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坏消息 !

胡锡进,我操你*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监管: 快递业反内卷! 价格战彻底落幕, 快递员注定被牺牲

胡也远 猫酱 金角财经 2022-01-13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作者 | 胡也远 猫酱

反内卷的风刮到快递业了。

 

今年12月3日,国家邮政局召开快递企业电话座谈会,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在会上说,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内卷”——防范不正当竞争,反对损害行业利益、损害员工利益的行为。

 

从反对大厂加班内卷,到后来教育业反内卷,打击课外辅导班,反内卷成了今年的时代潮流。

 

而快递业的反内卷浪潮,又是基于什么背景?

 

12月8日,国家邮政局快递大数据平台实时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达1000亿件,创下历史新高。和快递业务量一同奔涌的,还有无法停歇的价格战,以及越来越不让人满意的服务质量。

 

对基层快递员而言,虽然自己构成了中国快递大发展的重要基石,却并没有从中享受到红利,反而一再成为被压榨的对象。

 

快递业的繁荣背后,是危险的雷区。

 

 

全世界最残酷的快递价格战

 

中国快递市场,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红海。

 

就在中国快递业务量突破1000亿件的同时,中国快递业务量也已经连续8年成为世界第一。

 

2007-2020年,快递行业业务量从12亿件增至833.6亿件/年,再到2021年上1000亿件/年,14年时间实现近84倍规模扩张。

 

快递业的蓬勃发展,使得国内已经有8家快递企业成功上市,其中有3家业务量超过100亿件,收入规模超过1000亿。

 

支撑快递业繁荣和快递企业财富的,有中国经济进步,尤其电商经济的快速发展带来的大量业务,也有日渐便宜的快递价格。

 

2020年3月,浙江义乌的快递价格战打得如火如荼。在一些快递黄牛群里,有人喊出“8毛起发全国”的价格。



彼时的国内电商业,正处在疫情后刚刚复苏的阶段,实体店受到疫情冲击人流大减,网购能直接减少和外界的接触,受到许多消费者的青睐,伴随着压抑了几个月的消费需求,电商业务猛然爆发。

 

义乌作为全国重要的小商品集散地,是快递企业争夺业务的主战场之一。

 

不过,“8毛发全国”也不过是快递业持续性价格战的延续。2019年开始,义乌的快递价格就一再降低。从2块,降低到1.9元,再一路下滑到1.2,直到击穿1元底线。

 

而在全国其他地区,价格战同样在上演。


 

在“价格战”成为主旋律的这两年,快递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

 

2020年,圆通快递的单票收入是2.27元,相比前一年的2.95元下降22.91%。

 

中通的财报显示,虽然业务量创纪录地高,但核心快递业务的单票价格却下降了20%。


业务多了,挣得钱却少了,相当于活没少干,甚至加班加点的在干活,挣得却越来越少。快递企业打价格战,企图用价格换市场,电商受益,谁来为价格战买单?

 

买单的是快递企业自己,以及快递员与用户:快递员收入越来越低,用户网购体验越来越差。


 

服务下降,快递员背锅?

 

11月21日,重庆万州一位79岁的老人下楼取一个22斤的快递,却不幸在搬运上楼途中猝死。

 

老人家属认为,快递单上写明“送货上楼”,但快递公司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所以应该担责。要求快递公司赔偿抚恤金、丧葬费共计50万元。

 

快递公司则表示,快递员与客户电话沟通时,客户明确表明主动下楼取货,快递员的操作符合公司流程,并派人与家属沟通对接,至于赔偿事宜需要走法律程序裁定。

 

不久后,此事上了微博热搜。

 

针对争议,不少网民认为,快递员通话中并未主动表明要将快递送上楼,才有了之后的老人自行下楼取货。同时,在看到老人后,也并没有表示要帮忙送货上楼。而送货上门,本是快递员应该履行的合同义务。


 

但也有人认为,取快递与老人猝死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联,快递公司不需负责。

 

此事将“快递到底该自取还是送上门”的问题再一次拉到台前。在价格战以及当前快递业机制不变的情况下,快递上门还是不上门,是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快递员送货上门,意味着收入的降低。快递员的收入受两个因素影响:派件量与派件费价格。

 

过去,快递员派送一单,派送费大约有1元。照此计算,要月入万元,需要派送1万件,即便每个月满勤不休息,每天的派件量需要达到333件左右。哪怕是5000元的收入,也需要快递员每天送出去的快递达到166件。

