”。


 

《十三邀》里,她一直在大口大口地吃东西。

 

吃生煎包:


 

吃冰沙:


 

吃得时不时就要打嗝,还是不停。她说有些女孩子的快感来自于减肥掉镑的时刻,而她的快感就来自于对食物的咀嚼。

 

当然她也不是完全不控制,只是她的方式并非节食,而是运动。她从小就酷爱打乒乓球,这个爱好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她在微博上经常表达自己对各种身体之美的欣赏,比如看到七十多岁的老运动员拍裸照,就要和大家分享:


 

她还连发过四条微博,讲一个被认为是全世界最丑的女人,如何奋发向上还写了两本书,她觉得这样的女人也是美的,还用这个故事教育女儿要懂得尊重和欣赏他人。


 

不光是尊重和欣赏,她还要尽情地去感受性与爱。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也可以坦然诉说自己的欲望。


 

她在三十岁的时候也曾经为年龄而焦虑,但这些年,她反倒对年龄越来越能坦然接受。感恩节的时候,她会感恩自己脸上的皱纹,因为有太多人还没长出皱纹就死了。


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年龄,在不同的年龄绽放不同的美丽,这样的女明星,除了58岁的陈冲,还有66岁的张艾嘉。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张艾嘉穿了一件露胸的长裙走上红毯。


 

那个时候,“穿衣自由”已经成为国内的一个争议话题,张艾嘉也知道,也有过一番挣扎,但最后她还是决定,就要穿这件。

 

在时光网的采访中,张艾嘉认真谈了她在那一刻的想法: 

这条裙子是十年前的,我穿它参加过电影首映。而那时候我年轻十岁,穿它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昨天当我穿上的时候,我就在想“不,也许我不应该穿这条裙子,因为我已经66岁了,我的身体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然后我就看着我自己,心想“也许我不该穿”。但之后又一想,“不,你不能这样想。66岁的你应该更加自信。”

 

但之后,作为一名中国女性,你就会有点害怕和怀疑,就像是“如果其他人批评我呢,如果其他人也觉得我不应该穿该怎么办?”你有这些所有关于别人如何看待你的负担,你知道的,这是红毯,你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亚洲人,所有这些都是负担——不必要的负担。于是我就和杨凡说了,他回答我说“你当然应该穿,它很好看”。他喜欢。

摘自时光网张艾嘉专访

 

在张艾嘉和陈冲这样光芒万丈的老阿姨面前,那些年轻的流量小花和网红嫩模们,瞬间就黯淡了。而那些不懂得欣赏美只有猥琐心思的看客,你们就闭嘴吧。(不闭嘴也无所谓,美丽的阿姨们并不care你)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少年的你》最催泪的,是片尾字幕

李安为什么要挖坑给自己跳?

周杰伦的反面是蔡依林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肖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wohenxiaohun

微博&豆瓣:肖浑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eibeijia00”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