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濟公老師對小鄭兄慈悲 : 開齋破戒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未来简史:我们可能是最后几代智人了,且活且珍惜

2017-01-19 石北燕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漫漫地球进化史,人类过得不容易。


7万年前,躲过了洪水,干掉了猛兽,才终于爬上食物链的顶端,成了地球的老大。


1万多年前,学会了种小麦,步入了农业社会,又通过虚构和想象,构建了国家、社会、军队这些想象共同体,爱在西元前,相约恒河畔。


500年前,科技革命,经济增长,社会发展。人类终于搬掉了瘟疫、饥荒、战争三座大山,过上了相对安全稳定的小康生活。



那么,然后呢?

勤劳聪明的智人难道会就此止步,在家吃着火锅唱着歌吗?

当然不会。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我们一直在琢磨怎么把自己变成更厉害的人。


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预测,

智人这个物种最终会消失,可能是几十年,最多也就两三百年的事儿。

换句话说,我们可能是最后几代智人了。 


尤瓦尔·赫拉利,历史学家,《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作者


说实话,这也是我对《未来简史》最大的好奇——

我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来地,我就想知道我是怎么没地。

尤瓦尔·赫拉利给出的答案是——

十有八九,是我们自己把自己整没的。



不是说我们会毁于核武器或环境灾难,

而是人类在不断升级的过程中,升升升,

把自己给变成了另一个物种,所以“人”就不存在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No Zuo No Die。



 

那么智人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升(zuo)级(si)为一个新物种的呢?

赫拉利总结主要有三种方式:

 

1. 生物工程


生物工程就是在生物层面进行干预,比如给你植入一段基因,或是吃某种药,从而改变你的外形、能力等等等等。

 

举个最通俗的例子——阉割

把公牛阉割,让牛更温顺、更容易支配,从而好用来耕田种地;

把人阉割,变成太监,为了让其更放心的服务后宫。




所以说生物工程本身并不是什么新事物(阉牛已经有上万年历史了),

新的是今天生物工程的能力程度——

毕竟都是家用电器,手电筒跟智能机器人肯定不是一个能力级别的。

 

现在我们的生物工程,已经达到了细胞分子的水平,

今天不仅能阉割一个男人,还能用各种荷尔蒙和手术治疗,把男人变成女人。

 

另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基因工程,把A的DNA植入B的基因内。


2013年研究人员培育出的荧光兔


比如有科学家把绿色荧光水母的DNA注入一只兔子的胚胎,兔子也能发出绿色荧光;

比如从北极鱼中提取抗冻基因,植入土豆的DNA中,让土豆更抗冻抗寒。

科学家还对小老鼠的基因进行改造,造出了认知能力、记忆能力更强的天才小老鼠。


其实人的DNA并不比小老鼠复杂多少,

既然基因工程能打造天才小老鼠,就没有理由造不出天才超人。

 

现在天才超人并没有出现,并不是技术原因,而是伦理限制。

再过个几十年、上百年,基因工程一定会让我们发生极大的改变——

不仅是生理上的,还会改变我们的智力、情感等等所有属性。

 

2. 半机械人


剪刀手爱德华可能是我们最早想嫁的半机械人

 

半机械人说白了就是人+机器,通过机械设备来增长我们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代人都是半机械人,

比如眼镜,比如助听器,甚至电脑。

它们就是我们眼睛的延伸、耳朵的延伸、大脑的延伸。



 

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还可能直接把“注意力头盔”这种东西套头上,

或者直接把一根管子连到大脑神经系统,

甚至更进一步,让人脑和电脑实现双向互动,

电脑能读懂人脑的信号,同时释放出大脑能读懂的信号。


这样,你就可以用意识上网了,

或者把几个大脑跟一个电脑连接起来,就成了几个大脑的局域网。

到那个时候,葛优躺不再是梦——




3. 无机生命

 

半机械人好歹还保留了一部分有机体,而无机生命干脆一点“人”的部分都都不留了。

想想电脑程序。

它们能独立发展和学习新的东西——

机器学习,正是当前算法领域的热门议题。

人类一旦创造出一个自学习程序,

它就能开始自己进化,人类就完全控制不了,甚至预测不了它的发展方向了。


WALL-E虽然是全机械,但还是拥有人类的情感。但未来无机生命是否如此还并不确定


再想想电脑病毒。

病毒无限次复制、传播,

如果有一天,病毒复制时发生了某种“突变”,

使得它既能躲避杀毒程序,又能传播到其他电脑,

那么这个病毒就成了病毒进化中的那个“适者”,从而在网络上生存下来并迅速传播,

久而久之,网络空间中会充满了非人类制造的各种新病毒——

它们会开始发动无机革命。

 

那么这些算是生物吗?是生命吗?

不管怎么说,反正不用有机体世界掺和了。

 

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再想象一下,

如果把你的大脑备份到一个电脑上,然后在电脑上运行它,

这个电脑能跟人一样思考和感受吗?



“缸中之脑”假说和这个假设有相似之处


如果能,它是你吗?还是其他某个人?

要是电脑程序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由代码组成的数字思想,

有着完全的自我意识和记忆,

如果你在电脑上运行这样的程序,它算是一个人吗?

如果你删除了这个程序,算是杀人吗?

 


 

这些问题听起来是天方夜谭,但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成为我们不得不正面的问题。

 

当然,用现在的“智人大脑”去想象未来的那个新物种,

也注定只能像穷人幻想皇帝生活那样:“啊,皇帝连种地都用金锄头啊!”

因为他们看我们,就像我们看几万年的尼安德特人一样。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不过,尤瓦尔·赫拉利反复强调,这只是他的一种推测,

没人真的知道未来什么样。

所以《未来简史》也许不是对未来的预言,

它更像是一针兴奋剂,给我们想象力的兴奋剂。

 

那么在奇点临近之前,我们还能蹦跶多久?

有专家说到2050年,就会有超人生活在地球上;

还有比较保守的说法,需要到下个世纪,或是两三个世纪。

但从7万年的智人进化史来看,两三百年的确不算个事儿,

我们的确已经非常非常非常接近智人的末尾。

 

不知道你此时此刻作何感想,

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发自肺腑的—— 


 

 【推荐阅读】


长按图中二维码,即可购买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未来简史》有声书及更多丰富介绍!


-End-


编辑:赵佳然 2017.01.19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