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当年,北京“天上人间”47个头牌曝光照(女同志绕道)!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暑期见闻】没有屋顶的博物馆——韩国庆州遗址考察

单敏 陕西师大历史文化学院



没有屋顶的博物馆

——韩国庆州市


受惠于学校的暑期交流项目,让我和14名同伴一同前往韩国国立庆北大学参加为期三周的暑期活动。在这期间,我们吃到了正宗的韩餐,了解到了韩国特有的全民hip-pop文化,体验到了不一样的书院活动。但是作为一个历史系的学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当属庆州之行。受到韩国好朋友李荣恩的邀请,我和同伴于7月29日上午由大邱乘坐大巴抵达了她的家乡——庆州。


庆州是古代三国时期新罗王朝(BC57-935)的千年古都,同时也是韩国古代文明的摇篮,位于现韩国的庆尚北道。在历史上庆州原来是辰韩12国中的斯卢国,后壮大发展为新罗王国。新罗在唐朝的助力之下,先后统一了百济和高句丽,称金城。高丽太祖王建将其改称为庆州、东京。1931年庆州面升为级庆州郡,1955年庆州邑升级为庆州,1983年庆州市和庆州郡合并,即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这个城市,被载入了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庆州的初印象就是这个小城很古老,基本没有现代化的气息,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车水马龙,而是一座古朴而静谧的小城。经由朋友介绍,得知韩国政府出于对庆州以及遗址的保护,不允许庆州修建高楼大厦。因此漫游在庆州城区,到处能看到圆拱形的陵墓、石塔、佛像、寺庙等的遗址,不去博物馆只在古城漫步也仿佛穿越了上千年的历史,因此庆州也被称为“没有屋顶的博物馆”。



大陵苑

在庆州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到处可见的大大小小未被开发的馒头状陵墓,规模最大的便是由23座新罗时代的墓葬聚集而成的大陵苑了。因此我们首先前往的是大陵苑,现今的大陵苑被改造成了一个古坟公园,占地十二万五千五千多平米,是韩国最大的新罗时代的古坟公园,也是最著名的王族和贵族的坟墓群。




这是整个陵苑里最佳拍照地点,因为在两个馒头状陵墓中间出其不意地长出了一棵树,是古代就是如此还是后人有意栽种不得而知,但是成为了大陵苑里最有特色的地方。



味邹王陵

味邹王陵


味邹王碑


天马冢


天马图

在这些墓葬中,墓主身份被查明的只有“味邹王(미추왕,新罗13代王,262~284年在位)”,据《三国史记》卷二“味邹尼师今”条记载,味邹王姓金,上任新罗王沾解尼师今无子,因此国人立味邹,是“金氏有国之始也”。大陵苑又称为天马冢,1973年,在发掘过程中出土了天马图(画有天马的画),故给此墓葬取名“天马冢”。天马冢也是唯一一座就地改造,可以到内部游览的陵墓。进入天马冢墓葬内部,首先就能感受到陵墓修建的精密之处,圆拱形的墓葬埋藏得很深且其上覆盖有大量巨大而坚实的石头,因此即使在日本殖民时期也未发现地下的这些宝藏。天马冢共出土文物11526件,其种类和涉及的内容非常丰富,从中可以了解到当时新罗王朝的贵族生活以及当时的制度和社会情况,可欣赏到新罗时期墓葬的布局,以及发掘出的诸多陪葬品等。



这是典型的新罗时期的墓葬形制。该墓室长6.6米,宽4.2米,高约2.1米,周围墙壁和天花板用木材所制。木椁下有均匀平铺的厚约40厘米的内石和小卵石,在石头上放木制棺椁。木椁和周边有许多金制、金铜制官饰和陶器陪葬品。


被葬者穿戴金铜制一批遗物(设想图)

金冠(复制品)

这是积石木椁墓中被葬者实际穿戴品的想象复原图,由此可看出当时的这些饰品有多么华丽而精致。在此发掘出的金冠,是目前为止出土的金冠中最大最华丽的,是当今最广为人知的象征着新罗时代的新罗金冠。目前世界上仅有十个金皇冠,其中八个在朝鲜半岛,八个金皇冠中有六个是新罗时期的,而这些全部出土于庆州,是韩国的国宝。新罗的金皇冠由内冠和外冠组成,均有黄金制作而成,其中外冠还配有金和玉片制成的链子。新罗的金皇冠制作精良,并且重达一公斤,因此并非日常所佩戴的配饰。应该是在大型的正式场合才会佩戴,也有一些学者认为金皇冠仅仅是陪葬品,而非生前的配饰。制作精美的金皇冠表明当时的新罗已经有十分成熟的金器制造工艺。2012年9月2日,“纪念友好交流十周年韩国国立庆州博物馆文物精品展”的开幕式上,天马冢出土的金皇冠首次亮相西安:“新罗文物首次亮相西安,黄金王冠为韩国国宝”,可登陆西部网查看,复制网址链接:

