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劝退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小红书,会成为下一个陌陌吗?

胡也远 金角财经 2022-01-13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作者 | 胡也远


小红书正在变成小黄书?

 

四川成都的一名男子为了解育儿知识,在小红书平台上搜索关键词“亲子乐园”,自此之后,他就频频收到小红书给他推送的有关未成年人内容。

 

但这些内容和亲子乐园没有多少关系,而是各种未成年人生活的短视频,甚至是泄漏未成年人身体隐私部分的视频。

 

比如有博主在小红书分享“女高中生的身材管理”,配图是这样的:


 

 

还有博主分享自己16岁拍的少女写真,图片却是这样的:



6月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明确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用户和信息加强管理,发现违法信息或者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及时采取相应的处置措施。

 

此外,文化和旅游部也出台关于加强网络文化市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严禁借“网红儿童”牟利,严管严控未成年人参与网络表演。

 

对于未成年人的隐私保护理应重视起来了,为什么还会出现此类事件?


 

不断出事,常常道歉

 

这几天,小红书平台上的不少软色情信息频频曝光。

 

央视报道中提到一个短视频,视频拍摄于深圳一所学校,视频拍摄者跟随一名身穿校服的女生,从教室走出来一路跟拍,最终跟拍到女生走近女厕所。还有人发弹幕让短视频发布者“介绍一下”。

 

甚至还有小学生在小红书平台上变成“带货博主”,这些博主身穿校服,面对镜头介绍内衣的使用感受。在某账户中,央视记者看到6条含有未成年人的视频,内容大多是介绍内衣的穿着体验,同时还附上了商品的购买截图,疑似进行带货。

 

然而金角财经在小红书上进行搜索时,却再未发现类似内容。

 

事实上,在被曝推送未成年人身体隐私信息后,小红书进行了道歉,并透露将进行新一轮未成年治理专项。还号召用户通过平台举报渠道,对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及账号进行举报。

 

这几年,小红书几乎成了道歉专业户。




今年9月,人们突然知道一个新词:“佛媛”,根据字面的意思,它指的是“礼佛的名媛”,这些博主穿素袍,带扇子,佩玉器,在寺庙和红墙合影,光顾茶室和素食馆,或是穿着尺度和佛教相去甚远的衣服,在镜头前抄写经文,还要刻意露出带有奢侈品牌LOGO的发带、披肩或手提包。惹来争议后,小红书道歉,又紧急清理了数十篇佛媛笔记,封了一些账号。

 

再早一些,2020年11月,小红书同样被曝出给用户推送大尺度美女裸露图片和视频,内容露骨还包含性暗示。当月,小红书同样是道歉,官方宣布启动严打行动,针对炫富、低俗软色情等不良信息进行查处,封禁了超过4000个账号。

 

出事、道歉、再出事、再道歉,小红书像是一个陀螺,在这个循环里打转。

 

屡屡出现的负面事件,或许不能每一次都被归为审核不严。有媒体严肃地评论,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源,是相关短视频平台为了自身利益,忽视了自身的法定义务、社会责任。

 

不可否认的是,小红书上出现的这些未成年人隐私信息,发布者都是未成年人自己,他们在拍摄时都尽量对准自己的隐私部位,仿佛早就知道这是流量密码。

 

但事实上,这是平台推荐机制下,平台和博主的共谋。


 

困在流量焦虑里

 

博主们以色博出位的选择,都来自于平台数据的反馈。

 

金角财经在小红书上搜索发现,部分博主一共680多个赞,其中一条撩起半个裙边展示裙子的动态,点赞就有249个,占总赞数的36%。其他动态的点赞数只有这条动态的零头。


带有性暗示的图片点赞量更高


平台和博主之间形成默契,只要是类似的擦边内容,点赞量就能有比普通内容高出数倍的流量。于是,在数据反馈的“诱导”下,不乏有博主为了红而各种博出奇。

 

对小红书而言,这是流量焦虑下的不得不为。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6月,小红书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过亿,其中70%用户是90后,并持续快速增长。根据易观千帆数据,2021年9月小红书全网月活跃人数为1.48亿。

 

随着月活用户增加,小红书估值一路走高。2018年,小红书的D轮融资估值约为30亿美元,而在前不久的新一轮融资过后,投后估值已达到200亿美元。

 

与之相对应的,估值200多亿美元的B站,月活用户已经超过2亿。

 

月活用户更少的小红书和月活高出自己1/4的B站估值相当,是因为小红书的用户真的比B站更“富”吗?

