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 老无所依

 

温馨提示,此文五千多字,大约需要十分钟。

 

“谁模仿哪伙民众,谁就是那伙民众。”

 

相信很多人听说过这段圣训,没听说过的,一到节假日,只要打开朋友圈,也不得不听说。

 

每逢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冬至等节日,越是人们合家欢庆的日子,越有一拨人出来扫兴,他们会准时地祭出模仿哪一伙,就是哪一伙的大旗,展开铺天盖地的宣传,弄得大家哭笑不得。

 

元宵节的时候,只要有人发个吃元宵的图片,就有人展开围攻,端午节的时候,只要有人发个吃粽子的图片,就有人展开堵截。笔者老无也曾不胜其扰。他们气势汹汹地打开私聊小窗口,找到我说,元宵节不能吃元宵,端午节不能吃粽子,中秋节不能吃月饼,冬至不能吃饺子。因为模仿哪一伙,就是哪一伙。我隔空看着他们怒气冲冲的样子,不想和他们多浪费一口唾沫,就说ok,那我以后元宵节吃粽子,端午节吃月饼,中秋节吃饺子,春节吃元宵,这下总可以了吧。哪知道他们仍然不依不饶,说这些都是汉人的食品,你换个日子吃也不行,于是我又想出一个办法,那好吧,以后我们不吃元宵,我们改吃方宵,只是把元宵做成方的,难度系数有点高。至于多角形的粽子,我们则包成圆的。我们不吃月饼,改名叫日饼,而且把一切饼状物都做成方饼,比如油香,要炸成方的,而且以后不能叫油香,要叫油不香。至于扁扁的饺子,则更好办,我们改成圆圆的bao子不就行了吗?

 

哪知道他们还不肯罢休,说这样整改也不允许,反正就是不能吃,吃了就是模仿人家。面对这群不讲理的宗教警察,我只有连连妥协,表示以后汉人的食品全部抵制,并且向他们也提出建议,让他们不要光抵制元宵粽子,要抵制一切汉人食品,面条豆腐都不能吃,四川火锅也不能吃,即使吃也不能用筷子吃,必须用手涮着吃。用手涮着吃,还怎么能用机?我乘势追击,让他们把手机扔掉,因为手机也是别人所造,用了手机岂不是在模仿外教?他们害怕把手涮成鸡爪子,又害怕手机不能打游戏,于是就吓得落荒而逃。他们不但不接受我的建议,反而跟我结下梁子,估计是怕我的建议实施之后,他们的双手难保,于是他们躲在京津卫、北上广,朋友圈里、礼拜殿里,用方块字,用麦克风,气急败坏地、歇斯底里地,对我展开恶毒的谩骂,说我是混合教徒,传播异端邪说。

 

其实我只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并没有一语道破天机,我想给他们留下思考的空间,启发一下他们那混沌未开的大脑。怎奈他们缺少最基本的逻辑能力,害得我每年都需要出来扫盲。那么,玩笑归玩笑,这段圣训总不能置之不理。这段圣训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模范谁就是谁了?

 

我说当然,你模仿谁,不就和别人一模一样了吗?甚至不用模仿,真主把你的身体结构造的都和别人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两片嘴唇一条舌头,这不都是一模一样吗?我们和别人长着同样的面孔,流着同样的血液,反过来总不能怪真主没有给我们造三头六臂,那样不就可以和汉人有所区别了吗?噢不,那样也不行,因为汉人中的哪吒也是三头六臂。不仅如此,更可恼的是,真主还把人造得和很多动物相似,尤其是哺乳动物,人有肺他们也有肺,人有胃他们也有胃,人吃奶它们也吃奶,人生孩子它们也下崽。我们有鼻子有眼,鸡鸭也有,我们五脏俱全,麻雀也全。既然相似,就免不了模仿,所以人类模仿鸟儿,发明了飞机,人类模仿鱼儿,发明了潜艇。人类更是互相模仿,互相借鉴,在华人的带动下,马来人都学会了用筷子,那年我到纽约中餐馆,见厨房的大师傅金发碧眼络腮胡,却拎着炒瓢给我做麻婆豆腐吃。不过,他们的先进文明成果也被我们挖了过来,如今我们可以非常方便地用着奔腾电脑,苹果手机,或者微软系统或者安卓系统,轻轻松松地打出文字:“反对美国人,抵制肯德基。”

