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0年1月1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对美日的心态,已经是社会分层的一面镜子

勒轶 2020-01-12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 关注,看更多文章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                                      ........................................................................................................................................................................................................................................................

.

秋冬季节,我喜欢到附近的田野里健走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

1996年年初,我跟的大哥-----刚哥开了一个夜总会,那会儿都叫这名。 

位置很不错,就在H站前L铁宾馆楼下,门面虽然小点,可生意很好。过路的,等车的,有的外地人知道站前最乱,偏要上这来,以为这的姑娘最好,(那会时兴俄罗斯妞) 

天天晚上都是暴满,钱是赚了,安全也最主要呀,这谁都明白。 

大哥开始和S花江街派出所搞关系,和N处(刑警大队)交朋友,夜总会就交给我们几个看着。 

说是看着,其实就是每晚在那玩,吃住都不能离开,以防有事发生 

大家倒也高兴这样,呵呵,有吃有住,还有姑娘陪,多好呀。 

不过自在的日子总长不了。 

也不记得是几月几号的一个晚上,店里来了几个韩国人,有个翻译领着,进门就要姑娘, 

找了几个都没选中,那个狗翻译说他主子要外国娘们,我们那可是没有,急得那个叫胜男的前台经理跟嗑了药似的,客人来了没玩就走了让大哥知道了可不是好解释的呀。 

于是胜男想了个歪招,他叫来服务生:“去到对面借几个黄头发的姑娘来” 

服务生飞奔而出,不一会从对面天Z宾馆领来三个金发妞,那边和我们大哥有些关系,什么都好说 

胜男把这三个和家里的一个二毛子(混血)一起领到那几个韩国人跟前, 

“大哥,这可是新鲜货,我可是花钱从别人家找来的” 

说完一摆手,几个姑娘就坐下了 

屋里灯很暗的你知道吗,可是再暗也能看清楚人呀,没多久人家就不干了 

“CNM的,毛上刷点色就是外国人呀!” 

“和我开玩?”(骗人的意思) 

“叫老板过来!” 

喊声四起 

就是他们不叫胜男也得过去了,本来也没指望能混过去,再说屋里还有别的客人呢 

“咋 地了?喊啥呀?”胜男一脸的无辜 

“装你妈X!”随着喊声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 

胜男本能的一缩头,瓶子砸在地上 

“啪”,这一声响招出了在里面角落里喝洒的几个弟兄,一个个都跳了出来,手里都拎着家伙。 

刚哥发过话:要是有人到家里来闹,往死里给我打! 

有这垫底兄弟们就要往上冲,那几个韩国人也不示弱,操起瓶子就要开打 

胜男赶紧拦住:“别打,没事!” 

他转过来对那几个人说:“哥们,我可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姑娘是我花钱从别人家给你们找的,不满意你找他们去,和我们无关” 

所有人都认为胜男还是很讲理的,可我却忍不住乐了出来 

这就是明摆着玩他们呢吗! 

反正这、种事我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轻车熟路 

可那几个韩国人可是好一会儿才反过劲来,说什么也不给钱算帐 

胜男也解决不了 

也不能扣人一辈子呀 

有人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大哥回的很简单:“不给就不要了,照着帐单上的价跟他们玩!” 

胜男把话传给我,我明白大哥的意思,领着屋里的弟兄先走了 

我们一共五个人,他们也五个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我心不托底,、于是从附近的游戏厅找来几个帮手,大家都很熟的,互有“帮助”吗 

我们躲到大街对面,看那几个外国人出来了还在骂骂咧咧 

“给你XX的钱!就不给你又咋地!” 

“在H还没有人敢和我装X!” 

我心一阵轻笑:“一会儿你要是还能这么说你他M的是英雄” 

那几个人转过S花江街,到下一道街的一个烤肉店里坐下了,开始大吃大喝。 

我们一行十一人就坐在烤肉店的对面大道边上等。 

那时好像雪还没化干净,月亮一照还很亮很亮, 

十多个烟头就像鬼火一样在那一闪一闪。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出来时,我们这十几个人已经都要气疯了 

你妈的,你们吃喝要老子在外面等!不打死你解不了老子的心中气呀!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以后的事我只记得的是: 

在那几个韩国人出来后,我只是把手中的烟头向天上一弹,在那道美丽的线还没有画完落地前,兄弟们的刀就抻了出来,紧接着人就像电一样射向那几个韩国人 

起初还有人反抗,可是两刀下去就省下叫饶了, 

还有要跑没跑了的(离派出所很近,不能让他们跑了) 

大概也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几个人都躺下了,那个翻译是脸朝下爬着,都瞅他来气,象他M的汉奸,所以他挨的也最多, 

现在是动也动不了了 

不过这一切我们是无心欣赏的,完事立马跑人! 

刀也都扔了,人也没回、夜总会,。。。 

一惯是这样,不过这次是对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警笛声四起。。。。。。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我们在一家旅馆住了一宿,吃了顿饭,帮忙那几个哥们就先走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跑,早有人在那等你哪,于是我就和大家说,:“别动,没有用,赶紧穿衣服吧,别一会冲进来穿不好。刀都扔它吧” 

刀扔了谁也不心疼,有的是,也没有像《坏蛋》里说的那样一把刀用到死的,可是衣服可得穿, 

大家坐在火炕上七手八脚的穿衣服,没有人说话,都知道接下来会怎能样。 

外面的动惊越来越大,衣服 还没穿完,门开了,好像是有两个人进来了, 

我强装镇定,点了根烟,不想让警察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人却没有进里屋。在外面的小屋里翻找什么, 

我们这屋里静的要死,没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足足有半分钟,那两人也没进来, 

我想是在找证据? 