http://3g.163.com/news/article/8C92DVCQ00014AEE.html


但是在天马冢展示的大多数遗物并非真品,真品都藏在其后要去到的国立庆州博物馆。



瞻星台


距离大陵苑正门的不远处就是韩国国宝第31号——瞻星台(참성대),这是新罗时期观测云气和星座的天文台。修建于新罗27代王善德女王(AD632-646年),在《三国遗事》中首次记载“是王代,炼石筑瞻星台”(一然著,74页,岳麓书社,2009年)。它是东方现存的最古老的天文台之一。瞻星台高9.17米,呈圆筒形,由362块30厘米大小的石块分27层堆砌而成。距离底部4.16米处有一扇门,呈正方形,每边长一米,门下方还遗留着放置梯子的痕迹。在瞻星台其中置观察天文的仪器,当时人们通过星空测定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等24节气。从其外就能感受得到千年岁月流过的痕迹,石块之间缝隙变大,颜色不均,明显褪色,其四周现被栅栏围起无法近距离感受一年三百年的历史,但是夜晚暗黄色灯光亮起时隐隐有穿越时空的错觉。



国立庆州博物馆

最后一站来到了国立庆州博物馆,它是继汉城国立博物馆之后水平最高的一座博物馆,也是一座综合庆州各种遗迹遗物的博物馆。在庆州博物馆园内,列有月池馆、新罗历史馆、新罗美术馆、特别展示馆、儿童博物馆等。受到中国的影响,从大大小小的佛寺、石塔、木塔、佛像等可以看出新罗国佛教十分盛行,是被佛教影响很深的国家。

金铜制佛像


金铜、青铜制品


金冠、金腰带


金冠


陶器


鸟状陶器

新罗又被称为是黄金的国家,在博物馆内金制品极其多,且都做工精细,技术已经非常纯熟。另外新罗的陶器也非常多,囿于博物馆的规模,可以看到很多大大小小的陶器堆在一起,同时也能看出韩国人对出土遗物的重视程度。


各式花形瓦当


人面纹理瓦当(庆州)


中国六朝时期瓦当


人面纹理瓦当是十分具有特点的新罗代表性瓦当,在庆州的纪念品店里这个人面瓦当也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实际上在中国也有人面瓦当,但是不同之处就是像这样眉眼清晰、两眼深邃、面露微笑、保存较好的瓦当实属少见。虽然瓦当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的残部,但是还是能看出其人脸精致的走线和饱满的情绪,视之让人心情十分愉悦。



皇龙寺


十分幸运的是,这次前往庆州博物馆,恰好赶上企划特别展的展出,即皇龙寺遗物特别展。新罗最大、最古老的皇龙寺于566年(真兴王27年)大致完工。后开始依次建造周边的围墙、金堂,以及645年(善德女王14年)建造了九层木塔。皇龙寺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才得以建成。20世纪80年代出土文物才得以示人。据《三国遗事》记载,真兴王原打算在皇龙寺处修建王宫,但忽然有黄龙出现,于是就改建为佛寺,号黄龙寺(皇龙寺)。


九层木塔(模型)

《新增东国舆地胜览》

 《东京杂记》


寺内最著名的九层佛塔据传说是新罗著名高僧慈藏前往中国太和池边,遇有神人出现,问神人新罗国内“君臣安泰、万庶和平”之法,神人曰新罗国内以女者为王,有德无威是邻寇屡犯的原因,皇龙寺护法龙是神人的长子,受梵王之命前去护寺。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国后在寺中建九层塔才能九韩来贡,永葆太平。根据海东安弘所撰《东都成立记》,“皇龙寺建九层塔,则邻国之灾可镇,第一层(镇)日本,第二层(镇)中华,第三层(镇)吴越,第四层(镇)托罗,第五层(镇)鹰游,第六层(镇)靺福,第七层(镇)丹国,第八层(镇)女狄(真),第九层(镇)秽貊。虽不知其记载是否就是九层塔的实际含义所在,但是从细微处也能窥见这些国家对当时的新罗来说构成过威胁。


