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1年6月1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跨界见闻 Author 程墨

原创:程墨
来源:跨界见闻(ID:kjjw666)
文章已获授权



前天(6月7日),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发生一起恶性凶杀案,今年39岁的海归博士、该院青年教师姜文华,以残忍手段杀害该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现年49岁的王永珍教授。


官方只发布了一则非常简短的消息,从昨天到现在,自媒体上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在微信朋友圈中疯传,一些不负责任的写手凭胡乱猜测,借这个悲剧事件散布仇恨言论,尤其令人不耻。


我想引用来自复旦数院的第一手可靠信息,澄清一些不实和不负责任的传闻,并从姜文华求学、成长的经历,简单分析一下这起悲剧发生的个人、家庭和社会根源。真相绝对比大家想象的更残酷,值得每位中国学霸及学霸的家长们反思。个体无力改变大的社会环境,但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尽自己的努力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据来自复旦数院的知情人透露(恕我不方便说出消息的来源),姜文华昨天下午尾随数院党委书记王永珍教授到其办公室,然后关上门,用所带刀具,割断王永珍教授的颈大动脉,血染整个办公室,当场死亡。前几天,王书记通知姜文华,学院决定不再对他续聘,请他近期办理离职手续。


据这位知情人介绍,姜文华是上海格致中学高才生(网传他是复旦附中学生),2000年毕业;当年复旦数学系招了一个数学尖子班,或称特训班,姜文华是这个班的学生。2004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系时,姜文华获得首届复旦大学校长奖。


从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姜文华申请到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统计学博士(注:美国实行硕博连读,本科毕业即申博),5年后顺利拿到博士学位。2009至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研究机构和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从事博士后研究。2011年后在苏州大学任教,五年期满后,以引进人才的身份任职复旦大学。


姜文华的研究方向包括:非参数经验贝叶斯、非参数回归、变量选取、多重假设检验。他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投资支持的“高维数据的非参数经验贝叶斯方法研究”项目负责人。


文献检索显示,姜文华2009年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发表过一篇非常有份量的学术论文,被大量引用。这应该是他博士论文的研究成果。2016年、2017年、2019年、2020年均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发表过学术论文。


从姜文华上述学术经历上看,作为一名从事数学基础研究的学者,姜文华称得上是学霸,也是一个有成就的青年数学家。


另据知情人士介绍,他在美国学习期间,有一位女友陪读,这位女友是复旦数学系一位老师的女儿,两人并未结婚。他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又做了两年博士后研究。他在美国的陪读女友和女友父亲原以为他会在美国定居,没想到他最终回国发展,女友于是和他分手。今年39岁的姜文华至今未婚,没有发现有关系稳定的女友。


他回国后,最初答应华东师大数学系(沈纯理教授所在的系)聘请,后苏州大学以更高的薪酬盛情邀请,他选择去了苏州大学,获聘副教授。五年聘期期满后,苏州大学没有续聘。随后(6年前),姜文华以青年科学家的身份获聘到复旦大学数院工作。


从一所并非知名的大学跳到国内一流的复旦大学,应该讲复旦看中的是姜文华出色的学术能力,而不可能有其他背景,否则这次也不会因复旦不再续聘,而令绝望的姜文华对学院领导痛下杀手,同时断送了自己的一生。


复旦数院不再续聘姜文华,可能并非外界所传的那样是他学术研究不达标,未能通过审核。知情人士透露,姜文华在复旦工作期间,很快发现他存在较为严重的精神疾病,有不少奇怪的行为表现。他父母曾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诊断为忧郁症。2019年,因为他在上课时言行过于反常,已无法继续上课。或许这才是复旦数院在聘期届满后,对他不再续聘的主因。


网传姜文华毕业于耶鲁大学是错误信息;网传姜文华博士毕业后,本来有机会可以去耶鲁大学任教,但受到导师的阻拦,最后只能去了美国一所统计机构工作,因学非所用最终选择了回国,这应该不是事实。


姜文华就读的美国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虽然也是一所非常知名的大学,但离耶鲁还是有非常大的差距。姜文华在2009年博士毕业时,虽然发表了一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但绝对谈不上已经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学者。因此,姜文华绝没有从一所非美国一流大学博士毕业,进入耶鲁这种顶尖大学任教的机会。


再说,博士毕业进入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工作,必须要有导师的推荐信。如果姜文华获得了耶鲁大学的教职,必定有导师的推荐,绝对不可能因导师反对而功败垂成。


因此,关于这起悲剧,最接近于事实的真相有三个:

1、作为学霸的姜文华其实得了严重忧郁症,以至于两年前就已经不能进行正常的教学工作;

2、尽管姜文华患上了忧郁症,但他并没有丧失研究能力,仍在2019年、2020年各发表了一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

3、因为患上忧郁症无法开展教学工作,复旦大学在6年聘期届满后,做了不再续签的决定。


(被警方现场拘捕的姜文华)


在掌握以上基本事实的情况下,我认为这起悲剧的发生,姜文华个人、他的父母和社会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何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才是值得我们每个人需要深思的。


首先,就姜文华和他的父母来说,最大的错误是对姜文华专业和赴美留学的选择;其次是姜文华回国发展后,不该因高薪利诱放弃华师大的教职去苏州大学工作,失去了在家人陪伴下修复失恋和环境不适应带来的精神伤害。


一般认为,包括数学和应用数学在内的所谓STEM专业在美国很吃香,很容易找到工作留下来。但实际上,像数学这样的基础专业,只有毕业于非常顶尖的美国大学博士,而且必须在博士毕业、最迟毕业后两年的博士后研究中,获得国际上知名的学术成就,才可能获得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聘任。否则,找不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最终只有回国一条路。


