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北京西红门镇大火后,村镇工业大院在加速腾退

2017-11-20 刘佳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2017年11月19日,消防人员在现场工作。(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图)


全文共3082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 火灾发生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北京市代市长陈吉宁立即赶赴现场指挥抢救处置。蔡奇要求,要举一反三,立即在全市进行大排查,一村一村、一院一院地毯式摸排,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要进一步关闭村镇工业大院,清除违法经营。


  • 曾经有27个老旧工业大院挤在10平方公里的西红门镇。北京的工业大院里,简单的加工制造业如铸造锻造、服装加工等曾经盛行。但如今的工业大院隐患增多。


  • “这场大火会更加坚定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减少低端产业的决心。”赵弘说,过去,集体经济的发展处于相对低的程度,工业大院中的散乱污企业集群实际是没有处理好城与都的关系,城市脱离了首都的要求,造成人口集聚和安全隐患。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刘佳 

南方周末实习生 罗逸爵 袁嘉潞


一场冬日里的大火,带走了19条性命,也加速了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工业大院的腾退。


据新华社消息,2017年11月18日18时许,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一栋公寓发生火灾。火灾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火灾发生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北京市代市长陈吉宁立即赶赴现场指挥抢救处置。蔡奇要求,要举一反三,立即在全市进行大排查,一村一村、一院一院地毯式摸排,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要进一步关闭村镇工业大院,清除违法经营。


村镇工业大院,曾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兴起的概念,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1

“今天突然就要搬了”

11月19日下午,南方周末探访新建村时,失火区域已经封闭,警戒线外把守森严。


2017年11月19日,新建村火灾现场被警戒线隔开。(罗逸爵/图)


火灾发生在村里的“聚福缘公寓”的公寓内。火灾起因住户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公寓地下的小型服装厂失火,也有人称,是住户自取暖措施不当导致。


目前,起火的原因仍在调查中。


大火发生后,蔡奇要求,每个区每个单位都要负起主体责任,确保安全生产和公共安全。


“按理说,如果没有这场火,新建村应该可以坚持到今年年底。一直没动,昨天着火后,今天突然就要搬了。”湖北人老杨(化名)说。老杨是慌忙打包的外乡客中的一个,今年45岁,来北京已经有16个年头。他在新建村开小吃店,住在村里一个两层的小房子里,房租每月400元。


在大兴区西红门镇有不少蔡奇所指的村镇工业大院。


所谓工业大院,并不是有围墙或者明确范围的院子,工业企业也不一定是连片的,可能是散状分布。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赵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北京发展初期,为了每个村镇都有一定经济发展的能力,政府规定每个村可以有一定面积的工业发展用地空间。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工业大院在北京通州、昌平、大兴很常见。


从谷歌地图可以看出,2003年,新建村外围的厂房还不是很多,厂房外围是大片农田。十几年间,外围蓝顶、红顶的厂房不断变多。


2003年1月9日的新建村及周边。(谷歌地图截图/图)


2017年2月25日的新建村及周边。(谷歌地图截图/图)


一些村镇企业在竞争中被淘汰,“有的几年前做制造业,现在不赚钱了,便改做物流或者小买卖。”一位西红门镇的生意人说,将原有的房子分割成小门脸,层层转租,就成了今天类似新建村的模样——一个村内有几十甚至上百家小企业、无证照的作坊。


在西红门镇,服装产业在很长时间内是支柱产业。《大兴新城规划(2005-2020年)》对西红门镇的功能定位是:未来应以轻纺服装基地为核心发展纺织品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的服装产业。


从谷歌地图可以看出,新建村密密麻麻分布着很多房屋。这里的住户大多是像老杨一样租房的外乡客,有的在村里的服装厂上班,有的做垃圾回收生意,有的则开小商店谋生。


随着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西红门镇的功能也在发生变化。


根据《北京日报》2016年7月报道,2011年,西红门镇党委决定:全镇27处村级工业大院全部拆除腾退,由镇级对土地资源进行统筹,腾退后土地80%还绿,20%用于建设高端产业园区,促进地区产业升级。报道还称,经过5年的努力,西红门镇已腾退工业大院集体建设用地5000亩,还绿1300亩。


11月18日的大火进一步加速了腾退。


11月19日上午,附近不少宾馆、门店等工作人员收到通知,暂停营业。老杨准备次日动身带着一家人回老家,“你看外边这么多人在搬家,也不知道去哪。”


2017年11月19日,新建村刚刚搬出的居民“还没睡醒就被房东叫起来”。(罗逸爵/图)


中午,南方周末在现场看到,靠近厂区的一排五层楼房已经拆除了一多半,废墟旁,一辆三轮摩托车驶过,车上装着鼓鼓的编织袋。透过飞扬的尘土,村内的租户们行色匆匆,成群地拎着行李赶路,原本破旧的道路早已被渣土和碎石堆满。


