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两首血泪斑斑的七言律诗!

诗评万象 诗评万象 2020-03-27

大书房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最是胡杨人景仰


陈章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湖南湘乡东郊乡浒洲村有位考生叫钱宗仁, 1962年高·考总分列全省前10名,考上清华大学,政审中因为家庭成分是富农,被“不宜录取”。


1963年高考,被哈尔滨工业大学精密仪器系录取。又因家庭成分问题,当地政府不给办理户口迁移手续,钱宗仁只好空手赴哈工大报到。三个月后,哈工大因拗不过东郊乡“四·清”工作组的胡搅蛮缠,不得已让钱宗仁退学。


1964,钱宗仁几次去公社申请报名均被拒。悲愤、无奈之际,写下一首《别考场》诗:


理想崇高志永恒,常将寸步比长征。

六年求学关山阻,三次临场剑戟横。

如此登科笑范进,毋宁报国走“零丁”。

深藏答卷待时到,不向人前怨不平。


毋宁报国走“零丁”!钱宗仁决定远走天涯。  

    

1964年8月,钱宗仁在西去列车的窗口,回望逐渐远去的故乡山水,以诗明志:


凝眸回首意难详,去地归期两渺茫。

汽笛声催家恋淡,车轮响报路行长。

但须后事争前事,也或他乡胜故乡。

寻觅英雄用武地,好花无处不芬芳。


此诗韵律工严,意境深远,哀而不怨,委婉之中略带苍凉,尤其颔联用特殊句式对仗,极见工巧。


钱宗仁到新疆后和文·革那十年的事,宜粗不宜细,这里简略不谈。    

   

1981年4月,钱宗仁以8门功课七门满分的成绩毕业于新疆广播师范大学。同年9月,考取西北大学数学系的研究生,成绩在26名考生中名列第一。但因年龄超过两岁而未被录取。


他报名时瞒了两岁,因为1981年报考研究生限至三十五岁,这年钱宗仁已三十七岁。命运总这样与钱宗仁过不去:1978年考研年限是四十岁,1979年和1980年是三十八岁!


这次读研机会,钱宗仁曾为之奋力一搏。


他报考的是刘书琴教授的研究生。他先给西北大学办公室写了报告,述说自己的特殊经历和求学心情,并承诺读一年便参加毕业考试,以弥补年龄差。然后动身到西安找刘书琴。刘教授实测后认为,钱宗仁是在条件很差的情况下自学应试,其实际水平还高于考试分数反映的水平,确有培养前途。因此答应帮忙,并亲自到陕西教育厅要求破格录取。但不被允许。


刘书琴无奈,让孩子买了一张去北京的快车票。对钱宗仁说,“你到北京去找教育部,看看年龄问题是否有活动的余地。我给你写封信,先找一下数学研究所的张广厚,他会帮你忙的。”


张广厚,是与华罗庚、陈景润、杨乐齐名的数学家。


张广厚看了刘书琴的信,十分热情帮忙。通过《光明日报》和《中国青年报》两个记者,到教育部研究生处为钱宗仁陈情。结果还是无功而返。


1982年6月,钱宗仁接到一个电话,是北京工业学院打来的,说数学系的杨维奇教授要招收他为研究生,请钱宗仁速寄档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去年考上,因超龄读不了;今年没考,却来招了。


原来新疆钱宗仁考研一事,在数学界很引人关注。北京工业学院杨维奇教授在青岛一次会议上,听张广厚等数学家说起此事,他决定破格在1982年招钱宗仁当研究生,杨维奇在单叶函数领域享有国际盛誉,利用他在北京教育界的声望,已征得教·育·部同意。


不料钱宗仁的档案找不到了,原因是1980年新疆石油管理局南疆石油指挥部急需翻译人才,因钱宗仁英语了得。要调他去,谁知到第二年此单位属于关停并转企业,不需要人了,还把钱宗仁的档案弄丢!后虽经阿克苏地区宣·传·部·长宣惠良极力帮忙,写了一份详细证明,奔走几个相关单位,一一盖上大印,寄到北京。但还是晚了一步,时机贻误,使钱宗仁到北京读研一事又告吹。


