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9年5月9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这三个美国小女孩,告诉你中国教育还差多远

头牛关注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八十多年前,著名学者陈寅恪写下了那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当时的中国教育指出一条明路。培养一个心灵自由、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直是中国教育家们追求的目标。

八十多年过去了,这个目标似乎偏离了轨道,离我们越来越远。现如今,能够有底气说出要培养一个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孩子,恐怕没几个家长能做得到。

中国教育的问题摆在那里,不是“掩耳盗铃”就可以忽视的。教育改革是一件可能要耗尽几代人时间的事情,更何况这改革必须要有足够的动力。


目前情况下,看不出动力在哪里。但孩子的成长是不能等的,这也是为何现今社会留学潮兴盛,而且越来越低龄化的原因。说得偏激一点——在这样的环境下,送孩子出国就是在救孩子。

下面来看三个美国小女孩的故事,从她们身上,你能看到中国教育离真正的培养人才,还差得很远。

01

要修改宪法当总统的小女孩

第一位小女孩叫做艾莉娜‧穆赫(Alena Mulhern),是一个被领养到美国的中国孤儿。有一天她的养父母问她的理想,她说将来长大想要当美国总统。

养母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很无奈地说:“宝贝,很不幸这是你唯一没法达成的愿望。根据美国宪法,唯有在美国出生的公民,才符合成为总统和副总统的资格。”

艾莉娜说:“这很不公平。”

养母说:“那你想要怎样呢?”

艾莉娜说:“我要修改这条法律。”

于是在养父母的帮助下,艾莉娜来到了所在州的议会。她试图说服本州的议员们,让他们去向国会提出修改这条法律的议案。

艾莉娜在议会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参选总统。我不希望只因自己出生于中国,就被剥夺争取这个位子的机会。我和你们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美国人,我不记得有关中国的事物,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关于美国。因为我的一生几乎都在美国度过,我被领养时才十个月大。想想看,只因200余年前的法律,让多少伟大的候选人无法为国奉献。”

艾莉娜也清楚知道自己为何想成为总统,她说:“我会是个卓越的领导人,我能让民众团结一致,我也会引领这个国家,使它成为更适于生活、工作和养儿育女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我爱我的国家,希望为它奉献心力,这里是我的国家。”

当然修改宪法会是项非常艰巨的任务,但艾莉娜坚定表示,她会全力以赴。

02

在闺房制造出惊动美国军方的新能源

第二位名叫萨拉(Sara Volz),她花了5年时间,发现了一种能够把海藻变成“石油”的技术。她的发现惊动了美国军方,并被麻省理工大学提前录取,还受到了奥巴马的接见。更为传奇的是,这个技术的诞生之地,就在她闺房的床下面。

走进Sara的闺房,你可能会以为这是一个“绝命毒师”的实验室。为了腾出空间,她把自己的床进行了改造。上面铺着被褥是休息的地方,下面就摆满了装着绿色液体的瓶瓶罐罐,她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了自己的研究。

从小,Sara就对自然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的父母也非常支持女儿的爱好。Sara对于自然科学的爱好也进入到了痴迷的地步,甚至把元素周期表都穿在身上。

她为何会研究起把海藻转化成能源?要从她13岁的时候说起,那时,她在课堂上听到老师说:“藻类植物作为一种可迅速再生的资源,现今转化为生物燃料在技术上已成为可能,但相当昂贵的生产成本让这种技术难以落地。”

这句话一下子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Sara就像着了魔一样。她一直在思考,如果能够把海藻转换为能源的成本降下来,不是非常酷的一件事吗?

于是她带着这个问题查阅了所有能够找到的资料,并且四处求教该领域的专家教授。但没有人把这个小女孩的想法当真,因为这个技术难题连研究了几十年的专家们都头疼不已,根本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是认真的想要研究,也许只是三分钟的热度罢了。

Sara开始感到非常失望,但很快,她做出了一个决定,要自己建立一个实验室来攻克这个技术难题。Sara的决定得到了父母百分百的支持。

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失败,并没有能够击退Sara的决心。终于有一天,她有了惊人的发现:那就是相同的营养、培育环境下,不同藻类的含油量却有天壤之别。如若精选甚至培育出含油量极高的藻类,那生产成本昂贵的问题,岂不是就能顺带解决?

