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Cool Trend| 抓住最真实的感觉。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6月29日 上午 6:1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80位中国导演共同讨论一件事:审查

第一导演 第一导演

《八佰》《少年的你》撤档两天,关于个中蹊跷,似乎已经被今天两对恋侣的分手冲碎了。


娱乐确实是灵丹妙药,但一觉醒来,还是得面向现实,解决问题。


这问题,其实,这15年来,中国电影导演一直没有停止冒险,他们都有亲身上阵的体验,都在潜移默化地交涉着,反复复盘,总结陈词。


有的明说,有的绕弯说,有的,长话短说,因为他们一直不那么笃信。


“第一导演”(ID:diyidy)编辑部特此从全网搜罗80位中国导演的“经验之谈”,不带情绪,不做定性,也不想下什么终极判断。只是希望在真实的讨论中,我们能形成有效的观点,为中国电影的一沙一瓦寻找新的佐证。


看,言论。



2004.10

张   黎


设想一下,如果没有严格的审查制度,那电影市场将是怎样一番情形?


我前几天从乌克兰请来一个编剧,他非常羡慕中国电影人。他认为前苏联的电影审查制度比中国要严格得多,但尽管非常严格,可他们那时的电影在世界上是有地位的,现在没人审了,质量反而差了,反而没有电影了。他觉得我们的审查制度其实保护了电影,至少我们还有片子能进入国际市场。


来源:潇湘晨报

原标题:《张黎长沙谈第五代导演:激情逐渐减退》


2004.12

周星驰


我觉得《功夫》里的场面是能接受的。当然我也很担心会通不过审查。剧本从创作到成型,修改过很多次,审查时也收到了修改意见,我认为那些意见对于整部电影来说是好的,我们最后只是在动作场面上有一点点删减。


来源:南方周末

原标题:《周星驰专访:我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大师》


2005.02

胡  玫


我很得益于审查,他们对我们提出的意见都很宝贵,而且没有提出颠覆结构的意见,尤其汉景帝、窦太后的戏,没有一点调整。


来源:南方周末

原标题:《胡玫专访:<汉武大帝>火候拿捏是到位的》


2006.02

彭小莲


我觉得没有(限制)。


比如说,像拍摄《美丽上海》这部片子,到北京送审的时候时,北京一个字都没有让我剪,一个字都没让我改。我觉得,实际上,可能人家总以为总有审查制度在那儿,其实,我现在真的觉得,北京的审查啊,反正就我个人自己的经验来说,是越来越宽松了。而且,它还是比较尊重导演本身的那种比较严肃的创作和本身的那种比较认真的工作态度。


来源:BBC中文网

原标题:《上海导演谈电影审查和<断背山>》


2006.02 

路学长


比如送审这一道,就是电影学院没有教的,知道难,但没想到会这么难。《长大成人》1994年拍毕,花了3年多送审和修改。


我还是坚持下来,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做出观众既能看到、又想看的电影。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路学长:国产电影的问题是剧本不是体制》


2009.06

尔冬升


我当然想进内地,但我不可能为适应审查制度牺牲作品(《新宿事件》)的完整。像刘德华演的《大块头有大智慧》,剪的内地版,观众完全看不懂。报纸上直接有人写文章骂:“什么烂东西都可以拿金像奖“。


当我决定放弃内地市场,成龙也跟我急,我就跟他说,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卖票,乱剪一个版本骗观众进去,那名声坏掉了,以后拍什么都难了。


来源:新民周刊

原标题:《尔冬升:内地电影不要重复香港误区》


2009.08 

刘镇伟


我非常适应内地的审查制度。


电影有很多题材,如果叫我去拍黑社会电影,我也能拍得很好看。我觉得电影是影响力很大的艺术,我会选择好的东西拍,所以我会拍喜剧,不碰色情电影,不碰暴力电影。


来源:潇湘晨报

原标题:《专访导演刘镇伟:只要有我在港片就不会消亡》 


2009.09

田壮壮


我不会挑战审查底线的,我必须要保证影片(《狼灾记》)能上映,让观众看到这部影片。


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田壮壮谈激情戏:不会挑战审查底线 欲保护汤唯》


2009.09 

黄建新


这次(《建国大业》)的审查比以往我拍的电影都省力,我以前要拍的电影常常改,这次很少。


来源:新世纪周刊

原标题:《黄建新:<建国大业>制造出了社会话题》


2009.11

周显扬

 

