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现在火的那些土味神曲,搁十年前就是你爸的手机彩铃

2018-02-17 杨二芋 Vista看天下 Vista看天下


又到了一年一度被刘·恭喜发财·德华支配的日子。


回望这一年,我们能说出名字的歌越来越少,但能唱出来的歌却有那么许多,仿佛在逼迫大家正视这个振聋发聩的事实——


有一些歌,你没有刻意主动去听,但在网上冲浪的过程中耳濡目染就会唱了,十分可怕。(via.@眼睛长在屁股上)


不是“拼多多~拼多多~”,也不是“叮叮当,叮叮当,穷得响叮当”,要是谁说起《小苹果》那就更out了。(虽然out这个词就很out



而是——


▽只有50秒的不完全版,老铁们走过路过听一听吧

(via.@当时我就震惊了)


有没有很熟悉?!能不能接下一句?!是不是张口就来?!


这洗脑程度简直就是2017年的《爱情买卖》和《等一分钟》,是《求佛》和《QQ爱》的还魂之作,是《月亮之上》和《秋天不回来》的精神继承者!


就算不玩快手和抖音,你肯定也在其他不知名的地方听过这些歌,比如室友的手机、主播的BGM、路边音响、咖啡店或小饭馆等等。


——跟十几年前那些彩铃金曲有着极为相似的“传播路径”。


△看到歌名的瞬间以为谁手机响了系列


别说真听到歌了,现在猛地见到这些名字都有种穿越的感觉。


好像下一秒就会蹦出一个机械的女声:你想下载这首歌作为你的手机铃声吗?联通用户发送短信xxxxx到xxxxx;移动用户发送短信……


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这样的画面↓



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夏天。


电视里全是彩铃广告,你打开VCD,精心挑选了一部港片,手里的冰棒在融化,盗版的碟片偶尔会卡,你拿起遥控器摁了一下快进键,时间就这么来到了2018。


当然,这中间彩铃金曲们也经历了从按键手机走向舞台音响的变迁,专属MV从简易的flash动画过渡到了一套套复杂的广场舞。



谈起这些歌曲,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察觉到,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大概是2006年前后,人群中手机铃声响起的频率,就能说明一个歌手到底有多火;

七八年后,在三四线城市的广场和互联网公司的年会上,才发现一首歌居然有这么多舞蹈版本;

如今网上冲浪,从段子手Cue歌的花样,也能看出一句歌词可以魔性到什么程度——


刘备请诸葛亮出山。

诸葛亮:臣本布衣。

刘备:巧了,我也是布衣。

两人看镜头齐声:我们布衣样!(via.@银教授)



无论是以前的彩铃金曲还是现在的抖音神曲,都区别于传统发行渠道,属性算是“网络歌曲”,究其作品本身的组成元素,两者也是非常相似,稍一比较就能总结出许多重合的特质。


首先是旋律好记


以最近大火的《我们不一样》为例。


这首歌应该算是彻底走进了大众视野,仿佛一夜之间,大街小巷舞台上都能听到它朗朗上口的旋律,典型的“听一遍就有印象,听两遍就会唱”




与前些年接连推出《月亮之上》《自由飞翔》《荷塘月色》《最炫民族风》的凤凰传奇如出一辙。


他们的受众就喜欢这种不用过脑的爽快劲儿,导致他们都不敢轻易尝试高大上的编曲,不然会被抱怨“不知道从哪儿进,没法跟唱了”。


正因为这样,不管外界怎么嘲、怎么黑,凤凰传奇的动次打次让那么多中国人(包括KTV里的年轻人)过得很乐呵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其次是歌词直白


说真的,网上冲浪的经历教会了本人很多真理,以前是“QQ爱~是真是假谁去猜~”,现在是“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以前是“你的微博里面辣妹很多”,现在是“你是我想含在嘴里的一块糖”。


有人嫌这么大白话的歌词土,但事实证明这是众望所归,是高传唱度歌曲的必要条件。就像凤凰传奇那些歌词里的意思,也不是不能用方文山的语法表达出来,然而↓



emmmm……总觉得没原来的带感,没原来的那么有跟着摇摆的欲望。


别说,不止是中文歌词要“流水账”,外文歌词也不能太难,《PPAP》的火是这样,《江南style》的火是这样,《Despacito》的曲火词不火也是这样。



歌词的直白还延伸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我们普通人也可以把词改得毫无违和感,跟真的一样。


以前我们会在“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后面接“一闻就没我的贵”;现在呢,你对着男朋友唱两遍改过的《BINGBIAN病变》,他估计得思考人生一整天——


(原版)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在我的右边是你曾经喜欢的玩具

(改编版)

有天我醒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而在我右边是你曾经最好的兄弟



再就是歌手嗓音不能太特别,要接地气儿。


这个应该蛮好理解,既然要几亿人民都会唱,那么原唱的声音肯定得“大众脸”,不能太有辨识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高得上去、低得下来。


即使凤凰传奇里玲花的嗓门能彪再高,也得有一个“哦耶哥”来降降维——KTV里的爸妈很难连着唱高潮部分,“留下来”和“哦耶”才是他们的主场。


据不完全统计,吃瓜群众心目中曾毅老师的不可或缺体现在:

1、他“哦耶”的时候是为了让玲花换气儿的;

2、还可以让跳广场舞的大妈喘口气儿,让新加入的大妈找找节奏;

3、他都吼了两千多遍“留下来!”你们好意思让他下岗吗?!