  

没有什么证据呀,刀也都在这屋呀,难道是警察人少怕了? 

呵呵,好像是不会,抓人警察不会来的少的 

于是我就从火炕上下来,一手拿烟,一手把门打开, 

我原想让警察看到我两只手都没有东西就没有危险,可是开门以后我就后悔了 

警察没有, 

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那东翻西找,看我开门出来,明显他们一愣 

我明白了,于是气得大喊一声:“操你M,敢上这偷东西!” 

屋里人一听不对,赶紧找刀,有的先往出跑 

不过那两个家伙比我们反应快多了,一扭头就跑 

追也没追上,哥几个一顿骂呀! 

这叫什么事!一群混混被两个小贼给耍了!还吓得没敢动! 

打人的事很快就结束了,那几个韩国人也承认是找小姐去了,钱也没被抢,大哥又花了点钱, 

一切OK了, 

不过警察不找,自然有人来给他们出头, 

而且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当他们从认总会出来时说在哈市没有人敢和他们玩这

了,省下我们五个人也不知道应该上哪,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 

从大哥很轻松的话里我们知道了那几个家伙真是外国人,呵呵,还挺牛的外国人。他们报了案,不过是的说打架了, 

报的是抢劫。 

“这外国人就是聪明呀,”一个叫鹏程的小弟说。“这不是报假案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呵呵,我也觉得他们很聪明。要是和公安说挨打了,也找不出有力的证据是我们干的,而且公安也不会太卖力的查,要是说是抢劫就不一样了,那是大案,一定得有个结果的。 

不过这和有没有王法是无关的,我们作的事好像也不合法,只是合理罢了,我当时就那么想。 

果然,三处的人一早就到夜总会去了, 

胜男给我打传呼留言让我们别回来,后来大哥又给我们找了个住的地儿,让我们先躲一阵子。 


那是在市效的一处平房破破烂烂的,很大,只是很安全,附近基本没有人家,最近的也有一里地左右, 

我们五个在那天天就是喝酒,打扑克,倒也快乐,就当是休息了, 

不过意外还是有的 

大概是0我们到那的第二天下午,喝了点酒,大家都想睡会儿,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外面的房门被撬得轻响, 

哥几个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小鹏程的刀都抻出来了, 

我一想,完了,条子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一定是有人“递点”呀! 

条子抓人向来是四门落锁的,别想从窗子或是门

................................................................安。。。。。。。。。。。。。。。。。。。。。。。。........................................................................................................................................................................................................................................................................................................................................................................................................................................................................................................................................................................................................................................。。。。。。。。。。。。。。。。全。。。。。。。。。。。。。。

源自:NVTEL


对美日的心态,已经是社会分层的一面镜子


近日参加一个地家庭聚会,有两位亲戚分别带孩子到场,彼此“哥哥”“弟弟”的相称,给聚会增添了不少乐趣。两个孩子看到电视上播报日本的消息,小哥哥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长大了要去杀日本人”。小弟弟也不示弱,挺挺胸脯接口道:“妈妈说了,我长大了要去日本念书!”大家打着哈哈说,小哥哥有志气,小弟弟有出息。


这件小插曲就这样一笑而过了,但让人想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待美国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不同心态,已经成为社会分层的一个最表面化的区别,或者说一面镜子。


如果你接触生活在底层的人群,也是最广大的一群人,会发现他们多数都是仇视日本和美国的,仿佛苦呵呵的日子是米国多收电费造成的。家长的观点影响到他们的孩子,都成了反日反美的接班人。


“魔鬼锯”被誉为工具之神


而如果你接触中层和上层人群,会发现他们之中不乏“睁眼看世界”的人,就算那些口头“政治正确”的人,私下里谈论的也是全家移民或孩子留学欧美日的事情。他们把这样的远景规划灌输给子女,小家伙对美日的认识和想象,自然也就与底层家庭的孩子完全不同了。


这说明社会底层不但有物质上的困难,也处于消息闭塞和精神被动的不利状态。社会中上层虽然可能在舆论上支持仇日仇美,却没有失去基本的辨别能力。排外与爱国很可能都是一些人的一门生意,而内心里他们知道哪里更文明和先进,哪里更适合生存与发展,也往往是真正能对孩子未来负责的人。


这种仇恨状态有两点不可理喻:


一是仇恨是为了什么?仇恨是有指向的,必然是为了报仇雪恨。所以,从来都是失败者仇恨胜利者,而没听说过胜利者仇恨失败者的。但历史书上不是说中国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了吗?除非我们又在哪里被打败了,并且执意保持这种失败,才需要重拾仇恨。


空调将被这个黑科技取代


二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这是因为忌妒心理作祟,有人上当尚有情可原。但如果某些人一个劲儿地吃葡萄却坚持说葡萄是酸的,我们还能继续相信他吗?


其实不用讲什么道理,只看赤裸裸的现实,底层父母就要三思。是教育孩子仇恨葡萄,还是鼓励孩子尝一尝葡萄再下结论。



总有人问我:你发这些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我会告诉他:我转发传播了一些常识,没想过有什么用,只是认为这样是对的。——悦明



往期回顾


☞ 突发:报纸关停!轮到电视?


☞ 校长怒斥穿旗袍送考:畸形校园,变态高考


☞ 你连规则都不遵守,还跟我扯啥道德


☞日本学生在泰国机场的照片,传开了


☞周润发的事件遭曝光


☞ 让“美国吓尿”的当事人终于受不了了


☞得到的歧视


☞ “文革”教训是亿金难买的




推广(点击图片查看)


▲一本可能被禁的书,得到要珍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