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境外势力”八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从卡车司机到教堂做礼拜的人,再到参加校董会的妈妈们都不相信政府

萧生客 萧参客 2022-02-26

作者:Andrew、Joseph

【编者按】作为美国社会里最不关心政治的群体 - 华裔美国人的一员,从2016年川普宣布竞选总统,到2021年1月6日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宣布拜登 ”当选“ 美国总统,我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美国经历了一场无声的政变。

一个圈外的总统候选人被他的竞选对手非法监控、一个当选总统被一群敌对势力非法监控、一个在任总统被深层势力使用国家最高情报机构监控、对一位在任总统以完全是虚构的情节发起了2次弹劾、用几百万张非法选票进行选举欺诈、最高法院拒绝受理大选欺诈舞弊案件、副总统放弃拒绝涉嫌欺诈的选举人票,最终导致川普总统被迫离开白宫 - 这一切绝对是一场精心策划环环相扣丧心病狂的无声的政变。

我们感谢特别检察官约翰·达勒姆以他的智慧和胆略,为我们撕开了深层势力策划无声政变重重黑幕的一角,我们期待所有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一天,我们期待参与政变的犯罪分子受到严厉惩处的一天,我们更期待美国完全回归基督信仰、撒但的军队被彻底击溃的那一天!

无声的政变

自从川普总统走下金色的自动扶梯,宣布参加美国总统竞选以来,许多政治和历史的专业人士,甚至是普通的观察家,都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许多历史学家和每天早上看报纸晚上看新闻的人都觉得发生了一些非常不同和奇怪的事情。

  • 所有这些泄密事件都是哪儿来的?

  • 为什么我们成天听到的都是关于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的谈话?

  • 第25修正案都说了些什么?

  • 为什么会立即谈到了弹劾?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迅速解雇迈克·弗林中将(Lt. Gen. Mike Flynn)是怎么回事?

  • 为什么进步主义的自由派媒体明显地表明他们有自己的最爱?

  • 为什么2020年大选会出现犯罪行为?

  • 为什么1月6日要围捕那些只想要自由和公平选举的公民?


现在大家都清楚地看到,“深层势力”(Deep State:DS)正在发动一场反对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的政变。这是针对候选人川普的一场政变、一场针对候任总统川普的政变,以及一场针对在任总统川普的政变。包括政府第四分支(情报机构)在内的深层势力,从川普走下自动扶梯的那一刻起就盯上了他。不是我们曾经想过的香蕉共和国的军事政变,没有步枪、手榴弹、迫击炮发射器,而是在律师事务所和行政办公室里,由那些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以及穿着连衣裙和短裙的人,完成的一场柔和、无声、但致命的政变。

人们一定想知道,为什么在川普刚刚宣布竞选后,深层势力/第四分支就立即对他穷追不舍,这从来就说不通。大多数早期观察人士认为,川普会以一个温和的共和党人的身份执政。可能是尼尔森·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式的治理。

但选择、自由和民主的敌人马上就盯上了川普:

  • 也许是因为川普不是这个俱乐部的一员,不是政府精英的一部分;

  • 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控制不了他;

  • 也许他们知道一个亿万富翁不可能被军工联合体收买和欺负;

  • 也许他们知道川普不会玩这个游戏;或者,

  • 也许是因为他确实把美国放在了第一位;

  • 也许是因为他相信民族主义、边界和美国主权;

  • 也许是因为他不相信,

  • 也不会屈服于 ”一个世界“ 的治理;

  • 也许是因为川普总统不相信气候变化、全球变暖、医疗保健、战争、饥饿、贫困、新冠病毒等问题的答案都在 ”一个世界“ 的怀抱里;

  • 也许,川普不会在他的任期内允许一个 “一个世界” 的政府。因此,发生了无声的政变。

美国司法部特别顾问-特别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

这不仅仅是典型的肮脏政治,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政变,特别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似乎正在揭露这一事件。


重磅炸弹达勒姆在周末发布的报告透露,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与第三方签约,不仅监视候选人川普的电子邮件和使用电脑的使用情况,而且还侵入和监视当选总统川普和此后的在任总统川普的计算机/电子邮件/在线使用。一个非政府组织和非政府人士,包括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似乎通过侵入美国总统的电脑服务器,非法监视了他。那是一项重罪。他们干了,政府第四分支知道这一点,但没有人对这起犯罪采取任何行动。

深层势力在第四分枝的掩护下,恣意妄为,在川普的整个总统任期内,发动了一场针对合法当选总统的政变。有人会说这是叛国;有些人会称之为叛乱。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是重罪。罗杰斯上将(Admiral Rodgers)在川普大厦告诉当选总统川普,他被政府官员(第四分支)监视了。当选总统川普立即将他的团队搬出了川普大厦。川普不能要求情报机构抓住和逮捕罪犯,因为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和第四分支就是罪犯。达勒姆正试图弄清楚,当裁判都是骗子的时候,如何在这种深层势力下继续推进。


我敢肯定,达勒姆还记得参议员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曾警告川普,如果你跟情报机构乱来,“他们会狠狠地揍你一顿。” 而达勒姆本人也不想被 “整到星期天的六种方式” 搞得一团糟。


