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他刺杀慈禧,袁世凯,为总统保镖,中华镖局第一镖民国武术大侠杜心五先生传奇

万赖声 纵观天侠 2022-11-05


上古三皇文化公众号备用号

敬请关注!


杜师心五,湘人也。世居于慈利之岩阪田,家颇小康,父早逝,冲年奉母,菽水承欢,克尽养思。然赋性喜武功,九龄时即投同邑严克师傅习艺。翌年复从宝子盖山于老道士游,习「一着胶」神功,一着胶者,即40斤重之螺形铁椎(详见拙著《武术汇宗》基功篇)两手各一具,道士跌坐或他出,皆置身旁提捏之,以致日久,手指皆如利铲。道士复擅轻功,周其寺环堵,高三丈许,皆无门,进出以壁,故非具有高强之本领者,即欲见之,亦非易也。
曾有一他省名师,耳名造访,越垣直抵道士前,必欲一角低昂,道士慎谢,其人不行,无己,举手格击,不数合,道士张五指如箕,向名师面门抓去,顿将面门鼻部捏落,血流如注,该名师掩面负创腾身去,后不知所终。然道士固不自知其手指如是之恶且毒也,从兹警砺,誓不与人争短长,伊与杜师游,特略道其一二而也。


师年幼僻慢不驯,行年十三,已尽数家之长,而感缺乏良师之叹,乃挂牌招师,揭于通衢,有能胜之者,即北面称弟子。于是应募来者,颇不乏人。内有一河南王教师,与师交手,为师用凤点头手法,将颧骨击陷,受伤最深。自兹半载,无复敢问津者。
直至翌年春后,有贵州友人某君,着人赉书,特荐教师徐某,或誉其能,并切嘱勿以皮相取人,则失之交臂,悔之已晚等语。该友人武艺素为师所钦崇,如是谆嘱,当非诬妄。及拜谒其人,则身高不满四尺,下颚甫及桌面,么魔黄馘一老叟,是即自然门内功徐老师祖也。询其能,则曰无能也,询以何门为长,曰一无所长也,再叩之,则作色言曰:「余又非货浆者,任尔择饮,如不能留,余即返矣。」师念友人之荐,姑无论其功夫如何,养一闲人,月亦不过数金,何妨暂留以观其后,遂除舍舍之,亲旧家人,见之无不匿笑者,谓寻师数载,今日访得名师若是其瑰伟也。师亦无奈之,朝夕探试,而师祖终日除踞蹲方椅上,吸关东烟叶外无他语,且傲睨不礼周,师实气恼无术,逼之甚,则教以自然门之内圈手法,绕地成圆形走之。习之三月,亦未见有其他新鲜手法,曰师之此等功夫,为击人用乎,防身用乎,抑摄身活动血脉用乎?曰皆可用之。曰言之得勿惭乎!曰何惭耶。曰然则能一角低昂乎?曰尽可试之,不然,岂非欺子乎!师大喜,跃而前,谓师祖曰,吾视尔实不足以辱吾拳,尔其有他长否?师祖莞尔曰,尔先以拳来,刀枪器械不妨续试。师乃猱进左右袭撃,则师祖固在其左右也,拳足之距师祖者不盈尺,然皆不能中,气咻咻,汗盈盈,而师祖则若无事,然手袖铜烟杆以吸,态度自若也。师大愤,曰尔以么小占便宜,故不易击,能与一试刀术乎?师祖嘻曰,请竭尔所长,余决无预也。
师乃操极利之大砍刀一柄,谓曰,尔亦于架上,任取刀枪较也。师祖曰,无须、无须,随身宝物,只此八寸一具铜烟杆足矣!师念此老妖物,是不欲生也矣。散开刀法,横竖砍来,则师祖左右跳跃,一如拳术之不可黏其身,直逼至椅后,见无逃处,当头直劈,眼见着矣,乃铮然砍下,则刀已入桌内,而师祖自椅上跳至桌端,吸烟微嘻,师则极力抽刃,移时不得出。师祖以铜烟杆击其首曰,吾欲真击尔者,此颅洞已久矣。师益愤,曰尔以瘠小擅超跃,且地逼窄,能于草坪一较棍术乎?曰是复何难,汝即至天边,吾亦同往也。
