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最狠得驭民之术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这荒唐的一幕,我们曾骂过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高学历的穷人为什么越来越多?


本号是一个综合性的公众号,内容涉及科技、教育、卫生、健康、收藏、文学、历史等,每个方面的内容会不定时更新,欢迎关注!


高学历的穷人为什么越来越多?

“中产阶级”曾经意味着什么?


它意味着你可以养育两个孩子,去高质量的公立学校。


它意味着拥有一栋房子,不需要多大,但是是自己的。


它意味着工作日六点准时下班,和家人一起欢度周末。


《夹缝生存》描述了如今中产阶级家庭的真实境况:社会保障越发薄弱,生育成本不断上涨,怀孕歧视和性别歧视频现、中年失业成为常态,越来越多的白领难以拥有正常的工作时间,更别提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作者采访的对象包括大学教授、律师、护士和儿童保育员等,这些传统职业的回报已经远不如当年。面对着高额的房租、沉重的医疗和教育负担,他们不得不为了维持表面上的体面疲于奔命。对如今这一代人来说,想要过上父母当年的生活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高学历的穷人为什么越来越多?

文/ 阿莉莎·夸特

来源/《夹缝生存》


博林(Bolin)教授,或者像她让学生直呼其名那样,叫她布里安娜(Brianne)吧。博林有时就像个隐形人。当我来到她教写作课的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大楼时,我问前台的助理如何找到她。“博林?”她一边扫视着教师名单,一边问道,语气充满疑惑,“对不起,我没有看到这个名字。”这里找不到布里安娜·博林,尽管她在这儿一年教四门课,已经教了许多年。她连电话分机号都没有,更不用说办公室了。


博林匆匆赶到大厅,表示要带我参观一下。她扎着马尾,头发是红色的,戴着一副书生气的黑框眼镜,左侧太阳穴附近的镜腿上缠着红色的电工胶带。眼镜已经坏了好几个月了,但是她买不起新的。博林为这次会面特地打扮了一番:一件黑色背心(她后来告诉我是在旧货店买的),牛仔裤(也是旧货店买的),还有一个解剖学风格的黄铜心脏吊坠,用黑色细绳串着挂在领口。


博林十分期待这个夜晚,这对她来说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她是一个8岁残障男孩的母亲,儿子名叫芬恩。芬恩父亲的未婚妻曾经答应帮她照顾孩子,但最近她焦虑到没法享受这段休闲时光。布里安娜刚刚得知,再过几个星期,那个女人就要和芬恩的铁匠父亲结婚了,那段时间他们没法帮忙照顾孩子。重担再次回到了博林肩上。


在她带我参观了计算机实验室还有学生的抽象摄影作品和影像装置之后,我们在学生休息室坐下来聊天。那里摆放着时尚的现代家具,拥有面朝格兰特公园和密歇根湖的无敌景观。此时,博林看上去更多的是气愤而不是焦虑。作为兼职教授,她教一门课能挣4350美元,一年挣的钱不会超过2.4万美元。就在此刻,她的银行账户里只有55美元,信用卡欠着3000美元。她租的两居室房子一个月要975美元,租金已经拖欠一个月了。


那间房子位于芝加哥西郊,旁边是铁轨,每隔20分钟就有一趟列车轰隆隆地开过。她的书架上塞满了读研时买的诗集和哲学书,里面的内容已经烂熟于心;她还收集20世纪60年代法国的黑胶唱片,但却要靠食品券才能养活自己和儿子。而且,因为工作不提供医疗保险,她和儿子都被纳入了贫困者医疗补助计划,一项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联合为低收入者提供的医疗保障。在伊利诺伊州,像芬恩这个年龄的孩子被纳入医疗补助计划的前提是家庭收入水平不能超过联邦贫困线的142%。这个数额在2014年大概是22,336美元,2017年则是23,060美元,而博林的收入连这个水平都达不到。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英文专业出身的博林知道这句话已经被说滥了,但是她忍不住一直想: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的。她在下州的东伊利诺伊大学上学时曾经醉心阅读。她回忆起自己“和一个朋友一起住在拖车场,读弗吉尼亚·伍尔芙和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小说,沉迷于凯鲁亚克和金斯伯格等‘垮掉派’的叛逆之作”。她拥有本科学位和一个研究先锋派诗歌的硕士学位。她并不指望自己成为学术之星,毕竟东伊利诺伊大学不是芝加哥大学,但她确实觉得自己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薪资。“我喜欢好东西——我其实有点小资,”她说,“我以为到35岁的时候,我能穿上没有破洞的衣服,在银行里有一些存款,但我只能在Goodwill商店购物。我穿5美元一件的香蕉共和国西装外套,很快就穿坏了,因为它已经被别人穿得很旧了。这是梦想的代价,没什么丢人的,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


