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西安吴主席,恶心!

难得君 难得说 2022-01-16

文 | 难得君


西安疫情的很多事,大家都看到了,我不多说。

一个被隔离的女人,来例假了要卫生巾,这难道不是正常需求吗?

但是在这个男人眼里,似乎只要有饭吃,没有饿死,卫生巾这样的需求,叫做“矫情,小姐做派!”,就应该“痛批被谴责”!

这不是我瞎编,请看这位男人写的文章:


当然,谴责之余,这位还教训大家,听话即是美德,拒绝不是。


而且牠还很喜欢代表西安人说,我们是乐观的......期待的,就是聆听那口钟豪迈雄浑的鸣响了。


这些文字既没有生僻字,也没有典故,我就不解读了,大家都能看懂。

那么写下这些文字的是谁?

牠叫吴克敬,陕西扶风人,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书画院副院长、陕西书画院院长。

这头衔,妥妥的西安文坛扛把子的角色。

看到这些轻贱的文字,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两位扛把子。余秋雨,汶川地震时"含泪劝说灾民”要顾全大局,不要为豆腐渣工程闹事;王兆山,位居山东作协副主席,牠直接代表死难者,歌颂说“纵做鬼,也幸福”。

此两人造就了“兆山羡鬼,秋雨含泪”这个流传千古的成语典故。

唐代有杜甫,无论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是“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或者“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哪一句不是有情有义的?哪一句不是悲天悯人的?

有人性的文学艺术作品,从来都是关怀普通民众的,而不是歌颂强quan,就如同村上春树所说:文学应该在墙与蛋之间,选择站在蛋的一方

一个文坛扛把子,遇此大难,完全无视普通弱女子的尊严,沐猴而冠,出尽风头,献媚跪舔,令人恶心。有网友就拔出牠的黑料:


仅仅是一篇小作文,稍微修改一下标题连续六年一稿多投。吴主席在户县某报发表了一首名为《户县赋》的诗作,结果被发现,与李景宁2009发布在《陕西日报》上的《户县赋》高度雷同,吴主席的这篇《户县赋》全文205字,居然192字与李景宁的《户县赋》完全一致。面对抄袭质疑,吴主席的回答是:“县上就这几件事,所以诗会存在雷同的地方。”


堂堂主席,可还you丁点的文人操守?

武汉之后,再也不会有写疫情日记的人了,哪里都不会有!


认怂不可怕,谁的脊梁也不是铁做的。但是你可以祝福祈祷,如果实在无话可说,你可以保持沉默。


丰子恺先生说过很有意思的一段话:“有些动物主要是皮值钱,譬如狐狸;有些动物主要是肉值钱,譬如牛;有些动物主要是骨头值钱,譬如人。”


相关原创:
让老百姓讲话,天塌不下来
谁愿意当猛人,还不是因为穷


作者简介:难得君,一个三观比五官正的温情大叔,985硕士,曾任企业高管,大学教师。为防走散,关注微博@我是难得君。


喜欢我文章的朋友,可以收藏这个链接:难得君原创精选

  原创文章推荐:

上亿单身女性成"待宰羔羊"

女书记事件的后续

牛逼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李冰冰的胸惹谁了?

让男人上瘾一生的妖精

聊聊王力宏的事

恶警、恶狗和对待弱者的态度

为何他们总是欺负老实人?

老公器小活差,我该怎么办?

我花了三十年,终于征服了初恋

我娶了一个小姐做老婆

老婆让干女儿做了我15年的情人

追求性福不是生活的唯一目的

我和他的婚外情,想一生不变

挨顿“鞭子”,她居然高嘲了!

手把手教你开启女生的嘲吹

剃掉阴毛后爱爱,真的很爽

为什么只闻到气味就想和TA啪啪啪?

90%的人都有过这几种性幻想

成年人最高级的性爱观

日本女神口の技,一个中国男人的亲身感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