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女人——系统性的他者

右手墨迹 gh_a95eb3ad849e 2022-03-19


昨天在朋友圈里看到一篇文章《胡适:女人也是人》。文章我并未点进去,光是看到这个题目已经让人非常不适了,都什么年代了,还需要对女人是什么进行强调?让人感到很无语。

这个题目充分暴露了男人的傲慢,这种傲慢就像一些官员说:老百姓也是人一样。其实这个话语的前提是,女人没被当人看。这个地方就是如此荒诞,当男人强调:女人也是人的时候,他希望自己的怜悯(恩赐)能得到女人的赞许,却不知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有多傲慢,那种傲慢多伤人。跟官员强调“老百姓也是人”时的心态一模一样。但只有他们同样被俯视、被蔑视的时候,才能体会到俯视、蔑视女性时,她们会有怎样的感受。

过去三月八日是妇女节,后来随着消费主义的横行,妇女节被叫成了女生节、女神节,但无论怎么叫都只是为了让你为此消费而已,丝毫没有改变女人作为他者,被物化、被围猎的社会地位。

在男性主导的社会话语里,女性就是为男人传宗接代而存在的。所以她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被教育要温顺、要听话、要柔美,要做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至于怎么才算讨人喜欢,这个标准是由男人来定的。我从小就是被这样教育的,只要偷个懒就有跟我说勤劳的女人才讨人喜欢;如果太野太叛逆了就会有人告诉我,只有规矩懂事的女人才讨人喜欢;如果喜欢运动表现出了力量感,就有人跟我说:你好man,一点都不像个女人。

他们用这样的观念成功驯化了一个又一个女人,以致于当我表现出反抗的时候,跑来教育我的已经不再是男人,而是我的姐姐妹妹、女性朋友。她们说:你不学做家务以后嫁不出去的,你不学温柔点以后没人要的。

是啊,出嫁是女人的归属。成年后若还不嫁人会被人说闲话、看不起的,嫁了又离也会被周围人看不起,而且父母也不愿养你,男人却可以理直气壮的依靠父母。这个社会从物质到习俗再到精神,每个环节都会把女人推向他者的附属地位。

还记得那个被解救的曹小青吗?她不到20岁就被拐卖到了内蒙一个农家,几年后父母找到了她,看她已在买家家里生活多年就让她好好过日子,并未把她带回去。被拐卖的郜艳敏也是如此,出门去打工结果被人拐卖了,找不到她的母亲哭瞎了,父亲头发也掉光了。多年后好不容易找到父母的家,“爱”她的父母却劝她跟买家好好生活,因为结过婚的女人很难找到对象。找不到对象你就无法生存,父母不会养你的。而无论贫富贵贱,父母的身家都是要留给儿子的。

所以不管是曹小青还是郜艳敏,被从原来的社会角色拔起后,再回来已无容身之地了。在这个社会上,不管自愿还是非自愿,女人要么作为父亲的女儿存在,要么作为男人的妻子而存在,无论哪种存在都要依附于男人,社会不会给你第三种存在方式的。

有人可能会说到这几年流行“独立女性”,这个词听起来是不错,但你不知道这背后有多少污名和羞辱。你若结婚组织家庭就很难再独立,你不结婚就有“剩女”、“腐女”等各种软歧视等着羞辱你,让你在坚持独立女性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直到最后不得不回归家庭,回归到妻子、母亲的角色规定中去。

当然你也可以像弦子、马泮艳她们一样去控诉男权,像丰县那些起诉离婚的被拐女性一样,不但很难成功,还会被各种荡妇羞辱。弦子起诉朱军性侵,被指责蹭名人热度;李星星起诉鲍毓明强奸被指责图他钱;马泮艳揭露自己被拐卖经历被指责博流量;女孩子在公交车上被骚扰,被指责裙子太短故意勾引人……

在这样是非颠倒的社会里,受害者不但没有获得同情还要背负各种骂名。而那些施害者呢,不但不会受到惩罚,还可以在法律和习俗的庇护下继续为所欲为。

女性作为男权社会下的他者,依旧是男人们的猎物。他们可以赞美你、爱慕你,也可以羞辱你、毁灭你。就像有网友说的:“想掏你钱的时候叫女神,想拐卖你时就是精神病,想叫你闭嘴时就是女拳,想要你牺牲时就叫你伟大的母亲。”他们从不掩饰对女性的压迫,却总是期待你屈服顺从。因为从社会环境到文化习俗再到法律制度,那疏而不漏的网络总能网住你、降服你。

也有人说,这个时代女性地位已经得到极大提高,看看企业高管有多少都是女性,政府部门有多少高官是女性,大学里、社会上还有那么多女学生,女性工作者。是啊,这些年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女性确实参与到社会分工的各个环节,也拥有那么一点话语权,可你看看她们身上的角色期待和社会评价改变了吗?荡妇羞辱减少了吗?女性的社会地位得到切实保障了吗?!

社会还是要求她们结婚生子,做妻子、做母亲,从未鼓励她们做自己!!即使她被拐卖了被曝光了,她依然是买家的家庭成员;即使她被家暴至死,裁判还是会指责她是言语过激所致;即使她被性侵、被猥亵、被羞辱,社会也只会指责她穿着太暴露、太性感……女人,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在法律条文里,抑或是在风俗习惯,从未真正被当作主体的人看待过,却总是被当成妻子、母亲、姐妹这样的客体来看待。

但每个男人都该知道,你不仅是女人的孩子,也是女人的丈夫,更是女人的父亲。当你们有意无意物化别的女人时,其实也是在物化自己的妻女,羞辱别的女人时也是在羞辱自己的妻女。当然司马南、李子炀这些坏逼们肯定是不在意的,但我相信很多崇尚自由、平等观念的人们还是很在意的。

最后说一句:今天我争取的不是女权,而是女人作为人的权利。

往期推荐:
寝食难安
活出人样
古老的罪恶
继续磕徐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