如今许多政治言论都在强调让更多人进入大学的重要性,而且确实有很多证据证明,提升学历可以带来更好的财务前景。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的今天,良好的教育可能已经无法确保你不在贫困线上徘徊了。2007年至2010年间,拥有研究生学历却要接受食品援助或其他形式联邦援助的人数翻了将近三倍,而拥有博士学位的受援助者从9776人上升到了33,655人。更具体地说,2013年使用食品券的家庭中,至少有28%的一家之主是多少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据肯塔基大学经济学家的一项分析,这一数值在1980年仅为8%。让父母及其子女不堪重负的部分压力也在于此,高学历穷人悄悄地与受到怀孕歧视的女性站在了一起。

如果连高学历的美国父母都养不起孩子,这对其他父母意味着什么呢?如果一个怀孕的员工明知自己专业领域的工作选择很少,又怎么敢因缺少育儿假或工作条件太差就奋起斗争呢?如果一个员工需要承担自己根本负担不起的日托费用,她怎么会觉得自己还有资格抱怨?她知道得到和保住一份工作有多难。例如,一项由500位兼职教师参与的调查显示,62%的兼职教师年薪不足2万美元。如果他们还敢抱怨,可能连自己赖以生存的课程都没得教了。


在今天的美国,一个人可能很难将自己的文化和社会阶级地位传给自己的孩子。毕竟,等到孩子们上大学的时候,还能负担得起和父母同等水平的教育吗?能付得起高昂的研究生学费吗?他们能够维持自己父母在社会地位上的信心——对自己专业技能的信仰吗?甚至,他们会有职业生涯吗?


就像博林在她教书的大学里一样,高学历穷人在我们整个国家都是隐形的。“住在拖车场,没人知道或在意我有个博士学位。”曾经的语言学兼职教师彼得拉如是说。她住在俄勒冈州的尤金市,有一个孩子,靠福利和食品券生活。明尼苏达州的图书馆员、网站开发工程师米歇尔·贝尔蒙特承认,她的朋友们基本上都不知道她过得那么拮据。她说:“所有美国人都以为他们只是暂时陷入困境的百万富翁,我也不例外。”从这些教授以及其他受过大量培训和教育的劳动者身上,可以看到中等危险阶级的所有典型问题:债务、过度工作、孤立,以及贫穷带来的自卑。他们基本没有休闲时间,连跟伴侣一起喝点淡啤酒,或者跟朋友聚在一起诉诉苦、聊聊八卦的机会都极其难得,也几乎没有什么假期。


他们中的许多人告诉我,尽管父母的受教育程度远低于自己,但在经济上却更为宽裕。当我跟这些中等危险阶级的父母聊天时,他们也对此感到荒谬和自责。难道追求一个高尚的职业、想要一些好东西也是一种罪过吗?现实让他们觉得好像确实如此。他们的生活也不像年长的同事那样拥有更多保障,当然也无法复制他们本被期望遵循的生活轨迹。


博林自己在网上跟一大群像她一样奔波的兼职教师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位是她在大学时认识的朋友,历史学硕士贾斯廷·托马斯。他目前在两个学校教书:一个是帕克兰学院,一个是从芝加哥往南三小时车程之外的湖滨学院。托马斯一个学期教四至六门课,2017年湖滨学院每门课给他1675美元,帕克兰学院则是每门课3100美元。他说,课酬支票要在每学期开学一个月后才能收到,所以在那一个月里,他只能让两个女儿每天吃通心粉、芝士和烤土豆当晚饭(他对两个孩子没有完全监护权,所以不满足申请食品券的条件)。“我说:‘对不起,我买不起什么东西给你们,甚至连一个冰激凌都买不起。’”说着,他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我为了帮两个女儿实现梦想,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虽然他一直跟着从事建筑行业的父亲赚外快,但手头依然很紧张。“我想送女儿去上音乐课,她挺有天赋的。但我现在没有办法让她发展自己的才能。”


