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金马不止影后和影帝,还有被禁的纪录片

2016-11-30 机器人马文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刚过去的金马奖

除了双黄影后、范伟封帝之外

也评选出了最佳纪录片



台湾纪录片 《日曜日式散步者》


除了台湾本土纪录片

大陆独立纪录片导演张赞波的新作

《大路朝天》也获得提名




此片以近年来的高速公路建设为题材

纪录下了修路工地的人和事

耗时三年才得以拍摄完成

 


张赞波,北电导演系硕士

科班出身

当过影评人,写过不少文章




而作为纪录片导演

他的作品在国内国外广受好评

09年,他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

《天降》

16万人,为了国家的航天事业

宿命的背负了接受

从天而降的卫星残骸的命运

 

用导演自己的话来讲

“跟很多人一样

我以为火箭残骸会降落在大漠或无人区

却没想到是十几万人生活的家园

这种类似《百年孤独》的

魔幻现实深深吸引了我




“我说,我要拍一个反映他们

为国家航天事业默默做贡献的纪录片

这样,当地政府才接纳了我

 

湖南绥宁,这个对很多人来说

陌生而偏远的地方

从1990年开始的20多年里

作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

火箭残骸的理论落点




这个地方先后数十次

迎接从天而降的残骸

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从此再也无法平静

落下的残骸,说不定哪一天

就会砸中他们

 

整部纪录片大致分了四部分

家园、祖国、大地、天空

 

影片上来就是人物群像

对着镜头,他们纷纷说着

从天而降的残骸击中自己的房屋

 

跟地震一样惊天动地

房子都嘎嘎地响

把楼板跟房梁都砸断了”

 


“从猪圈顶上一直砸在猪圈里

当时就把猪砸死了”

 

“残骸就掉在我这块田里

砸坏我一大片禾苗

 


可见,从天而落的残骸

已经威胁到这里居民的生命财产了

“我怕这些残骸对水源有影响

小孩听到卫星发射都害怕”

 


从天而降的不止残骸

还有天灾

时而干旱、时而发大水

辛辛苦苦一年种的粮食

就这样报销了

 

“这次发大水

这一块种子基本上全报废了”

 


“今年干旱,地里种不了水稻

只能种西瓜,却也赚不到钱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农

在地里给刚被水淹过的禾苗打药

上游发来的大水

把禾苗都冲倒了,扶都扶不起

政府却也不管


“我儿子是一个智障

我老伴六十多,我七十多

当农民没办法啊

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吃饭




在村里,导演拍下了一个

下岗工人组成的承包工程小队

他们承包的修村级公路的工程

因为资金不到位而迟迟不能完工

物价、材料的上涨让这些承包者苦不堪言

 

“初步计算,我们每个人要亏一万八千多

苦了我们这些承包者啊



 说到伤心处,一度哽咽


据当时报道称,绥宁在接受卫星残骸

十七次以来,没有一次人员伤亡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某年,一位16岁的少女

被飞驰而下的卫星碎片

击中头部当场惨死

 


导演采访了少女的父亲和哥哥

“她倒下去的时候

很多人还不知道

只看见前方的池塘溅起了水花

 


那种失落感就像着了魔

简直无法形容

至今我也没告诉我爱人她埋在哪里”

 


飞来横祸,成了一家人永远的痛

 

08年十月份

委内瑞拉一号卫星要在西昌发射

这次从发射前的动员

到发射完毕的残骸回收

都被导演用镜头纪录了下来




“发射时间是晚上12:30

一定要通知老百姓

不能让他们睡觉

 
一边敲锣,一边挨家挨户通知


每次卫星发射

都要把全家老小叫起来

躲在比较安全的地方

忧心忡忡的望着天

如同躲天劫一样

 

第二天部队派人来收残骸

并对受损群众作出补偿

嘴里说着实事求是,不能让百姓吃亏

实际上却成了和稀泥跟无尽的扯皮

 

把地里砸一个大坑,200块了事



 

上百斤的残骸砸在村子里

只给了100块的辛苦费

连当废品卖了都不止100块

 

20多个人挖了一早上

一分钱都没拿到

 


房子被砸了大洞

他们想拿1300打发

甚至拿保险公司相威胁

“你要是觉得恢复不起的话

那就等保险公司来赔偿

那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最后好说歹说加到2000


 

但要修好房子

这些钱还是不够的

“他做了两次手术

把腰子割了,是个废人了

修房子还要请别人来做”

 

还没来得及修就下雨了


这部两个小时的纪录片

里面包含的内容极其丰富

上面所写只是截取其中的一部分

关于主线“天降”的展现

主线之外

还有关于北京奥运

当地的人文环境等等

不可多得的优秀纪录片

 

而这样的纪录片

在国内却惨遭封杀了

连豆瓣都没有相关词条

 
豆瓣上同名影片下面的评论


与之相对的

在墙外的YouTube上

《天降》的观看数已破万

多么魔幻

 

张赞波在14年接受台湾

《大而話之》采访时说

之前,这类独立纪录片

会通过独立影展

地下电影等方式宣传

而最近几年

很多独立影展都被强制关停了

 

这样非官方的,揭露现实的作品

我们接触的渠道越来越少了

然而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如本片中的老乡所说

“(被残骸)打死就打死吧

要打死也是命中注定

我们没地方躲啊

只能听天由命啊

我们生在这里

能躲到哪里去



文丨机器人马文

图片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授权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十月”文章精华
作诗唱歌写小说,科恩干的一点儿不比鲍爷少
当够了王菲的配角,这次让我们来聊聊张亚东
你知道“墨镜王”的电影是用来听的吗?
新海诚用《你的名字》,还我们一场重逢
除了莫言,这些中国面孔也与诺贝尔文学奖有关
他在工体与崔健“对骂”,他叫大卫!
你来过那座城,没有爱上一个人
35岁的陈楚生,用一首新歌唱出他现在的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