 

快递员如果要在8小时工作时间内送出去166件快递,每个小时至少需要送出20件快递,这意味着平摊到每件快递上的时间只有3分钟,这还要算上打电话、发短信等联系过程。

 

受制于这套机制,在快递行业加班已成常态——早八点,晚十点,是快递员普遍的工作时间,想要多派件,就只能延长工作时间。

 

又或者,缩短每份快递的派送时间。

 

快递行业的运行机制,让快递员只能选择压缩每份快递的派送时间,用尽量少的时间派送出更多的快递。这就必然导致内卷。即便快递员已经让自己变成派送机器,缩短派送时间,他们的收入依然难以提升。


 

今年3月,湖南东安县就有许多乡镇快递点关门,媒体去调查时发现,快递网点的派件费,直接被砍掉一半以上,从1元每件下调到0.4至0.5元每件。

 

相当于派6000件包裹,最低只有2400块钱收入。如果每天只有二三十件包裹,一个月的派件量都不到1000件,月收入更是低到只有400—600元。算上来回交通成本、通知取件的电话、短信成本,干一个月不亏就算成功了。

 

当然,也有人认为,快递员的收入不仅仅只有派件费,还有揽件费用。但在价格战下,快递员揽件也只能用低价取胜。

 

比如义乌去年“8毛钱发全国”的价格战中,快递员能从8毛钱的快递费中得到多少派件费可想而知。

 

行业内卷之下,快递员首当其冲成了受影响最深的群体。

 

人社部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招聘求职100个短缺职业排行中,快递员排名位列第二。

 

有的快递老板把年龄要求从18—38周岁放宽到58周岁,依然招不到人。

 

 

行政力量介入:停止价格战!

 

反对“内卷”的本质,是反对只要数量、牺牲质量和员工利益的“低价模式”。

 

今年4月22日,浙江省明确提出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这是政府首次以法规形式提出价格监管。很快,义乌邮政局约谈百世、极兔。

 

7月,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全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从9月开始, 多家企业规定全网派费上调0.1元/票。

 

一毛钱,看似微不足道,却意味着过去不断靠压低派费抢夺市场的快递价格战,终于熄火了。


 

与此同时,在大政策环境转变的情况下,“四通一达等”快递平台的价格在第三季度也出现集体涨价,涨幅约0.1-0.2元左右。相当于提高的派费,转嫁给了商家端。

 

价格站的硝烟逐渐尘埃落定,品牌之间价格差距逐渐拉平的当下,服务质量成为了新的比拼手段。

 

12月1日,抖音电商近期推出“送货上门”的服务,商家在后台开通该功能后,可以直接针对快递配送服务要求较高的消费者订单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以降低消费者物流投诉率及品退率。

 

具体的功能为:送货上门为商家在平台上订购的物流增值服务,针对购买服务的订单,快递公司承诺送货上门。

 

但这项服务并非免费。抖音首批接入了中通、圆通、韵达三家快递公司,收费均为0.8元/单,以第一条物流轨迹作为扣费节点;当快递公司未按照承诺服务履约且产生客诉时,由快递公司对商家进行赔付,5元/单 

 

这对快递最后一公里服务形态的影响,可能是巨大而深远的——这是第一次从商家端,开始让快递“送货上门”变成一项付费增值服务。

 

然而,这似乎仍然无法将快递员从过往的内卷当中解放出来。

 


付费上门的政策,尽管能提高每单派送的实际收益,但用户对于服务质量的期待也势必提高。它看似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服务形态,但实际上并没有改变整个物流配送的流程。


比如,5元/单的赔偿,落到快递员身上的将会是多少?

 

可以预见的是,快递员仍然陷在需要拼命追赶送达率、准点率、服务质量的路上,最终的压力,大概率也会转移在快递员身上。


真正困阻快递服务的并不是快递小哥,而是配送的效率。

 

这几年,不少电商巨头、快递企业,都在尝试用技术手段提升效率。他们打造无人仓、研究物流机器人、无人车、无人机等。如京东物流的“亚洲一号”、苏宁物流的“苏宁云仓”、菜鸟裹裹的无人机“菜鸟小G”等。

 

物流业的发展不断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未来的一大趋势,就是“去人化”。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快递员,终究还是要成为牺牲品。




关注我们,看更多有料分析 

商务合作 | 加微信:JinjiaoBD
联系入群 | 加微信:J-helper

千山万水总是情,点个在看行不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