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最狠得驭民之术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这荒唐的一幕,我们曾骂过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5月13日 下午 8:54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化着最美的妆,别人问我一晚多少钱

Tebienihai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2022-05-13
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第 416 吐槽世界


认识Cindy的时候,她长发微卷,皮肤白皙透亮,是小红书博主磨皮后才能达到的质感。

妈生好皮,一对野生眉,带着一种“涂了个口红就出门”的惬意潇洒,全身每一寸都在叫嚣着“天生精致”。对,是天生精致,不是天生“励志”。

我说:你皮肤真好。她说:谢谢,这妆我化了2小时。


每一个小红书博主,似乎都有两个被动技能,一个叫画皮,一个叫随手拍。尽管她一再和我说:衣服都是随便搭,拍照都是随手拍。

但东西进入相框的那一刻,便成了她手中操纵的玩具,一盘眼影试色她拍了80多张不同角度,最后挑1张。

不知该说精益求精还是丧心病狂,但顶不住粉丝涨得比Meta股价跌得快,从0到10万粉不到100天,甚至接到了Tom Ford, Dior, 兰蔻的合作,MCN也纷纷递出橄榄枝,小品牌更是排着队给她送样品。

“我要起飞了!”Cindy在微信里喊道。

好家伙,下次去她家白嫖彩妆,可能要带购物袋了。


可惜,Cindy停更了。一停就是三个月——


《我化着最美的妆,别人问我一晚多少钱》




“我和面试官说我是小红书博主,面试官问:你怎么玩这个?那不是傻白甜的智商洼地吗?”Cindy笑得无奈。

她这次见我,化了个泰式欧美妆,性感又可爱,可能是想尽力与“傻白甜”拉开距离。

我觉得这种带偏见的公司,直接pass好了。

“我入职了。”Cindy补充道,“家里觉得我不务正业,收入不稳定,我今年26了。”


“他们也没错,小红书火也就这一时,以后呢?没了小红书,靠什么生存呢?”

但其实,Cindy也不是一帆风顺。被限流、被关小黑屋,明明会火的内容却没有一点水花,内容被截掉水印抄袭,精心撰写的笔记却因触发敏感词而被直接锁死,投诉无人处理等等。

她最爱说的话是:这个平台就他妈是个垃圾。


她和每个小红书底层奋进的博主(又称臀部KOL)一样,对平台的机制深恶痛绝,却又甘之如饴,一边对着别人的爆款骂“这也能火”,一边暗搓搓希望火的是自己。

光小红书运营笔记,Cindy就写了一本笔记本,大学上课都没那么认真过。

这或许就是这个互联网智商洼地的魅力,小红书打造出的精致梦幻,巧妙利用幸存者偏差,让每一个女孩都觉得自己能成为这精致美好的一员。


那已经成为精致丽人的那部分呢?

Cindy说:我每天早上起来,必须看到小红书关注和赞都是99+才能安心。每次发文2小时内,如果笔记没爆,我会心慌、不安、紧张、发疯似的找原因。

“那你找到原因了吗?”我问。

“没有,所以我现在在吃抗焦虑的药。”




第三次见Cindy时,她已经入职三个月,小红书早已停更多时。这次,她化了淡淡的职场妆,低饱和的口红配大地色的眼影,清丽又疲惫。

无暇的皮肤上多出三颗痘痘,一颗在脑门,两颗在下巴。

“我想辞职,职场不适合我,”她说,“那天全公司开会,我化了个全妆,被老板叫去谈话了。”

“在场的承包商都以为我是老板,所以现在上班,谁都不敢涂口红。”

“这样的老板,干脆炒了吧。”我嘴快回答。


“也不是这个原因,主要是我自己还想做自媒体。”Cindy眼里有光,“上班是稳,但做自媒体让我快乐,我还是喜欢和女孩子一起讨论彩妆护肤、吐槽男人。”

我权当她是在发牢骚,小红书不涨粉焦虑吃药的时候,她也哭着喊着再也不做小红书了,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不止是小红书,所有的自媒体都一样,她们就像时不时喜欢撩你一两下的女海王,给你幻想的红玫瑰,而正式的工作更像是你认真交往五六年、终于喜结联姻的白玫瑰。

最终,白玫瑰变成了饭粘子,而红玫瑰却变成了朱砂痣。前者在后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时候,总会显得有些美艳动人。



前两天,我又见到了Cindy,她恢复了精致的妆容,红棕眼影、深酒红口红、微醺的腮红,气质比以前的小温柔小性感又高级了一圈,甚至还有点大女人的攻击性。

我说你咋了,咋成这样了,她耸了耸肩,说想通了。

“我周末晚上过马路,有流浪汉从我身后追上来,跟我说:小姐姐你真漂亮。”

就这?一个流浪汉就能让人想明白吗?

“哦,不,不是因为流浪汉,”Cindy补充道,“是我过了街以后,有个穿西装的男人,问我一晚多少钱。”

Cindy挥了挥手,比了个数,说:当时他给了这个数。


“我回他:跟你妈一个价。然后打电话报警,给他吓得不行。”

“我本来做小红书只是分享,现在反倒成了别人眼里的某种网红,甚至还会成为某些人眼里的鸡。”

我笑了,我说你放心,写进公众号里,评论区一样有人会这么说你。

“没关系,去他妈的。”Cindy的语气里多了一层摆烂的气息。



“工作继续做,小红书我也不会放弃,老板要觉得我抢他风头,那学李佳琦自己涂口红啊,有人觉得我像鸡,自己去百子湾摇附近的人啊。”

我替她开心又感到心疼,她抵抗不了爸妈,摆脱不了世俗对她的期望,又没办法破罐子破摔,夹在中间像是活成了阴阳人。

Everyone's a whore. We just sell different parts of ourselves. - Peaky Blinders


谁不想摆脱既定的框架,但又败给了烂俗。梦想总得给现实让道,除非你很有钱。

我也希望她今后遇到的,都是追着她说你好美但仅此为止的路人,表达赞美又不越界,而不是问她精致的妆容就直接开价的西装男人。

但现实是,你会遇到嗑嗨截停地铁的流浪汉,和遇到骗你感情的西装渣男一样多,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发去耽误别人的生命。


我当然希望,每一个还在为梦想输血的人能彻底掌控自己的人生,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

但我也知道,看似独挡一面的人,背地里可能还在啃老,离婚怒甩渣男的大女主,可能在深夜和前任求复合。人设这种东西,如今的观众玩得甚至比本人还明白。


所以,我仅能卑微地说出一句:

“我下周去你家白嫖点面霜行吗?”

顺便抖了抖我的环保购物袋。


- End -



Tebienihai

想被ENFJ领养的INFP

有很多故事但喝不了酒

拖延艺术大师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标题进入阅读)

留学新年愿望:完成一次性幻想

“说Happy Lunar New Year,是要被开除国籍的。”

硅谷娇妻:中国捞女新标准?

如果你没有朋友得过新冠,说明你没什么朋友

西海岸富孩躺 vs 东海岸富孩卷

当代留学圈:只要长得好,就能随便搞?

如何通过口罩辨认你是留学中产、无产还是富孩?

富孩警:中国富孩们不愿承认自己有问题

父母落马后的中国富孩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

你有7.3%的共同好友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欢迎找到根据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