政府的第四分支是 “监控势力”。监控势力由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组成。新的第四分支并不仅仅认为他们与立法、司法和行政这三个部门是平等的。这个新的第四分支,由监视和间谍团体组成,现在认为他们高于原来的三个分支。他们是平等群体中的 “第一”。这确实是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1984》和《动物农庄》(Animal Farm)中所写的。

对于那些将此斥为阴谋论而不予理会的人来说,1月6日骚乱的华盛顿古拉格的政治犯们可能有不同的看法。J-6 政治犯们亲身体会到深层势力会做什么了,他们正在把那些可能有不同政治观点的美国人作为目标。深层势力的监控实体利用和滥用了 9/11恐怖袭击,他们利用和滥用了《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将枪口对准美国公民。现在,现在他们正在利用和虐待具有不同政治意识形态的美国公民。公民自由主义者曾经警告过《爱国者法案》的危险性。

现在,当第四分支滥用策略时,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简直是又聋又哑又瞎。这是自《爱国者法案》通过以来,第四分支第一次没有针对外国敌人或恐怖分子,而是针对一个美国公民和他的支持者们,而他们唯一的罪过就是拥有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


正如特别检察官达勒姆现在开始显示的那样,在2016年选举期间、在川普总统任期期间、在2020年选举期间、以及现在在拜登就任之后,都有大量的重罪发生。

川普总统表示:“如果换作是另一个时代,这将被判处死刑。” 这不是尖酸刻薄,也不是夸张的语言。

  • 如果美国人在二战期间监视罗斯福(FDR),并把这些信息交给纳粹,他们会怎么样?

  • 如果美国人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监视肯尼迪(JFK),并把这些信息告诉卡斯特罗(Castro),会发生什么?

  • 如果美国人监视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并把这些信息交给戈尔巴乔夫(Gorbachev),会发生什么?肯定要么死刑,要么终身监禁。

  • 川普总统曾被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和其他人非法监视,那么他们会怎么样呢?

这比水门事件严重得多,严重得多!达勒姆正处于危险的境地,他自己也知道。

达勒姆将面临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就是那些本应是中立的、本应是公平的裁判员、本应是对真相要求无罪标准的实体……都参与了犯罪,参与了政变。当涉及到川普时,司法部什么都不做。如果没有深层势力和/或第四分支的帮助,这场无声政变是不可能完成的。

希拉里竞选团队对川普 "美国重新伟大国度" 以及美国优先的议程 发起的这一重罪攻击,想必已经被所谓的中立的司法仲裁者所了解了。然而,他们不仅什么也不做,有些人还是帮凶。

看来达勒姆会发现有些人在犯罪前后都是共犯。约翰·达勒姆的工作确实很艰巨。达勒姆如果当时不知道,现在肯定知道了,他现在是抓住了老虎尾巴,不知道是坚持下去更危险,还是放手更危险。我肯定希望达勒姆不会被 “自杀”,因为这种事情很可能会发生。


高级政府官员需要被带去在宣誓后接受讯问。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原 FBI 局长)、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原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原 CIA 局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原司法部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现任 FBI 局长)、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原司法部官员、 FBI 总顾问)、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原英国特工,虚构川普通俄行为的斯蒂尔档案的炮制者)、苏珊·赖斯(Susan Rice,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顾问)和瓦莱丽·贾勒特(Valerie Jarrett,奥巴马总统高级顾问)等人需要宣誓作证,说明 “你做了什么,什么时候做的”。民主共和国只有在人民信任政府的情况下才能运转。


现在很大一部分美国人,就是不相信政府。从卡车司机到去教堂做礼拜的人,再到参加学校董事会会议的妈妈们,美国人民都相信拜登领导的 “深层势力” 政府是会来抓他们的。


看来达勒姆肯定要把这个不幸的事实公诸于众了 - 有一场无声的政变!


参见:https://www.americanthinker.com/articles/2022/02/the_silent_coup.htm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布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推特兰博SSK2024

往期文章:


实锤:构陷川普“通俄门”的希拉里团队的间谍犯罪

我们都是卡车司机| 警察开进被堵塞的大使桥清场

加拿大人受够了 | 左疯哈佛教授:切割轮胎,逮捕司机

加拿大精英制造了渥太华危机,却不知如何收场!

卡车司机抗议领袖:政府越权干预我的银行账户!

2022选举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场硬仗,你与美国能输得起吗?

马斯克发推指责拜登与支持加拿大卡车司机

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平庸、自负、忘恩负义的一代人

终身教授彼得森辞职,称大学为“惊人的腐败企业”

我在美国患上新冠病毒住院的经历

苏格兰数据证明:瘟疫是全接种者的瘟疫

救女儿逃离变性!

制药业科学家承认:新冠病毒疫苗会导致血凝块

你没看错:国民警卫队保卫非法移民入境!

《真相工程》疫苗爆料视频系列(1-5)中文 

因为他们是邪恶的!

美国难道没有足够的义人吗?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