 

这一切都在模仿,否则寸步难行,人家都在坐汽车,我总不能骑驴;人家都在发微信,我总不能买只鸽子给我传信息;人家都说一加一等于二,我总不能说一加一等于七;人家都在用洗衣机,我总不能自己用手洗。还有,最可气的是人家都在穿衣服,我总不能赤身又裸体……

 

既然免不了模仿,圣人为啥说模仿谁就是谁?有人怀疑这话到底是不是圣人说的,我要打消他们的疑虑,这话没有问题,圣人他老人家说的绝对是大实话。模仿谁就是谁,可不就是这个理吗?模仿汉人就是汉人?那是自然。北魏皇帝拓跋宏,让鲜卑人娶汉女,姓汉姓,穿汉服,说汉语。他自己带头改成了姓元的,不出几十年,鲜卑人就彻底汉化为汉人。现在你找不到姓拓跋的了吧,因为他们都成了汉人,与普通汉人混同一体。波斯人大食人也是如此,他们来到中国也娶汉女姓汉姓,穿汉服说汉语,他们和汉人通婚生下汉人的孩子,汉人的孩子又和汉人通婚,不出几代,他们后代体内的波斯血统就被稀释到所剩无几,他们的姓氏语言也和汉人一模一样,这个时候,我该祭出这段著名的圣训,说模仿谁就是谁,他们模仿汉人,所以中国穆斯林就是汉人。他们慌忙跳出来说噢,No,我们不是汉人!我就奇了怪了,怎么一到他们这儿,总是正说反说都有理啊?攻击我的时候,吃口饺子都成了汉人。到了他们这里,嘴里说着汉语,手机里敲着汉字,却说不是汉人。这时候你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圣训哪里去了?怎么不模仿谁就是谁了呢?亲,这时候,他们脑子里没有圣训,圣训是用来对付老无的,不是针对他们的。

 

走在西安回民街,一家家清真馆子鳞次栉比,五一大妈惊呼清真泛化。要我说起来,这清真二字可是地道的汉化,有种以后让她把汉语词典中的清字改成浑,真字改成假。清真寺也是汉化用语,寺字过去专指佛教寺院,你不想如此,为何不改成清真庙?他们说庙字不能用,庙里有偶像,那寺字怎么能乱用?寺里有佛像,寺里有方丈,寺里有和尚。为何不改成清真堂?他们说基督教用教堂,那总比佛教好吧?马来西亚的清真寺就叫回教堂。再说这回民街的老字号,老孙家与孙权同姓,老刘家与刘备同姓,老杨家与杨家将同姓,王家饺子与王熙凤同姓,贾三bao子与贾宝玉同姓,老白家甚至与四川那条蛇白素贞同姓。这还不算,更令人尴尬的是,老陈家与陈世美同姓,老潘家与潘金莲同姓。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都是地道的汉姓,回民之中比比皆是,还有一部分外来姓诸如马、海、哈、丁是外来人口改姓,总可以骄傲一把了吧?不,他们更是主动模仿汉人的急先锋。这种姓氏结构是中国特有,外国人没有这种姓氏,本拉登并不姓本,特朗普也不姓唐。外国人来华主动改为汉式姓名,慕容氏改为姓穆,完颜氏改为姓闫,马哈默德改为姓马,哈尼夫改为姓哈,这些都是汉姓,后来的西洋人来华也是如此,他们改成利玛窦,汤若望,赛金花,司徒雷登,一直如此。改汉姓成了风俗,甚至元代脱拖,没有汉姓,情急之下,急中生智,指一指石头,我们姓石。于是后人有了石家bao子。除了指石为姓的,还有以国为姓,如姓明的,以教为姓,如姓回的,以地名为姓,比如羊角市姓杨的。这些姓氏都是汉式姓,汉人早就有姓马的,比如马谡,只不过被诸葛亮给斩了。但这与此文无关,我要说的是,当初来华的外国人,改成汉姓的举动都是在地地道道地模仿汉人。不仅姓氏,十二属相也被穆斯林使用,有不少回民二十四岁不结婚,说那年是本命年。有不少回民,属猪的忌讳猪字,说自己是属亥的,甚至姓朱的要说自己是姓黑的。