 

其实未必,毕竟小红书的用户近几年一直陷于虚假“炫富”的争议。不过,外界对于小红书用户的消费能力仍然保有较高期待。

小红书上入驻的好物分享


起家于2013年的小红书,最初是一家以“种草”为主的好物分享社区,定位为中国出海导购平台,在成立之初的slogan是“找到国外的好东西”,定下了“消费”的基因。

 

2015年,平台slogan更为“全世界的好东西”,到2016年,小红书的定位再次变更为“全世界的好生活”,从早期的“种草”,转向了带有社交关系的内容平台。但不管小红书的定位如何变化,资本对其寄予的厚望,其基础仍然来自小红书离电商交易很近这一依据。

 

小红书这类社区应用,被看作是唯一一个能够连接内容、内容生产者和内容消费者的形态。

 

但高估值背后,必然是高期待。资本的期待首先就在于社区的流量。

 

尽管小红书现在已经达到了1.48亿月活,但早在2019年7月,小红书的月活就已经突破了1亿。这意味着在此后的整整两年时间里,小红书的月活增长幅度并不大。

 

和小红书的估值增长速度比起来,用户数据的增长要缓慢不少。

 

为了缓解流量困境,小红书必须想办法扩展流量边界,吸纳更多新用户。


 

男人、未成年人:

小红书的流量新密码?


2020年,小红书活跃用户画像数据显示,在小红书过亿的月活跃用户中,女性占比为88.37%,男性占比为11.61%。女性用户的增长触摸到了天花板,于是,小红书希望转而提升用户中的“含男量”。

 

今年上半年,小红书发起了MCN男性内容激励计划,并准备投入20亿的流量扶持。到今年7月,小红书官方数据显示,其男性用户占比达到30%,部分KOL的粉丝中男性占比超过50%。


小红书上入驻的男性博主


“很多男性群体看小红书,最初只是因为美女。”有用户如此评价。

 

除此之外,未成年人也是用户增量的来源之一。

 

在小红书的用户数据中,年龄分布从18岁算起,似乎没有未成年人的身影。

 

千瓜数据


但实际上,小红书平台的注册对未成年人没有要求——因为没有实名认证,基本上有手机号、QQ、微信这些都可以注册。

 

“小红书”App的用户协议中还特别指出“重视青少年儿童的个人信息保护”,但在其《儿童青少年个人信息保护规则》协议中却注明,“监护人在使用社区、晒单及其他信息发布功能时,如主动向我们提供儿童青少年的个人信息,即表示已经同意我们收集和按照本政策的内容使用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吸引未成年人在App注册并发布个人隐私视频,必然能为平台增加注册用户数量、短视频作品数量等,更进一步地说,涉及未成年人的短视频,也吸引了部分用户浏览,能为平台增加流量、增强用户黏性。

 

但这都不代表,短视频平台在利益驱使下,就可以把保护未成年人的义务抛到脑后。

 

截至今年上半年,我国网民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88亿人,而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小学生短视频使用特点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近七成的未成年人使用过短视频。

 

庞大的未成年人群体对于互联网平台而言,是重要的潜在用户,平台希望吸引他们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一个专业的互联网企业,至少不能为了赚流量,就把下一代人引到歪路上。


否则,到时候平台里卖的东西,恐怕就不只是好物了。




关注我们,看更多有料分析 

商务合作 | 加微信:JinjiaoBD
联系入群 | 加微信:J-helper

千山万水总是情,点个在看行不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