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21年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本草纲目》是笑话大全,笑不死你,算我输!

猫妙妙 2020-01-09


医药书虽说是活命书,其实最无生气,读来但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


一样面对鲜活的生命,医学家和文学家完全不同,他必须去掉一切诗意,以冷静朴素的笔触,刻板的记录叙述,不能掺杂任何色彩,不能展示丝毫才华。


然而,《本草纲目》可以颠覆这种阅读体验。


亦如《金瓶梅》,看《本草纲目》得看原本。无论是否受过教育,只要是中国人,几乎没有不知道《本草纲目》的,但即令中医大师,也很少人看过十足原本。


看过十足原本的,只要有着正常人的阅读理解能力,不难得出结论:《本草纲目》是笑话大全。这本书的“参考文献”达800余家,广泛涉及“子史经传、声韵家圃、医卜星相、乐府诸家”“上自坟典,下及传奇,凡有相关,靡不备采。”其中的笑料直是无穷无尽。



“我本无心说笑话,谁知笑话逼人来。”(清.李渔《闲情偶寄.词曲下.科诨》)阅读《本草纲目》,正是这样的感觉。因为荒诞,所以可笑。荒诞到极点,便不觉其荒诞,而只觉其可笑。


李时珍却并不觉得可笑,他一本正经的讲着医药,他是一个真正的幽默家。


猪屎这样的腌臜物,李时珍可以引经据典把它讲的笑意盎然。猪屎有个美妙的名字叫“猪零”,因为“其形累累零落而下也”。类似的,古人把老鼠屎叫做五灵脂,蝙蝠屎叫夜明砂,人尿垢叫白秋霜,这种幽默感很诗意。


猪屎和猪肉哪个有“毒”?《本草纲目》说猪肉“苦、微寒、有小毒”,而猪屎“寒,无毒”。很搞笑啊,莫非吃猪肉不如吃猪屎?


猪屎不仅无毒,还可以治很多病。小儿见生人哭闹,中医认为这是一种病,叫做“客忤”,不要紧,用猪屎泡过的水给小孩洗澡就可以:“小儿客忤,偃啼面青。豭猪屎 二升,水绞汁,温浴之。”也可以治小儿夜啼:“小儿夜啼。猪屎烧灰,淋汁浴儿,并以少许服之。”治小儿阴肿:“猪屎五升,煮热袋盛,安肿上。”


还可以治妇科病:“妇人血崩。老母猪屎烧灰,酒服三钱。”公猪屎似乎不行。也可用于急腹症:“搅肠沙痛。用母猪生儿时抛下粪,日干为末,以白汤调服。”不过这样的屎可难得的很,需要平时有心的收集,可谓屎到用时方恨少。治秃顶:“白秃发落。腊月猪屎烧灰敷。”注意,腊月的猪屎才有效。治寄生虫:“雀瘘有虫。母猪屎烧灰,以腊月猪膏和敷,当有虫出。”


猪屎中最厉害的是母猪屎,因为“解一切毒。母猪屎,水和服之。”直接叫人吃母猪屎治病,老李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搞笑。究竟能解哪些毒呢?有疮毒:“十年恶疮。母猪粪烧存性,傅之。”瘴毒:“雾露瘴毒,心烦少气,头痛心烦项强,颤掉欲吐。用新猪屎二升,酒一升,绞汁暖服,取汗瘥。”这里的新鲜猪屎显然指的是母猪屎,因为李时珍可没有说过公猪屎也可以解毒。猪肉毒:“中猪肉毒。猪屎烧灰,水服方寸匕。”以猪屎解猪肉中毒,玩笑开大发了。丹毒:“赤游火丹。母猪屎,水绞汁,服并傅之。”


不仅猪屎,猪窠中草也可以治病“小儿夜啼,(把猪窠中草)密安席下,勿令母知。”这简直像一出小滑稽情景剧。


李时珍的搞笑才能并不仅仅体现在秽物(如人之屎尿尸肉经血、猪牛狗鸡几乎一切动物肛门排泄物)入药上,对纯洁干净的东西照样能幽上一默。今日的相声演员专好对残疾缺陷取笑,比之老李,可有云泥之别。