盖师平日绝技,即七尺五寸之棍术,棍以稠木作之,地置重40斤之方石两块,中洞一孔,习时则以棍左右舞之,陡穿石之孔内,挑起翻身置于左侧,如是后者前焉,左而右之,皆如扫帚,则棍头一近人身,即挑出寻丈外,于是至阔场,操棍直取师祖,挑撮移时,苦于不及,幸得隙棍入师祖两腿踝内,乃穿裆挑起,直至丈余高,而师祖不外跳出,人骑棍头,有如胶纸黏棍,俟棍落下,则滑然而堕,与师碰鼻而遇,甫欲脱棍而退,而师祖之烟杆已下,其烟斗正嗑中右拇指之关节筋上,痛透心髓不觉脱腕,惭沮抱指而立。师祖嘻曰,似尔棍术,岂非为余送礼乎?师无以应,然仍不佩其能,而又无以胜之,只得照常奉侍,勉作自然功夫,蹈暇袭击而已。
一日正值师祖背身于阶石上洗面,师自后鹤行携棍,向后脑直扑而下,浪然一声,将面盆击至粉碎,而师祖一跃阶上,尚以巾拭面,向师微哂曰,勿悪作剧,尔将面盆击毁,须为余重置也。第每于师之袭击后,不惟无愤怒,反嘉其能,谓为有出息。故师恨愈深,必欲击中一次以泄恨。后值冬季,烹羔煮酒,将与畅饮,师于室外,正以石臼捣椒粉,师祖则手捧小火炉,炉上有羊羔一罐,甫将揭帘入餐室,师陡然觉有隙可乘,举臼照其后脑门劈去,自以为决无幸免,不图师祖于百忙中,急将手内火炉,推置室内椅上,一回首将右指正捏石白边上,而臼底则恰置于伊之左肩头,顾而嘻曰,尔将汤打泼,须知我两人皆不得染指矣。
师又尝与搏击,手甫击其身,则伊竟一按手梢,露然腾起,越过脑际,欲以反拍其后脑,落于师之背后。俟再转身相迎,则又左右不适其何适,盖跟于背后,无所追寻也。后传此艺于杜师,谓为祖师飞升云。
日者走镖川境,经岭岚巨壑中,越绳桥,桥窄狭不三、四寸许,下则削壁万仞,怵人心目。师祖前行,师则尾随,甫举足踏索,师思似此境地,如自后袭击,看尔有何破法,乃出其不意,自后向腰眼举足猛力踢去,不图足甫踢出,不知何时,师祖转身,将师发弁提起,捉而悬于峭壁下,此时苟一松手,则身如齑粉矣。下视岩壑,溪流如线,不禁亡魂皆冒,大呼求饶,师祖唾之曰,吾非视尔来根深厚,今日决无幸免,此举苟加之他人,则其生命何堪设想,尔后决不可对人如是其孟浪也,师唯唯听命,倾心拜服。然自念交手以来,从未着其边际,心虽佩之,终不甘也。
一日走山麓,天燠稍憩。师曰,吾师本领固所钦佩,顾有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身轻如燕、矫若猿猱者,吾只闻之,未尝见也。师祖曰,是何难哉,此特天盘功夫,身手轻快而已。师曰,吾所最钦崇者,即吾师之所不屑道者也。师祖曰,尔欲睹之乎?曰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师祖乃欣然起,请师囊中探得钱五枚,使师缚于伊之辫缨上,垂下三尺许,谓师曰,尔视由此至山有若干里,曰此山由山麓至山巅约30里。师祖曰,尔在此稍坐,看吾至山巅即来也。乃拔步而奔,似足踏地无音响,有如纸飘,瞬至山腰,循道直上,而发弁为之飘起,铜钱直竖如棍,再转瞬已由山巅直下,如奔虎骤至,风声滚滚,已抵坐前,气不上浮,面不改色,徐徐言曰,尔视如何,来回60里,有五分钟未?师瞠目不能对,然终以其举动飘忽,不似人之虎背熊腰、惊人出众也,实难掬肝胆以相示,而师祖亦不与较。
俟与师祖习艺八载,师祖入道峨嵋,师一人闯游湖海,所遇名师高友,无有能出其右者,始渐感师祖能,即遇有一、二名手,则断断不相授,且妄自尊大,莫可趋从。回思昔日之所以对待师祖者,无任疚汗,始渐感师祖德,而师祖平日尝为杜师言,嘱于暇时,多读庄生书,日后不难归根复命。师素不喜佛老学,浸不记忆,后学成归来,所如不偶,几经沧桑,乃忆昔教翻阅老庄,霍然有悟,益拜师祖之神。