我只希望大家能够体谅。


我也不想对观众隐瞒港版(《杀人犯》)跟内地版(《罪与罚》)的故事、结局都不一样。为什么不同?主要是审查方面的原因。港版是拍给成人看的电影,内地始终还未分级,我也很怕有小孩子入场,因为影片的故事始终是有一点邪恶,为了能上映只能是修改。

 

请大家体谅我的年轻,希望以后能拍出香港内地都适合的电影。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郭富城演杀人犯险变神经病 睡觉研究尸体埋在哪》

 

2010.02

袁和平

 

拍现代,很多禁忌在那里,也可以拍,但是审批又有问题。审查尺度在香港比较松,什么都可以拍,警察是坏人也可以,但是在内地就不行,有很多问题在。


所以我们现在拍,还是拍以前的故事,拍民国初的故事,比较容易处理人物性格,以武犯忌也可以。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原标题:《袁和平:炒菜炒得好也叫功夫》

 

2010.03

冯小宁

 

主持人:有一位网友问,为什么中国电影编个故事都不完整,都是因为一些广电总局的审查问题和媒体人乱评论吗?


冯小宁:媒体人评论(影响电影质量)几乎是不准的,因为人家有发言的权利。至于广电总局的审查,这个原因是不存在的。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两会代表委员面对面》节目

原标题:《冯小宁:中国是唯一未被美大片压垮的电影大国》

 

2010.10

张艾嘉

 

(《一个好爸爸》)是英皇投资的,当初他们(希望引进内地)要求的是改到已经是不能再改了,我说这样好不好,你们要怎么改你们去改,就不要冠我的名字了。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张艾嘉独家对话新浪:拍<观音山>前后的日子》


2011.07

陈佩斯

 

电影“婆婆”多,面临太多审查,内心总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一个自由创作人,说改就得改,长此以往有种挫败感。像一个石头,有的人可能就被越打磨越光滑,有的人可能就打磨不掉,越打越多棱角。


我属于那越打越多的,多了就显得不合群了。所以我只有把自己扔出去了,因为我不愉快,不舒服。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陈佩斯:小品时代早该过去 电影审查多有屈辱感》


2011.10

韩  寒

 

文化审查一直是限制文化发展的重大原因。当然你可以说,国外有些好的电影,也无关所谓的敏感内容,但因为那是在自由的情况下创造力完全被打开的结果。你从一开始就缩手缩脚,怎么可能有好的状态?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韩寒批评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别让全世界都来讽刺》

 

2011.12

黄真真

 

当然要考虑审查啊,要不然拍出电影后,过不了审查,不让上映怎么办(笑)?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故事里“不写鬼,不脱光衣服,警察都是好人”,就OK了。(笑)除非我拍一个黑社会的故事,可能过审的难度大一点。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专访导演黄真真:<倾城之泪>是讲"爱"的电影》

 

2012.02

王全安

 

我个人觉得分级制度目前来看是一个最成熟、涵盖解决问题的最完整的一种办法。而中国电影不妨也效仿、学习。其实我们整个这个国家都在跟世界接轨,在这方面其实也可以借鉴。

 

来源:网易娱乐

原标题:《柏林专访王全安:作为导演已最大程度的妥协》

 

2012.04

彭浩翔

 

不要拿审查制度当借口,更不要拿观众当脑残,把那些用在宣传、用在骂别人电影上的力气都用在好好讲故事上,中国电影就有救了。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专访彭浩翔:“怪咖”导演的赤裸自白》

 

2012.06

陆  川

 

电影要交给电影本身,而不应该交给政治,电影不只是重要的宣传工具,更是一种接地气的娱乐。《王的盛宴》我不能多说,说多了有可能今年都放不了了,碰上这样的事我也很遗憾,现在我们希望大家等待。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陆川谈<王的盛宴>落泪 中国电影对现实失语》

