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北京大学回应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年赚千亿的科兴疫苗:一架被外资控制的印钞机

小炒君 小炒说 2022-05-14

成为小炒特别读者

点击上方「小炒说」→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网上一直有人嚷嚷要扒一扒这家公司,但一直没有人来扒,那我就让我来吃螃蟹吧。


1业绩


4月30日,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发布了2021年财务报告,这则讯息在美国很普通,但在中国引发热议。


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科兴控股”),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的上市公司,2021年的业绩十分惊人:


营业收入194亿美元(1280亿元),增长37倍;净利润145亿美元(956亿元),增长78倍


对于业绩的暴增,科兴控股在财报中直言:公司销售额增长主要来自新冠疫苗


一年赚956亿元,这个赚钱速度,超过中石油和中石化,是股份制银行的龙头招商银行的2.5倍,国内房地产行业前十名的龙头企业,加起来的利润都没有它高。


净利润率(净利润/营业收入)为75%,也就是说收入的3/4都是净利润;四大行和苹果公司2021年的利润率也就33%左右,“液体黄金”茅台有50%,核酸检测公司是30%-50%。


科兴控股的暴利程度堪比毒品,连核酸检测都甘拜下风!


这是一架开足马力的印钞机!


有人可能会说,医药公司的利润惊人,主要是前期的研发投入较多。科兴控股2021年的研发费用仅为1.55亿美元(10.24亿元),占收入的比例不足1%,2020年更少,不足0.5亿美元。


而且,就这点可怜巴巴的研发投入,也不是全部是新冠疫苗的,而是sIPV(Sabin株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和COVID-19疫苗等疫苗的总和。


什么叫一本万利、日进斗金?科兴控股来告诉你。


2外资


这架印钞机在中国运行,但是钱流向了国外。


科兴控股的注册地位于加勒比海的安提瓜岛,其前十大股东,除了创始人尹卫东持股11.07%以外,其余全部都是外资机构


第一大股东是赛富亚洲基金,由日本软银公司和美国思科公司在2001年合作成立,如今规模超过40亿美元,负责人是阎炎,中国香港籍。


第三大股东是永恩资本,全名“永恩国际有限合伙公司”,是一家老牌外资投资企业。


第四大股东是维梧资本,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创始人是美籍华人孔繁建和美籍犹太人Edgar Engleman,老牌的医疗投资机构。


第五大股东是第一环球基本合伙有限公司,美国上市公司,其总部位于波士顿。在2020年新冠疫情前,它才是科兴控股的最大股东,持股23%。


仅仅这四家外资股东,持股比例就达到了48%如果加上他们的关联公司的持股,妥妥超过50%。


实际上,科兴控股在美国上市,那些大大小小的投资者,包括机构和散户,基本都是外资


由此可见,拥有科兴疫苗所有权的科兴控股,根本就不是国内企业,而是妥妥的外资企业
科兴疫苗的生产商叫“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科兴控股的子公司,持股比例59.24%。
科兴中维的其他股东,也全都是外资


2021年2月5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科兴中维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Vero细胞)注册申请,其申请通知为《外资项目备案通知书》,且标注了科兴中维是“外商独资企业”



科兴疫苗的研发在国内,但利润都去了国外。
事到如今,你还能说科兴疫苗是国产疫苗吗?
3上市


科兴系的灵魂人物是尹卫东


1999年,尹卫东出力,潘爱华出钱,两人合力,在国内率先研发出甲肝灭活疫苗。这为他以后的疫苗帝国种下了种子。


不过这颗种子,并不是科兴控股,也不是科兴中维,而是科兴生物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为什么现在科兴控股的核心资产是科兴中维呢?这涉及到一段国资与外资之间的商业斗争


2001年,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成立。控股股东不是尹卫东,而是有钱的潘爱民,持股51%,技术出身的尹卫东只持股24%,剩下25%是新加坡华鼎投资。


资本与技术合流,相得益彰,如鱼得水。


2002年,科兴生物的甲肝灭活疫苗正式投入市场 ;


2003年,科兴生物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完成SARS一期临床的单位。


名声鹤起的科兴生物,将上市提上了议事日程。


或许是为了两头押注保险起见,或许是创始人的理念分歧,尹卫东想赴美上市,潘爱民想在国内A股上市


不管如何上市,当时科兴生物是唯一核心资产,将之做大做强是尹卫东和潘爱华的共同目标。


于是,尹卫东在加勒比海的安提瓜注册成立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持有科兴生物的股权比例为73%;潘爱民的未名生物公司持股27%。


2004年12月,科兴控股先走一步,在美国上市。


而潘爱华控制的未名医药,直到2015年才在A股实现借壳上市。


也就是说,科兴生物73%股权在美国上市,27%的股权在A股上市了


在潘爱华力争上市的过程中,尹卫东在2009年悄悄成立了科兴中维(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与潘爱华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后来研发新冠疫苗的企业。


科兴生物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2009年全球率先完成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临床研究并获准生产,得到了人民日报的点赞。


写到这里,涉及的企业比较多,画一幅图让大家理清关系。



都实现上市后,两人逐渐开始反目成仇,因为都想着完全控制科兴生物这块核心资产。


尹卫东借助国际资本,潘爱华借助国内资本,双方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斗法。


直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尹卫东不再争夺科兴生物,而是在主要精力放在科兴中维身上。


最终,研发新冠疫苗的重任,不是拥有成熟疫苗研制技术的科兴生物,而是“新兵”科兴中维


因为科兴中维跟潘爱华没有丝毫关系。


只不过,尹卫东身边是清一色的国际资本




自此,在经营业绩上,科兴中维一举将科兴生物远远甩在身后。


根据未名医药的公开财报,2021年科兴生物实现营收收入41亿元,净利润17亿,只是科兴中维的一点零头


拥有光辉历程的科兴生物,成为国际资本的弃儿,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这些国际资本纷纷奔向利润丰厚的科兴中维,因为那里有新冠疫苗。


面对新冠疫苗,国际资本赚得盆满钵满,国内资本空留叹息!


不禁给人无限遐想。



科兴新冠疫苗是中国人研发,在中国生产,吃中国医保基金的财政红利;但疫苗企业所属的股东几乎都是外资,最关键的利润都流向了国外。


拥有成熟技术的国内企业科兴生物,却只能成为看客。


中国纳税人的钱,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地进入外资的口袋。


为什么出钱出力的是我们,最后要便宜了这些外国人?为什么风险由我们承担,收益由外人分享?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国际资本太可怕了。


根据最新消息,科兴控股的奥密克戎新冠灭活疫苗已经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临床批件。


故事要重演一遍吗?


每个人都应该去深思这个问题。



END版权所有,欢迎转载


现在的上海就是个大黑市

起底以岭药业:国难财真香!连花清瘟为非典而生,现在能预防新冠?!

封城的这段日子

小区被隔离,但人们的脸上写满了轻松自然

领导的面子与资金的里子:何必打脸?

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加入我的小圈子,一些关键的投资见闻和财经解读,我会第一时间发在小红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