曾有一次,卧病保阳,几于不起,于曚眬中,似窗上有一黑球,滚至榻畔,以手推揉师之小腹曰,尔气未下去,七情过重,致有斯疾,尚不努力上进耶!睁目疾视,已若梦寐,不复可观,而声则历历在耳,绝似师祖口吻,少顷则腹中隆隆然,大下而愈。屈指与师祖相违二十余年,其已从方山子游,羽化而仙乎?乃犹于万劫魔难中,忆其不肖弟子一相援手也。天乎、天乎!余实负疚无行者也,余实有负吾师之技艺者也,余其何面目对吾师于九泉也哉?乃于无可报德之中,蓄意30年,隐晦韬光,疯狂混俗,留访能传其衣钵者,必为师祖稍遗纪念,不负其厚德也。而30年中无获焉,已自认无缘,洗手理道功,将不复问此道矣。而邂逅于余,一见契合,追从杖履,几及十年,乃能传之于此焉,岂非天哉、岂非天哉!
师当于习功之余,畅谈暮年走镖云贵轶事,雄襟洒落,不减当年。谓有一次乘舆走山壑,山路崎岖,只容一人往来,轿夫力疲,置舆小憩,师甫佝偻而下,足未着地,忽壑下飞起一人,手持利刃,迎头劈下,地既狭窄,而后忽遽,实无旁闪余地,乃一缩身躯,窜出该人裆内,于其背侧,以右食指向其左目直戳,竟将眼球抠下,垂于眶外,不绝如缕者尺许,其刃则深入轿杠上,本拟诛却,睹状良不忍,乃一腿踢入壑内,不顾而去,然此次亦云险矣。又尝挖地痞某甲之锁子骨,掷于河中;斧砍洞庭水贼;打死恶镖师;踢死不孝某乙;以及义丐小才子报德事,皆琐碎不另记。
惟杀黑店李老头子事,可为一述:盖川贵交界处有大山,山道长百十里,四无居人,为行旅往来必经之途。而山腰处,有茅店一所,店主人为江湖上开黑店剧盗李老头子也。师走镖时亦曾识之,偶经该处,李必竭诚接待,师亦只知其为盗,不悉其有他之恶迹也。某日者,复过其处,李老头子邀至内堂,走复室,原甚阔广,相与靠枕吸烟为乐。李谓师曰,汝欲一开眼界否?师曰,何物之奇,能赐一观耶。李乃移开卧榻,于榻下启木板如釜,使师视之,则黑暗无底,有腥膻气蒸蒸上,忽掩鼻问此何作者。李曰,盖之。复将榻移置原处,于侧室出妇人数辈,皆泪眼垂髫,均甚风格。谓师曰,该洞即盛此不从余之妇人者,汝可任意挑选适意者相伴可也。师闻言陡觉气冲肺腑,怒汗如沈,然此店四周为山垣,内有江湖能手十余人,恐发之太骤,愤事无益,复捺下怒容,改颜相戏,翌日别去,乃思有以除之,遂返里将其古剑携来,使李一观,可就刺之也。该剑长一尺五寸,为宋室云片花之古剑,为捕湘省大盗扁担花者得来,不知诛却若干人,悬于室内,可避妖邪,大雷雨时,可闻震鸣声,用时曾无血刃,宝物也。于昏黯时叩开,与李畅谈,至漏下一时,见左右无人,乃乘兴顾李曰:尔前以宝藏示余,余今以宝藏相示,愿一观乎?曰甚愿拜识。乃于囊中取出该短剑,使于灯下观之。曰能识此剑为何代物乎?良否?李把玩赞叹,称奖不置。师曰:尔虽识其良,犹未真识其良之所在也。李曰何谓也。师即取剑以尖对李曰:尔试自尖至柄平面细观之自知。李乃于灯下托剑尖向柄迫视。师此时虽有刺杀之心,然感念旧情,意复不忍,而当此一刹那时,似闻耳后有妇人嘤嘤催杀声,曰速刺速刺,师亦未审其为何人,不禁以掌抵剑柄,向李咽喉刺去,嗤然贯下,透出后腮,奄忽而仆。师急将剑拔出,抛卧褥将李裹扎,急遽不知何以置之,陡思榻下深洞,岂非佳地,移开木盖,抛掷而下,合板将行,骤闻室外有呼叱声,问内室何事,如此音响,即闻数人操戈将入矣,乃启天扉,携剑窜出,复越垣飞遁,店贼已觉,见室内碧血启然,而李老头不知去向,顷间启窗而出者,必杜师无疑,尾随急追,山道崄巘,且昏暗莫辨西东,约奔行数十里,而追者越近,削崖阻道不知其几何寻丈,师以为尚系山道,履然而虚,失足跌落,只觉耳际风响,昏然不知矣。俟蹶而生,启眸四顾,则天色已白,感顶上微痛,天地似乎倒悬,再定神细认,则右足倒挂崖边小树上,乃于奔跑时,右足裹腿松落,于坠下时,裹布挂于树枝,颅甫着地,得以不死,再察伤痕,唯顶上一巨卵耳。深纫天休善人,不得谓非果报也,噫!
