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东航马德里是什么梗?东航马德里怎么了?东航马德里6P视频资源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不要以为爱情只属于好人,也不要以为边角社会里都是邪恶 | 一席·万象 梁老师的爱情课05

2018-04-01 一席·万象 一席 一席



第五课 边缘 发现

01

  正经的人跳不出这个东西,这也是一种爱


第五部分我们来讲一讲边缘和发现这个问题。

 

生活里面,我们不可能永远处在舞台的中心,也不可能永远处在社会的核心地带。对某种人群来说,他们可能就属于边缘人群,或者有时候我们生活的某个阶段会处在一个比较边缘的状态,比如说有点离经叛道或者是有一种反叛性。这两种情况都可能会出现。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讲求道德社会,总想政治正确,道德正确,方方面面都正确。在人生的很多时候,我们就把自己活得过于中心了,过于中心之后,就丧失了生活的那种张力,也失去了对于生活多元性的发现能力。

 

而且我们对很多感情的判断也有问题,我们可能会对一些非主流的东西、亚文化的东西有排斥感,觉得它们是不正当的、不正经的。


从社会整体来看,从结构性来看,我们要用新的眼光去看待边缘社会。爱情它有一个特点,并不是“好人”才会有爱情,“坏人”之间也有很美好的爱情,这也是它跟其他政治、道德、文化各方面不一样的地方。那样的爱情,你也不能抱着不屑一顾、排斥的态度。

 

有些电影里面会体现这个问题,像昆汀的电影《低俗小说》就很有名。昆汀原来是出租录像带的,他平时没事什么都看,看了以后就把五花八门的电影要素记在脑子里,后来他做了导演,拍了《低俗小说》,里面就有各种各样的街角生活,搞笑、荒诞特别多。


 

这些黑社会成员之间的情感关系是什么?这种黑色美学里面有没有美好?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能拓展我们的社会心怀,拓展我们价值观的一个部分。

 

这个电影讲的是黑老大要去远处办事,就把妻子米娅交给马仔文森特照顾,米娅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要陪她解闷,结果米娅带他去了夜总会。文森特跟米娅在一块压力很大,因为听说黑老大心狠手辣,之前一个马仔摸了一下米娅的脚就被杀掉了,他就怕自己掌握不好出事。

 

但是米娅实际上是一个很有性情的人,到了夜总会以后,那里正好举行舞蹈比赛,米娅一下子兴起,她想要跳。作为黑社会老大的妻子,虽然表面上活得很风光,其实也生活在恐惧之中。文森特一听说她要跳,吓了一跳,后来还是和她一起跳了一段。



米娅:我相信玛瑟卢斯·华莱士,我的丈夫,你的老板,告诉你要把我带出去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现在,我想跳舞,我想赢。我想要那些奖品,所以好好跳吧。 


在日常的生活里面,人和人产生的感情其实不鲜明,往往就是在一个特别的气氛、情境里面,人和人之间忽然会打破日常的束缚,在彼此的对视里面发现一些东西。


那段舞蹈我觉得跳得特别好,因为这个男演员是一个舞蹈非常厉害的演员,所以有人就问昆汀,这剧情是不是故意给他设计的,他说倒也不是,就是很自然地就出现这样一段剧情。

 

在充满了死亡的黑社会里面,跳着舞的米娅和文森特互相对视、凝视,互相有那种发自内心的默契,那段舞步特别美。正经的人跳不出这个东西,这也是一种爱,但这个爱是实现不了的。实现不了又挡不住的内心,就显得特别地有意思。


 

不要以为爱情只属于好人,也不要以为边角社会里面都是邪恶。爱情,它其实是分布在社会不同的角落、不同的层级里面,我们不能否定某些东西的合法性,这也应该是人的现代性必备的认识。



02

  在生死绝境面前,爆发出了那种不顾一切的坚决

 

还有就是,边缘或者不合理的存在,它往往能爆发出特别强烈的感情。因为在这个场景里面,到底爱不爱,它是跟生死放在一起的,绝境就是人的生死抉择,而这个时候能把爱放在前面,那这种爱情比一般的那种温暖的、道德的、善良的爱还要厉害

 

汤姆·提克威导演的《罗拉快跑》,罗拉的男朋友是黑社会,贩毒。集团头子派他去交易毒品,他拿到了很大一笔钱。但他在地铁上看到警察一慌,从地铁站里跑出来,那个装着钱的袋子就忘在地铁上了,袋子旁边坐着个流浪汉,他最后返回去找,车已经走掉了。



