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适用 “ 他杀推定 ” 原则 !

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陈志武:中国政府规模多大?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去泰国看了一场“成人秀”,画面尴尬到让人窒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罪(莱尔)_1

莱尔 古道圣途 2021-10-28



“……违背律法,就是罪。”——约壹3:4

 

于基督徒的圣洁,要想得到正确的观点,就必须以研究这一广大而又严肃的题目开始。要想建得高,就必须挖得深。在这里犯错误是非常不利的。错误的圣洁观往往源于错误的人类败坏观。因此,在这卷论述圣洁的系列文章的开头,我要先对罪作一些清楚的表述。

清楚的事实是,对罪的正确认识是得救的基督信仰的根基。没有这种正确认识,诸如称义、归正、成圣这些教义都只是“言语”和“名目”,对人的头脑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当神使一个人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时,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光照他的心,让他看到自己是一个罪债累累的人。在《创世记》中,物质世界的创造从“光”开始,属灵的创造也是一样。神通过圣灵的工作,“照在我们心里”(林后4:6),然后属灵的生命就开始了。当今大部分的错误、异端和假道,都源于对罪的晦暗不明、混淆不清的观点。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到自己灵魂疾病的危险性,那么,他满足于虚假和不完全的补救方法就不足为奇了。我相信,十九世纪教会的主要缺乏之一,是有关罪的更清楚、更充分的教导(现在也是这样)。

作为这个主题的开始,我要先给罪下个定义。当然,我们都熟悉“罪”和“罪人”这些用语。我们经常说这个世界存在着“罪”,以及人们“犯罪”。但是这些词语意味着什么?我们真的知道吗?关于这一点,恐怕有许多思想上的迷惑和混淆。让我试着尽量简短地加以解答。

概括地说,关于罪,英格兰教会《三十九条信纲》第九条宣告说:

“作为亚当天然的后裔,每个人都有犯罪和败坏的本性;因此,人远离了起初的公义,并且本性倾向邪恶,以致肉体总是和灵性相争;所以,每一个生在这世上的人,都应得到神的震怒和毁灭。”

简言之,罪就是那影响着全人类的广泛的道德疾患,它遍及每一个阶层、等级和家族,各族、各国、各民;凡妇人生的,除了一位之外,没有人脱离它。不用说,这个例外就是主耶稣基督。

说得更具体点,罪是由行动、言语、思考、意念中任何不符合神心意和律法的事组成的。就像圣经简短言明的那样,罪就是违背律法(参约壹3:4)。只要我们内心或外在与神显明的心意和品德的绝对标准有丝毫偏差,就构成罪,并且立刻使我们在神的眼中有罪责。

当然,我无需告诉任何仔细阅读圣经的人,一个人在没有公开的和看得见的不道德行为时,也可能在心中和思想上触犯了神的律法。我们的主已在登山宝训中澄清了这个问题,其清楚程度是无可争辩的(参太5:21-28),甚至我国的一个诗人都确实地说,“一个人可以时常笑容可掬,但却是个恶棍。”

再者,我无需告诉一个认真学习新约圣经的人,不但有主动之罪(做不该做的),也有疏忽之罪(不做该做的);正如我们的祈祷书合理地提示我们的那样,我们犯罪是指“不做该做的事”“去做不该做的事”。在《马太福音》中,我们的主以严肃的话语毫无争议地认定了这一点。那里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太25:41-42)。敬虔的大主教阿塞尔临终前说:“主啊,赦免我所有的罪,特别是我的疏忽之罪”。这话是深刻而又周密的。

一个人可能犯了罪却浑然不知,而且在有罪责的时候,还自以为清白。我认为,在这样的时代提醒读者这一点十分有必要。“除非我们觉悟并意识到罪,否则罪就不是罪”这种现代主张,我在圣经里找不到任何根据。相反,在被不合理地忽略的《利未记》第四和第五章中,以及在《民数记》的第十五章中,我发现神明确教导以色列人有“误犯的罪”(指无意中犯的罪),这种罪使人不洁并需要赎罪(参利4:1-35;5:14-19;民15:25-29)。我也发现,我们的主清楚地教导“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并没有由于他的无知而免遭惩罚,反而被责打(参路12:48)。我们必须记住,当我们用自己有限的、可怜的知识和意识来衡量自己的罪孽程度时,我们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在这方面,更深入地研习《利未记》将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好处。