师为人洒脱义侠,幼而敢为,且事无屑作,作则必造其极,是以有今日道功文学之造诣,亦即移其昔年浪荡江湖之根习于此也。是即所以大善大恶之人,可成上仙,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者,益其侠义胸襟,成绿林之杰,人中之雄,根具固相等,特用之所趋异耳。师尝于赌场豪博,见有一人负债莫偿,群将攒殴,师乃排纷自认,将该负者所欠数百串,一力偿还。该负者敝衣决踵,无任蹙落,亦曾于场中尝遇之,从未交谈,该人见师将债偿清毫无歉抑,略不瞻顾,扬长而去。师亦未置意,自后遇之,亦无款接,约三月余矣。一日中夜,散场于门外相值,忽捉臂邀同往,问何之,曰君行到自知,曲折山溪,至一陡壁,松柏参绕,内有华亭,柴门虚掩,推扉而入,精雅绝俗,卧榻横陈,上则金灯银枪,阿芙蓉香气扑鼻(清时以此物为待旅客礼品),西榻一紫木桌,上有茶具极雅丽,就榻吸烟,倾谈甚快,询欲吸川土耶、云士耶、贵土耶、广土耶?师云,皆欲之,借一时无此多种耳。曰是何难哉,汝视此非川土耶,试吸之,果最上等川土也。伊复于袖探盒而出,曰此非贵土耶。吸之果然。再采者皆如之。陕土也、云土也,罗列满前,莫审其所,,甚诧之。漏三下矣,腹中有辘轳声,该人曰,饥乎,曰饥则饥矣,顾汝草庐一间,何处得食,曰汝平生喜何物?曰余喜啗成都菜馆之烧鸭,本处南街某馆之炒子鸡,何处某食品。曰不难、不难。以手探榻下木箱,托出冷菜各四碟,佳酝一巨壶,倾酌殷勤,陶然大醉,复探鸡鸭各色菜物,热气熏腾,似均新出于炉,食之皆如某馆名厨手作者,捧腹方课,既而茶烟歇,静坐闻话。忽起立寻得背囊一具,使师背之,又探得铜钱数十文。曰可同余至街一行,有此数十文作母,还汝日前欠账足足。自街头至街尾,凡行经大商店或银号质库之门首,必伫立以手上钱里外交插之,口中喃喃不知为何辞,然每于似此念后,必觉钱声铿然,挤入囊中,及至街尾,则囊然已满。背为之不起。呼曰,勿尔,勿尔,已矣,余不能再负些许铜臭矣!乃偕返,嘱师全数背去,师坚不受,伊亦坚不承,相持不下,无已,取出属所代偿者而囊之师,乃叩其术,佳则佳矣,得勿有损阴德否。曰食者皆以钱购来者也,余取者,皆奸商巨贾不义之财,而假手我辈,散之孝子贤孙也,有何损于阴鹥。师曰,然则可以授余乎?曰尔此时正走侠义途中,险境尚多,宜善自爱,日后努力潜修,可证大道,较余小术多多矣,焉敢以此小道哄君子,行矣!有缘后会未晚也。遂珍重踽踽归。翌日再访,并屋亦杳矣。诧叹不置,是亦江湖一异闻也。
师后以残除盐枭,醉中为人所暗算,颅为之碎,指为之折,不死者几希。嗣遇名医治愈,乃挟刃寻仇,毙昔日横殴者17人,亡命走东瀛,乃理文业,以三载之补习,得入东京帝大农科,优等卒业,归国复试得洋举人,官至尚书侍郎。清季鼎革偃蹇农矿工商各部,不苟求,不仰事,至浮沉无人知,可善书,又工相人术,暗研道功而外为癫狂,故人皆以癫狂目之。体羸瘠,貌瘦削,劲力已入骨髓,而人以为病。师亦以病自承,从未显其能,人亦不识其为擅技击者,故又相以病夫称之。由余始识杨畏之、邓芷灵、赵鑫洲、王显斋、刘百川、邓学辉诸师及刘老师祖,肝胆一室,殊深惬快。今则年已七旬,道貌岸然,容光焕发,人以其为四十许人也。然师得以寝心禅理,有今日之功课者,芸樵主席臂助与有力焉,近或游道来湘,未可知耳。(此文写于1932年)