她男朋友如果不把钱拿回去就会被搞死,但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因为12点必须把钱带回去,他只好打电话给女朋友罗拉说,我要去抢一个商店。这时他已经到那个商店门前了,罗拉觉得太危险了就说,你等等,我去弄钱。

 

罗拉的爸爸是一个大银行家,银行里有的是钱。他一听说罗拉要借钱,坚决拒绝她。罗拉没办法只好离开银行,跑到店里,看到男朋友已经准备开始抢,她急忙冲进去帮忙,结果一出来就被警察包围,最后罗拉被警察乱枪打死了。


 

打死以后,眼睛一睁,她开始了第二次尝试。她又去找父亲借钱,结果父亲不给她钱,她愤怒了,把保安的枪拿过来,抵着她爸爸的头,让他一定要把钱拿出来,结果人家悄悄报了警。她父亲给了她十万,她一出银行都是警察,她提着那个钱袋子,警察一看是个小姑娘,以为她是从银行里出来,是有别的事的,让她赶快走,这里危险。

 

罗拉提着钱,拼命狂奔。她跑到那个商店面前时,男朋友正准备开始抢,但是看到她一高兴,转身过来,结果正好被车撞死了,又是一个不好的结局。

 

她又开始了第三次尝试,罗拉拿不到钱,看到赌场就拿着一百马克进去碰碰运气,没想到连押连赢,最后硬是把十万马克赢到了。她冲到商店那里,时间正好只差那么几十秒,没想到她男朋友无意间发现了那个流浪汉,他最后把钱抢回来了,所以罗拉白忙了,已经不需要了。



罗拉: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快,帮帮我,求求你,就这一次,让我一直跑下去,行吗?我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等着……


这个电影就特别有意思,一个女孩,在男朋友的生死绝境面前,爆发出来了那种不顾一切的坚决。现代社会要判断真感情太不容易了,但在绝境里面就能够看到。有时候人生不怕危险,在危险的时候它会把爱情呈现出来。边缘社会经常会有绝境,但是真情也常见。



03

  这句话像明矾一样,在他一缸浑水里好像一下子沉淀了很多东西

 

我们中国的青年不太愿意处在边缘地带,总是希望自己处在最正确的那个点上。但这主要看时代,这个时代如果是一个非常保守、封闭的时代,充满了滞后力,在这时候边缘反而获得了一种可以说是有点激进,但又是特别有革新的,甚至革命的力量。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很多人只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少女的恋情,但纳博科夫他自己解释这本书讲的不是恋情。因为纳博科夫是从俄国流亡移居到美国去的,他的母语是俄语,到了美国以后,他要适应英语,后来他写作也是用英语。但他内心始终有一种挣扎感,始终觉得自己的母语和用来写作的英语之间有一种追不上的关系,像乌龟和兔子一样,所以他认为自己写的是一种语言的追赶。


纳博科夫


那里面的亨博特喜欢洛丽塔,追逐洛丽塔,亨博特代表俄语,洛丽塔代表英语,他是这么解释的,听着还蛮有意思的,好像还变成了一个很有隐喻性的东西,但实际上从我们来看,就大不一样。

 

男性的人生分水岭就是在35岁到37岁之间。前半段不管是从社会的探索还是情感的经历,在这个时候都有一个自我的沉淀,都有一个新的判断,都有一个重新开始,所以很多男性人生的最大转变都发生在这个年龄段。

 

比如说中世纪最著名的基督教神学家,写了名著《忏悔录》,不是卢梭那个《忏悔录》,是基督教神学的《忏悔录》,是基督教文学里面最经典的作品。

 

奥古斯丁,他35岁以前是一个浪荡子,从来不去教堂,整日吃喝嫖赌。他妈妈急得半死,妈妈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觉得他肯定要下地狱了。结果他35岁那年有一天,他看到教堂忽然就走进去了,因为里面空荡荡的,有种吸引力,他看到圣坛上放着一本书,是翻开的《圣经》。


翻开的那一页的第一行正好写着“为人要端正”,他吃喝玩乐的时候从来听不到这种话,他就感觉特别奇怪。这句话像明矾一样,在他一缸浑水里好像一下子沉淀了很多东西,他就想不通什么叫“为人要端正”,他走出教堂还在想,想不明白。

 

