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沈阳城建局安监处一级调研员在单位坠楼身亡,警方称系自杀非刑事案件

Weixin Official Accounts Platform

情侣在奶茶店“互啃”后,转移车内上演“R-搏”?路人更新实况没眼看…

桐城一派|四大神人聚首,我最喜欢“赌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暴跌80%!贾跃亭的“惊天魔术”,玩不下去了

侃见财经 侃见财经 2023-09-18

普通人最怕耗尽希望。
企业家最怕耗尽信用。
自乐视开始,贾跃亭就一次又一次的掏出了“狼来了”的剧本,以至于到今日,九年磨一“剑”。贾跃亭依旧没能向市场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法拉第未来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实现规模化量产。
一次又一次的“跳票”,耗尽了市场的期待,也耗尽了投资人的耐心。
为了能让法拉第未来继续苟延残喘,贾跃亭把能想的招全想了一遍,而这一次他将目光盯向了公司的股价。
妄图用一场数字的游戏,给自己增添融资的砝码。

然而这场“惊天的魔术”,没能奏效,贾跃亭又一次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资料显示,8月28日,法拉第未来完成了普通股80合1股之后,当天法拉第未来跳空低开24%,短短半个月时间,法拉第未来跌去了59%。
如果从8月初算起,法拉第未来更是跌去了80%。
对于市场用脚投票的结果,贾跃亭以及管理层没有进行及时的反思,反而发布消息称,公司管理层正在采取措施来保护公司的利益。但他们注意到了一系列可疑的活动,认为这些活动似乎是有组织的,旨在通过散播虚假信息和操纵市场情绪来损害公司的估值。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法拉第未来还计划进一步调查,并采取措施来应对任何被认为是市场操纵或传播虚假信息的活动。
该公司称,如果发现任何非法做空、其他市场操纵或虚假信息,公司还打算采取可用的法律行动。
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还呼吁股东和投资者保持警惕,以防范市场操纵行为,并建议他们在做出投资决策时进行全面的研究和尽职调查。
侃见财经认为,市场从来不信数字的游戏,一家有价值的公司短期内有可能被低估,但绝不会一直被低估。


在“生态化反”的大循环下,造车可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2014年,妄想打通顶层生态的贾跃亭,将目光瞄向了造车。那一年,李斌刚拿到雷军和刘强东等圈内大佬的投资意向准备成立蔚来汽车,李想还在汽车之家担任总裁,何小鹏也刚刚卖掉了UC,在享受游艇生活中探寻未来新的道路。
从这个角度,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贾跃亭的眼光。
当时,贾跃亭飞到美国之后,就联合前特斯拉高管Nick Sampson,共同在加州成立了一家电动车公司。
据贾跃亭回忆,“2014年我几乎单枪匹马来到美国加州创办FF,当时一没资金,二没团队,有的只是对汽车产业的判断和长远的愿景,从0开始搭起了FF的大楼。”
当然,从后视镜的角度来看,贾跃亭的选择并没有错,错的只是时机。但对于一个全新的品牌而言,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
实际上,蔚来汽车的李斌曾说过,随着国内市场环境的变化,要成为一家有竞争力、可持续的新造车企业,门槛是:
400亿元。
可惜,后来涌入的格力、恒大以及宝能,都成为了陪跑者。
2015年,贾跃亭登上了人生的巅峰,乐视网的市值突破了1500亿,围在他周围的不仅仅是企业家的光环,还有一众一线大牌明星。
那是贾跃亭的高光时刻,也是悲剧的开始。在贾跃亭最风光时,他甚至还同马云扳起了“手腕”。
然而,时代给予贾跃亭的荣光,竟是如此的短暂。
从2015年开始,影视行业一轮又一轮的“挤泡沫”,刺破了贾跃亭的梦想,也让他一直远走他乡,至今未归。
以至于,下周回国成为了奢望。
如果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贾跃亭最拿手的不是造车,也不是生态化反,而是

电影。



2017年,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董事长、董事等。同日,乐视超级汽车发布,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接替他的是融创创始人孙宏斌。
在乐视网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称,“现在的三家公司成绩没有五年是做不来的,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乐视网还是A股的上市公司,这三块肯定是看好的。”
然而,现实很快的就给了孙宏斌一记重锤。
帮扶老乡的150亿打了水漂,孙宏斌也泪洒现场。
孙宏斌之后,许家印也选择了入局法拉第未来,结局也并不算太好。其后,贾跃亭的造车之路一直就是,弄到钱,活下去,量产化。
根据统计显示,自2021年7月借壳登陆纳斯达克拿到10亿美元,FF共计公开进行了约11次融资,融资总额约为达2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46亿)。从这个角度而言,贾跃亭造车还算“省钱”。

但伴随着省钱的却一直是“缺钱”,正因为缺钱,所以贾跃亭一再“跳票”,统计显示,贾跃亭跳票的次数超过了五次:
第一次跳票的原因是,恒大;
第二次跳票的原因是,融资进程放缓;
第三次跳票的原因是,没有具体原因;
第四次跳票的原因是,仍受制于各种条件;
第五次跳票的原因是,分段交付。
……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跳票”,贾跃亭还是交付了一辆汽车,不仅如此,他还发明了一个新词“塔尖用户”。
也许是层出不穷的花活,耗尽了市场的期待,法拉第未来的股价开始在低位断崖式的“崩塌”。为了显得让股价好看一些,贾跃亭想到的办法是:
合股。
在80合一股的数字游戏下,市场也没惯着贾跃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法拉第未来又跌去了近60%。
创业是一场信用者的游戏,贾跃亭已经耗光了自己信用,在这场“惊天的魔术”之下,贾跃亭或许不算一个好的创业者,但是一定是一个好“演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