关于鸡蛋(即鸡子),《本草纲目》有很多笑料。鸡蛋虽然是好东西,但“不宜多食,令人腹中有声,动风气。和葱、蒜食之,气短;同韭子食,成风痛;共鳖肉食,损人;共獭肉食,成遁尸注(似相当于西医的脓血症、肌肉深部脓肿),同兔肉食,成泄痢。”孕妇更要小心:“妊妇以鸡子、鲤鱼同食,令儿生疮;同糯米食,令儿生虫。”“小儿患痘疹,忌食鸡子,及闻煎食之气,令生翳膜”不带这么吓人啊,老李只是在讲笑话而已,你要是当真就上当了。


吃鸡蛋还可以练成特异功能,只是什么时候,向什么方位吃大有讲究:“正旦吞乌鸡子一枚,可以练形。”“八月晦日夜半,面北吞乌鸡子一枚,有事可隐形。”想做“隐身人”的可以一试。


鸡蛋可作退烧镇静药用:“伤寒发狂烦躁热极。吞生鸡子一枚,效。”“身体发热,不拘大人、小儿。用鸡卵三枚,白蜜一合和服,立瘥。”这两个方子都非常简单易得,若是验方,今日诸多消炎退热药麻烦大了。老李开个玩笑。


对于严重的关节炎,“彻骨髓酸疼,其痛如虎之啮”,中医叫做“白虎风病”,这病好办:“白虎风病取鸡子揩病处,咒愿,送粪堆头上,不过三次瘥。白虎是粪神,爱吃鸡子也。”晴雯死后,宝玉痴想她是芙蓉花神,殊不料粪也有神,喂鸡蛋它吃就不会捣乱。


哮喘在今天也不易治好,歌后邓丽君死于此病。《本草纲目》有美妙偏方:“年深哮喘,鸡子略敲损,浸尿缸中三四日,煮食,能去风痰。”很想起邓小姐于地下问声:愿吃浸尿鸡蛋否?


浸过屎尿的鸡蛋还可以做疫苗:“用鸡卵一枚,童便浸七日,水煮食之,永不出痘。”“用头生鸡子三五枚,浸厕坑内五七日,取出煮熟与食,数日再食一枚,永不出痘。”不浸尿改用蚯蚓要复杂一些:“预解痘毒保和方:用鸡卵一枚,活地龙一条入卵内,饭上蒸熟,去地龙,与儿食,每岁立春日食一枚,终身不出痘也。”有此妙法,花钱打疫苗多冤枉啊。


妇产科急重症的故事:“子死腹中用三家鸡卵各一枚,三家盐各一撮,三家水各一升,同煮,令妇东向饮之。”鸡蛋、盐,甚至水都必须分别向三家讨来,并要向东方而服药。老李一本正经交代这些细节,令人不禁莞尔。产后大出血在古代是孕产妇死亡的重要原因,老李的冷幽默:“产后血多不止。乌鸡子三枚,醋半升,酒二升,和搅,煮取一升,分四服。”


背痈在没有抗生素的古代也是死亡率很高的病,李时珍借鸡蛋来化解这一沉重话题:“痈疽发背初作及经十日以上,肿赤焮热,日夜疼痛,百药不效者。用毈鸡子一枚,新狗屎(怎么不用母猪屎?)如鸡子大,搅匀,微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上贴之,以帛包抹,时时看视,觉饼热即易,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定。如日多者,三日贴之,一日一易,至瘥乃止。此方秽恶,不可施之贵人(老李对贵人和穷人还是有分别心啊)。一切诸方皆不能及,但可备择而已。”


狐臭是尴尬的病,老李的方子更令人忍俊不禁:“腋下胡臭。鸡子两枚,煮熟去壳,热夹,待冷,弃之三叉路口,勿回顾。如此三次效。”这一方生动如画,体现了《本草纲目》作为笑话作品的精髓。