第二天他就离开原来的生活,一个人到处漫游,看别人的生活,看什么叫作端正,他后来知道生命那么庄重,那些五花八门的享受,都是游离的、破碎的、肤浅的,他终于要寻找生命最核心的东西,思索之下投入天主教,去想人类的存在和价值,他就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死以后,五百红衣主教一致同意封他为圣徒,而且这个圣徒要在300年以后重新复议才能确认,300年之后,几代人以后,红衣主教团还是一致同意,这个就是一个太大的转换。

 

《洛丽塔》中的亨博特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到这个年龄的时候他经历过很多挫折,不管是社会的,还是婚姻的,然后他才开始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他看到洛丽塔,就觉得她最符合他要寻找的那个人的标准,因为洛丽塔一看就像他少年时代的恋人,那么单纯,他觉得她是最符合自己的审美观和价值观的人,所以他一下子把全部生命投给她。



但是洛丽塔不一样,一个小姑娘她要生长,她在最单纯的年龄开始吸收。亨博特第一眼看到她时,她在看一本流行画册上面的影星偶像,这是一个女孩子开始复杂化的阶段,但她的外观看起来是特别单纯的,所以这里面的错位就特别大。


你是否爱过一个人?看到她,就像看见圣诞节清晨的阳光,初雪以后松树枝上的小松鼠,雨天小路上溅到行人裤腿上的泥点,还有那些最美的玫瑰花。她是个可爱的小东西,但我深知,她甜蜜的笑容中藏着罪恶,漂亮的小嘴巴里可以吐出蛇的信子,每一次拥抱她都是对我的杀戮。但我爱她,我就是爱她,如果她要我的命,我就给她。

 

洛丽塔,她身体里面埋藏着无数的欲望都快要打开,但亨博特最怕她释放这些东西,因为社会太混乱,会让一个人破碎,他就想维护她的完整。他开着汽车带她到处去,不让她接触外面的世界,但是外面还是有黑社会来诱惑洛丽塔,亨博特一个人无法对抗这个社会,最后洛丽塔还是被诱惑走了,所以这就是两种力量。

 

《洛丽塔》写出一种很深刻的东西,就是人生的生命经过积淀之后,你会发现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必须经过一系列的碎裂,经过一系列的浑浊,然后你才能达到那个地方。

 

亨博特想跟洛丽塔一起,尽量让她不要走入社会的另一端,但是对洛丽塔来说,她满心激情地想要投入社会的另一端,所以这就是我们人生的一个矛盾。


最后亨博特他就离开主流社会,到边缘去了。这个边缘是一个特别清醒的边缘,是一个内省过的边缘,是一个超越的边缘,但是大量的人必须经过这个往复,必须先复杂化,先建立起一个原罪,然后再去清洗它,才能获得新生,变成一个宿命。这是一个很难回避的东西。



04

  到底是顺着前面30年一路惯性下去,还是重新打开一个人生

 

男性是在35岁到37岁之间,女性的边缘经常是在30岁。

 

心理学研究发现,女性有两个危险年龄,一个是16岁,一个是30岁。16岁是青春期的开始,女性的好奇心比男性强得多,面对各种各样的东西,心里面越畏惧、越刺激,越想挑战,太多的第一次就会克制不住地要去尝试,所以很多危险就在这个阶段开始出现,当然也有很多新的开始。

 

而在30岁,接触过很多人,经历过几次恋爱,然后结了婚,有了孩子,在一切都好像成了模型的时候,我们忽然会对这个东西有怀疑。因为后面再开始新生活还有时间,但再过几年就来不及了,这个时候就会强烈地有一种“是不是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生活”的想法。

 

到底是顺着前面30年一路惯性下去,还是后面重新打开一个人生,这可是一个大选择,所以我们就处在生命的两个边缘,一个是过去的30年的边缘,一个是未来的还没打开的边缘,就处在这么一个30岁的夹缝里面。

 

生活就是这样,其实按道理说,如果撇开传统世俗观念的话,30岁本应是一个黄金时期,前面有那么多的人生体验,又有新的空间,可以把生活变得更好。原来没有努力过的,没有百分之百投入的,我现在可以去投入,我的全部生命有了方向了,心无旁鹜了,就可以把它做得更好。30岁理应是这样的一个时期,结果现在变成一个摇摆不定的事情。

 

热内的《天使爱美丽》,我们就很喜欢。艾米莉在前面30年一直都过的恍恍惚惚的,因为她从小家里就不重视她,所以她自己就去尝试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显得很不成熟。