 

2012.06

张  元

 

陆川激动地哭泣把我惊醒)《有种》已经过审了,审查这事很敏感,我还是想说。中国朝鲜伊朗有审查,韩国96年解除审查,这十多年下来,韩国电影发展比我们快多了,而且他们的人那么少,这才叫振兴。现在我们有审查制,还不分级,其实就是伤害观众,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大敌人。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陆川谈<王的盛宴>落泪 中国电影对现实失语》

 

2012.06

高群书

 

(《神探亨特张》立项)没有任何困难。因为我是抱着光明的心态去拍的,因为这个黑暗是真实存在的。到目前为止,还没为审查妥协过什么,也没有因为审查而怎么样。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高群书:面对黑暗我希望正能量感染负能量》

 

2012.08

蔡尚君

 

中国电影最可怕的就是”自我阉割“。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人山人海>刷新审查尺度 导演:自我阉割最可怕》

 

2012.11

何  平

 

我以为,中国的电影体制、审查现状与产业结构与从业者的专业品质都不能与发达国家和好莱坞相比,这种比较是可笑的,也是不自量力。如果离开比较而可以为之的,就是尽量拍出心灵之作,这才有可能成为不可代替的作品。跟风,追时髦,是没有创造力和不自信的典型表现。

 

来源:@何爷微博

 

2012.12

刘伟强

 

香港导演其实是懂这个(审查)的,因为香港也有限制。来内地限制不一样了,但我们心里都明白。比如血腥这种,我们都知道怎么搞才能过,这个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夸张。压力当然也是有一点点,但我们现场一般都会配备几种方案来应对。

 

来源:腾讯娱乐《导演周》栏目

原标题:《刘伟强:拍新人很爽 香港导演不是来捞钱的》

 

2012.12

谢  飞

 

说明现在实行的审查制度不是“法治”,还是我们早就想结束掉的“人治”。

 

来源:@导演谢飞

原标题:《呼吁以电影分级制代替电影审查的公开信》

 

2013.03

薛晓璐

 

其实审查,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比原来要松。我觉得审查是个问题,这是一定的,但并不意味着这是所有问题。

 

来源:凤凰娱乐

原标题:《<西雅图>导演:道德批判就像裹着裹脚布的卫道士》

 

2013.03

郭子健

 

其实我觉得内地审查跟好莱坞差不多,我也听过很多在好莱坞拍戏的香港导演说,那边的限制也有很多。其实只要不要去挑战一些一定不能拍的事情就好。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拍过很难过审的题材。当然内地审查制度如果能更宽松一些就更好了,尤其是电影分级制度。

 

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郭子健回应<西游>分红:星爷请吃饭算不算?》

 

2013.04

陈嘉上

 

我们的审查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我们的审查制度可能是我面对过的审查制度最游动的一个审查制度。

 

可是我们得保护老板的投资,我很怕他泡汤,人家剪我什么我都让剪,我想方设法让它过,在这个部分我可以说我们是最不要脸的,能过就好了,人家骂无所谓。

 

来源:凤凰娱乐

原标题:《陈嘉上:为了让电影过审我们可以最不要脸》

 

2013.05

李少红

 

30年来审查制度还是有进步的。现在不会有“枪毙”这种事了,他们还是希望你能够修改,你可以不改。那就拿不到龙标,无法公映。

 

我觉得审查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确定性,这个是最难的。国外有标准,我们上面的东西都是大原则,涵盖的面积特别广,没有法的原则。

 

来源:凤凰娱乐

原标题:《30年一直在进步,除了原则——李少红谈电影审查》

 

2013.08

吴   京

 

因为拍现代战争片会涉及到军事机密,而且在外交层面上也十分敏感,所以审查会很严格,《战狼》最初版本的剧本就曾被毙过,我把片中外国军人角色更改为雇佣兵,这才避免了不少麻烦。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吴京新片<战狼>南京探班 现役坦克群集结出动》