又岂止是药方,李时珍在讲病理生理时也很诙谐,从妊娠禁忌可见一端。《本草纲目》里列出80余种妊娠禁忌,世人不了解李时珍的幽默,竟然信以为真,直到今天也还有人信,李时珍的“忽悠”力持续五百年不衰,可以称得上幽默大师了。


李时珍说兔肉“妊娠不可食,令子缺唇”;犬肉“妊妇食之,令子无声”;驴肉“妊妇食之,难产”(驴的怀胎期360天左右,较人类280天为长,所谓难产是指延月难产,同样道理,不能吃马肉。);蟹“妊妇食之,令子横生”;生姜“妊妇食之,令儿盈指”;鳖(甲鱼),“令子项短及损胎”;雀肉(麻雀),“妇人妊娠食雀肉,令子心淫情乱,不畏羞耻”(西门庆的母亲怀他时吃了雀肉?);泥鳅和黄鳝吃了会导致“滑胎”。


这些理论喜感十足,摆明是开玩笑嘛,若不是智力障碍又缺乏幽默感,谁会信以为真。但世上尽有智力障碍又缺乏幽默感的人,李时珍有知,也该苦笑了。


《本草纲目》信手拈来皆是笑料,以上不过九牛之一毛耳。一本笑话大全,被一本正经的当作治病救人的医药著作,是所谓的“黑色幽默”。笑话到极致,便再也笑不出。


猜你喜欢

棒棒医生经过多年研究得出《本草纲目》是笑话大全的结论,早已成为专家共识。然而,清赵学敏认为还不够全,作《本草纲目拾遗》以补之。《拾遗》自然也是笑话集,与《纲目》相比,形式有所不同:后者有着严谨的格式,每一药的释名、集解、正误、修治、气味、主治、发明、附方等秩序井然,把笑话写的象今日论文格式一样;前者则没有这些名目,就是散文小说的套路,逼格虽然不高,却更直截了当。

有好心人问赵学敏,人家老李已经“博极群书,囊括百代”了,“亦何有遗之待拾欤?观子所为,不几指之骈疣之赘欤?”直接讽刺赵学敏的《拾遗》是赘生物之类的东西。这一讽刺手法被今天的一些秃鹫派科普人士所借用。赵学敏的回答不卑不亢:“唯唯否否,夫濒湖之书诚博矣!然物生既久,则种类愈繁…”已经有与时俱进的思想,见解确实高人一筹!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可不就有拾不完的遗嘛!于是,他像一个好奇饥渴的少女孜孜不倦于海边拾贝,捡得的宝贝着实不少,不拈几则出来欣赏,那也是“遗珠之恨”。

《卷一.水部》黄茄水:“梁侯瀛集验方:秋天黄老茄子,不计多少,以新瓶盛埋土中,一年化为水,取出听用。治大风热痰,能消痰成水。”这制作过程特么眼熟吧,对,与网上盛传的“金汁”制作有异曲同工之妙。只药效略有不同,若是高热合并浓痰,没得说,金汁联合黄茄子水!平时没事多埋几罐子,可备不时之需。

《卷二.火部》人身君火:“即人元气,能救卒死魇死,以口布气度之即生,散鬼气,呵气吹之即灭。 发痘,凡阴寒不起不浆者,用壮健人气呵之,即起发红活,浆行而毒化。止腹痛腹泻,老年人多有气弱受寒,患此者,用壮年人以手搓极热,频互掩其脐,使手中热气透入丹田自愈。此借君火之力也。”看这一段,我首先想到的不是人工呼吸原理,而是《本草纲目》中的著名中药“人气”,其实是一个东西吧,都是人的元气。只不过李时珍强调要用小于14岁少女的人气:“故老人、虚人,与二七以前少阴同寝,借其熏蒸,最为有益。杜甫诗云‘暖老须燕玉’,正此意也。但不可行淫,以丧宝促生耳。”唉,老杜也有很淫邪的时候。