关于这个叫作罪的广大道德疾患的根源,我必须说几句。我恐怕许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对这个问题的观点可悲地存有缺陷而且不纯正。我不敢忽略这一点。让我们牢记,人的罪孽并不是从外面,而是从里面开始的。它并不是由早期不好的教养所引起的。它并不像一些软弱的基督徒很喜欢说的那样,是从坏朋友和坏榜样那儿学来的。不!它是一种家族的疾病是从我们的第一代父母亚当和夏娃那里继承来的,我们与生俱来地带着它我们的祖先,按照神的形像被造(参创1:26-27),一开始是清洁和公义的,然而他们从最初的公义堕落了,变得有罪和败坏。从那天起直到今日,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按照堕落的亚当和夏娃的样式出生,并继承了一个倾向于邪恶的心灵和本性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罗5:12),“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约3:6),“我们……本为可怒之子”(弗2:3),“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罗8:7),“从人心里(自然而然地,好像出于源泉)发出恶念、苟合”(可7:21),以及其他类似的东西。今年才出生的最娇美的婴孩,他是家庭的阳光,但却不像他母亲喜欢喊他的那样,是一个小“天使”,或是一个小“天真”,而是一个小“罪人”。哎!当这个小家伙躺在揺篮中嫣然一笑或咯咯笑时,他心中却埋着各样邪恶的种子!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身量和头脑都成长时,他里面有一种不止息的朝向邪恶的趋向和朝向善良的退缩。你将在他里面看到欺诈、坏脾气、自私、任性、固执、贪婪、嫉妒、猜忌、情欲的萌芽和起源。这些,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将会以令人痛心的速度发芽渐长。谁教了孩子这些?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只有圣经才能回答这些问题!关于自己的孩子,父母总会说些愚蠢的话,其中最糟的常话是:“我儿子在心底里是好的。他没有做到他应该的那样,是因为他落入了坏人的手中。公立学校是个坏地方,老师不管孩子,其实我孩子的内心是好的。”但是,真理却令人不快地与此截然相反。所有罪的第一起因都在于这孩子心中与生俱来的败坏,而不在于学校。

说到称之为罪的这一人类广大道德疾病的范围,我们要谨防出错。唯一安全的根据,是圣经为我们摆明的。“人所思想的”天生是“恶”并且“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6:5)。“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17:9)。罪是一种疾病,渗透且遍及我们道德本性的每一部分和我们心意的每一部分。悟性、情感、推理能力、意志,都或多或少地被感染了。甚至良心也被如此蒙蔽,以至于不能作为一种稳妥可靠的引导;除非受到圣灵的光照,否则良心极有可能把错误的当成正确的来引导人。一句话,我们“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赛1:6)。这一疾病可能被一层薄薄的殷勤、谦恭、温文尔雅和彬彬有礼所掩盖,然而它却深深地扎根于人的骨子里。

我完全承认,人身上仍然存留着许多高尚美妙的能力,这一点在艺术、科学和文学中得到巨大的展示。但有一个事实却没有改变,即在属灵的事上,人是绝对“死的”(参弗2:1、5),对神没有任何与生俱来的认识、热爱和敬畏。人身上最美好的东西与败坏掺和混杂在一起,这好与坏的反差使他“堕落”的真实情形及其范围更清楚、更突出了。同一个人可以在一些事上如此高超、伟大、高尚,在另一些事上却如此低下、渺小、卑鄙;他可以在对事物的理解和处置上如此崇高,而在情感世界却是如此卑鄙和败坏;人可以设计和建造像埃及的卡奈克和卢克索这样的大城,雅典的帕特农神庙那样的建筑,然而又拜可憎的男神和女神,鸟兽和爬物;人可以写出像埃斯库罗斯(Aeschylus)和索福克勒斯(Sophocles)著述的那样的悲剧,以及像修昔德斯(Thucydides)所著的那样的历史,然而又被《罗马书》第一章中所描述的种种极坏的恶事所奴役——所有这一切,对于那些嘲笑“神的文字之道”,讽刺我们是圣经崇拜者的人来说,是一个一碰就痛的难题;但这是一个查考圣经就可以解开的结。我们可以承认,人类拥有宏伟之殿的所有标记(是神曾经居住在里面的一座殿),但现在这殿却是一个完全毁坏的地方;在里面,东一个破碎的窗户,西一个残缺的门廊,这里一根柱子,那里半堵墙;这些东西依稀显示出原来壮丽的设计,然而却从头到尾失去了往日的荣耀,又从其显赫的高位坠落。除了“原罪”或“生而有罪”的教义和人类堕落所产生的极大后果之外,没有什么能解释人类现状中这个复杂的问题。