2013.12

吴天明

 

(最应该改进的是)取消审查制度。官方做出一个电影的法律,由群众团体来审查,定级别。比如说色情,什么叫色情?到什么尺寸算色情?你有个杠子吗?你定一个尺寸嘛,条文可以定严格。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焦雄屏对话吴天明:中国那么多故事,应该是出大作品的时代》


2014.02

陈   果

 

主要是审查制度,这种状况之下,就变成一种压力,当然,我们明确知道,这个剧本如果申请的话,会很浪费青春。意思就是说,这个时间去等,去改,改到它好为止,那这个东西可能就变了。

 

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专访陈果:我不是抗拒合拍片,只是抗拒审查》


2014.02

姜   文

 

我只拍了四部电影,但我受的煎熬可多了去了,《鬼子来了》到现在还没通过,你不要戳我的伤口好吗。我看你长相是善良的,不要戳我流血的伤口,这个是我最弱的方面,我没有这个本事避开审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姜文谈电影审查:请不要戳我流血的伤口》


2014.03

李   安

 

我希望题材管制能够自由一点,创作自由,相信观众。

 

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张艺谋李安纽约对谈实录 李安:<归来>内敛》


2014.03

冯小刚

 

负责电影审查的人,爱国热情、政治觉悟、对艺术的判断力,就一定比电影导演高吗?我看不见得。说这个片子总体来说是消极的,不是正能量,就这样一句话,足以使一部电影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来源:新文化报

原标题:《冯小刚:电影导演背负审查与舆论两座大山》

 

2014.04

郭   帆

 

荷尔蒙喷溅,是高晓松老师看完初剪版本的感觉,但审查之后,剪掉了一些荷尔蒙。高老师那个年代更适合含蓄,我们表达青春就更直接一些,对荷尔蒙没有避讳。

 

来源: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原标题:《郭帆执导<同桌的你> 称比<致青春>更真实》

 

2014.04

陈正道

 

我只想有诚意地证明一个事实,就是审查制度并不能成为你讲不好故事的理由。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催眠大师>导演:想证明审查不是悬疑片失败的理由》

 

2014.05

张艺谋

 

(现实主义电影缺乏)还真跟它(审查)没关系。审查是一直存在的,什么类型审查都是一样的,它是一个固定机制。坦率说,今天的审查已经比30年以前好了很多,有一定空间了。当然我们每年都要呼吁,是不是可以更宽松、更好,这是要随着社会和国家发展慢慢改变的。

 

来源:南方周末

原标题:《“中国电影太大了我一个人带不歪它”—— 脱胎换骨张艺谋》

 

2014.06

徐   峥

 

审查范围内还有很多题材待开发。

 

来源: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故事如何"叫板"好莱坞》论坛

 

2014.07

张之亮

 

我在内地有看过露宿者,但是我不敢拍这个。

 

(自我审查)对,是有的,这没什么可以隐藏的……但我不认为这个是绝对负面的。就好像我们看到伊朗的电影,伊朗是个比较保守的国家,但是他们还是有那么好看的电影,比如《小鞋子》。我会问自己,今天是因为有自我审查或者其它审查,所以我的电影才做得不好看,还是因为我自己不够料子。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专访<白发魔女传>导演张之亮“我真的不敢在内地拍社会问题”》

 

2014.08

许鞍华

 

我觉得能拍就拍,如果有的题材不能在大陆拍,就优先在香港拍。现在其实是(资金)形势大好,所以不应该抱怨,只要把自己的戏拍好就可以了。

 

来源:BBC英伦网

原标题:《专访许鞍华:<黄金时代>不推崇“民国范儿”》

 

2014.10

宁   浩

 

每一件事都要看它的时代背景。我们电影人所希望的开放,就是自由的(创作环境)、或者说分级制,有可能的种种方式,其实都在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中。今年来看,其实还是能感觉到(环境)越来越宽松。

 

宏观地看,我们是从“十年只有八部样板戏作品”的年代逐渐走到今天的,所以不要着急。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宁浩谈电影审查:<无人区>的命运还算不错了》