《卷二.土部》杨妃粉:“产马嵬坡上,取之者必先祭然后掘之,去浮土三尺,有土如粉,腻滑光洁,于女子最宜。泽拭面,去黝 雀斑,美颜色。”这真是旷世奇药!马嵬镇那地方若打出个“杨妃粉”的品牌,绝对搞活一方经济啊!有网友质疑,说杨贵妃不是死在马嵬坡。还真较上真了耶!你甭管那三尺土下有没有杨贵妃的玉体艳骨,想象成她在不就成了?今日之名目众多高档化妆品,究其实质,也不过如此嘛。

《卷二.金部》马口铁:“乃马口中嚼环是也。其性愈久愈软,市人以之打簪镯戒指,伪充银器,俨如真者,或以作包金地子,皆好。年久者质软,更得马之精液,入药良。味辛,煎汤治小儿惊风。”幸而养马牧民们没有读过此书,不然假银器该泛滥了。而其能治小儿惊风的原理莫非是因为马受惊时拉嚼环有效?瞬间醉了!

《卷二.石部》天龙骨。在《本草纲目》中有锻石一条,锻石即石灰,李时珍谓之“止血神品”,有众多类型,比如古坟里的石灰,那叫“地龙骨”;船上的旧油石灰,叫“水龙骨”,各有神效不表。然而,赵学敏说,老李你还漏了一个天龙骨:“乃千年塔顶锻石也。濒湖锻石条下,附古墓中锻石,名地龙骨, 舡油锻石,名水龙骨,而独遗此,特补之。盛再华云:塔上锻石,受天阳风露之气,变悍烈之性而成温和,故能定痛生肌,止血去湿,为金刃要药,内服亦良。”《西游记》中九头驸马所盗取的祭赛国金光寺塔顶的舍利佛宝,莫非就是天龙骨?

《卷三.草部》和合草:“此即合情草也。柳崖外编∶永昌府澜沧江外,有和合草,根洁白,结男女交媾状,土人见之 ,用稻米周遭围之掘,方可得,否则遁去。有夫妇不谐者,服之即欢好。然载诸江船,辄沉溺不得渡。智者用长线系置岸侧,持线登舟,渡毕,然后引过。故滇省近边一带,时时有之。闻服之者曰∶男视女,虽嫫母,西子王嫱不若也。女视男,虽丑亦潘安,虽老亦健儿也。治夫妇相憎疾,煎酒服。”说的清楚,云南边境上有。别谢我,我的名字叫雷锋。

《卷六.木部》烂茶叶:“此乃泡过残茶,积存瓷罐内,如若干燥,以残茶汁添入,愈久愈妙。治无名肿毒、犬咬及火烧成疮,俱效如神。”热爱传统文化的雅士名流大师们,若没有修炼到妙玉的境界,茶叶渣子千万别丢,可以治狂犬病呢!

《卷七.花部》佛前旧供花:“云谷医抄∶治 疮烂腿,用佛前多年陈久供花,取来用香油浸贴,即愈。”这药比“天子藉田三推犁下土”幸运,没有失传;可惜庙里和尚尼姑们都不懂或没有深刻把握中药的深刻内涵,多半当垃圾扔了。不然,糖尿病足只怕就此攻克了。

《卷八.果部下》甘蔗滓:“医键云∶对口,一名枭疽(注:脖梗子后面的大疮),用甘蔗滓焙燥为末,白色狗屎焙末,和匀,将竹管一个,稀绢包竹管头,入药筛膏药上贴之,垂死者亦生。”笑什么笑,说的就是你啊,甘蔗渣吐的满地是,不知道收集起来做药卖?一不小心就救个徐达呢!

《卷九.器用部》厕草纸:“此乃坑厕中拭过粪草纸弃于地者,同寿录云∶伤寒内有一症名咯蒂伤寒,非用此不能除也。觅此纸四十九张,烧灰为末,水二碗,煎一碗,去渣饮之,效。”很想弱弱的问一句:干净的草纸不行么,非要擦了屎的纸,嗯?