 

不仅如此,他们的建筑宅院,也在模仿汉人,清真寺里有飞檐斗拱,有琉璃宝瓶,有赑屃狻猊,有五脊六兽,有凤凰戏牡丹,有狮子滚绣球。就连阿拉伯语书法也高度汉化,写成菱形方块字,让阿拉伯人都认不出来。如果他们听一听寺里的糊涂拜,更是一头雾水,忽而像王宝钏苦守寒窑,忽而像穆桂英挂帅,忽而慷慨悲歌,忽而如泣如诉。

 

吃的喝的也高度汉化,从酸汤饺子到灌汤包,从刀削面到酿皮子,从狮子头到小酥肉,一直在模仿汉人。他们的穿衣打扮也在模仿汉人,阿訇的大袍子,采用偏襟右衽蜈蚣扣,出门过乜贴,他们换上了中山装,戴上了石头镜,用满口的中国话,教导大家不要吃粽子。

 

他们的宗教用语也在模仿别人,从真主、圣人、先知、清净、普慈、无常、教门、天经、天仙、天命、斋戒、朝觐,这一切都是汉语词汇,而且是佛儒道常用的词汇,就连万人唾骂的易卜劣厮,也被人起了个佛教名字魔鬼

 

这一切都是在模仿,这不正好证明了圣人的话,模仿谁就是谁吗?圣人只是在叙述事实,并没有禁止模仿,人类不能失去模仿,没有模仿就没有进步。

 

有人站出来反驳,他们说,圣人指的是宗教方面不能模仿,至于生活方面,你模仿你的。我纳闷这些人真会给自己开绿灯,圣人这句话加了限定语仅限于宗教方面不能模仿了吗?就算他们说的对,宗教方面是指的哪方面?礼拜、斋戒、念经、祈祷、施舍,这些都是宗教功修,不能模仿别人吗?可别人也礼拜斋戒念经祈祷施舍,甚至别人礼拜的时候也鞠躬也叩头,念经的时候也扯着调子,祈祷的时候也说阿悯,施舍的时候散的也是人民币。肿么办?再退一步,宗教方面不能模仿,生活方面可以模仿,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啊,那么,吃饺子粽子元宵月饼,这可都是生活方面的事情吧,为啥你们不让吃,吃了就是模仿?他们又说,吃归吃,你们不能在别人吃的这天吃,因为这天是别人的节日,咱们不能过,过了就是模仿。别人在过节,难道我们得守丧?别人在欢天喜地,难道我们要如丧考妣?比如母亲节的时候,我正准备给老娘发个红包,有人说不能模仿别人,我说不孝敬行吗?他说你可以孝敬,但咱们穆斯林,天天都是母亲节。我说既然天天都是母亲节了,为啥这天不能是呢?364天孝敬母亲,唯独今天我要虐待母亲?他们说你今天你也可以孝敬,只是……只是什么?转身再问,他们已经把我拉黑。

 

既然宗教方面有模仿,生活方面也在模仿,我不清楚他们究竟指的哪方面不让模仿,他们究竟在害怕什么?害怕被汉化?几百年前都汉化了。害怕成汉人?汉人低人一等?不是阿丹子孙?他们又说,不让模仿的,都是外教的,模仿了就和其他宗教一样了。其实他们的意思我懂,只是他们没有逻辑能力,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圣人的话扩大化,理解成逢汉必反,处处和别人拧着来,处处和别人对着干。

