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我愿做好事,干雷锋嘛事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19-08-21


我爱你,干你屁事!


这才是爱的宣言。


但在以前,每年的三月份做点好事,就容易连累一个叫雷锋的好人。


别误会,我对雷锋没有意见,一直觉着他是个质朴的好人,是个做好事的专业人士,即有好的动机也有好的技术。至于有人考证出宣传他做的好事有夸大之处,我也抱着同情的理解,毕竟他是无辜的。


有点让人疑惑的是,善心善意、恻忍之心、不忍之心人皆有之,干嘛非得指定个师傅跟着学?木匠、铁匠、耍大刀的需要拜师学艺,帮人扛个包、帮大嫂抱抱孩子、扶老大爷过马路不用拜师傅学吧?


见贤思齐是见者的主动愿望,指贤喊齐就是被动的鞭策了,谁愿意被鞭子策划着?


这种鞭策式号召跟谁学习、向谁看齐容易诱导人装逼,甚至有让坏人混进好人堆里的风险。


小时候,一到三月份就睁大眼睛低头走路,想捡到几毛钱上缴,完成“拾金不昧”的流程。但是,纵有决绝的不昧之心,还得有拾金之运呀!看着白茫茫的大地,一种悲凉袭上心头——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啊。小伙伴们一个个像千里马似的等待着哪个伯乐马大哈能丢掉点钱啥的,当老师在课堂上讲“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时,大家都含着泪理解了“知音”。


做好事资源枯竭的三月,扫荡了无数遍的街道,鬣狗围猎式簇拥敢过马路的老大爷,开启了装逼矫情的童年打开方式。在严峻的形势下,小伙伴们无师自通地明白了啥叫“生产自救”啥叫“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相互喂招:你崴了脚我去扶,我肚子疼你来背;我丢下一毛钱你来拾金不昧,我再去失物招领还能保本;没有好事,创造好事也要做。当号召和“倡议”横行时,装逼也会形成“自生自发”的秩序。

后来读艾略特的《荒原》,改几字就感觉这个英国佬是在讽刺我们。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好事和表彰
掺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指贤喊齐
……   ……
种在花园里的尸体,
它又发芽了?今年会开花吗?


我估摸着,说四月是残忍的,因为四月一日是西方的愚人节,这一天人们可以理直气壮地愚弄别人。我们三月的某一天也是愚人节,着急忙慌地做好事愚弄别人,个个都是事儿妈,人人都是“好事者”。


我有个很矫情的想法,跟着别人学做好事有伤自尊。做坏事而不被抓需要创造性,比如电信诈骗、套路贷啥的,规避风险必须激发创造力,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做好事只要注意别“弄巧成拙”外,没有什么风险可规避的,做好事、不留名是大力提倡的,当然也不怕被发现。发乎善心即可,不需要过分的创意。跟别人学做好事就跟婴儿跟人学吃奶一样,很没面子的。


还有个知识产权问题,学习、模仿别人做好事算不算抄袭?学习别人做好事,这“好人好报”的收益算自己的还是师傅的?过去木匠、厨子出徒后一年的收益要跟师傅分账,做好事也都把荣誉跟师傅分账?我们小时候做好事被感谢时,标准回复“不用谢我,要谢雷锋叔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比雷叔叔差远了”。从社会效益分析,把做好事的荣誉和收益大头归到始作俑者的账上,不是好的激励机制。


一个良俗社会应该有正常的赏善惩恶机制,统治者的善恶标准与社会对善恶的认知、评价并不完全重合。在强力政权下,善的标准和资源是被垄断的,擅自做好事有侵蚀权力资源的嫌疑。设置一个楷模,制作一个样板,把善行善意也规训到权力的轨道上来。善与恶,都是被设置好了的。


我用小人之心推测一下,当年主张“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可能是因为好事如井喷,领导表扬不过来了,要偷懒而想的招。反正有雷锋顶缸,模仿抄袭者不必署名了吧。


同学聚会,我当年的小组长笑谈冤情:……我留下这么多明显的线索,老师和同学们就是视而不见,干这么大的好事愣是不被破案,又不能投案自首,内心的冤曲如窦娥。


往期文章:

当下的话语捐与牛B税

如何让牛B话掷地有声?

当屠龙刀遇上倚天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