 

2014.10

九把刀

 

这个(审查)没有办法抗争的啦,规则不是我定的,但既然这个规则是长久以来大家一起遵守的,也没有必要为了我破例嘛。


像《那些年》婚礼接吻的部分被剪掉,我是很难受的,因为我觉得那部分没有问题啊,那是电影最感人的部分,我就是为了那段才拍这个电影的,其实会有抗拒跟心痛。

 

来源:腾讯娱乐

原标题:《专访九把刀:审查不可能为我破例》

 

2014.10

陈可辛

 

没有人知道审查制度是怎么样的,也不太可能应付得游刃有余,因为它本身也不是白纸黑字很清楚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别把审查看作自己的敌人,我永远都把电影局看成我们的战友。

 

来源:BBC中文网

原标题:《对话陈可辛导演:别把电影审查视为敌人》

 

2015.01

叶伟民、文隽

 

文隽:(《京城81号》)当然我们也要妥协,还有一些牺牲。其实我也很佩服局里面审我们片的官员,虽然现在很多都是朋友,很熟的。他们老是懂得把最精彩的部分剪掉,真的是把你气得,真的是。

 

叶伟民:对,我们气得已经想把头撞在墙上了。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对话文隽和叶伟民:呼吁电影制度开放 电影分级》

 

2015.02

王   晶

 

可是经过那么多次,我就了解的多一些,主要还是什么应该拍,什么不应该拍,如果那么多年还掌握不了,就别混了。人家也为难,你硬要拍一些人家过不了的东西你就是为难人家,对不对?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对话王晶:不懂审查别混了 如今早无功利心》

 

2015.05

乌尔善

 

正因为有了这个限制,才能更激发你的想象力。我们面对一个新的类型,我们所做的突破,也包括审查方面的突破。

 

所有的电影都面对审查,但并不是因为有了审查就没有好电影了,还是在于创作者能不能用自己的智慧,去跨越那个障碍。我是觉得我们的审查其实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开放。

 

来源:网易娱乐

原标题:《戛纳专访乌尔善:<寻龙诀>无法回避审查问题》

 

2015.06

郑保瑞  

 

删了一点点。其实,有现在这样的尺度,我已经非常惊喜了。当时,很多人跟我说《杀破狼2》不可能放映,批文都拿不到。但是,我给有关部门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的创作动机。这个年代有很多苦,我们总要有出口表达。后来,这个项目就批了。所以,我觉得最重要去跟他们聊,要沟通才可以。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郑保瑞:<杀破狼2>才是我自己的作品》

 

 

2015.07

郭敬明

 

作为导演当然希望这个故事(《小时代4》)是完整的,但如果国家有相关的规定我也必须遵守,对于观众和我自己而言其实都是损失。大家并不是觉得损失了柯震东,而是失去了顾源。

 

其实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哪个版本可以上,因为我们送审了几个版本,有包括柯震东的版本,也有完全没他的版本,都往上送了。如果最后结果是完全没有柯震东的版本那也只能接受了。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郭敬明:我要用行动给质疑声啪啪打脸》

 

2015.07

林岭东

 

我不反对审查,中国人口很多,电影是很有影响力的,有些观众会效仿电影里的东西。如果没有审查,可能会很乱。

 

但是如果审查把好的中国导演都绑起来了,怎么跟美国电影碰?你一定输,注定输,钱没问题,可以再印出来,但我们华人的市场会双手送给好莱坞。

 

来源:1905电影网

原标题:《影坛失踪人口林岭东:想当年轻人 但时间不允许》

 

2015.07

陈凯歌

 

其实对于《霸王别姬》,我还是想说:“时代力量是大于个人力量的。”不是说我现在就拍不出来了,是现在这个环境决定了电影不能再这么拍了。你说我硬扛,那是扛不过去的!