此外,让我们记住,这世界的各个方面都在证实一个事实,即罪是所有人普遍的疾病。从东半球到西半球,从南极到北极,在地球四面八方的各个国家,在我们国家的每一个阶层,从最上层到最下层——在任何一种境况和条件下,所发现的总是一样的。地处太平洋最遥远的地方,与欧、亚、非、美洲完全隔离的海岛,那里的人接触不到东方的奢华和西方的文艺,他们对书籍、金钱、轮船和火药一无所知,没有被现代文明的邪恶所污染;然而即便是这些岛屿,在首次被外界发现时,也总是有着最坏形式的肉欲、残忍、奸诈和迷信如果这些居民别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他们也总是知道怎么去犯罪!任何地方的人心都天生地“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17:9)。对我而言,没有比罪的权势、程度和普遍性更能证明,《创世记》和摩西对人类起源的叙述是神的默示。承认人类都由一对夫妻而出,并且这一对夫妻堕落了(如《创世记》第三章告诉我们的),这就不难解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的本性了。不承认这一点,就像许多不承认的人那样,你就会立刻陷入许多无法解释的难题中。一句话,人类败坏的一致性和普遍性,为最难以解答的“不忠的难题”提供了答案。

毕竟,我确信,罪的程度和权势的最大证据是:罪顽固地附着于人,甚至当人已经归正了,并成为圣灵动工的对象之后还是这样。用英国国教《三十九条信纲》第九条的话来说:“本性的这种污染确实存留——的确,甚至存留在那些已经重生的人中。”人类的败坏是如此根深蒂固,甚至在我们重生以后,更新了,洁净了,成圣了,称义了,并成为基督活的肢体后,这些根蒂仍然活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就像房内墙上的大麻风病害一样,直到这地上的房子(身体)拆毁之前,我们都无法除掉它。毫无疑问,罪在信徒的心中已不再占“统治地位”。它被恩典新动力的强大能力阻止,约束,治死和钉死。一个信徒的生命是得胜的生命,而不是失败的生命。但是发生在他内心的挣扎——每天必需进行的争战,他必须在里面所履行的警惕,灵与肉之间的争战,里面的叹息(只有那些亲身经历这种叹息的人才知道它们是什么)——所有这些都在证明同一个伟大的真理,都在展示罪的巨大权势和生命力。这个敌人真是强大,甚至在被钉上十字架后还活着明白这一点的信徒是幸福的,他在以基督耶稣为夸口的同时,不信靠肉体;在说“感谢神,使我们得胜”的同时,决不会忘记警醒祈祷,以免落入试探!

关于罪在神眼中的“罪责、邪恶和冒犯”,我要说的很少。我说“很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认为,就事物的属性而言,必死的人根本不可能认识到,在那位至圣、完全者的眼光之下(将来我们都要向祂交账),罪是极其邪恶的。一方面,神是永在的那位,祂“指祂的使者为愚昧”(伯4:18),在祂眼前“天也不洁净”(伯15:15)。祂不但鉴察行为,而且也鉴察思想和动机,并且要求“内里诚实”(诗51:6)。另一方面,我们——可怜、瞎眼的受造物,今天还在,明天就没有了,在罪中出生,被罪人围绕,生活在一种不断软弱、有病和不完全的氛围中——对罪的丑恶性只能形成最不恰当的概念。我们没有绳来量它,没有尺来测它。瞎眼的人看不出提香(Titian)或拉菲尔(Raphael)的不朽杰作与挂在乡村布告板上的女王头像有何区别。耳聋的人分不出一个玩具哨子的响声和大教堂的琴声。那些对我们来说气味最讨厌的动物,不知道自己是令人讨厌的,彼此也不觉得可厌!我相信人(堕落的人)是不能正确地了解,在神的眼中,罪是一件多么邪恶的事。这位神的工是绝对完美的——无论我们用望远镜还是用显微镜观察,都是完美无瑕的;祂在创造像木星那样大的星球上的作为是完美的(木星带着自己的卫星,绕着太阳转的时间精确到秒);在创造最微小的昆虫上,祂的作为是完美的(这虫只能爬过一尺远的地面)。但是,让我们牢记,罪是“神厌恶的可憎之事”(参耶44:4);神“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哈1:13),对神律法最微小的过犯会使我们“犯了众条”(雅2:10);“犯罪的他必死亡”(结18:4);“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神将“审判人隐秘事”(罗2:16);有一个地方“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可9:48);恶人……都必归到阴间。”(诗9:17)并“要往永刑里去”(太25:46);凡不洁净的,总不得进天堂(参启21:27)。想到这些话记录在一位最仁慈的神的书卷中,它们确实十分可怕!