几十年前,武侠小说大行其道,大街小巷都有武侠迷的身影。
除了那些郭靖、黄蓉、张丹枫、李寻欢等虚构的武侠角色,一些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大侠”也纷纷被作者写入武侠小说。
这其中,“南北大侠”杜心五是一个比较热门的武侠人物。有许多武侠小说作者都把目光放在了杜心五身上。

杜心五又名杜心武,是清末民初的武术家,担任过镖师、保镖等职,传授了不少门生。杜心五还是自然门的第二代掌门人,武术高强,大名鼎鼎。
正因为杜心五的名气很大,所以多年来杜心五的形象在人们口中越传越玄乎。这就难怪武侠作者们纷纷以杜心五为主角来创作武侠小说了。
今天我和大家聊聊杜心五当主角的3本武侠小说,展示一代大侠风采,武侠迷难以忘怀。如果你还喜欢武侠小说,不妨看看这些小说哦。
第1本,冯育楠《总统与大侠》。
这本小说讲述的主要是杜心五给当年的大总统当保镖的故事。

这本书里的杜心五还有个外号“铁腿”,他刚出场的形象乃是镖师。一次护镖途中,他凭借高强的武艺,杀死了“川滇三鹰”、“怪影飞魔”等江湖贼寇,成功护镖。
然后,杜心五遇见了师父和师妹李文倩,知道自己居然被大理提督“滑子贤”利用了。所谓的镖,居然是鸦片。
于是,杜心五和师妹一起前往斩龙岛,捣毁了大理提督滑子贤的鸦片制造基地,赢得一片名声。


后来,杜心五进京夜探亲王府,击杀了清廷刽子手滑子贤,同时也惩处了温铁元和鲍成虎等江湖败类。
后来,杜心五加入了同盟会,成为了总统的保镖,这也是书名的意思所在。
本书结合了历史,加入了不少作者的想象,为读者生动展示了杜心五成长为一代大侠的历程。
小说没有一味根据时间来发展故事,而是加入了倒叙、插叙的手法,增强了故事悬念。
同时,小说的写法比较类似评书,人物形象比较生动。诸如杜心五的正义、滑子贤的卑鄙,都让读者印象深刻。


第2本,坤德、振根、崇雄《奇门三杰》。
奇门三杰,讲述的就是自然门三位豪杰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分别是徐矮师、杜心五和万籁声。
徐矮师是自然门的祖师,然后衣钵传给了杜心五,然后再传到了万籁声身上。

小说根据历史上的自然门,加以虚构渲染,呈现了一个脉络清晰的自然门“三杰传奇”。

首先是徐矮师的传奇,他拜师习武,从自然事物和道家、佛家哲理中参悟出“自然之法”,成为一代武学宗师。

然后杜心五浓墨重彩登场了。由于杜心五的名气更大,民间传闻更多,所以本书也做了许多描述。

杜心五勇斗“飞镖杨”,血祭“云片花”,力斩李老头,大闹马家寮为民除害,真正是英雄侠客。

然后,杜心五又收下了万籁声为徒。万籁声也没有辜负师门,积极向上,坚守民族气节,留下了侠名。
这本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把历史和虚构混合起来,让大侠显得接地气,而不是那种飞天入地的“超人”形象。
同时,小说具有一种爱国和追求正义的正能量,让人热血沸腾,勇气一股爱国情怀,非常提气。
第3本,宋梧刚《自然大侠》。