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外加百分之一的灵感。有了这百分之一的灵感,Sara所付出的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终于得到了回报。她赶紧把这些高效藻类另行培育,结果培育出了拥有高含油量细胞的藻类。这极大地降低了提取生物燃料的成本,经过核算同样产出一桶油,它的成本还不到2美元。

这一重大的技术突破让所有该领域的专家都大为惊叹。也因为这个技术,她在英特尔科学奖中击败了1700个美国其它地区的少年天才,获得了10W美金的奖学金。

紧接着,麻省理工大学也将她提前录取。

她的事迹也惊动了美国军方,要知道,能源可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

经历了这些大场面的Sara在被奥巴马接见的时候已经成熟多了,当奥巴马对她说:“你竟然在你闺房的床下完成了这样一个壮举”时,她机智地回答说:“是吧,我希望美国的下一代孩子,不会在他们的床下完成实验研究了。”

大家都被她的机智深深折服,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03

拯救了百万非洲儿童生命的小女孩

第三位美国女孩叫做凯瑟琳(Katherine Commale)。凯瑟琳在5岁时看到一个非洲纪录片,片中说非洲平均每30秒,就有一个小孩因为疟疾而死亡。才5岁大的她,蜷缩在沙发扳着手指数数,一、二、三...三十,当她数到 30 ,一脸惊恐地说:“妈妈,一个非洲小孩死掉了,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妈妈上网查资料,告诉凯瑟琳:“疟疾很可怕,小孩得到疟疾很容易没命。”

“那小孩为什么会得疟疾?”

“疟疾是靠蚊子传染的,非洲蚊子太多。”

“那怎么办?”

“现在有一种泡过杀虫剂的蚊帐,有它就可以保护人不被蚊子咬。”

“那他们为什么不用蚊帐?”

“因为这种蚊帐对他们来说,太贵了,他们买不起。”

“不行,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过了几天后,妈妈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老师说凯瑟琳没有交点心费...妈妈问她钱呢?凯瑟琳说:“妈妈,如果我在学校不吃点心,平常不吃零食,也不再买芭比娃娃,这样够不够买一顶蚊帐呢?”

妈妈带她去超市,花了10元美金,买了一顶大蚊帐,可以给4个小孩用。然后打电话问在非洲做慈善的组织,看看如何把蚊帐送过去。他们为她找到了一个 “只要蚊帐 Nothing But Nets”的组织,他们专门送蚊帐去给非洲的孩子。


凯瑟琳亲手把蚊帐寄了过去。一个礼拜后,她收到 “只要蚊帐” 协会的感谢信,信里说她是年纪最小的捐赠人,还告诉她如果捐10顶蚊帐,可以获得奖状。

凯瑟琳要求妈妈和她去跳蚤市场摆摊,把她的旧书、旧玩具、旧衣服拿来卖,卖了钱好捐蚊帐。可是整整一天的时间,她的生意都不太理想。凯瑟琳想:我捐钱买蚊帐,“只要蚊帐”协会就给我奖状。那别人买我的东西,给我钱,他们也应该得到奖状才对啊!

于是,她开始自己做奖状,妈妈帮她买材料、爸爸帮她整理工作间,弟弟帮她画爱心。每张奖状都有凯瑟琳亲笔写的“以你的名义,我们买下一顶蚊帐,送到非洲”,当然还有她的亲笔签名认证。

只要你捐10元美金,买一顶蚊帐,就可以得到一张奖状。邻居看到她的奖状,觉得又天真又感动,奖状很快就卖掉十张。凯瑟琳把钱寄出,收到“只要蚊帐”协会寄来为她特制的“荣誉证书”,他们封她为“蚊帐大使”。