类似的专业还有许多学生一心向往的生物工程,化学工程,天体物理,气象学等等,这些专业在美国基本上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最终都只能选择回国发展。


在美国知名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又在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过论文,回国找一份大学教职并非难事,像姜文华博士,就获得了国内多个知名大学的聘请。


问题恰恰在于,如果当初留学是准备留在美国定居和发展的,尤其是习惯了美国当地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或许像姜文华博士的同居多年的女友那样,坚持一定要他留在美国发展,回国就毅然分手,对任何人来讲,就像是一场人生的重置,这个心理打击是灾难性的,很多人跨不过这个坎,就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


在姜文华之前,媒体披露过多位海归博士,都是因为专业原因在美国找不到工作,回国发展又不适应,最后患上严重忧郁症而跳楼。这种发生在中国学霸身上的类似悲剧其实不胜枚举。只是这回姜文华博士选择了不是自杀,而是杀人。


需要说明的是,忧郁症不是可以减轻和免除刑事处罚的精神疾病,最多只能作为法官量刑时的心证酌情考虑。这不能成为替凶手脱罪的理由。


姜文华和他父母的另一个过错是,既然在美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结束两年博士后研究之后必须回国,又遭受女友无情分手的打击,就应当积极进行心理调整,放低自己的职业要求,踏实开始新的人生规划。


可惜,姜文华及其父母一错再错。作为上海人,本应选择家门口、职业稳定的华东师大任教,在家人陪伴下修复失恋带来的心理伤害,以及更好地适应国内的生活,但却为了一份高薪的利诱而选择去了苏州大学。苏州大学五年聘期届满后没有续聘,显然是姜文华在情商或性格方面,表现出一些令学校不能容忍的一面。虽然姜文华很快应聘到了复旦大学工作,但显然这次失败的工作经历,给他造成了更大的心理压力。


我相信,如果姜文华在复旦大学毕业后不去美国留学,无论是本科毕业后就业,还是选择在复旦或其他国内大学读博士,毕业后顺利做一名大学教师,或进入中科院系统的研究机构工作,都不会遭到后来美国找不到工作的困境,也不会发生女友因此分手的精神打击,很可能就不会患上严重的忧郁症。


因此,学霸如何选择自己的专业,是否需要选择出国留学,留学在当地找不到合适工作必须回国发展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都是每个学霸及其父母必须深思熟虑的决策,万不可匆忙做决定。一旦选定了一条路,就必须承受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而不能把自己的不如意迁怒于他人,迁怒于社会。


此外,在姜文华因严重忧郁症不能正常工作之后,他父母应该承担起监护人和至爱亲人的责任,主动终止他的工作,把他接到身边共同生活,对他进行正规的心理治疗,时刻给予家人的关爱,而不是让他继续留在学校单身宿舍,任他心灵中的黑暗阴影不断扩大,最终将他吞噬。


最后,不能不说,整个社会包括复旦大学对姜文华最后走上绝路负有一定的责任。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现在公立大学和研究机构,包括各个公立大学和中科院系统,工作人员分为三大类:一是由上级任命的管理干部(公务员编制);二是有正式事业编制的工作人员;三是没有正式事业编制的合同制聘用人员。


前两类人员是不能随便辞退和解聘的,即使按劳动合同法来管理的人员,也属于法律上无固定工作期限人员。像姜文华这样没有事业编制的合同制聘用人员,只有表现足够优秀,才能在合同期限届满时获得续聘,而只有在单位编制因人员退休空了出来,或者经批准获得增加编制后,才能成为一名有事业编制即拥有稳定工作的人员。


这样的制度设计,在没有编制的聘用人员之间带来了极为残酷的内部竞争。这种随时可能失去饭碗的巨大压力,给原本像姜文华这样受到心理创伤的人员,或者是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人员带来灭顶之灾。


更残酷的是,没有编制的工作人员合同到期时,单位不需要任何理由即可终止继续聘用,只需要依法支付每年工龄一个月工资的补偿。像姜文华这样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已经不能正常工作,学校终止聘用更是目前中国各单位的普遍做法,并不违背合同约定,也不违背相关法律法规。


我不能说复旦有什么过错,因为不是复旦一家这样做,而是所有公立事业单位都是这样的制度,私人机构甚至更残酷——我相信极少有私人单位把一个无法工作的职工,白养两年多直到合同期满,能遵守法律法规中有关医疗期的规定,已经是最仁义的单位了。


显然,这是一个全社会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如何善待有精神疾病和其他严重疾病不能正常工作的人?我们是否建立了完善的社会保障机构,让他们衣食无忧并看得起疾病?假如有单位给姜文华这样虽然患病但仍有研究能力的人才一个稳定的岗位,不让他感到走投无路,这样的悲剧是否就可以避免?


就我所知,在许多国有单位,员工不幸患上严重忧郁症,即使长期在家养病,不能正常工作,很多也是续签合同的。当然,我们不能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复旦,毕竟这样做同样利弊参半,对用人单位未必公平。只有建立健全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才是根本出路所在。由于大家可以理解的原因,我无法对此做出更深入的探讨。


从姜文华这个悲剧中,我深切地体会到,父母不应当有望子成龙之心,不应当给小孩灌输名利的思想。愿每个小孩在父母的关爱中健康成长,愿每个学霸都学会做一个平凡的正常人。


是的,我们无法改变整个社会大环境,惟有改变我们自己。拿这个悲剧事件来发泄对社会的不满,无益于减少和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为人父母者,尤其需要警醒。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