 

来源:凤凰娱乐《大写人物》第35期

原标题:《陈凯歌:如今拍不出<霸王别姬>和我无关》

 

2015.10

丁  晟

 

(审查)没有文字性的,至少我没有看到,但是可以去揣摩,什么不能做,如果你真觉得这么做悬,你就不要做,我现在做的东西不也是警匪片吗,不也是成功上映吗?必须要越过那道线才是好电影吗?我不那么认为。

 

来源:凤凰娱乐《电影人在线》栏目

原标题:《丁晟:警匪片态度端正,审查就没有大障碍》

 

2015.12

陈国富

 

我觉得过个十年、二十年,大家回过头来看這个创作时代,会带些诙谐感吧。一方面你看到因为尺度限制带给我们多少笑料,但是另一方面,你也看到它激发了多少创意。创作者有时候是需要被勒着脖子想点子的,这半窒息的状态里会出现一些不可思议的灵感。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陈国富乌尔善:审查不是平庸的借口》

 

2015.12

管  虎

 

(审查)什么影响都没有。如果有一天,说没审查了,没人管你们了,反而麻烦了。不能失控,得有控制,也不过分,我觉得挺好的。

 

来源:凤凰娱乐《电影人在线》栏目

原标题:《<老炮儿>导演管虎:冯小刚怎么演都对》

 

2016.04

周晓文

 

最遗憾的就是(《秦颂》)上映了没几天就禁映了,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是知道了也不能说。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导演周晓文自诉<秦颂>被禁:被监视6小时》


2016.05

杜琪峰

 

对我们来说的影响是在创作上。合拍要有心理准备,在香港拍电影更自由,没有约束,更透彻。面对审查你可以用你的聪明的方法去解决,都解决不了的时候,你就要考虑做不做了。

 

来源:腾讯娱乐

原标题:《专访杜琪峰:中国电影的发展未来一定是特效》

 

2016.05

李仁港

 

我总感觉人性是伟大的……如果你是这种态度,其实不论碰到什么题材都不必太担心。

 

来源:凤凰娱乐

原标题:《<盗墓>导演李仁港:电影里鹿晗井柏然合作天衣无缝》

 

2016.06

刘   杰

 

(《德兰》)过审了。有过一些改动,审查意见就是希望淡化这些东西(一妻多夫等习俗),当然对于我来说,审查希望淡化,我是可以接受的,我也是要求自己不要用猎奇的心态去看这个事情,所以它淡化,对于我来说,可能也不是个坏事。

 

来源:凤凰娱乐

原标题:《专访刘杰:<德兰>不用猎奇心态拍摄藏族习俗》

 

2016.09

曹保平

 

你在什么环境下和在什么前提下做什么事情,你要自己想明白了。

 

你比如说拍《颐和园》,你非要去拍,你就知道这个事情不想通过了,那也行,如果说就想让它上院线,你还非要去拍,你就是作死。也不是说向死而生就不对了,但是你自己要想明白,你的诉求是什么。

 

来源:娱乐资本论

原标题:《<追凶者也>曹保平:我从来不讨好审查和观众丨专访》

 

2016.10

林超贤

 

以前在香港猜,为什么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还以为是制度上的问题,但是当我们正面接触了以后,发现电影局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


如果你是用这些手段来进行商业上的表达,他们是比较抗拒的。但如果你有很明确的态度,他们是能理解的。因为我不是想来骗你(电影局)的,我们创作的每一个人物都代表一种价值观,一种立场。

 

来源:腾讯娱乐

原标题:《林超贤的过审经:磨破的嘴皮和不断变通的剧情》

 

2016.10

邱礼涛

 

韩国电影他们剧本很好,在批评政府和司法制度上很厉害,但同样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就比较难过审查,韩国的故事背景是韩国,我就算拍香港故事,也还是中国。

 

我经常看很多好莱坞电影的犯罪故事都能过审,华人的就很难,大概审查的人觉得那些都是外国的事情,但是这样审查出来的结果就是:观众都去看好莱坞电影了。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专访<凶手还未睡>导演邱礼涛“烂拍没有关系,没得拍才是问题”》

 

2017.03

徐静蕾

 

(《绑架者》)审查有一点过于暴力的问题,修改了。我也没有想到过我会拍一个被称为“过于暴力”的电影。不暴力怎么动作警匪呢?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徐静蕾专访:对文艺片失去兴趣,限制太多 不伦不类》


