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libra与它20多家合作伙伴的野心

锌刻度 锌刻度


文|锌刻度记者 罗世浩

编辑| 许伟


1:很明显,Facebook拉拢的首批企业似乎并非随意而为之,实则在布一盘很大的棋。

2:如果libra所构想的100名初创成员招齐并成功上线的话,其直接带来的收入就是10亿美元。

3:libra的头号竞争对手或许就是Wechat(微信)与Alipay(支付宝)。


或许令扎克伯格没有想到的是,libra理念刚刚面世,就立即受到全世界的质疑,引发多个国家监管层面的担忧。


自去年5月参加了听证会,一年后的今天,扎克伯格再次站在听证会现场接受质问,从一开始就打着为全球人类服务的libra货币,连同它创始成员的野心都已昭然若揭。先不提能否实现,毕竟连它能否推行下去都很成问题。


Facebook拉拢的20多家合作伙伴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人们甚至开始对Facebook打着虚拟货币,去中心化的旗号产生怀疑,认为其实则行的是“笼络联盟之事”,Facebook 一开始就拉拢了全球的二十多家公司合作。


以下是属于白皮书中公布的“创始人”的首批组织(按行业):


支付业:Mastercard, PayPal, PayU (Naspers’ fintech arm), Stripe, Visa;出行和交易平台:Booking Holdings, eBay, Facebook/Calibra, Farfetch, Lyft, MercadUber Technologies, Inc.;电信业:Iliad, Vodafone Group;

区块链业:Anchorage, Bison Trails, Coinbase, Inc., Xapo Holdings Limited;风险投资业:Andreessen Horowitz,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Ribbit CapitaUnion Square Ventures;非营利组织、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Creative Destruction Lab, Kiva, Mercy Corps, Wom。


从分类看,几乎涵盖社交媒体、电信、区块链、投资公司、支付、出行等日常生活的多个领域,很明显,Facebook拉拢的首批企业似乎并非随意而为之,实则在布一盘很大的棋。

目前与libra合作的企业


首先在支付业,Mastercard、 PayPal、 Visa等覆盖范围。1976年成立的Visa是美国的一个信用卡品牌,也是全球最大的信用卡国际组织,有Visa的地方总少不了万事达,同样的,万事达也是发卡组织,为全球第二大的信用卡国际组织,而PayPal则是目前全球使用最广泛的第三方支付工具之一,支付宝也是在其多年后才出现的。


Facebook与PayPal也早已有合作,三年前,Facebook和PayPal宣布建立合作伙伴关系,Facebook Messenger用户可以通过关联他们的PayPal账户,不用离开网站即能转账和收钱。


全球头部的支付系统几乎都被libra招入麾下,实际上,长期以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崛起再加上巨大流量的科技社交媒体,传统的头部信用卡公司担心其支付方式被切断截流,与libra的合作或许是出于对未来支付方式的应变。


除此之外,2017年,Facebook就开始着手与电商大拿开展合作,Facebook与eBay的合作,在其移动应用的Marketplace部分推出了新功能,Facebook用户可以直接在其应用程序中进行购买,不过需使用内部浏览器登录eBay网站结账。在出行领域,Facebook与Booking也早在2015年开展了一次有效果的营销活动。


Facebook每月接近24亿的活跃用户对大多数企业来讲吸引力太大,几乎无法拒绝。并且从libra筛选的初创成员来看,几乎都是影响到人们日常生活的头部企业,与比特币不同的是,这次libra选择的是合纵连横的套路,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能共享利益,走得长远。


看到这里,Facebook的野心展露无遗,它想要像美联储那样发行“货币”,全世界的用户直接购买libra货币,然后通过其构建的金融生态渠道,比如住宿在Booking,通信在Iliad,或者PayPal等渠道进行花费。


事实上,libra/Calibra项目自6月初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其发展就不断受到各方质疑。7月初,美国众议院发出了终止 libra/Calibra 项目的正式要求,近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传唤了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正式就此事召开听证会。


听证会的内容记者就不在此太多着墨,但其中参议员布朗发出质问,到底有多少民选的立法者站出来反对 libra/Calibra,Facebook 才会善罢甘休?