宋梧刚创作了大量武侠小说,人称“宋大侠”,只不过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作者了。
这本《自然大侠》主角依旧是杜心五。小说从杜心五拜师“徐矮”开始写,同样涉及了杜心五的镖师生涯。


后来,杜心五加入同盟会,为同盟会立下汗马功劳。杜心五甚至还到了南洋,树枝降蛇,铜钱制鳄,助力同盟会顺利募捐款项。

本书写杜心五拜师的桥段,活灵活现,令读者觉得非常过瘾。而杜心五武功大成后,他不仅仅是位武林高手,同时也是积极投身救国事业的英雄。

金庸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虽然这本《自然大侠》没有直接提出这样的观念,但是书里面的主角杜心五,无愧于“侠之大者”的称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好友进群!



欧美让俄罗斯民众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应当反思!

全世界目瞪口呆!如果美国宣布俄罗斯央行持有的美债无效,中国怎么办?

紧急!民众围攻总统府邸,要求总统立刻下台!26位内阁部长深夜辞职,这一国进入紧急状态!物资匮乏、物价上涨,最严重经济危机来袭…

世界这么乱,到底怎么了(精辟犀利)

欧盟内讧!

禽流感席卷美国20多州

4月4日起,新冠不再以核酸阳性为依据!

釜底抽薪!普京再出王炸,又一场危机将席卷西方!

非法采集人类遗传资源、非法植入基因编辑等将入刑

黑龙江日报:我们就是要打非转基因这张牌,守住祖国北大仓

揭露:混血的谎言!华夏儿女请保持血统的尊贵!

母子三人赶集遇人贩子被拐卖至丰县,为寻儿子改嫁扎根在丰县30年!

反战不反美,心里都有鬼!反战主义圣母婊是不是在替霸权张目?

日军细菌战新罪证:沦陷区百姓,被强制注射疫苗

那些会动的肉块----背后的逻辑

这是什么情况?江苏连云港网友在港北收费站附近拍到乌鸦遮天蔽日

孙继石被“非法行医罪”刑拘!一声叹息!民间中医太难了!

你的手机已是个窃听器

深度分析:北京变相强制学生接种疫苗合法合规合理吗?

以色列成美国辉瑞的实验小白鼠,第四针后死亡率飙升!

郑强教授:我是被日本大使馆面试选去留学的 他们就是要培养汉奸

深度揭露:这些年,新京报作过的恶、造过的谣

震惊!一位曾经做过黑人女学伴的中国女生的自述……

惊悚之极!女子咬人并舔舐地上血迹!

老天爷发怒 隔着屏幕都颤抖 实拍自然的报复

《国父祭》,共念毛主席!

没想到,我们竟然生活在楚门的世界

失业比预期的严重?

全网被禁《独生子女列传》

1200名医护人员,没打苗,零感染!

央视新闻┆宫颈癌喵喵副作用(速看)

央视新闻公开报道喵喵含石墨烯(速看)

全球掀起反对强打疫苗浪潮

应急生存指南:将大米保存十年以上的方法!

江青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词

儿童是中华民族必须守护好的血脉与命根

光明会仪式

好样的!NBA球星宁愿无球可打也拒打毒针针!

孟山都转基因武器,揭秘黄种人灭绝计划!

内幕口述:养老院里令人胆寒的残酷真相!养儿不防老,防吃绝户

数万日本人定居上海,还在上海建学校,24小时的警戒

信用卡、网贷毁了我全家!

学校并不想把你培养成精英

为什么学校教Y制度,会导致你庸碌一生

比保姆闷死老人更恐怖是家政圈的“杀人产业链”!

开庭了!慕盛学起诉国家卫健委,中国食盐安全长期受美国人误导

                             分享的是智慧

                             转发的是福报

猛戳下面微店入口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