2017.04

吴子牛

 

最重要的还是中国市场的题材要放开,审查要开放。中国人是否看国产电影,就看我们自己的文化自信有多高。我们能解放题材,才能跟国外电影站在同一高度。

 

来源:中国电视制片协会

原标题:《十佳专访|吴子牛:解放题材最大的动力是对自己的文化要自信》


2017.04

麦兆辉

 

我没考虑过(审查),我的出发点在故事,如果你问我怎么通过审查的,因为沿着故事脉络去想。你要看在限制底下,能做多少,其实香港导演习惯到不同地方拍戏,电影人永远都要接受,不同地方拍戏有不同规定,全世界都是,无论好或坏,都是个制度。

 

例如这次去内地拍《非凡任务》,很多人想香港导演去拍这套戏,会不会有很多限制呢,我就不会这样想,反而觉得是个指引,指引一个方向。

 

来源:香港01

原标题:《<非凡任务>拍贪污公安挑战审查麦兆辉:人性还有很多地方发掘》

 

2017.05

马   凯

 

审查是一方面,但不是恐怖片的一个借口。你说我结尾不能有鬼,那你前面也可以拍的很精彩,你结尾烂一点,大家也知道。但是你为什么从头烂到尾呢?那你还要用广电局去说这个事儿,就不是很合适了。

 

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中邪>导演马凯:审查不是国产恐怖片烂的借口》

 

2017.10

王家卫

 

香港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电影人可以自由表达,没有受到大陆地区同样的审查限制,对香港导演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王家卫:我拍过10部电影 对我而言就是一部》

 

2017.11

文  晏

 

是的,我的电影过审了,这是一个奇迹!

 

来源:新片场

原标题:《幕后 | 文晏访谈:<嘉年华>探讨的是社会正义的复杂性》

 

2017.11

赵  薇

 

我们确实也(在海外电影节上)看到一些在我们国家肯定是无法上映的影片,应该是属于限制级的,或者什么。但是我觉得最终不管你是什么,你还是为电影主题去服务的。也许你在别的国家可以随便拍,但他随便拍也未必拍得多好。所以这个我觉得不是一个事情。

 

来源:搜狐娱乐

原标题:《专访赵薇:这两年养精蓄锐,准备跟苏有朋合作电影》

 

2017.11

非  行

 

韩国商业电影这一块比我们更成熟,这一点倒不单纯是审查方面的问题,更因为韩国人在做商业电影这块很有工业精神,这个不像我们国内。他们为此可以付出一切精力,他们的工匠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来源:凤凰网娱乐

原标题:《导演非行谈<鬼吹灯>:传达责任与勇气的探险片》

 

2018.01

田羽生

 

因为经历了第一部和第二部的创作啊,所以第三部是一刀未剪。第一部删了大概有七八处,但是第二部删了十七处,它很阴暗。第二部本来是想讲PY之间的故事,但是这肯定是不能讲的,于是做了很多的调整。练着练着就知道了尺度在哪里。

 

来源:影评人蜉蝣

原标题:《专访 | 田羽生:<前任>不是性喜剧,而是一部有点悲伤的爱情片》

 

2018.02

陈思诚

 

人家的思想比我们也解放,相对来说,题材也比我们要可以更宽泛地去(创作)。所以虽然……我们的电影审查,现在越来越好了,但还是说不能跟其他的国外的意识形态下面的那些电影比,他们有一些东西就能拍。

 

当时在杭州会议上,我还问了(张)宏森部长一个……不是我问的,但当时我也想问。就是泰国的那部《天才枪手》,我就说能不能,在中国能拍吗?(笑)它是一个写作弊的。宏森部长(说)可以拍啊,也可以拍。就是因为它最后还是回归到了,一个正面的主流的这样的一个东西。但是这件事对于创作来讲,我们自己首先就会在想,它能拍吗?