马库斯的回应令人玩味,不管怎样,在他们眼里这件事情都是正确的、有价值的,会坚持做下去,但也会花时间确保“做正确的事情”。


这件正确的事或许是在挑战国家主权货币,特别是对标美元。更重要的是或许当人们开始习惯于libra交易,建立起对libra的信任后,人们也不需要将libra兑换回本国的法定货币,其构建的金融生态圈将形成一个闭环,以 libra 标价的服务、金融、资产等内容的承兑将实现。

仅仅是合作吗?

Facebook的架构


天下没有免费午餐。


libra的推出并且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在台面上的目的有两个:

首先大数据时代,本身已有几十亿用户的Facebook将会在人们日常生活的各行各业获取更多的信息与数据;其次为Facebook自身带来巨大流量,其估值与体量将继续增大,并且还会带来巨大资金链条。


根据libra发表的白皮书显示,将会建立起由独立的非营利性成员制组织libra协会治理,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而协会成员将由现在的28家企业,预计到2020年上半年针对性发布时,协会创始人数量能够达到100个左右。


而要想成为其协会成员,公司或机构必须至少投资达到1000万美元购买libra投资代币,这就意味着,如果libra所构想的100名初创成员招齐并成功上线的话,其直接带来的收入就是10亿美元,而他们的任务是促进协会金融生态系统的发展,目标是达到互利共赢。


这只是短线的“一次性”收入,实际上,根据著名媒体人孟岩的推断,“Facebook libra未来的交易量将会达到50万~80 万亿美元,如果libra选择像传统金融业那样收取一定份额的手续费,假设每笔费用收取千分之二的手续费,那么这样算下来,一年最少 1000 亿美元的手续费收入将超过当前 Facebook 全年的营收。”


与初创成员的合作目前看来有以下几点:首先,将libra作为成员企业之间进行实际支付的“货币”,这一点用在Visa与MasterCard将对libra整体发展带来巨大推动;然后,libra将作为工资发放,也就是说最先开始至少在成员企业中,加密货币为“流通货币”。


坦率地讲,这样一个金融生态闭环建立成功后,将会出现另一个发货币的“中央银行”,其手里的几十亿用户将对经济进行渗透,届时Facebook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绝不仅仅是一个科技公司,或许将会对世界的政治经济都产生一定影响。


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libra的头号竞争对手或许就是Wechat(微信)与Alipay(支付宝)。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libra的野心布局看来,我们已无法置身事外。近日,当国会议员询问马库斯,“如果你们(Facebook)要和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竞争,那么为何要在瑞士注册?为何要和一篮子货币挂钩?”


马库斯并没有正面回答与支付宝、微信竞争的事实,只是强调,libra在日内瓦注册不是为了逃避美国监管。


其实对libra来讲,在全球范围内打开Calibra钱包,立即支付的愿景,在中国早就实现了,微信、支付宝皆是。最大的不同是,libra所构架的范围更大——跨国支付,构架的公司更广,并且其自身就是“货币”流通。


中国会不会发行类似libra一样的加密货币呢?答案是基本不会。目前libra是否能执行下去都是一个问题,其监管与牵扯的利益面太广,要想实行下去只能看后续与传统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势力达成的协议。


所以国人大可不必太过担心其对日常生活带来的影响。反而,libra的出现更像是第一个出来挑战传统金融体系的叛逆者,扎克伯格想要做一个变革者,一旦成功,其效仿者将会蜂拥而至,又将是一场资本的狂欢。


而中国面对libra产生的问题与世界各国一样,最核心的地方都在于对其是否能进行有效的监管。但目前看来,Facebook入华发展都比较困难,要想在国内实行数字加密货币或许更是难上加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