学术界人士怀揣高学历文凭,却还在向下流动,但不只是他们,其他受人尊敬的职业也正在失去往日的荣光。据全国法律就业协会披露,最近法学院毕业生的就业率从2007年的近92%下降到了2012年的84.7%和2016年的87.5%;2012年法学生背负的学生贷款平均约为14万美元,比2004年上涨了59%。此外,建筑、市场研究、数据分析、图书出版、人力资源和金融等专业领域也没有从经济衰退导致的就业机会萎缩中恢复过来,而这些都是要求硕士学历或者受到硕士青睐的职业。


在我看来,让这种压榨变得更严重的是一句经常听到的口号——“做你热爱的事情”。这句口号力劝中产阶级成员以追求梦想为生。出于善意的导师和公司反复吟诵这句格言,我自己就经常听到它。那些劝诫别人“做你热爱的事情”的人既扮了酷,又能从他们的员工身上压榨出更多的劳动力。这个建议旨在纠正一种旧观念:工作应该是尽职尽责的,甚至是卑躬屈膝的,而不是充满热情的。如今工作越来越被认为对一个人的个性、意义感和价值感至关重要。但如一些历史学家所言,这种观念不是从来就有的。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人们工作主要是出于经济上的急迫需要,他们梦想着一个不需要工作的天堂,一个流着奶与蜜的地方(当然,贵族们根本不工作,靠着财产就能生活)。


把目光转回现在,我正在WeWork共享办公空间的一张桌子上写下这段话,而这个口号就显眼地印在这家公司的T恤上。我注视着这悖论一般的景象,暗暗希望那位正穿着这件T恤在给咖啡续杯的年轻女士能在别的地方实现它。我又想起我认识的许多父母:有年轻的,也有人到中年的。他们曾经听从了这句格言,结局却是好坏参半。我们都去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要怎么才能养活自己?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对于那些记者、科技创业公司的员工,以及其他举步维艰的“创新”企业的员工来说,这种劝诫甚至可能变成一种绑架。他们拿着微薄的工资,长时间地投入工作。而这些工作本身的魅力和它可能带来的声望,就是对他们的奖赏。


如学者劳伦·伯兰特在她的书《残忍的乐观主义》中所写的:美国人可能正沉浸在一种叫作“残忍的乐观主义”的氛围之中,这种氛围“出现在当你渴望的东西成为你发展的障碍之时”。在“做你热爱的事情”所包含的那些难以实现的目标背后,是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幻想。而个人的保障和前景被忽略了,身为芝加哥大学教授的伯兰特写道,这些东西包括“向上流动、工作保障、政治和社会平等,以及幸福长久的亲密关系”。以至于在美国已经不再帮助我们实现生活和事业“双丰收”的时候,我们却依然相信自己可以“什么都要”。像我这样的创意工作者所拥有的“做自己热爱的事情”的经历,有时可以被视为伯兰特所说的“愚蠢的乐观主义”,“是最令人失望的事情”。


正如德光美弥( Miya Tokumitsu,音译)在她的《做你热爱的事情:以及其他关于成功和幸福的谎言》一书中写的 :在美国,许多公司充分利用“做你热爱的事情”这句口号来更好地剥削雇员,以至于它已经沦为一句空话。类似的例子有很多,从科技公司到高端连锁餐厅,再到乔氏超市那样的商店,都坚持认为他们的雇员很快乐,或者应该表现得很快乐。当然,也有一些更为隐秘的剥削方式,那些在“做热爱的事情”的蛊惑之下一条道走到黑的兼职教授、中小学教师和新闻工作者对此心知肚明。他们可能在某一天发现,自己迫于职业要求辛勤劳作却几乎一无所得,而这一切都打着追寻自己真正的爱好的旗号。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我曾经几次为了找到工作而放下自己的“创造力”去做编辑,经此我意识到了对于热爱之事的坚持背后,原本就存在着一种令人不适的阶级偏见。如果对于热爱之事的坚持实际上基于某种特权,对于这些拥有特权的人来说,他们承担的风险更小,即使失败了也不会伤筋动骨,可以从头再来。那么,那些没有这种特权的人又会怎样呢?我有时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是“中产阶级的末日”。在这个时代,我们就像在玩一个“叠叠乐”生存游戏,而生孩子的决定会进一步撼动这个已经摇摇欲坠的结构。


 新书推荐:

反乌托邦三部曲:焚书年代的奇品,对人类社会最深沉的反思!