《卷九.禽部》雄鸡卵,就是公鸡蛋啦。在小品相声里公鸡蛋是耳熟能详的笑料,孰知,中医真的把公鸡蛋当药呢!赵学敏也知道很难令人信服,在《拾遗》里收录了民间传闻、《平湖县志》、《史异纂》、《三冈识略》、《述异记》、《质直谈耳》、纪晓岚语等记载,极力证明在中国有无数公鸡下蛋的事实。怕人不信,然后还提供了一个使雄鸡下蛋的实验方法,不信你试试去啊:“以肥壮雄鸡闭笼内,纵群雌绕笼外,使相近而不能相接,久而精气团结,自能成卵,此亦理所宜然。”公鸡都下蛋了,安胎、稀痘、开瞽,各依其令!神效!赵本山要是多读点中医典籍,他的小品《公鸡下蛋》会更经典!

《卷九.兽部》猫尿:“凤联堂验方:治偷粪老鼠,用猫尿,井底泥和匀,围之立愈。”这个场景不是围猎偷粪的老鼠,而是正儿八经的医疗。中医把肛瘘形象的比喻为“偷粪老鼠”,既然是“老鼠”(一时忘了这仅仅是个比喻),自然怕猫,自然怕猫尿,再混合着段誉都逃不过的枯井底的烂泥,密密围住,看你往哪儿跑!中医之博大精深,诚不能不令人击节叹赏!

《卷十.虫部》压卷之作有死人蛀虫、人蚜二味药,真乃惊天地泣鬼神之神品!“唐怡士云:凡人死后魂魄散尽,其生气有未尽者,肉烂后悉腐而为蛆,攒啮筋骨,久之蛆亦随死;故强死者,棺中无不有黑蛆。”这药厉害,可以治麻风:“用死人蛆虫,洗净,钢片上焙干为末,每用一、二钱,皂角刺煎浓汤调下;若肿而有疙瘩者,乃阳明经湿热壅盛,先以防风通圣散服二、三帖,然后再服此药,有补功。以皂针为引,故能达表。能久服之,极有神效,非泛常草木可比也。” 

《医学指南》也有治大麻疯秘方:“用人蛆一升,细布袋盛之,放在急水内流之,干净取起,以麻黄煎汤,将蛆连布袋浸之,良久取起,晒干,再用甘草煎汤浸晒干,又用苦参煎汤浸晒干,又用童便浸晒干,又用葱、姜煎汤,投蛆入内,不必取起,就放锅内煮干,焙为末,每一两加麝二钱、蟾酥三钱,共为一处,入瓷器内。每服一钱,石藓花煎汤下,花即山中石上生白藓如钱样;用苍耳草煎汤洗浴,然后服药。七日见效。体壮者一日一服,体弱者二日一服,即愈。

制作甚为考究!然而,该制作工艺并未失传,而麻风在历史上并未攻克,殊不可解!又一说:“凡人死七日外,遍身肌肉腐如浆,心气散漫,蒸为人蚜,形如九龙虫而小,色赤如血,光滑异常,男女皆有,入药男棺者佳,其取之法:用大钻于棺和头前钻一大孔,以香糟涂孔外,内虫闻糟气,皆从孔出,其虫虽有甲而不能飞,用手搦投入小瓶中,烧酒浸,阴阳瓦上焙干用。”二药由于缺乏生物学鉴别,完全可以视为同一种药,都是腐尸上的虫子;电影《木乃伊》中密密麻麻倾巢而出的那些东西。

无论《本草纲目》还是《本草纲目拾遗》,应该说,都是中医笑话的断代记录,都只是阶段性的,不是终结;今日中医之笑话强爷圣祖,未为逊色也!

来源:博客中国 棒棒医生








猜你喜欢

贵族精神的三大支柱:文化教养,社会担当,自由灵魂

易中天中科大精彩演讲:历史的底牌(完整版)

莫奈的花园,真好看


为了阅读更多妙文,也为了防失联,请添加我个人微daweidangyang 
号将满,名额有限,只加有缘人和分享转发本号文章者,请谅 
本号文章与图片来自互联网,权利归著作者本人,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