2017年11月19日,新建村挖掘机进行工作。(罗逸爵/图)


2017年11月19日,新建村拆迁现场。(罗逸爵/图)


距离火灾发生的聚福缘公寓大约400米处,一栋“聚鑫公寓”在被逐段拆除。下午四点左右,建筑物的东西两部分已经成为废墟,其周围仍有居民带着家当,从尚未被拆除的建筑物中走出。


2017年11月19日,新建村住户正在搬家。(罗逸爵/图)


2017年11月19日,一家服装厂,员工把家当暂存于此。(罗逸爵/图)


2

红极一时与隐患源头

曾经有27个老旧工业大院挤在10平方公里的西红门镇。


北京的工业大院里,简单的加工制造业如铸造锻造、服装加工等曾经盛行。每个村镇都有主要产业,比如,大兴黄村西片区是废品回收和物流,昌平百善镇有印刷、家具建材。大院经济促生了从村镇企业发展壮大的东亚铝业,曾经红极一时的奔驰衬衫等,也致富了一批淘金者和拥有土地的村民。


如今的工业大院隐患增多。据媒体报道,西红门镇政府一间会议室的墙上,挂着一张航拍的全镇地图,蓝顶彩钢违建房星罗棋布,三年多前,上任头一个月,西红门镇镇长郑亚君就处理了4起突发事故,发生地都在这些“工业大院”内。


紧挨新建村,位于大兴区青云店镇的周小超(化名)一家在大兴开服装加工厂已有二十余年,他对南方周末坦言,包括自家厂子在内,不少工业大院内的服装加工厂并没有营业执照。


“即便是非常正规的运作的工厂或者是公司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更别说野路子车间非常乱,面料堆得到处都是。如果出现有人抽烟或者没熄灭的烟头,就容易引起火灾。”周小超说。


工业大院的环境隐患也不可小觑。北京市环保局官网公布的2017年环保部强化督查督办问题查处整改情况中,不少是工业大院的散乱污企业问题。其中,8月公布的情况中,昌平区百善镇有4家工业大院的企业存在问题,包括无环保手续、废气直排、危废贮存混乱等问题。同月,百善镇东沙屯村北京嘉实印刷有限公司私设暗管,利用渗井违法排放危废显影液,负责人被刑拘。


《昌平区不达标水体污染防治方案》中提到的措施就明确包括,退出小型建材企业、原料药生产、印刷、家具制造等小、低、散型企业等聚集的工业大院。


“一些地方建了工业大院,认为这是高效的,但这是基于当时的认识水平。实践证明,工业大院的分散、碎片化并不利于污染防治,也不适应大工业发展要求,往往成为藏污纳垢的低端产业聚集地。”赵弘说。


3

疏解难题,何解?

大火之前,工业大院的改造已紧锣密鼓。


北京市经信委会同有关部门编制并印发《全面清理整治镇村产业小区和工业大院2017年工作方案》,提出“到2017年底,初步完成六环内重点区域60个工业大院的清理整治工作”的目标。


发生火灾的新建村正在南六环内。

2017年11月19日,新建村街道。(罗逸爵/图)


西红门镇的目标是引入高端服务业。除了既有的荟聚购物中心、宜家,还要建设新兴产业园区。2017年2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郑亚君表示,鸿坤金融谷正在招商,“青年创业中心”也在紧张施工中。


腾退并非易事。郑亚君曾坦言,这会冲击工业大院中小微企业的利益,全镇5700家企业,5400家都是低端小散企业,如果从西红门镇腾退走了,也不会有其他地方“收留”,就意味着企业将彻底没了。


周小超担心的则是搬迁后会导致上下游产业分散,“产业必须聚集才能做好,因为涉及到很多工艺,包括印花刺绣、修设备等等。”


此外,层层转租之下,产权不清也给工业大院腾退的补偿标准设定造成了困难。工业大院所占用的土地属于村集体土地,建筑物建设者却包括村集体、个人以及企业。


“这场大火会更加坚定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减少低端产业的决心。”赵弘说,过去,集体经济的发展处于相对低的程度,工业大院中的散乱污企业集群实际是没有处理好城与都的关系,城市脱离了首都的要求,造成人口集聚和安全隐患。


赵弘认为,疏解低端产业的难度不小,经营多年的个体私营企业,涉及到村镇收入和就业机会,需要以体制机制创新疏解。“比如,集中化使用土地,按照城市发展需要从制造业、工业,升级到服务业、文创产业,通过入股的形式让农民有就业机会,把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结合。”


点击下方蓝字

下载: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