搁现在,就是那种故事主角能换成大部分身边好友的视频BGM。


这里说的嗓音也涵盖全国各地的方言,君不见,多年来能广泛流传的只有人人会说的东北话系列,从《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到《咱们屯里的人》。


粤语版的《恭喜发财》?不存在的。




最重要的是要有洗脑效果


这也就是开头说的“我们能说出名字的歌越来越少,能唱出来的却有很多”,这些歌我们从来没有主动去搜索、完整地听过,但你要是唱出上一句,那我必须会成功接上下一句。


就像2006年的人们分不清《两只蝴蝶》和《你是我的玫瑰花》,却可以在歌曲接龙里无缝对接;


就像2014年很多人根本没听过筷子兄弟,却在短短一天内学会了《小苹果》的舞,还上台表演了;


就像2018年我们被人带去浪漫的土耳其后,还想跟着他去东京割个双眼皮(注意不是包皮)。



是的,这些神曲不仅在2017年占领了国内各大音乐平台榜单,更是冲出国门,成为YouTube上的千万级热门歌曲,给各国老铁洗了次脑——



没办法,听这些歌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内心的起承转合:


光看歌名,你完全想不起来这是个啥

旋律一起,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会唱

而你会唱的,也就那么几句(尴尬.jpg


不信请听题,敢问当今混迹互联网的胖友们,谁能语调正常地念出这两句话——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一路看过千山和万水/我的脚踏遍天南和地北


△听到这个词儿就想跟着伸手手


而回顾往昔,我们会发现流行乐坛的歌是这样——


*神经病房内*

医生:“还记得自己姓名的留在原地,忘记了姓名的请跟我来。”

病患:“现在让我们来快乐崇拜。”(via.@我朋友是个奇葩)


风靡网络和广场的歌也是这样——


钢铁侠:你是卧底???

美国队长:小呀小苹果???(via.@一蚊丁)


就连电视台的广告也学着这样,搞得很洗脑——


△还有必须唱出来的电话号码:800 820 8820


惨遭脑内循环的网友们不甘示弱,把那些极魔性的歌都化成了一个个梗,你来我往玩得飞起。


看着他们做的表情包,你不能保持正常的语调——



(面对这样深情的呐喊,大山说:



跟人聊着天,倒是能很快接下来——




农药大行其道的时候,渣男的热度都能蹭(误)——


讲道理,带妹也很难好伐?答应我你从此不在野区里徘徊,不会轻易尝试越塔的滋味,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团~灭~


不过说是洗脑,倒不如说是这些歌曲的生命力太过旺盛,跟黄子韬似的自带搞笑buff,让听歌的人情不自禁地帮忙套梗。



十七岁那年,你在路边踢一盒方便面,我知道你在发脾气,但还是忍不住对你说:分手应该踢面,谁都不用说抱歉。



如果这些还不够,那可以再提一个附加特质MV极有代入感,每个人都可以当主演


以前的彩铃金曲是“被全世界狠心抛弃”系列。


MV画面要么是粗糙的flash动画,要么是令小年轻不(非)敢(常)直(期)视(待)的杀马特黄暴镜头,分分钟陷入剧情难以自拔。




现在的快手/抖音神曲是“全世界被我玩在手心”系列


基本上没有固定的MV,歌的主要作用就是给博主们对口型的,网友们只用看他们滤镜后的盛世美颜和抖机灵就好了。


比如《我们不一样》,这首歌之所以走红,除了歌词很有共鸣,还因为它常被网友用来做搞笑视频。去年快手官方对它在其平台的使用量做过一次统计,仅2017年11月,就被使用了2093652次。


所谓“不想拍MV的导演都不是好老铁”,录视频时大家都有一颗想和别人不一样的心,都想讲述自己的经历。这么高的使用率也意味着以《我们不一样》为依托,一个月就诞生了2093652个不可复制的故事。



这样也间接促成了特产于社交软件的“我俩假装不认识”系列,“MV”里的故事一看就很假,但看看也挺有意思的——


▽两分半钟,听说看完就能找到对象

(via.@抖机灵233)


这类豆瓣风格的老铁吧,主要还是看脸,好看的叫套路,不好看的叫尬撩,丑如小编的学会了也就离被拉黑不远了。


扒到这里差不多也说清楚了,以前的“下里巴人”是手机上、广场上的彩铃金曲,现在的是社交软件上的抖音/快手神曲,两者如此之高的重合度让我们不得不猜测:火的不是歌曲本身,而是他们所携带的元素和气质。


也就是说,就算以后抖音快手都没了,拥有这些特质的歌也会继续诞生。


而那些曾经风靡网上线下的神曲不过是消逝在风中,静静地等着下一批接班人。


说不定,某天我们突然哼起“狼爱上羊啊爱得疯狂/谁让它们真爱了一场”,00后的小侄女会认真地问,这只羊是喜羊羊还是美羊羊?


点击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春晚变迁 | 旗袍女神 | 晴儿萧剑 | 综艺神作

友尽指南 | 拜年下跪 | 做个狗子 | 粗鄙直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