 

宗教方面,有损伊斯兰的,不能模仿,比如人家拜偶像,你不能也拜偶像,拜了就成了多神教徒,人家读佛经,你要读古兰经,否则你就和佛教徒无异。如果仅限于这方面,大家就一目了然,可有人偏偏挥舞着大棒,错误地解读圣训,上纲上线,害得我们发个红包就闯祸,吃个饺子就捅了马蜂窝。

 

好在我总是宅心仁厚,他们耐不住性子骂我,我还像黑兹尔对待穆萨一样,不离不弃地给他们启蒙。无奈,他们的理解能力太有限,我只得鹤立独行。然而每当我鹤立独行的时候,总会不小心碰了他们那脆弱的玻璃心,坏了他们那纸糊般的伊玛尼。他们气急败坏,决定铲除异端,决定正本清源。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贴对联,对联的内容可以起到宣教作用。可他们见我贴个对联,就立即买机票出访马来西亚,骂我是异教徒,噢不,混合教徒。很多清真寺里的木质楹联比我的更坚固,但他们选择性遗忘。李海洋阿訇爱写对联,但他只在朋友圈贴一贴,没有贴到墙上,否则估计也得被骂得狗血喷头。他们见我吃了元宵,骂我是混合教徒,骂我的人自己家就做元宵,噢不,做切糕。他们见我去参观石窟,佛像前留下倩影,骂我混合教徒,他们忘了摆着偶像的克尔白,穆圣也曾留下了他的身影。他们见我去参观教堂,骂我是混合教徒,他们却不知道穆圣曾经进过犹太教会所,欧麦尔进过基督教堂……。然而,辩解是没用的,他们依然坐着飞机骂我,坐着小车骂我,发着阿语骂我,发着黄图骂我,卖着切糕骂我,卖着藏红花骂我。伤哉!那些骂我的人,其实他们最善于模仿,他们把汉语中的国骂模仿得惟妙惟肖,他们把红卫兵的遗毒展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他们的谩骂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清真寺大殿里挂着钦若昊天,回民街依然在卖着醪糟汤圆。马奴海仍然在吃着饺子,张家川同胞在卖着粽子。该模仿的还在模仿,生活一切如常。言归正传,如果圣训不是禁止模仿,那是不是啥都可以模仿?当然不是。那请问,啥可以模仿,啥不可以模仿,昨天到今天一直有人在问。好吧,对于理解能力差的人,我只能一言以蔽之。正确的模仿,错误的不能模仿,好的模仿,坏的不能模仿。这总说得够清楚了吧!人类一直在互相模仿,好事你尽管模仿,多多模仿,至于坏事,有损伊斯兰教义的,违背真主教导的,你必须要远离,不能和别人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别人拜佛求仙,你要只拜真主,别人坑蒙拐骗,你要好好行善。别人嗜酒成性,你要滴酒不沾,别人淫乱不堪,你要洁身自爱。别人出口成脏,你要金玉良言。如果这一切你都毫无顾忌,跟着别人一起为非作歹偷鸡摸狗卖淫嫖娼,那你可不就和他们一伙了吗?

 

说到底,圣人这句话,模仿谁就是谁,正如中国的那句古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模仿好人,就与好人一样成了正人君子,模仿坏人,就与坏人成了一丘之貉,圣人的这句话,就是这个道理。作为穆斯林,你应该模仿优秀的人,你才能成为优秀的人,如果你与恶人为伍,又有何颜面宣称你是顺从真主的人呢?顺从真主在于追求真善美,远离假丑恶,而不在于吃不吃饺子,吃不吃粽子,吃不吃元宵,吃不吃月饼。

 

 

无花果

二〇一九年六月八日

原创不易,朝不保夕,欢迎转发转载

这是友人相赠的一个公众号,欢迎各位扫码关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