不会说祝酒词的你,真的会喝酒吗?

爆火5年的古诗词日历,来了!2022全新升级,有诗、有画、有远方!《半小时漫画中国史》《智囊全集》《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诗经》《这个历史挺靠谱》《南渡北归》《教父》《纽伯瑞儿童文学奖》《攸哉:宋词三百首》莫言直呼着迷、董卿感动落泪:这个男人写透了人性的爱与欲想了解中国近代100年,看这套书就够了!它是读者票选的近代史十佳读本,超过1亿搜索量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因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后台,我们会立即处理,谢谢!

科技与教育精彩回顾:
含一颗,2秒“爆珠”,5秒解决口臭!胃病、幽门螺杆菌都没了
古人所说的“神仙”,有可能是远古时期拜访地球的外星人
太阳系每年移动70亿公里,为什么北极星却一直待在正北方?

为什么宇航员前往太空要随身携带枪?前苏联宇航员的教训不能忘

欧洲机械臂已经准备好上太空了

原定2020年发射的“人造月亮”,咋没下文了?

制造“时空隧道”的材料可能就在身边!

一内行人士深度分析水灾原因,看完惊呆了!

傅国涌:什么是好的教育?

杨东平:教育政策为何发生巨变?

残酷而惊人的真相:全球顶尖技术都掌握在哪些国家?

科学家提出质疑:历史上曾出现过两个太阳,另一个去哪了?

贺兰山煤层已燃烧300年,白烧亿吨煤,每年损失10亿为何不灭?

科学家谈崔永元和方舟子的转基因论战

荷叶为什么不沾水?超高分辨率显微镜下,才知出淤泥而不染的原因

科学分析:被冷冻的人还能再复活吗?

一万年之后,地球会发生什么?还有人类的存在吗?科学家是这样预测的!

金字塔建造之谜终于被破解了,这次的解释近乎完美

中国教育改革为何陷入困局?用错误的方法去解决虚假的问题

教育的目的是尊重生命!

地球上最神奇的四个地方,科学无法解释其存在,特别是第4个

“蜜蜂一旦灭绝,人类最多生存4年”,为何爱因斯坦会这么说?

地球能否被“挖穿”?苏联曾用了24年试验,最终得出结论

这张图,若你看到线是弯的,就极可能失明!还测老花、近视、色盲

科学家找到了让人细胞返老还童的方法?!

从中学到大学:语文教学的误区

一封家书惊动教育部,打动了亿万父母!有人建议收为语文教材

还有这样的语文老师?

为什么人类没进化出攻击性器官?

第一只进入太空的狗狗,死因被隐瞒了47年

人类能在太空中“造人"吗?美俄多次实验

恐龙有没有称霸地球?在远古的恐龙时代,竟然有动物以恐龙为食

四个中学生,挖出震撼世界的历史

八个细节告诉你,美国高等教育为何全球领先?

河流为什么不走直路?(受益匪浅)

美国父母是如何教育孩子的?不同的价值观教育出不同的孩子

宇航员为什么无法从火星返回地球?

新疆沙漠中的“地下海洋”,为何迟迟不开采?开采了会怎么样?

谷歌刚刚爆出大料,真的不敢相信!!

光速在宇宙中快吗?其实它慢如龟速,有三个速度远超光速

科技的飞速进步,是福还是祸?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一篇颠覆你认知的文章!

美国科技大突破!全球震惊

一滴也别喝!世界权威研究已证实:没有任何健康好处

美国大胆预测:未来300年人类竟然是这样?

日本颠覆性太阳能新技术

上帝的密码防线逐渐崩溃!世界为之震憾

“我辞掉了正式在编教师的工作!”很多老师都看哭了……

德国幼儿园只教这些!难怪8000万德国人承包了全世界一半的诺贝尔奖

一位普通教师自述:我身边的教师,没有一个热爱教育

伟大的公司:默沙东免除105个穷国新冠特效药专利

每年掉落那么多陨石,却从不砸人,也不砸城市房屋,为什么呢?

    德国大学,如何改变了一个民族和整个世界的命运

一个清华妈妈的教育方法: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教好孩子,一定要看看!

以色列刚刚突然宣布:颠覆了人类的思维

革命性突破:日本成功实现全球首例太阳能大规模制氢

最强雷达:8秒内干扰全球通讯信号!前苏联创造了多少惊天奇迹?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