1983年底,新华社新疆分社记者蓝学毅到北京开会,午餐时与人民日报记者孟晓云聊起钱宗仁的遭遇,孟晓云听得热血沸腾,不久,她千里迢迢到新疆采访。


1984年4月,孟晓云在《文汇月刊》发表报告文学《胡杨泪》,介绍钱宗仁的事迹,曾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李·荒同志读后介绍给李锐,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李·锐同志读后撰文向《人民日报》推荐,于是《人民日报》及全国30多家报刊全文转载,十多家省级电台全文转播,在国内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1985年4月,在李锐的斡旋下,钱宗仁调到人民日报社工作。


1985年7月,湖南湘乡县委将钱宗仁的家庭成分由富·农改为贫·农;8月,哈工大给钱宗仁补发毕业证书……。

 

我早年喜欢旧体诗, 1985年初,家乡十多个离退休干部创办《陆丰诗页》,让我负责主编。正在创刊、组稿期间,我在人民日报的《胡杨泪》里读到钱宗仁的诗词,十分钦佩,写信与他联系,并抄去了我的一些习作,请他为《陆丰诗页》投稿,他回信说了些鼓励的话,并寄来一些诗词,就这样,我们交上了诗友。


1985年《陆丰诗页》秋季号,发表钱宗仁上述两首七律和我一首《赠钱宗仁》“……最是胡杨人景仰,随身到处即为家。”


万没料到,钱宗仁,已读不到我的赠诗了。当时是铅字排版,秋季号的诗页,最快要10月中旬才能印出来。


1985年10月初,报上刊出钱宗仁因肝·癌不治于10月1日逝世的消息,那年他41岁。


当时我对着报纸发·愣:钱宗仁的癌症,显然是精神和肉体的长期折磨所致,从孟晓云1984年4月在《文汇月刊》发表《胡杨泪》,到他癌·症发作逝世,仅一年多时间。


是孟晓云给他写了篇报告文学,李荒把这篇报告文学推荐给李锐,李锐是一个爱才若渴的部·长……。而这一切均缘于蓝学毅与孟晓云的一次偶然相遇。若蓝、孟的邂逅慢了一年多,那么,谁认识病死于新疆的钱宗仁? 


人生自古谁无死?像流星发出耀眼光芒的钱宗仁的人生,幸,还是不幸?


10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李锐的悼钱宗仁诗:

……

伤心事问何时了?最怕衰年哭壮年! 


10月14日,《当代诗词》编辑熊鉴先生在南方·日报发表《临江仙•悼钱宗仁》:

……

国运方兴未艾,人才不接青黄。

阎王索命太荒唐,

死生如可易,我愿替胡杨。


10月18日,广东教育学院教授朱帆先生在羊城晚报发表七绝《祭钱宗仁》:


冰河久冻尚心寒,欲哭胡杨泪已干。

但愿东皇长作主,不教草木再摧残。


11月,《当代诗词》主编李汝伦先生在《当代诗词》发表《虞美人·哭钱宗仁》:


英雄困顿情尤烈,往事凭谁说?

廿年身世是胡杨,

历尽狂飙摧折尚昂扬

……


1985年底,广东《当代诗词》将最后两期稿费全部捐献给钱宗仁的家属。


1986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钱宗仁纪念文集《胡杨泪尽》。 


1987年,上海《文汇报》刊载“李锐访谈录”长文,标题是《泪尽胡杨》。


上世纪90年代,我有一首七律《咏李锐》在北京得奖,后听北大一位评委说,就因其末联是:

奇冤未滴男儿泪,却为胡杨泪洒干。 


然而,20年后,2008年6月24日,我在杂文报发表《人物杂咏12首》,《咏李锐》是其中之一。诗词界和杂文界对这组诗都有评论。但没有一个能准确理解“却为胡杨泪洒干 ”此联的内涵。


显然,钱宗仁,已被人们遗忘。


我甚感悲凉,因此,借此编撰《斗室诗缘》之际, 特附这篇旧文,告诉年轻一代,50年前,有一个湖湘子弟,像一颗胡杨,屹立在天山脚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