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兽爷丨世界是你们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2300万阅读背后的民意与呼喊

连清川 独角鲸工作坊 2022-04-21


撰文 | 连清川

大约上海每个识字的人都看过这篇文章了。

 

到现在为止,它的阅读数到达了2300多万。据说,这是史上最大的爆款文章。

 

好笑的是,它的置顶留言是:这篇文章要是被删,删的人不得好死。


大家都说,因为这条留言的加持,所以谁都不敢删这篇文章。光是这条留言的点赞数,也有74万。



01

自从上海封城以来,爆文的出现好像越来越容易了。在一场灾难中,人们的表达愿望,往往变得更加急迫。

“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的作者叫格桑,我刚好认识,是个美丽的女作家。在与她的日常交往中,她总是轻声细语,温柔而沉静,似乎从来都不会高声说话。

谁能知道,原来她的声音才是最大的。

前几天,另外一篇刷屏的文章,是女诗人阮唐的《是的,我快断粮了》。一个旅行爱好者,一个健身达人,一个似乎与公共表达毫无关系的女性。

公元10世纪,宋太祖赵匡胤发兵讨伐后蜀,未经多少抵抗,后蜀君主孟昶归降。

后蜀宠妃花蕊夫人被掳至东京汴梁。据说,赵匡胤听闻花蕊夫人的才名,让她在席上作诗,她沉吟片刻写下了一首羞辱男性的诗:
 
十四万人齐卸甲,
更无一个是男儿。
 
一个危难时刻,挑起公共话语的铁脊梁,竟然是两个看似柔弱的女性。

当然,这么说也不对。因为另外一条爆文,《上海逝者》的男作者,是一个前记者。

他用残存的新闻本能,不完全统计了在上海封城中由于次生灾难中的死亡者。
 
在被删掉之前,它的阅读量到达了291万。如果不删的话,我估计应该也在500万以上。

你看,其实此事无关男女,也无关声音的强弱。是在一场危机中,所有脆弱的、偶然的,然而也是坚强而必然的、良心不安的全面爆发。

爆文的爆发,是偶然的。但2300万的自然流量,所告知社会的,是人们内心中渴望被听见的呼喊。


02


如今,“忍耐极限”成了热词。

 

比如有个稿子,题为《上海人到极限了?我看潜力还不小》,此外还有一篇今日头条的文章,名为《上海人的忍耐到了极限?我不同意!我不需要被代表》。

 

前一篇稿子的作者叫余亮,被确诊阳性的。据说本来是要拉他去方舱的,但是名单上却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到现在还没拉成,继续居家隔离。

 

而他还是认为,上海人还需要做更大的忍耐。

 

他列举了很多理由,比如很多人还是能够通过团购买到东西的,有些人,还是可以通过各种途径买到急需的药品。也就是说,大多数人都还活着,所以可以继续忍耐。

 

当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极限程度都不太相同。明朝的著名诤臣杨继盛反对魏忠贤,被残酷毒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双腿俱断,辗转了许多日才死去。这也是忍耐极限。

 

如果说活着便是可以继续忍耐,那我应该也属于那些还没有到极限的人,因为我还有一些粮食和蔬菜储备。

 

但是我也觉得到了极限。

 

因为上海人是一个集体名词,它由两千五百万具体的,有名字,有相貌,有生活的人所共同组成。

 

我们有思维的能力,有睁眼看世界的眼界,我们有对于体制的思考,对于人性的体感,对于人道主义的同情和恻隐之心。

 

我们自己还有吃的,还有药,还有收入,并不能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忍耐在这个城市中发生的苦难。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悲剧,不能,不应,不合理合法。

 

还有的人已经不再有机会忍耐,因为他们死了。

 

近日,网上出现了一份名单,在统计中,上海已经有超过70个人,死于封控。


我无法确认这份名单的每一个真实性。但是哪怕只有一个人是真实的,也必须有所反思。

 

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社会,一个以人为本,人性与人道高于一切的时代。任何的诉求与追求,都应当以此作为底线。

 

我们说的极限,就是它已经跨越了这个底线。



03


2300万阅读是一种民意。上海平均每个人一次的阅读,意味着他们对于当下的质疑。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会以写稿甚或是社交媒体发言的方式来表达。他们以打开这篇文章作为一次投票,对于当下的政策进行议论。

 

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以打开和点赞作为表达的方式,作为呼喊的声音。

 

225万,和291万,也都是。其实,他们已经表达了许多回,只是这些表达,是否被听见,是否被看见,是否被理解?

 

即便过了极限,我们都还在继续忍耐。

 

上海是一个英雄的城市。它的市民,仍然在自救。

 

有人说,这次疫情封控,显示了上海是一个成熟与国际化的都市。诚然不虚。

 

因为人们通过团购、以物易物和黑市购买等方式,以市场化的方式,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在组织彼此救助;人们通过成立互助小组,地下通道和自我封闭的方式,以市民社会的方式,进行相互之间彼此的温暖和救助;人们通过微博、微信公号和网络文档的方式,进行呼喊、联络与发言。

 

他们没有求助于官方,他们独立而自强,他们没有被任何的东西阻吓,变成沉默的顺民,待宰的羔羊。

 

只是,这2300万的点击,用庞大的肺活量所发出的声音,希望能够尽快被听见,被看见,被了解。

 

它不会沉没在时代之中。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投稿邮箱:bcsxk2016@163.com
*商务微信:bingchuanxiaobian



新生活,新思考

公号ID:dujiaojing2018


长按二维码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