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徐雪芬:领导需要参谋,而不需要"帮凶"

徐雪芬 徐雪芬札记 2022-04-18

封号频繁,欢迎一并关注小号,以防丢失。

01


昨天,我写的一篇原创,再次引起热议。


可能因为文章观点挑战了警察的“执法权威”,于是受到一些警察朋友的批评甚至批判,当然更多的是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认可和鼓励。


下面,是文章链接:徐雪芬:说你阳性就是阳性,阴性报告也没用


这一切现象,都是正常的。


一篇文章写出去,任何人不发表意见,没有批判、没有赞扬。一方面说明文章观点无法引起共鸣;另一方面说明文章观点,没有触及痛点。


因此,本文之首,首先感谢各位的耐心阅读和评论。


剔除过度褒贬之词,其中有一名疑似执法者的留言,我认为很客观,也具代表性,暂且我用作今天文章主题。

我认为这名朋友的留言,代表警界许多人的想法,我很感谢他让我知道一线警察的执法心理:


他问:


拜读之后的一个想法:警察不是医生,按照名单办事,没错!一家人据理力争自己不是阳性,并拿出报告,也不好说有毛病!如果徐律师担当此工作会如何做呢?请给一个答案!谢谢!


我答:


实事求是向领导汇报,没有哪个领导会故意与民对立的。人既然可以做出命令,也可以调整、改变命令的。如果一味取悦领导,那只能不折不扣了。这么去执行你的家人,让你家人拿着阴性报告先配合感染,你能做到吗?你家人能做到吗?


02


这里,我首先需要说明几点:


1、我文章的观点,不能保证全部正确,但是我要保证全部合法、全部良心;


2、我没有义务要保证我的观点在所有人面前全部被欣赏,但是我要尽量让我文章的观点popular,即努力让更多人认可;


3、我文章观点,不是标准答案,only for reference (仅供参考),有时能作参考答案,已知足;


4、我的观点不属于权威观点,仅代表我一个自媒体人的看法。不用拔高,我还是一名无党派人士;


5、我与文章中的执法者和执法对象互不认识、互不利害关系。我不用为了利益为执法对象说话;也不用为了办案方便讨好执法者;


6、我,永远是那个special and unique,不卑不亢的我。



03


疫情期间,我知道一线警察非常辛苦,压力非常大。


4月7日,连续奋战多日,山西民警病倒在运送抗疫物资的路上。


2天后,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公交派出所地铁长风站警务中队中队长孙元璋苏醒后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医护人员瞬间泪目:“我请战继续参加疫情防控工作……”


4月7日20时,孙元璋在运送抗疫物资的路上,突然胸口憋闷、呼吸不畅、四肢无力,脸色苍白,身体斜靠在警车上无法动弹,同行的公交派出所所长李彦平立即将他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经全力抢救,孙元璋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



上海很多警察都已经持续上班连轴转一个多月了,有一些小朋友的家长是警察,一个月都没见到人了!


他们确实承担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付出。


4月7日,黑龙江省某监狱一名政法干警在执勤办公室自缢,自杀原因可能与与“单位驻地有了感染者,上面要求一战到底不换岗”的工作压力有关。


夫妻阴阳录音事件中,领导和执法者一味强调强制执行,或许和这种压力有关: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在此,请允许我代表正常工作、生活的人,致敬所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人民警察和志愿者!


这些敢说真话的良心人,让我看到了人性之光;民族之希望!

如果大家听过19分钟的录音,当时的夫妻已经处于崩溃边缘。妻子扬言要拿刀致残或自杀;丈夫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


这个时候,警察如果只强调执行命令,非要马上带走命令中阳性,而报告阴性“病人”,是很容易发生冲突,导致两败俱伤的。


我文的观点,是不希望这样的局面发生,幸亏也没有发生恶性事件。这是这个事件唯一让人欣慰的。


这个事件,我需要提醒执法部门的,有2点:


1、警察说的配合执法,其实是配合感染;


2、执法对象的心理其实不是不配合执法,而是对配合感染的恐惧。恐惧健康人被带去后变成传染病人。这才是这个事件的真谛。


可惜,很多执法者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仍然强调:不配合执法,这个时候的警察可以根据《警察法》使用武器将夫妻俩拿下。


撇开为人民服务等大道理,你让人家冒着感染病毒的代价完成你的不折不扣执行领导命令的任务,这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04



反正要求我提了,怎么办是你们的事。执法越来越复杂......


不要把全部责任推给领导,否则领导还要一线执法者干什么?


这个事件,暂缓执行命令,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既没损害权威,也能保证他们一家疫情安全。


此外,从执法者角度,这么做能保证执法安全;从国家角度,这么做也不会激化党群关系。


问题是你汇报的时侯,方向已经确定要将对方强制带走。


然后拿领导的命令作为置群众利益于不顾的挡箭牌,再挡不了,就说很辛苦,太辛苦啦!very very 辛苦啦。


当你干着人定胜天的活的时候,出点出格的事情其实很正常。但是问题是你别被曝光,曝光了,别人分析你,都没问题


再者,汇报,其实也很有学问的。


现在的舆论形势,领导都很重视舆情。千万不要说领导命令不执行会咋样咋样。如果是那样,只能说明汇报者汇报水平还需要提高。


再最后,不要拿某政协委员啥“辟谣”说事。录音不是伪造的,怎么能定义为谣言?那个政协委员只能代表他自己看法。

写文章之前,我不知道某政协委员有某权威说法。即使知道,我把他权威“辟谣”发上来,是不是也要把他“权威辟谣”的翻车留言也发上来?


何况,他只是代表他个人的看法,他没有辟谣主体资格。因为他没有被政府授权。



如果他的权威说法属实,那说明当时的执法现场有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核实下这个阴性报告的真假,任由事态继续恶化着......


万一出现极端事件,这些执法现场“热心”的干部,都可能是法律追责的对象。


自媒体时代,每个执法者要学习做领导的参谋,而不是做领导的“帮凶”。


疫情封城,大家都很烦躁。最后,警民团结一条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