皇龙寺被毁之前是佛国寺的八倍之大,甚为可惜皇龙寺1238年遭遇蒙古的入侵而化为灰烬,现在只能看到皇龙寺址,以及残存下来的部分遗物。如果去皇龙寺历史博物馆的话还可以看到按照记载制作的九层木塔模型。



上图为鸱尾,是地方上墙脊上用来装饰的巨瓦,外形似一种飞鸟的模型,因此称之为鸱尾。在其两侧有两排竖纹,其上有莲花纹和人脸花纹的瓦当交替装饰,做工十分精细。此鸱尾是在皇龙寺遗址的讲堂处被发现,高182厘米,宽105厘米,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三国时期最大的脊瓦。从这一装饰品可以预想到当时皇龙寺的规模是多么雄壮,只可惜今人无法一睹其昔日风采。



多宝塔、释迦塔

多宝塔


释迦塔


两塔对立 

多宝塔和释迦塔是韩国最有代表性的古代塔建筑,于1962年被指定为国宝。但在博物馆看到的并不是真品,真正的两塔立于庆州市佛国寺。这两座真塔高10.4米,分别耸立于大雄殿和紫霞门之间庭院的东西两侧。多宝塔位于东侧, 释迦塔位于西侧。博物馆所见两塔也是仿照佛国寺两塔一比一所建。释迦塔共分三层,塔身建立在二层基坛上,是韩国最有代表性的塔建筑。多宝塔是一座八角塔,塔身建立在呈“十”字形的基坛上,四周垒砌石阶,周围加以四角形护栏。多宝塔建筑工艺细致精湛,经过漫长岁月的冲刷仍保存着原来的风貌。从图上可以看出,多宝塔台阶之上的基台有朝向四个方向的小石狮子,但是真的多宝塔上现存只有一个石狮子,其余三个在日本侵略时期被其夺走,为了重现其原貌,将其四石狮重塑于博物馆供人们参观。多宝塔和释迦塔建筑工艺之精细,堪称8世纪统一新罗时期美术作品的精华之作,四角、八角和圆非常巧妙地揉和在一起,构成独特的建筑风格。


小记


一路走下来,穿梭在庆州的各大遗迹遗址处,不禁感叹岁月的飞速流逝,幸亏有这些留存下来的遗物能让我们想象到昔日新罗的盛况。庆州现在受到国家的高度保护,因此很多遗迹都没有开发出来,与中国西安相比,开发程度远远不够。但是一旦开发出来,保护程度比较高,在中国人看来也许微乎其微的遗物在庆州都受到很多的保护。或许是中国可挖掘的遗物太多,囿于精力难以精心保护。作为数朝古都的西安,留存的遗迹遗物非常之多,但是疏于保护,比如在高楼或者某些基础设施时不得已破坏了许多珍贵的遗物。


发展和保护是一对十分难以处理的矛盾体,如果要保护就不能随意开发,社会就不能快速发展;如果要发展,很多时候就不得已而去破坏。但是作为后代人我们还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祖先辈留给我们的丰富遗产。比如在大遗址周围尽量避免周边环境的过度开发,遗址公园的建立就是为了去观摩原汁原味的东西,过度的市场化开发同一般供人们娱乐的公园就别无二样了。另外现在供我们观赏的遗迹遗址在外观上有极大的相似性,比如采用统一的色调、统一的装修方式,看似是在保护,实则是破坏了遗迹的原本面貌,因此要避免过度的市场化开发。同时要加强对我们后代的教育。在庆州博物馆看到有专门为儿童设立的儿童博物馆,馆内有以动画片形式介绍庆州遗迹遗物的影像,以及能让孩子产生极大兴趣的古物模型设施、拍照卡片等等,儿童博物馆成为了一个融知识性、科学性、娱乐性的课外教育基地,这些对于我们来讲也是值得去借鉴学习的,孩子是我们的未来,只有懂得历史,才能大步迈向未来。祝愿我们的古都西安能散发出越来越多的魅力。


以此文来纪念庆州一天行,也为自己的韩国行画上圆满的句号。


单敏,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7级中国古代史研究生


推荐阅读


震惊!“陕西师大历史文化学院方微信公众号居然……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9年招收推荐免试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章程(附历史文化学院简介)

【史院资讯】历史教学方法的传承与创新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约你上课 | 2018级研究生生课表请查收

约你上课 | 2018本科生课表请查收



图文来源/单敏

责任编辑/韩佳淇

审核/高源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