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赖小民情妇之一:知名女星真实身份或浮出水面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中国式的聪明实际上是人类公害(深度)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21日 下午 5:2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沙特的新时期,就是一边反腐一边走回头路

陀飞轮1984 闻道无先后 今天


近日,沙特向世界展示了它与某半岛国家相比,除了富得多之外,在本性上是一样的。

 

根据土耳其当局透露的信息,本月初失踪的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之一、异议记者卡舒吉,是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中被杀害的。

 

媒体披露的细节表明,卡舒吉的头被砍掉,身体被切成一块一块,前后就七分钟时间。

 

目前几乎所有信息,矛头都直指沙特当局,准确说的话,是指向新王储穆罕默德。

 

这一幕的残忍和恐怖程度,比起2017年2月份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被VX毒杀,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与中东地区的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这些“假共和真独裁”国家纷纷陷入动荡和战乱相比,沙特只是遭受余波冲击,无甚大碍,俨然中东地区稳定的压舱石。

 

这一状况似乎向世人表明,“有沙特特色的君主制度”具有强大的优越性。

 

现在这个优越性,终于被它的本性撕破了。

 

它的本性是什么?这要从它信奉的瓦哈卜主义说起。

 

伊斯兰教内部派别林立,错综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简单些说,瓦哈卜主义是逊尼派的一个原教旨主义派别,其主要信条之一叫“塔克费尔”教义,主张任何穆斯林只要做出侵害绝对王权的行为,就会被宣告为叛教者。

 

在瓦哈比派眼中,什叶派、苏非派和一些其他教派的信徒都是应处以极刑的叛教者,根本算不上穆斯林。

 

瓦哈卜说过:那些异见者应被处决,他们的妻女应被强奸,他们的财产应被充公。

 

瓦哈卜主义与沙特家族的统治需求一拍即合,被立为沙特国教。在其教义的治理下,沙特成为中东地区最保守的国家之一,妇女地位低下,连开车的资格都没有。

 

有评论甚至激烈指出,沙特和它的对手、伊斯兰世界最极端的ISIS,就是一体二面。

 

身为沙特政权的著名批评者,被肢解杀害的卡舒吉,就是这个教义的牺牲品。

 

原本,近年来的沙特,似乎进入了新时期。

 

在一场眼花缭乱的废储立储再废储再立储的宫斗大戏里,现任国王萨勒曼终于在2017年6月份,打破“兄终弟及”的惯例,将自己儿子穆罕默德立为王储,同时任命他为副首相、国防大臣,2017年11月份又任命他为最高反腐委员会主席。

 

这位80后的新王储一上位,就新举措频频,令人耳目一新。

 

他先是宣布,国家要走新路,要“摧毁极端主义意识形态”,要“回到温和的伊斯兰”

 

去年,沙特女性终于被允许驾车,以及被允许入体育场。

 

他还宣布将花费5千亿美元,在沙特、约旦和埃及接壤处建立一个独立的经济特区,吸引年轻人和新科技。

 

他甚至别出心裁地授予一台智能女机器人以沙特公民身份。这个女机器人可以直接与男性对话,着装时尚,从不需盖头——因为她被设计为没有头发。

 

更为重磅的是,他以大权在握的最高反腐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发动了一场反腐风暴,在2017年11月份一次就抓捕11名王子和数名部长,震动世界。

 

世俗化,经济改革,反腐败,这一切看起来,沙特的穆罕默德新时期,已经来临。


 

可惜,新气象是有,但旧习气也强大。

 

旧习气的最明显表现,就是所谓的反腐,不过是新当权者清除异己集中权力的工具而已。

 

20178月开始,国际媒体就开始频繁报道王储对反对派的清洗行动。

 

首先是四位流亡欧洲的沙特王子被秘密绑架。此前,他们就曾因为与王储意见相悖而被迫出国。

 

随后,又发动另一波针对宗教人士、法官和学者的抓捕行动,被捕者中既有极端保守主义者也有自由主义者,有的在推特上的关注者达1700万。

 

这一次被肢解的卡舒吉,于2017年的反腐风暴刮起之前,就在他供职的《华盛顿邮报》上撰文批评说,王储一方面提出开放的理念,另一方面却囚禁近七十名温和的异议者,他们未经审判即被关押。

 

王储重用的宗教领袖,则还在发表极端言论。

 

与这些清洗动作相对应的,是反腐委员会的广泛权力:可以没收资产和基金,在移交司法机关之前有权采取必要管制措施。

 

有沙特学者评论说,这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沙特王室权力最集中的一次。

 

在一些人看来,集权未必是坏事。要推动改革,没有足够的权威怎么行?

 

从常理上说,这个看法没错,但具体到沙特身上,就未必了。

 

首先,伊斯兰国家的现代化转型,除了世俗化和经济现代化之外,民主化同样是重要内容。

 

而穆罕默德推行的清洗行动,本身就是背离民主违反法治,践踏人权压制自由,因此就算他是为了世俗化和经济改革的目标,也一样是在犯罪,以一个目标摧毁另一个目标。

 

况且,他的真实意图究竟如何,外人实际上无从得知;在高大上的说辞下,会不会催生出一头更为野蛮的权力猛兽,是个大问号。

 

这次无惧全世界目光,无惧挑战全世界底线,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异议者,就强化了这个疑问。

 

这说明,评判一个权力的行动,必须依据看得见的程序正义,而不是需要猜测揣度的实质正义。

 

其次,像沙特这样的前现代国家,要真正拥抱文明,就必须打破“粪坑魔咒”。

 

所谓粪坑魔咒,就是指在诸如沙特这样缺乏现代政治文明同时还处在严重的非世俗化状态的地方,如果变革是在不触动根本制度的前提下发生的,那么反腐就是打击异己的权力集中,经济改革就是重新分肥的财富洗牌,所谓的新时期,就是缔造出一个属于新领袖的新粪坑。

 

对于民众来说,新粪坑旧粪坑都是粪坑,顶多就是好一些,也可能还更臭,总之就是粪坑依旧,魔咒也依旧。

 

显然,穆罕默德做的,不过是在粪坑内的折腾。如果他真的要反腐,那就应该向滋生苍蝇的粪坑而不是只向苍蝇开战。


所以,他的反腐是治标不治本,是在更换一批自己人来腐而已。

 

他根本无意去触碰那个紧扼住整个社会的教义,去触碰那个将异议者砍头肢解的本性,去触碰有沙特特色的君主制度,去走虽然现在也在倒退之中却依然是伊斯兰世界标杆的土耳其道路。

 

他要做的,就是维护住这个粪坑,树立起自己的绝对权威,巩固以自己为首的特权阶层的统治,确保自家的江山永不变色。

 

为了这个目的,假如需要给民众松绑,那就松绑,但一切以不违背这个目的为限。

 

该践踏民主自由就践踏民主自由,该践踏法治人权就践踏法治人权,该走回头路就走回头路。

 

所以,沙特的新时期,不过是本性难改死守粪坑的旧习气。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闻道无先后

为防失联,请同时关注二手见闻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陀废论 陀废论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