毕竟,要证明罪的全面性,没有什么证据能像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和受难,以及祂的替代和赎罪的整个教义那样压倒一切,令人无可争辩。罪责一定极其黑暗,因为除了神儿子的血以外,没有什么能够提供补偿。罪的分量一定极其沉重,因为它使得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呻吟,流汗如大血点,并且在各各他大声喊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当我们在复活之日醒来时,我相信,没有什么会像我们对罪的本来面目的看法以及回顾自己以往数不清的亏缺与瑕疵那样令我们大吃一惊。只有当基督第二次到来时,我们才会完全认识到罪的邪恶(参罗7:13),乔治·怀特菲尔德(GeorgeWhitefield)说得好,“天堂里的赞美诗将是:神行了何等的大事!”参民23:23) 

关于罪这一主题,还需要考虑一点,而且是我不敢忽略的,即罪的欺骗性这点至关重要,但我敢说,它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罪在人的眼中总是不及在神的眼中那样邪恶和危险,人们随时准备掩饰它,为它找借口,减轻它的程度,降低它的罪责;从人的这种倾向中就可以看出罪的欺骗性来“这只是件小事!神是仁慈的,不会那么过分注意差错的行为!我们的本意是好的!一个人不能总是那么谨慎!哪里有什么大害呢?我们所行的不过和其他人一样罢了!”谁不熟悉这类言语呢?你可以在人们制造的一长串流畅的词汇和句子中发现这类言语,用来指明一些神称为彻头彻尾邪恶和败坏灵魂的事。“放纵”、“轻浮”、“任性”、“摇摆”、“轻率”、“散漫”,这些说法都意味着什么?它们显示出,人们都试图欺骗自己,让自己相信罪不像神所说的那样邪恶和可怕,自己也没有真正地那样坏。你甚至可以从信徒的某些倾向中看到这一点:他们纵容自己的孩子沉迷于不良行为,对诸如贪爱金钱,与试探戏耍,认可低标准的家庭信仰等事情的必然后果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害怕,我们没有充分认识到我们灵魂疾病的极端狡猾性我们太容易忘记,罪的诱惑很少以它自己的本来面目出现,它不会说:“我是你的死敌,我要把你永远地毁灭在地狱中。”噢,不会的!罪来到我们跟前,好像那个带着吻的犹大;也像约押,伸着手,说着谄媚的话。在夏娃看来,禁果是好的,是可喜爱的;然而,正是它把她赶出了伊甸园。对大卫来讲,在他王宫的屋顶悠闲地散散步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然而带来的却是奸淫和谋杀。罪在起初的时候看起来并不像罪所以,让我们警醒祈祷,以免落入试探。我们可能给邪恶取个圆滑的名字,却无法改变它在神眼中的本质和特性。让我们记住保罗的话:“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来3:13)。我们连祷文(指英国国教祈祷书中的启应祷告法)中的祈求是有智慧的:“良善的主,求祢救我们脱离世界、肉体和魔鬼的欺诈。


转载自公众号寻访古道

 

诗歌

《求主宝血洁净我》


求主宝血洁净我 洗尽所有罪过

将你圣洁的膏油 重新为我涂抹

我认自己的生活 真是失败软弱

我望充满你的灵 完全为你而活

哦求主救我脱离 这个可怜的自己

哦主使我从今后 完全充满了你

我心何等的干旱 常为软弱悲叹

我是何等的盼望 能被圣灵充满

求主让我今隐藏 在你击伤石磐

求主今听我呼求 让你活水泛滥

哦求主救我脱离 这个可怜的自己

哦主使我从今后 完全充满了你

我心何等的冷淡 顺服何等迟慢

愿主圣灵充满我 使我不再背叛 ...


福音

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亲自降生、受死、复活和升天,为堕落的人类成就了救恩。


按照父的美意,永生神子,他本与父同等,有父完全的神性,甘愿离开天上的荣耀,因圣灵感孕,由童女所生,且生而为神人:拿撒勒人耶稣。作为人,他在地上完全顺服上帝的律法。及至时候满足,他遭人弃绝,且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承担了人的罪,忍受了上帝的忿怒,替人死了。第三天,上帝使他从死里复活。这个复活是上帝的宣言:父接纳子的牺牲为赎罪祭。耶稣为人的不顺服付了赎价,满足了公义的要求,平息了上帝的忿怒。复活四十天后,上帝的儿子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得了荣耀、尊贵和权柄,超乎万有之上。他在上帝面前代表属自己的百姓,替他们祈求。凡承认自己是罪人的,凡承认自己不能自救的,凡投靠基督的,上帝要完全赦免,称他们为义,让他们与自己和好。这就是上帝和上帝儿子耶稣基督的福音。


也愿我们每一个蒙神光照的朋友,能够真诚的向神认罪悔改,接受主耶稣做自己生命的救主,在主耶稣基督里,生命更新改变,在主里得着满足的喜乐平安,连于我们的元首主耶稣基督。阿们!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