 

来源:人间电影(视频节目)

原标题:《导演陈思诚的一天:<人间电影>特别节目》

 

2018.03

崔   健

 

大概过了有半年,真的不知道这个片子(《蓝色骨头》)能不能通过,就像不知道一个孩子能不能上户口一样,就是那种感受。

 

我也希望能够听到我说话的所有人,包括领导们,也应该知道一个艺术家存在创作自由的空间,对这个民族、对我们的未来有多么重要。

 

来源:理想国imaginist

原标题:《崔健:最给我们限制的人,是他自己根本没有对这个土壤存有希望》

 

2018.07

郑大圣

 

所有的片子都会收到审查意见,我们要非常自觉地、非常敞开心态地把审查意见当做影评的一种。我们要用借审查意见的机会,想法要找到一个更高级的表达方式越过去。

 

来源:多维新闻

原标题:《对话郑大圣:我把电影审查意见当做影评看待》

 

2018.07

蔡成杰

 

有一些意见,但是审查部门还是挺理解这部电影(《北方一片苍茫》)的,他们也觉得这部电影不是在设置一些所谓的封建迷信之类的,其实是在观察普世的人性情感层面的东西。

 

我们是很积极地在和审查部门在沟通,关于一些意见,我们写了很长的信给他们,根据他们的每个意见做出一些解释,应该说积极的沟通是起到作用的。审查之后影片的主线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来源:时光网

原标题:《独家对话<北方一片苍茫>导演蔡成杰 如何用9天拍出魔幻与现实交织的处女作?》


2018.09

忻钰坤

 

我有一个朋友写了一个剧本,是讲一个骑马的骑师的中年危机,场景里写到了内蒙古三个字,审查的就觉得和民族问题有关系,因此剧本就被打到了民委,六个月还是没有审核意见,他就打了电话自己去联系,人家说我们这有很多项目,你是哪个,你先把审读费给我,我朋友就说那你还给我吧,我不报了。还有一个朋友在一个地方立项,几经周折没有通过,但是换了一个地方立项就通过了。

 

来源:新浪娱乐

原标题:《忻钰坤称电影局审查无统一标准 电影局给出回复》


2018.12

文牧野

 

我看《请回答1988》里的生活,和我自己有非常强的共同性,几乎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为什么我们就拍不出来?这和审查有一点点关系吗?没有。只是我们的艺术创作者没有达到那个段位,就这么简单。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总要有人敢于说出想法,哪怕特别天真》

 

2019.02

娄   烨

 

我对电影审查的态度没有变:电影应该是自由的。

 

来源:@守望好莱坞

 

2019.03

庄文强

 

人们在这方面有很多误解,首先,误解了那些审查人员,(印象中)一群老伯,一身列宁装,然后桌子上放着水杯,一起开会去审查电影。

 

不是啊,其实他们跟镜头后的年轻人一样,各个都是二三十岁……推动国产电影发展,把市场规模做大,这个目标比一切更重要,因此他们考虑一部电影时,如果电影没有观念问题,或者与电影法有冲突,便不会要求考虑(删改),反而会有时和你讨论,怎么增强娱乐性,让电影人不想多想,不用怕,大胆一点,他们反而会这样。

 

来源:新浪网

原标题:《内地电影审查保守?香港导演庄文强:审查员叫我们不要怕、大胆些》

 

2019.05

关锦鹏

 

中国电影人已有一定相互理解,明白有什么东西不能碰,不是妥协,而是会多角度的考虑问题,以及包容,甚至当面对社会现实不公不义的时候,摇旗呐喊也许并不是最好的方式。这种包容和理解,会让电影作品被修改,被剪掉的事越来越少。

 

来源:BBC中文网

原标题:《香港导演在英国:关锦鹏谈人生、女人和香港电影的生死》

 

2019.06

贾樟柯

 

电影事业,不能这么搞。

 

来源:@贾樟柯



本文导演言论均来源于网络,第一导演编辑部整理发布,转载需注明来源:第一导演(ID:diyidy)


第一导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或搜索ID“diyidy”添加关注


商务合作/交流,请加微信号:umg2018

添加微信请备注:第一导演+来意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