 

她后来无意中在墙洞里面发现了一个盒子,就觉得肯定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放在这里的,她生活就有个目标了,她要去找到这个主人,还给人家。后来就发生很多事情,很有意思。

 

她找到主人之后,发现一个相册,是一个性商品商店的男店员尼诺的相册,那个相册里面很多都是重新整合过的撕碎过的照片,然后被拼合起来。艾米莉特别喜欢,一个人有能力把撕碎了的生活又再找回来,而不是抛弃它,艾米莉觉得尼诺是她心里要找的人。



艾米丽突然感到莫名的温馨,心里畅快无比,光线柔柔的,空气里也透着芳香。城市轻轻低吟,深深吸一口气,人生本来就是简简单单。    

镜头一转,街道的一个铁门上贴着一张大纸,上面写:“没有你,良辰美景向何人诉说?”  

 

生活以前是一堆碎片,到了30岁,我们把它整合了。因为一个年轻人肯定要做傻事,到了后来才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所以30岁的时候,应该是把破碎的照片重新贴合起来,然后重新开始的时候,应该是这么一个阶段。

 

30岁,处在两个边缘中间,你如何渡过这一段时间是特别重要的。所以我们认识到30岁的重要性,就不要怕到30岁。很多人一听说奔三了,心里就紧张得要死,其实那是奔向你的黄金时期,奔向你的生活再造的一个时段,所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个年龄段。



05

  其实真正体会下来,我们现代人都在边缘中。


其实真正体会下来,我们现代人都在边缘中。

 

日本电影《远山的呼唤》,一个死去丈夫的女人带着儿子在北海道生活,这个女人叫民子。风雨之夜有一个男人来敲窗,他叫田岛耕作,实际上是一个逃犯,但民子家特别需要一个男劳力,虽然对这个人不太了解,最后还是收留了他。

 


后来这个男人释放出来的那种男子汉气概,还有对她儿子的带动,以及面对天地的那种大气,深深吸引着民子。民子本来是一个良家妇女,她特别不能接受社会的那些黑暗面,但是最后她接受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最后被警察追到了。

 

在电影的最后一节,在火车上,警察押解田岛耕作去监狱。民子和另外一个被她拒绝过但非常理解她的男人,两个人最后故意到车厢上坐在田岛对面,有两个警察看着田岛。

 

他们两个人故意对话,你要到哪去?听说你把农场卖掉了。她说,是啊是啊,我已经搬到什么地方了。男的又说,听说你的丈夫到远处去了,你要等他?民子说,是啊是啊。


田岛被判了几年刑,通过这种传达,民子让他知道她爱他,她会等待他。田岛是从来不哭的,但那一刻落下眼泪来。



这时候,我们脑子里面再也没有所谓的贵贱之分,没有因为身份的不同去把它区隔成情感的贵贱,就没有这些东西。

 

我们现在是生活在一个碎片化的世界,有时候要欢迎这种碎片化,因为以前板结的结构性是被精英主导的,我们通过碎片化脱困,实现自己的漂流,实现不同的相遇,我觉得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边缘这部分,也是我们未来三十年的发展之中特别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因为在社会运行里面会出现大量的边缘,有一些社会边缘的现象和情感,确实是值得被肯定的。

 

有时候我在想,你在城市里可以看到这种现象,一个店,一个乡村来的女人在操持,旁边有一个装修店,是一个男人经营。这个女人的丈夫和这个男人的妻子都在乡下,两个人可能是同乡,或者是一个省的,互相之间你来我往,互帮互助,这两个人后来慢慢地有感情。

 

如果按照传统来看,这真是有点对不起家乡的人,但实际上这种感情是同甘共苦建立起来的,是非常非常真诚的,它是在城市化新的难度里面融合起来的,但他们就会陷入两难。中国人将来像这一类的两难会特别多,这用伦理是无法解释的,用传统道德是无法概括的。

 

这样的不符合我们传统的、主流的东西会越来越多,更不用说原来根本不搭调、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也会跑到一起去,这都是我们未来要去把它容纳下来的东西。所以我们说以后要消解边缘,要看到边缘,从边缘里面看到真实、看到价值,这也是一方面。

   

这就是第五方面,边缘的问题。

   

完整音频请点击 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内容请观看视频



第一课  初恋 分手


第二课  等待 错爱


第三课  前任 现任


第四课  孤独 创伤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一席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