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八问

许家印先生,想不想玩跳楼?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今天膜蛤,一场政治抵抗还是网络狂欢?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二张”出山,用意何在?

人文之窗 2022-11-23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燕梳楼 Author 燕梳楼


《 人文之窗 》人文综艺掌上微刊

作者:燕梳楼
来源:燕梳楼(ID:yanshulou2019)

17日,国医大师张伯礼再度发声。

他在一场医学论坛上公开承认,奥密克戎难以彻底消灭

他的原话是,奥密克戎成为主流毒株后,一直在不断变异,病毒变了你策略就得变,重症非常少,多是轻症和无症状,奥密克戎难以彻底消灭,但希望越变毒性越低。

张伯礼是谁?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医药卫生学部主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武汉疫情期间以70高龄率领中医团队逆行支援,那是德高望重的国士啊。

无独有偶。昨天张文宏在海口参加国际健康产业博览会上,也再次公开表示,新冠病毒在自然界规律发展下,逐渐进入稳定期。对人类造成的损害也在逐渐降低。

而此前两天,张文宏已经就新20条作出解读,认为最终走出疫情还是靠科技,现在中国生物医药所做的这些贡献已经提供了充足的支撑,相信中国是有能力来支撑整个抗疫。

张文宏又是谁?有人说他是网红医生,有人骂他是西医代表,但别忘了,他的官方职务是中国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既然网络多有争议,但他的超级影响力却非常人可比。

张伯礼与张文宏,分别工于中医西医,世称南张北张。此前消失了很久,没有任何消息和声音,多数场合都是梁吴两位专家在说,如今突然乾坤倒转,双双现身频频发声。

这背后,国家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我理解,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专家,不可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毫无疑问,国家试图通过专家之口,向社会传递某种信息:

第一,新冠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

南北二张都提到,奥密克戎相比初始病毒或德尔塔毒株,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重症率、致死率极低,而作为呼应,国家分别公布了广州、北京、重庆、郑州四大城市的重症数据。

老话说得好,大疫不过三年。实际上病毒已经放过人类了,是人类没有放过病毒。我都无症状了,还要我怎么样呢?变成益生菌吗?当酸奶买着喝?

所谓的无症状,其实是病毒已经投降了,是病毒主动要和人类“共存”了。

第二,新冠后遗症也没那么可怕。

至于后遗症问题,这个有一些争议。网上也有不少小视频现身说法,但大部分康复者都承认没有太大的感觉。而国际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也认为:相比起初病毒,奥密克戎已经很温和。

产生后遗症大多源于两个方面原因,一是疾病本身对于人体器官或功能的损害,遗留下部分症状;二是治疗过程中所使用药物的副作用,产生一些后续的症状。而就当前的奥密克戎感染来说,一般症状比较轻,绝大多数只是感染上呼吸道(类似流感),极少累及肺部,因此一般不会遗留什么后遗症;另外在治疗过程中,一般不使用激素、抗生素等药物,甚至很多感染者都不需要用药治疗,因此也不会产生药源性后遗症。

明白了这些道理,人们自然就能消除对后遗症的恐惧了。


第三,必须坚持科学精准防疫策略。

让此前消失许久的两位专家出来说话,他们的态度可不仅仅代表他们个人的态度。

这个态度虽然很多人一时难以理解,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防疫必须要尊重科学。

什么是科学?依靠科技进步,比如说疫苗和药物对抗,建立防疫屏障,这是一种。另一种则是方法论,要用科学的方法应对疫情,一封了之不是科学,一放了之也不是科学。

什么是科学?科学就是在精准中封控,放松不是放开,管控也不是一刀切,既充分照顾到老人孩子等易感人群,又要保住青壮群体的饭碗有饭吃。

换句话说就是,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统筹兼顾,既要又要!

正如张文宏所说的,依靠科学的力量,一定能驯服新冠。昨天新冠口服药阿兹夫定片已经上市销售,虽然今天紧急下架,但至少说明科学一直在进步。

可能很多朋友会问,既然病毒的毒性已经大大降低,重症率和致死率甚至低于流感,我们不可能一直把自己封在家里,也不可能一直不出去工作,那么国家为什么不放开呢?

这个我认为国家选择的是一条谨慎试错的思路,这从广州和石家庄的探索就可以发现,一南一北两个省会城市,两个差异化的策略,就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

而另一个现实是,目前还没有哪个专家敢拍胸脯说,没事,可以放开。这从张伯礼的表述中就能发现,他说的是“希望毒性会越来越弱”,一个“希望”大有学问那。

总之,政府也不敢试错,因为一旦放开再想收回来就难了,目前的且松且放而不是一下子放开,或许是最折中的一种办法,也能避免可能带来的医疗挤兑问题。

未雨绸缪。这个时候请二张出山,就是要引导公众科学认识,免于恐慌。大家如果真的都当成流感了,自然也就不会存在挤兑的问题,毕竟重症是少数。

而无论哪一种考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效果。

这个最大效果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如果非要加一条,那就是生活不受影响。

只会批评而无建设,只能是添乱而已。

回归2019年以前生活,指日可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