社区的牧师也请她去教堂演讲,她只讲了短短3分钟,就收到800元美金的捐款。这下她士气大振,开始跑到别的教堂去演讲,当她满6岁时,已经募集到了 6316 美元。“只要蚊帐”协会把凯瑟琳的事迹贴在网络上,引起许多人回响。

有一天,凯瑟琳看见电视上播出英国足球明星贝克汉姆,提倡大家捐赠蚊帐的公益广告。她立刻写了一封信给贝克汉姆,感谢他,并且也发给了他一张奖状。贝克汉姆把奖状贴上个人网站,引发了大量的粉丝关注和传播,事情就像滚雪球一样传开。

2007年6月8日,凯瑟琳收到一封来自斯蒂卡村的信,村里的孩子写道:“谢谢你给我们的蚊帐,我们看了你的照片,大家都感觉很美!”凯瑟琳受此鼓励,非常开心,激起了她更大的动力。她和队员动手做了一百张奖状,给富比士杂志里富豪排行榜上的每一位大亨都寄了一张。

其中一张写着:亲爱的比尔盖兹先生,没有蚊帐,非洲的小孩会因为疟疾而死掉。他们需要钱,可是听说钱都在你那里...

2007年11月5日,比尔盖兹基金会宣布:捐三百万美金给 “只要蚊帐” 协会。比尔盖兹说他收到一张奖状,而且收到一封信,信上说为非洲小孩买蚊帐的钱都在他那里,看来他不把钱拿出来是不行的。

看着大家如此积极有爱,2008年9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请来联合国基金会、联合国难民事务专员办事处(UNHCR)代表,以及NBA前主席 David Stern,同时到场的还有当时7岁的凯瑟琳。


在小萝莉的见证下,各方达成协议:向坦桑尼亚、苏丹、乌干达、肯尼亚等非洲国家27处难民营的 63 万多的难民,长期捐赠防疟疾蚊帐。

受邀前往的NBA前主席David Stern,也积极投身到公益活动之中。在他的推动下,关爱非洲儿童的氛围蔓延到体育圈。其中,NBA球星史蒂芬·库里在几年前就作出承诺:只要在比赛中每投进一个三分球,就向非洲捐赠三顶防疟疾蚊帐!

当每个国家都在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为非洲捐款捐物时,凯瑟琳也在短短2年间筹集到了数10万美元。凯瑟琳用这笔巨资购买了大量帐篷运往非洲,她还录制影片,翻译成各国语言发到网上进行号召。

直至今日,这一个小女孩,已经拯救了超过百万个非洲儿童的生命。

04

美国家长对孩子梦想的“纵容” 

这三个小女孩的故事,是中国普通家庭的家长无法想象的。她们只不过是美国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她们或许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智商也不是最高的,但她们都做出了很多成年人都不敢去想,没有能力完成的事情。

不管是“修改宪法想当总统”、还是“在自己闺房做绝命毒师”、或者是“发起救助非洲儿童的公益活动”。每一个孩子的梦想背后,都不可或缺家长们和整个社会的“纵容”。

也许美国社会能够容忍孩子的梦想,美国的家长们也乐于“纵容”孩子的梦想。

而对于中国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梦想”属于奢侈品。一个从小就不敢有“梦想”的孩子,谈何“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不过是提线木偶,任凭现实的摆弄。


END


图文整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谢谢!

好的内容可以分享给朋友哦

投稿请联系微信:wgct-002

往期精彩

1

自己洗干净脖子送上门, 就别骂老外下刀子狠

2

快别提芯片了,中国的医疗至少落后世界30年

3

朝鲜突然解锁新姿势,这个邻居不寻常!

4

明白这个原因,才知道中兴其实输得不冤!

5

苏联共产党历史上的“告密文化”

6

中国为什么不能说“No”

7

朝韩赛前突然合体,是政治的骄傲还是体育的耻辱

8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票房造假市场?这锅太黑咱不能背!

9

普京再度登基,20年之约过半,俄罗斯能出奇迹吗?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