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据说走过这条路的人,都会得一种病

2016-12-20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世界上有这么一条路,它有1200年的历史、1200公里的长度。它会让你见识脆弱、体验无常,而它也会肯定你的信心,教你看清方向。


这条路就是日本的“四国遍路”。


小欧从小努力过着符合外界期待的生活,没有什么特别的自我期许,因为一部日剧的关系,“四国遍路”的故事进入她的心中。两年多后,她与好友M一同踏上遍路,在日复一日的单调枯燥的旅程中,连续徒步行走46天。



据说,走过“四国遍路”的人回来之后,会得一种病,叫“四国病”。其症状是对四国异常想念,明明是走得很痛苦的旅行,却还想再去一次。这条道路的神奇之处在哪里?旅行会怎样影响我们的内心呢?跟随小欧来一起看看吧!




一个“ 四国病” 重症患者的告白


 文 | 小欧


据说,走过“四国遍路”的人回来之后,会得一种病,叫“四国病”。其症状是对四国异常想念,明明是走得很痛苦的旅行,却还想再去一次;另外附加的并发症包括:内心仿佛有了一种自知不足但愿意给自己机会的莫名自信、对于走路这件事有了如习惯般的好感、出门旅行只想带很少的行李、看到路上任何一个写有里程数的路标都在心中暗自换算如果走路要花几天才能走到……

 

我得承认,我就是这么一个得了“四国病”的重症患者,而且时至今日,也一点没有想要康复的意思。

 


先和大家说说我的患病经过吧!2006年,我通过一部日剧的介绍,第一次真正了解了什么是“四国遍路”,随即对此充满向往,很希望自己也能去走。在经历了一番心理挣扎、实地考察、存钱规划后,我终于在2009年,与我的好友M一起走了一趟“四国遍路”。

 

那个时候,遍路在华文世界里还鲜为人知,相关的中文介绍很少,以致我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很辛苦,得用我糟糕的日文能力来找资料,一知半解,也没太搞清楚状况,就这么上路了。所以等我完成我的遍路旅行后,我便打算把我在旅途中的见闻记下来,放在网上和所有对遍路有兴趣的朋友们分享,让大家了解走在那条路上是什么样的感觉。

 

于是陆陆续续有不认识的人通过网络与我联系,询问关于遍路的大小事,完成了他们的遍路旅行。2011年我在社交网站脸书上开设了“四国遍路同好会”,在那里聚集了中国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华文世界里对遍路有兴趣的朋友。2014年,这本《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首先出版了繁体中文版,书籍的扩散力量让更多朋友知道并踏上了这条路。到目前为止,完成遍路旅行(包括徒步、骑自行车、骑电动车、开车、参加遍路旅行团)的华人已有数百人(人数仍在持续激增中),也有不少人已开始他们第二次、第三次的遍路旅行。

 


一开始就说了这么多“遍路东遍路西”,或许有些朋友还一头雾水吧!纳闷“四国遍路”到底是什么?

 

简而言之,“四国遍路”是一条环绕日本四国,长达1200公里的巡礼路,其中有八十八座佛寺串联,而这条环状巡礼道据说已有1200年的历史。遍路原本是日本真言密教的一种修行方式,在江户时代传入民间,成为庶民也会参与的旅行。在21世纪的今天,除了宗教方面的原因,也有人因祈求健康、供养亲族、追寻内在自我、流浪放逐、热爱健行等理由踏上这条路。

 

在遍路道上有一位灵魂导师,就是真言密教的开山祖师空海大师(公元774—835 年),他是日本平安时代初期的僧人,出生于赞岐国(今四国香川县),曾环绕四国巡锡苦修,之后成为遣唐使,到中国西安的青龙寺与惠果大师学习密法,得到惠果大师的灌顶。他师承惠果大师之法门,并自中国带回许多经典、法器,回到日本开创了真言宗。四国遍路道上,有许多寺院由空海大师开基,而那一条路也被认为是空海大师当年于四国苦修时走的路径。



空海大师的塑像

 

这1200公里的环状道,我想大概是全世界被照顾得最好的一条供旅人徒步旅行的长路。一路上都有箭头指示标,还有人做了专门的地图,20公里内必定有可投宿的旅店,沿路也常见各种遍路小屋、凉亭,供遍路人休息。这条路上素有“接待”的传统,只要身着适当的遍路者装扮,当地居民必会亲切以待。一路上经常可以受到各种招待或是帮助,而旅人所要做的,就是专心致志地走脚下的每一步路。

 

或许就是这样的纯粹美好,成了强烈的吸引力,就算是没有宗教信仰也完全没关系。我当年走在那条路上时,尽管体力不甚好,脚也容易长水疱,老实说每天都走得很痛苦又很累,但是一路上尽情地感受着四国的好山好水、居民的热情接待,而我什么都不用管,好好陪自己聊天,走好自己的路就好。那一种被土地与人们理解、能让我和自己充分相处的亲密,让我非常着迷。

 

于是我从遍路旅行回来后,一直对此念念不忘,还找了许多相关资料来读,便看到了“四国病”这个名词,才发现不只是我,许多遍路者都有这样的症状,对那里心心念念。


 

确诊了之后,我反而心情安分地好好待在这种状态里面了。因为我逐渐明白,与其说我是想念四国那块土地,不如说是想念那时安静走路的自己,还有那个能克服劳累苦痛的自己,对自己感到骄傲。自己最纯粹的时刻与那块土地绑在一起了,于是才这么想念它。

 

这趟徒步旅行是苦的,但很快乐,那所有的回忆点滴,沉淀为生命中最美的一颗宝石,在自己接下来面对人生的各种困难时,会给予自己力量,这是完成这趟旅行后最棒的事情之一。没错,仅是“之一”,这条路还教了我许多课题,我得用我的人生来好好练习。

  

读完这本书,朋友们可以先把这条路的故事放在心上,知道世界上有一条长路欢迎着自己去那里走一走,就已很美好。或许有一天,时间到了,你也会背上背包,到那儿走走看看,若也因此得了“四国病”,你肯定能懂我现在怎么也不想痊愈的心情吧!


【推荐阅读】



《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

小欧 著 | 中信出版集团 2017年1月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信息


-End-


编辑:赵佳然 2016.12.20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